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304字
  • 2022-05-08 10:11:31

苏婧婷浑身湿透,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进了屋,也不顾身后来福劝她赶紧洗热水澡、换干衣服,只是径自奔向自己的卧房,便关上门,一头栽进床榻上,将脸埋进被褥里,只看到肩背抽搐不已,也没听见哭泣的声音——

她将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绝了,也听不见来福担忧地不断敲门,苏老爷也循声赶过来,来福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也没说清楚什么,苏老爷只得劝管家和其他家丁都离开小姐庭院。苏老爷猜出这肯定跟姜凌峰有关,或许还是个坏消息,他知道:此刻,给女儿一个暂时的空间,应该是最大的劝慰了。

苏婧婷在卧榻里躺了许久,半晌,才浑身无力爬起来,忽然觉得脚下绵软,刚从床榻站起来,伸脚迈出,又一个趔趞。就这样,她连扶带爬总算走到窗边,打开窗,只感觉外面烈风骤雨打在脸上生疼,也不顾这些,伴着雷雨声嘶力竭:“姜凌峰,你这个大骗子,大混蛋,还说什么要等你——”说完,又将脸扶在窗沿上抽泣起来。一会儿又抬起头,准备离开窗边,刚迈出一两步,又回转身,抓起脖子上戴的琥珀项链,狠命一扯,便扔向窗外,之后便关上窗户。

庭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苏府里的人没有苏老爷吩咐,现在谁都不敢去劝小姐,自然谁也没听到院子里似乎有人踏着草地走进厢房,靠近窗边,又似乎在庭院里拾起什么,忽然又放下,马上所有声音又消失了。只看见苏婧婷掀开房门,从里面奔出来,在大雨与雷电中,边哭边蹲着在草丛里找着什么。要是,她口里咒骂的“混蛋”此时此刻看见苏婧婷淋着大雨,找着丢出来的琥珀项链,会不会心痛不已呢?

当然,眼下不能假设,苏婧婷总算找到了那个看似普通、又对她意义深刻的琥珀石,可惜项链却被扯断,她两只手拿着分了家的琥珀项链,不禁又在雨里顿足哭喊。这一阵之后,她忽然觉得雨夜一片混沌,如同那一日子君从她怀里消失一样,世界再次黑暗。恍惚间,她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扶住她,喊着:“婷婷,婷婷。”

这难道是,难道是——冥冥中,从现实遁入了梦境的边缘?就在她失去知觉那一刻,她这样想到。

等她再次醒来,发现苏老爷正担忧地在床榻边,拉着她的手说:“婷婷,婷婷,你终于醒了,你都高烧两天了——”

“爹爹,我没事,你去歇息吧,咳咳咳......”苏婧婷声音虚弱,感觉浑身酥软,完全没有力气起身。

“别动,好好给我躺着,听话,你烧还没退呢——”苏老爷语气柔和里带着命令,“一会儿,让那个洋医生给你听诊,千万别患上肺炎。”

“爹爹,我不要,不想见那个布莱恩医生,不要,不要——”苏婧婷使出全身力气,反抗父亲这个提议。

“好好好,那就让来福给你熬点鸡汤,你好好躺着,再睡一会儿。”苏老爷感觉女儿这个心病,怕是要很长时间才能治好。

苏婧婷在卧榻上吃力地翻了个身,由仰卧换成了侧卧的姿势,发现枕头边放着她那天雨夜扔出窗外的琥珀项链,她迟疑地拿起来,发现项链和琥珀石都已经粘好,还是完好无损的琥珀项链。

“难道我烧糊涂了,那天明明断了——哦,一定是来福——唉,粘好了又有什么用——”她小声嘀咕着,眼泪又从眼角淌到枕头上。她叹着气,将琥珀项链攒在手心里,又慢慢侧卧进床里面去了,她咳嗽着、咳嗽着,又昏昏睡去......

苏婧婷在昏睡中总感觉一种熟悉的气息在床榻边,还有一双有力温情的手一直握着自己的手,有时会体贴地摸摸自己的前额——她不知道自己是梦着、还是醒着;不过这梦也太真实,让她舍不得醒来,又很想努力睁眼看看身边——是不是姜凌峰回来看她了?

可是,好几次恢复朦胧意识,眼前所见的,要么是爹爹,要么是来福和喂药的丫鬟,让她又倍感失落,不停叹息:“终究是梦啊......”

断断续续昏睡了七八天之后,苏婧婷总算恢复了些精神,可以下床出院子活动。只是这几日光喝药,进食并不多,仍是有气无力的模样,最恼人的是,这咳嗽的症状一直没有缓解,苏老爷便不许她在屋外待太久,以免伤风又严重。

半个多月以来,苏老爷虽然不许女儿常常出屋,却天天来女儿厢房,故意让女儿陪自己下棋。苏婧婷见父亲头发已经全白,知晓自己的病让爹爹操劳不少,也总算体会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渐渐懂得糟践自己的身体,除了给自己的至亲添麻烦外,没有任何益处,便努力不去想姜凌峰,也不在爹爹面前提起他。苏老伯也绝口不提这个名字,生怕一提,女儿又要回到那个痴痴傻傻的模样。

苏婧婷因为家人的耐心照料,正常的进补吃药,脸色渐渐转好,虽偶尔咳嗽,但精气神恢复如常,言谈欢笑又变成原来那个性情爽朗的苏婧婷了。王主编和保罗经常拜访,有时还会陪着一起对弈一局,保罗也趁机蹭了——按照老王的话——“真正的围棋”课。

转眼,夏日到了,苏婧婷一日晚间睡不着,便坐到窗前,自个儿闲敲棋子。此刻,屋外蝉噪蛙鸣一片,好不生动,她忍不住打开窗外,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铺面而来,不禁感叹:这花香,好熟悉......

一阵猎奇的欢愉袭上心头,她也不管眼下到底多晚,便出屋在院子里寻是什么香味儿,以为是父亲命人新栽的花,可怎么也没看到,便只好悻悻走进房内,等再次坐到窗前下棋时,却发现棋盘边多了一个用玉兰花苞编成的手串,好不精致。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心头闪现一个念头,不禁大喊:“是你吗?凌峰,凌峰——”

“小姐,小姐——”苏婧婷看到来福拿着个托盘走过来问,“你是还有什么吩咐?”

“来福,怎么是你?”苏婧婷感觉一阵恍惚。

“小姐,是我,老爷吩咐我给你准备点莲子桂圆羹,刚刚端进去,您赶紧趁热喝了——”来福感觉小姐话问得稀奇。

“哦,知道了,来福,你去歇息吧——”苏婧婷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盅,便没有再多问,想着这手串估计是哪个丫鬟编成,一起送过来,讨自己开心的。毕竟之前有丫头也这样调皮过。

她瘫坐在窗前,拨弄着这香气四溢的玉兰花苞手串,叹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像着了魔一般,不能一直这么待在屋里了,非得癔症不可,于是当下决定明天说什么要去保罗书店走走,哪怕暂时不教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