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1817字
  • 2022-04-19 18:40:32

苏婧婷走进装着落地镜的练功房,还真的有些不适应,并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似乎有点疯狂,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正儿八经学习跳舞。她,苏婧婷,横竖都是男孩子的爱好,居然开始学习舞蹈了,而且还是那种令人肉麻的、思念爱人的舞蹈。

然而,美奈子教学的亲切感和责任心,征服了犹豫的苏婧婷,决定好好学习她不齿的东瀛文化中的“歌舞伎”的舞蹈类型。

“我们是很注重礼仪的,所以在学习跳舞前,须端坐好。必定要把手巾竖着折四下,横着折两下,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把非常重要的扇子置于其上。”美奈子开始讲学,“对于学习舞蹈的人来说,扇子是神圣之物,它将日常空间和神圣之地划了一条界线,具有一种中国佛教的涵义。”

苏婧婷按照美奈子小姐的示范和讲解,一一照做,学得还真的很认真。

“请问美奈子老师,道具是只有这两样吗?”苏婧婷好奇地问。

“江户时代起,产生了您学习的这类歌舞伎,开创了日本舞蹈的新局面。”美奈子小姐耐心地解答,“舞蹈中的道具也变得多样化,使用手巾、扇子、刀、伞、拐杖等多种道具。”

“哦,上次您跳得那首曲子很好听。”

“这首曲子在日本非常有名,是表现恋爱情感的,歌曲名是《京鹿子娘道成寺》。”说到这里,美奈子再次哽咽,“这也是姐姐最喜欢的曲子。”

“哦——对不起,又提起您的伤心往事了。”苏婧婷对她深深鞠了一躬。

“不说这些了,现在开始学习跳舞吧,苏小姐。”美奈子也回敬着鞠了一躬。

于是,苏婧婷随着美奈子的讲解,笨拙地跳着:“我们要注重身段表现、脚步动作、小道具的使用方法......将舞蹈动作和小道具使用方法,加以组合,可以表现悲伤、喜悦等各种情感......”

苏婧婷学得入迷,以至于回到府中,还在内心默默记着。好几天没去犹太居住区教课,而是在厢房院落里边记动作要领,边勤加练习:

“‘霞流’动作,可以表现流云飞霞般优雅而华丽的感觉。以两手撑开手巾,优雅地托起云霞,送往后方。”

边说边将手巾撑开,再慢慢举到头顶,又尽量尝试手臂优雅地往后延伸。

“要表现悲伤,或者愿望没有得到满足而闹脾气的情绪,则是动作‘松叶流’,要将手巾用口咬住,左手持手巾,右手则往下作甩手状。”

苏婧婷想到这个忧郁的神情动作时,突然从院子的石桌上拿起记笔记的小本子,轻声念起来,当她正回忆当时学的姿态时,却被金豆拍着巴掌的鼓励打断了:

“苏小姐,跳得真好——继续继续!”金豆端着莲子羹过来,“这是老爷吩咐的,给小姐补身体!”

“金豆,别鼓掌了,我完全不记得那个动作了!”苏婧婷跺着脚责怪金豆的闯入。

“哦,不好意思,要是老板看见您这么用功学习舞蹈,真是开心坏了!”金豆刚说完,又马上打着自己的嘴巴,马上闭嘴。

“等我喝完莲子羹,你必须马上载我去美奈子小姐的舞蹈室!”

“遵命!”金豆马上伸伸舌头,去准备开车。

就这样,苏婧婷在川端美奈子舞蹈室学习了快两个月,加上在家日夜练习,跳舞已经很有模有样,而且穿上和服跳得时候,和日本艺伎没什么差别了,就连金豆作为旁观者,看背影还以为是美奈子小姐在跳呢!而对于苏婧婷来说,她开始享受这种忧郁舞姿,每次跳得时候,她就沉浸在见到姜凌峰的幻想场景里。

在结束课程的时候,美奈子小姐被苏婧婷展示的“结业舞蹈”所打动,她留下苏婧婷共进了午餐,并向她讲述了她来上海的原因:

“我姐姐两年前在东京过世,就在那一刻,她手里还拿着和丈夫初恋时的情书,那封情书,她读了不下百遍。可是自从姐夫来到上海经商后,就给她回了两封信,便再无音讯。有人说,姐夫被日本****者强迫参军,还说他——他又娶了一位中国女人。姐姐不相信,可是思念成疾,终于一病不起。为了圆了姐姐的梦,我在她病榻旁发誓,要来中国上海找到她日思夜想的夫君。”

“那两年来,美奈子小姐,是否找到呢?”苏婧婷被这个悲戚的故事感动,同时也在想天下的男人都如此,有什么重要任务便一走了之。

“毫无头绪,我每次在能找到的时候,仿佛那根线索就被刻意掐断了!”美奈子心里惴惴不安,“总感觉,如果找下去,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但又心有不甘。”

“您有您姐夫的照片吗?上海毕竟是我家乡,或许可以帮您一起找找——”

“哦,您等一下。”美奈子走进内室,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拿出一些照片,苏婧婷看见是美奈子姐姐和丈夫照得结婚照,还有几张生活照。苏婧婷看着总有几分眼熟,在看到一张男子结婚后发福的照片时,她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那个什么藤田吗,日本商会会长,难道还有人和他长相一模一样吗?

“请问您姐夫的名字是——”苏婧婷压抑住了惊讶,问了问姓名,以便确定自己的猜测。

“藤田龙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