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386字
  • 2022-04-17 13:08:19

日本文化展演的地点,一开始苏婧婷并没有在意,因为邀请函写的地址和实际的街道,有些偏差,而且秦先生执拗地要亲自开车接二位小姐,这让苏婧婷在礼节之外,不免生出芥蒂。等到了展演地点,才发现是之前张军长强制让华商搬走的街道,离犹太居住区隔了两条街。苏婧婷惊讶地看到原来华商的铺面,已经全部改成了设有“暖帘”的日式风格的建筑。而那些东瀛文化的传统精髓,便在一个一个的“暖帘”背后,绘声绘色地进行着。

秦先生坚持做二位小姐的讲解员,而肖小姐却并没有在场。他们经过茶道、书道、花道、能乐等隔间,每次推门而入之后,所见的文化展示,都令苏婧婷诧异。由于倭人侵犯国土的历史,苏婧婷从来都没有对日本人产生任何好印象,可体验这些东洋的传统文化时,她不得不感叹日本人对于传统的尊崇,可惜当局表现的野心,让她又一次感慨:如果不为了强占,就是单纯的文化交流,说不定还能交几位平民朋友。

是啊,战争总是阻断各种发展,包括不同民族的友好文化交流。

当苏婧婷和李芸被引进一个木屋,里面有着淡雅的花香,一位穿和服的姑娘恭敬地请他们坐上榻榻米,奉上了清酒,几位艺伎在屋子中央起舞,耳边响着忧郁低沉地旋律,苏婧婷看到这里的观者都盯着其中一位艺伎,她面容忧郁,随着节拍,慢慢舞动手里的京扇。

“她跳得不错呢!”苏婧婷禁不住对秦先生说。

“是的,她叫川端美奈子,来上海快两年了,听说是为了来这寻找一位亲人,但一直没找到。”秦先生说。

“是吗,难怪表情忧郁,不过舞跳得真好!”苏婧婷看见她深沉的表情,似乎感觉和现在的自己有几分相似,不禁说,“这舞蹈,容易学吗?”

“婷婷,你真的受刺激了,居然想学跳舞?”李芸听到苏婧婷这么说,不觉大吃一惊。

“哎呀,我就问问,别大惊小怪的。”

“苏小姐若真想学,改天我给你介绍美奈子小姐,让她教教你?”秦先生真是殷勤备至。

“好啊,好啊——”苏婧婷皮笑肉不笑,随口附和着,接着她似乎想起什么,说道,“哦,对了,肖小姐呢,她怎么没来?”

“她啊——昨天跟朋友喝酒,现在还没起呢。”秦先生眼神躲闪,没说下去。

“哦——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太谢谢您了,秦先生。”苏小姐准备起身回家,便开始说些道谢的结束语,“我得回家了,最近精神不好,总觉得容易疲惫。”

“好,我送你回家——”秦先生也赶紧起身。

“不用了,呃,我是说,我们家司机已经在门口了。”苏小姐实在不想再和这位秦先生多待一分钟,幸好看到金豆在门口。

秦先生见状,也只好恭敬地和两位小姐道别,神情显出一丝无奈。而就在苏婧婷和李芸坐车离开后不久,肖小姐的车就到了展演现场,看到秦先生欢喜地招呼:“秦,我在这儿呢,活动开始了吗?”

“这不等你来着,亲爱的。”秦先生转身看到肖小姐的车,先是惊讶,随即显出殷勤的姿态。

“是吗,我看你刚刚送走一波客人,可你给我的邀请函的时间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啊,难道早就开始了?”肖小姐看到前面那辆车刚开走,疑惑地问秦先生。

“哪里早就开始了,不过是不感兴趣的客人,路过,听了介绍就驾车走了。”秦先生忙解释。

“路过?真是奇怪。”肖小姐瞥了一眼秦先生,旋即又问,“哎,对了,你不是要给那两个丫头介绍同僚吗,她们是不是一会儿就到。”

“别提了,我给她们送请帖,结果给回绝了——算了,不提这些扫兴事,我给你好好介绍今天展演的内容吧。”秦先生撒了个谎,担心肖小姐吃醋不高兴,赶紧挽着她的手臂往其中一间“花道”展示室走去。

自从观看了日本文化展演活动中的“艺伎之舞”之后,苏婧婷眼前就时时浮现那位舞姬跳得舞,以及那忧郁的神情。虽然,她反感秦先生的殷勤举动,但似乎对他关于学习那段舞蹈的提议,很感兴趣。因而,在意外接到秦先生的电话,得知秦先生已经说服那位舞姬,为她单独教授舞蹈的消息,她的确有点开心,并且有点感动。

根据秦先生给的地址,舞姬日常住所甚是隐蔽,但算清幽和恬静。走进屋舍,女佣人告知其脱下鞋,再将她引进木质地板的会客室,房间依旧是上次闻过的花香,屋内精致陈设也逐一吸引着苏婧婷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墙壁上方一个照片墙上,中央显眼处,摆着几张8寸的照片,都是同一位青年女子不同的生活照,那女子笑容亲切,而且算得上是位日本丽人。正在她仔细端详照片的时候,美奈子小姐出来了。

“我的女佣照顾不周,忘记给您倒茶了。”一声亲切的招呼,让苏婧婷赶紧转身走到榻榻米上端坐下来。

“没关系,您别客气,美奈子小姐。”苏婧婷也礼貌地回应。

“苏小姐,初次到访,美奈子有照顾不周的,请您多多包涵——来,请喝茶。”美奈子小姐礼貌地让苏婧婷有点不知所措,看来日本的平民文化的礼仪,做得倒是挺到位的。

“不敢不敢,我——呃——徒儿是来向您学习舞蹈的,还请您多多指教,师傅!”苏婧婷都不知道怎么回应,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学习仙术时的语言,惹得美奈子小姐,惊诧过后,不觉笑了起来。

“听说苏小姐想学这段舞蹈,是因为思念远去的爱人?”美奈子这番提问,倒让苏婧婷更加无所适从。心想肯定是秦先生将自己现在的处境告诉她的,不觉又一次怪起那个留辫子的留日学生。

“您别听秦先生乱说,都是误会——”苏婧婷刚想解释,不想却被美奈子小姐看穿。

“是吗?不过,如果秦先生不提您这段遭遇,恐怕我是不会愿意教您舞蹈的。”美奈子给苏婧婷倒了一杯茶,继续说道,“他很懂日本文化,猜出我在展演上跳得舞蹈,就是思念亲密友人的。”

“哦——”苏婧婷恍然大悟,觉得秦先生能说服美奈子小姐,原来是做了功课的,“怪不得,当天您表情那么忧郁,实在让我看了心痛。”

“是啊,我其实不是为自己跳的。”美奈子看了看墙上的照片,“您看到的那位女子照片,漂亮吗?”

“的确很漂亮。”苏婧婷喝了口茶,赞叹道。

“她是我亲爱的姐姐,两年前她过世了——”美奈子虽然平静地说着,但声音有些颤抖。

“您是为她跳的吧——”苏婧婷看着她,不觉生出怜悯之心,并为她主动倒了杯茶。

“谢谢您,您是位善良的姑娘。”美奈子露出亲切的表情,便示意苏婧婷跟她去练功房,学习舞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