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432字
  • 2022-03-17 19:49:58

一年一度的秋季赛马盛会即将开始,上海各界权贵、名流、名媛们都兴奋起来,当然也有想借此发横财买马票的投机者,被刀光枪声惊吓了好一阵的上海滩,总算有了恢复表面上欢歌悦舞的祥和机会。赛马这天,才从“消夏”回府的苏老爷,就一脸笑意硬是和女儿出席了这次名流权贵集聚的赛马会。苏婧婷坐进车里还一脸疑惑:平时这样的场合,爹爹唯恐避之不及,今天却如此兴奋,这本来还想约那个姜呆子出去踏青的,都要泡汤了。

苏婧婷似乎从来不稀罕这些名流权贵的身份,自从留洋以来就更加觉得这些名流看似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暗地里都是利益相连的伪君子,还有很多她所不齿的下流勾当,还不如普通百姓纯粹自在。

就这样,苏婧婷满心遗憾和满脸疑惑,苏老爷则谈笑春风,一路行至跑马会场。这一路,好几个路口堵车让苏婧婷心里更添堵了,车窗里还看到好多黄包车,载着穿着时新旗袍或者洋装的太太小姐们,也有穿着西装、戴着礼帽的青年们......街面上每一处看似欢乐的气氛在苏婧婷的眼里都被滤成了俗气和烦躁的色彩。

虽然入秋,但暑气未消,闷热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中;在华服、洋装、持枪蹬靴、蓝眼金发、称兄道弟、嬉笑吹捧的人群簇拥的跑马会场,苏婧婷穿着简单的浅色衬衣和背带裤,蹬着女士长靴,掺着父亲,显得过于朴素。苏老爷虽然有些不自在,但依旧脸上堆笑跟走过身边的老爷太太们作揖问好,他看着周围,不时小声对婧婷说:“允许你今天穿洋服,你怎么穿的像个男孩子,你看看人家小姐都是裙装。”

“爹爹,我是听你话穿洋装的,我没有裙装的洋服啊,你早跟我说,我就去提前到裁缝店定几件。”苏婧婷略带委屈地答道。

“你呀,哪一点像大家闺秀?”苏老爷边走边摇头叹气。

“呀,爹爹,李伯伯也来了,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苏婧婷眼尖,远远看到李芸家的车开过来,也趁机岔开话题。

“丫头,刚刚说了像大家闺秀,又火急火燎,等他们下了车进来会场里面,也不迟,又不是好久没见,前两天不是还在家聊天吗?——来,我们先去那边看看。”苏小姐觉得父亲像是很久没出家门,跟个孩子似的觉得到处都新奇一般。

苏老爷迈着大步朝着一群华服、洋服的老爷或青年的人群里走去。

“哟,苏老,多时不见,几次想登门造访,又怕您不愿见外客。”只听一个穿着华服还留着长辫子的“知命”年岁的老者给苏老爷作揖道。

“方老,您太客气啦,苏某乃性情中人,自夫人故去,思念成疾,小女又出国留洋,心情郁闷,见客又恐将郁闷情绪影响外客,故而,干脆闭门养病,近日,小女留洋回国,总算心中一石头落下。小女没见过跑马会大场面,吵着要过来看看热闹,苏某也想在此跟许久未见的朋友叙个旧,道声歉。”苏老爷一番话,让听者都似乎生出恻隐之心,旁人听说留洋回来的苏小姐来跑马会,都不经意仔细端详了这不怎么出入社交圈的名媛——娴雅大方、英姿不减,这背带裤马靴的着装,仿佛是去要参加赛马的模样,方老先生正要夸赞一番苏小姐,没想到旁边的一位年轻先生倒先说话:

“久闻苏家小姐端庄娴雅、又落落大方,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苏小姐听着父亲口无遮拦正要争辩,没想到旁边一位先生这样称赞自己,这听觉注意力又开始转移,而此刻满肚子争辩委屈,一句赞扬也并没有引起多少开心,倒是觉得这称赞过于虚假,抬头一看,倒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身着淡蓝色西装,带着礼貌,也同样留着辫子,没等父亲说谢谢,倒先说了,

“这位公子评价有过了,我是落落大方,但未必端庄娴雅,不过甚是感谢您的赞扬。小女也得回敬才是,看您风流倜傥,想必花花世界肯定见识匪浅,还有您的辫子倒是格外特别,和西式服装虽不搭,但足见您坚持中国的老传统,如有描述不当,还请海涵。”苏婧婷说了一通,总算心里舒畅了一些,也不理父亲给了他使了多少眼色。

“哈哈哈——”这从旁的几位老的少的都笑了,这留着辫子的少年说道,“说苏小姐落落大方恐怕都不恰当,简直是女中豪杰,似乎还有几分侦探头脑,秦某不才,见笑了。”

“苏小姐,能让我们的秦大才子如此夸赞的女生,您可是头一位啊!”方老先生在旁又加了一句。

“小女回国初来见识大场面,大家都包涵包涵,丫头,还不谦虚点。”苏老爷脸都红到耳根子了,虽然带着一份歉疚违背女儿心愿,带她来这里,但场面上的话,还是多少想顾忌苏家颜面。

“不要紧,秦某也是才从日本留学回来,同属留洋的学生,这些话,正好和我留学生圈子一个样,大家都是新时代青年,不打紧,让她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没什么不好,苏老爷,您就别见外了。”这位秦先生倒是很会说话,说得苏老爷心里很是舒服,但苏小姐听着却极为别扭,更加不知爹爹带她出来是不是有其他原因:爹爹不是之前总撮合她和姜呆子吗,这会儿干嘛又带她来这么多青年来的跑马会,肯定不是看看赛马,跟几位老爷叙旧吧。

这秦先生倒是还跟她想说些什么,恰在此时,她瞅见之前名媛会上遇见的肖小姐,赶紧走上前对着肖小姐说:“肖小姐,肖小姐,好久不见——”

今日肖小姐打扮地更是俏丽多姿,香槟色的蕾丝洋裙甚是贴身,露着香肩,生怕人们会看不到她柳腰瘦肩的好身材,蹬着镶着亮片的高跟凉鞋,听到有人喊她,顺便看过来,见苏婧婷的一张秀气又带着几分英气的脸,一时间有种错觉,指着她竟吞吞吐吐来,“你,你,不是那个——

“肖小姐,我们在女子学校是校友,当时您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给你献过花,您贵人多忘事啊,来,正好介绍一下,这位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

“秦公子,您几时回的,哎呀,让人家好等啊!”肖小姐还没等婧婷介绍,也不管婧婷是不是校友,就完全将注意力拐到这位留长辫子的留日青年身上。

“肖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却是更风s(ao),哦,不,风姿绰约了——”秦先生似乎有点尴尬地回应。

“哈哈哈——”肖小姐几乎夸张地遮着嘴大笑,笑声让旁的人都起鸡皮疙瘩,“秦先生,真会说话,来,跟我说说您在日本都有哪些新鲜事啊!”苏婧婷心里暗笑,这会儿可找对人了,便说,“既然是老熟人,得好好叙叙旧,你们聊,你们聊。”便赶紧松开爹爹的胳膊,说道,“爹,我去找李芸了,你们老友相聚多聊聊哈。”说着,赶紧走开,也不管苏老爷在旁边怎么留,也不管秦先生在旁边说什么“都是新式青年,人越多越聊得开心”之类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