第1章 有伤

有伤,莫名的痛,我分明什么也看不见,但就是能感受到身体上,那淌血的伤口制造的伤痛。

我想要看看那伤口。可白色的光射进我的眼睛里,刺的我睁不开眼,所以我需要点时间。这点时间我该做什么呢?回响!

回想。

这是哪?

我是谁?

我在干嘛?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又知道什么?

当我的眼重新睁开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还在战斗!

战斗在继续,敌人还在,我也未倒,只是伤口有点疼,这疼痛入心扉,估计又有几个肋骨断了吧。

你们是谁?

我想说话,但发现嘴里含着一口血,若是张嘴,我就会忍不住的吐出来。这很难看。如果我真的在战斗,在敌人面前吐血真的很难看。所以我没有张嘴。想说的话也没有说,想问的问题也没有问。

我就用眼睛看着,对,看着,眼神里,分明带着我的疑问。

我第一眼看见的是站在我面前不足十步的男人。

一个“壮”字,绝不足够形容他。他身上的肌肉坚实桓结,估计是花了很长的时间练成的,虽然也可能使用了特效药。这世上存在着几种能让人在短时间练出肌肉的特效药,但这人并没有用,因为这个人的眼里有一份冷静。那是对自己的身体相当自信的冷静。用了特效药的人虽然在短期内成功了,花的时间还比别人少,但是他们缺少冷静,他们的眼里只有狂热,狂热者炫耀。

而这个男人不同,他不仅有着常人没有的隐忍和冷静,还有着十足的战斗经验。

我忽然感觉到胸口的气息流通的并不顺畅,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这是被重拳击中造成的伤,而这一拳应该来自这个男人的拳头。嗯哼,果然是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拳。

第二眼我看向右边,是一个瘦子,像根竹竿。他真的如同竹竿一样站的笔直,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上形成的影子细的如同一条线。我注意到他的腿,他绝对拥有极高明的轻功,因为他的脚并没有踩在地上,他从一开始站在那里就没有把脚踩在地上。

他的手背上有暗器,暗器已露,说明我身上的伤中那几道细小的伤口是被他手背上的暗器伤的。准确而又快速的割开我的血管,手法高明而又不拖泥带水。

那么我的腹部那道足以让我看到自己的肠子的刀伤是谁干的?

这时,我才注意到头顶上方有影子下来了,是一把大刀,大刀大的足以遮住冲击到我身上的阳光,如果腹部的伤真的是这柄刀伤的,那我真的庆幸只看到了肠子。

我被大刀罩进了黑暗。

原来我已经被围攻到要死的地步了。

要不是我真的疼的受不了,我就真的死了。

肌肉男没有想到我会拖着重伤的身体,躲开大刀致命的一击,大刀几乎已经封死了我周围十步以内所有生路。但我偏偏在大刀劈下来之前,一跃跃出了十一步。

所以肌肉男惊到了,虽惊不乱,他快速的反应,快速的出拳。拳头在我的眼前炸出一道绚烂的火光。

好凶猛的一拳!

我伸指,食指与中指相并而出,指头在肌肉男的手腕上轻点,肌肉男的拳头就在我的鼻子前面停了下来,本来应该还有些拳风,我也让他静止了。然后我又伸指,迅雷般封住了肌肉男所有可以利用的肌肉。

肌肉男倒下,我也跟着倒下去。一阵风恰恰拂过我背脊,令我背脊有些发麻。我抖了抖身子。倒下去的身体凭空又弹了起来,紧接着有一阵风掠过我前身,弄的我肠子痒痒的。

右指弹出,金属器碰撞声起,我借势向左飞出。顺便一运劲从指端射出一道内劲,无声无息的破空而出,等我在空中漂亮的翻转时,那道内劲正中一人响起了竹竿落地的声音。

我忍不住笑起来,左手落地,阻了阻我的去势,但我又不得不继续翻飞而去,接着退开五步,堪堪避过了劈过来的大刀。大刀在地上劈出伤痕,我的眼前还飘着烟尘。

烟尘未散,大刀继来。

是谁挥舞着如此庞大的凶器,在狂乱之中,徒作杀神。

我看不见,我只看见了大刀,因为我必须要避开他,我不想死的像一名上了断头台的犯人,也不想死的像在战场被腰斩的士兵,更不想被斩去双腿在失去行动能力的瞬间又失去了生命。所以我尽力去躲。

在飞舞的刀光中躲,在狂乱的刀风中躲,我恰恰躲过刀锋,又要小心刀背。这刀上满是杀机,这刀法真的厉害,这已经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刀法了。

只可惜!

可惜他遇见了我。

在几百斩足以把我劈成碎片的刀风中,我终于看见了他刀法中的漏洞。

于是我出手了,化身一枚小小的银针,穿越了空间,在绝不可能穿越的刀舞里,闪现在大刀的背后。轻轻的伸指,我笑着在心里默念,第三个……

突然,手指像是碰到了薄铁,而我也忽然想起了什么。

剑颤而作声,剑鸣穿梭了时间,令所有的事物都静止,我也静止着,脑子嗡嗡作响,然后我感觉到我的心口破了一个洞,风和沙尘卷了进来,却也堵不住涌出来的血水。

我退开两步,用手捂住胸口,嘴里的那口血终于的还是吐了出来。原先我一直想忍到战斗结束,现在战斗也算是结束了,虽然是以我的失败告终,但是这口血吐了出来还真是爽。

“你手上的是什么剑?”我说。

大刀背后站着一位白衣的青年,英俊帅朗。

“游龙剑。”

“你是天山的剑客?”

“师承魔女白发。”

“好剑,好剑法,为何杀我?”

“你应该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白衣青年抬了抬额,剑眉之下是一双冰冷的眼。他用这双眼睛宣判了我的死刑。

“人死之刻会忘记很多事情。”

我苦笑。

“人死之前也会想起很多事情,但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连初恋那么美好的事情也想不起来,据说还会想起吃奶时的感觉,就连这种感觉都没有,告诉我,我是谁?”

“你是外道天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