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1865字
  • 2022-05-03 17:41:34

正在维修的两位工人正在悄悄对话,听其中一位说:“算算时间,也该到了,不然,这群匪寇就要逃走了。”

“是啊,真急人,不会是路上设了什么阻碍吧!”

“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看来我们得采取行动了,同志,你准备好了吗?”

“为了革命,甘愿牺牲。搏一把!”只见两人拿出几包炸药,点燃,准备将火车头炸了,可惜火车铁轨和火车都被淋了一夜的雨,他们前夜藏在铁轨上的炸药也似乎受潮一样,引线全湿了,怎么都点不着。两人急了,便将绑在身上炸药点燃,抱着视死如归的心,奔向张军长的队伍,意欲和这群残余力量同归于尽。

就在两人喊着,奔向张军长时,只听副帅喊:“军长,小心!”

张军长看到两人跑过来,对着两人就是一顿开枪,结果两人倒地,隔着很远的距离,炸药就炸了,两人被炸得血肉模糊,炸死了来不及躲闪的几个兵,却没有炸坏火车分毫。

“不自量力,老子扛枪打仗,多少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就凭两个毛头小子,还敢炸我。”张军长吐了口唾沫。

话音刚落,就听火车头那边一声“轰隆”巨响,紧接着冒出浓浓的黑烟。然后一个影子趁着黑烟从铁轨处一直溜到火车站里面空无一人的候车室,原来那影子正是刘子君。

此时,她满面黑乎乎的,直笑着在候车室瞧着张军长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他奶奶的,没想到还会用这么阴险的一套,快去找个开火车的,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把这个火车给我开走——老子,还不信这个邪了!”

刘子君捂着嘴笑个没完,小声说:“还说不用我,让你们瞧瞧姑奶奶的厉害!”接着,她又看着还在冒烟的两位同志烧焦的尸体,难过地说:“给你们报仇了,你们在天有灵,安息吧!”

就在火车站台一阵混乱,那些当兵的,跑进火车站里工作室,对着一个一个挟持的工作人员问:“你会不会修火车。”大多数都抖作一团,称不会,只有一位,声音沉着,对当兵的说道:“你不松绑,我怎么给你修?”

“会修,怎么刚才不说。”当兵的凶巴巴问道。

“你也没进来问啊,我又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还顶嘴——”当兵的说着,就用枪托往他额上打去。

“好了,好了,一会儿打坏了,就修不了火车了。”旁边的一位当兵的劝说道。

就在这位工作人员,随两位当兵的去了火车站台,接着进了浓烟滚滚的火车头,看着压力表,心里已经有数,便说道:“给我拿个扳手来!还有一副手套,这么烫我可没办法修!”

“你——”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得赶紧离开,得求着他呢!”

就在这位勇敢的年轻人用绢帕捂住口鼻,拿着扳手在滚烫的烧煤炉的外面几处旋钮处,费劲拧着时,两位当兵的实在受不了里面的热,便出去放风,都认为反正他也跑不了。

当苏婧婷听到火车站几声爆炸声后,更加心如火燎,等金豆一停车,她便跑进火车站,大喊着:“子君,子君。”可等她跑向站台时,却发现两具烧焦的尸体躺在地上,吓得她往后一仰,却被张军长一把接住:“好俊的小娘子,正是来投怀送抱的?”

“你们放肆,快放开。”正说着,张军长便命人给绑了。可不多一会儿,就见金豆、王主编、保罗,还要一大堆工人拿着枪闯进来,迎面打死了几个当兵的。

张军长见这些人用的先进武器,而且人还挺多,立马从副帅那里强行勒着被绑着的苏婧婷说:“别过来,不然,我一枪毙了她!”

“婷婷——”李芸看到苏婧婷被当做了人质,上前担心地喊道,一把被金豆拦住。

“张军长,好说,我们来谈谈条件——”王主编扶了扶眼镜,声音沉稳。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张军长大笑道。

“纵使你把我们都杀了,你们也已经插翅难逃了,不出10分钟,这里马上就会被全上海的工人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就算你能坐火车离开,下一站的铁轨早就被我们铁路工人毁了,到那时你们也是死路一条。”王主编嘴角微微上扬。

“你们——你们——到底要怎样?”张军长听了后,开始有点慌,歇斯底里吼道,“可以啊,我先杀了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哈——”

“慢着,你若答应我们几个条件,我们保证让你安全离开。”王主编果决地口气,让张军长有所动摇。

“你——先说说看!”

“可以先看看协议!”那位副帅被张军长踢过去,战战兢兢接过协议。张军长看了看,大笑道:“笑话,让我交出军权,还要我弹劾虞会长。你当我傻吗?这也不是自寻死路吗?”

“眼下你只有这条路!”王主编斩钉截铁的喝道。

“好,拿笔来,我签!”张军长咬了咬嘴唇,脑门上滚出几颗大大的汗珠,想了想决定妥协,于是,一手用枪指着苏婧婷的太阳穴,一手签了字,“可以放我走了吧!”

“请吧,把人留下!”

“哈哈,你当真以为我会放了这位小娘子,我只答应签字,可没答应放人。”张军长一脸无赖表情,“如果我坐了这趟火车,还是出了事怎么办?得让她一路陪着!”

“你——”

“婷婷,不要!快想想办法啊,老王!”李芸急得直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