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犹太巷的掩护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100字
  • 2022-07-31 18:45:13

那夜的家常饭桌上,苏婧婷虽然嘴上对着姜凌峰毫不客气,扶爹爹回屋歇息后,在自己闺房里,想想一天的有惊无险,却下意识觉得这个姓姜的看起来愣头愣脑,倒是很会哄爹爹开心。听刚才来福说起自己外出的几个时辰里,都是这个“姜少爷”陪着爹爹说话,还有意无意不让爹爹去闺房瞧病,请教爹爹各种生意上的事,似乎知道自己不在里屋有意拖延时间似的。苏婧婷脑海里出现姜凌峰应付爹爹的画面不禁一个人在房内一阵捧腹大笑,想着:“姓姜的,算你识趣。”

正笑着,刚才心惊肉跳的一幕马上袭上心头,苏婧婷转而又开始担忧起来,感觉这次风波恐怕会让犹太人居住的区域变得不平静,也不知那个黄包车夫能不能救活,更担心保罗会被牵连,毕竟上海的巡捕什么闲事都得管,何况这次事态严重,恐怕消息早就传到警察署了。

虽然苏婧婷是朱门大户的小姐,少年时代见着父亲盘生意在家,可没少招待地方警署的人,早知这些人当差办事从来都是为了自己的钱袋。今日的事如果警署追查下来,恐怕是要去求父亲的老关系,可这样外出的事就得抖出来,要是父亲知道肯定当即就挑日子逼着自己嫁给姜凌峰了。苏婧婷的想象力这一晚是飞上天了,连做梦都梦见自己逃婚,梦话都喊着“讨厌,姜凌峰!”可没想到苏老爷当晚也兴奋地难以入睡,趁着月色,沿着荷塘,心里想着仙逝的夫人,不知不觉踱步到女儿房间外的院落,本想隔着门站一站,没想到刚走到女儿房门口,就听到女儿迷迷糊糊的这些梦话,不禁心里更加高兴,又慢慢踱进厅堂,对着那副《松鹤图》,小声嘀咕着:“婉儿,咱们的女儿总算开窍了,你我都可以放心了。”

苏婧婷的担忧是有道理的。第二天,吴警官的桌上就放着几张被打死黑衣人的照片,要求他安排调查这个案子。吴警官皱着眉头,正在思索,刚刚进来报告案情的巡捕说道:“队长,通过两位死者的衣服判断,应该是上海滩的某个帮派的,或者是暗杀革命党的便衣,这哪个我们都得罪不起啊。”吴警官没有多说,只吩咐那个巡捕召集队伍准备出发,自己带了警帽,就出了办公室。

吴警官带着四五个巡捕来到案发现场,观察周边街道情况,除了死者留下的血痕,其他路面也没有看到血渍,他看了看一个伸进犹太人居住区的巷口,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岔路口,命令手下几位巡捕去周边几个巷弄查看,自己走进犹太人住的弄堂。刚走进去,没多远就撞上一个犹太人拿着酒杯说着:“ Life is mysterious, Sir!”还没等吴警官反应过来,另一个犹太人又撞了过来,将吴警官帽子都撞落了地,吴警官拾起帽子,那个犹太人一股酒味冲他说道:“ Life is hard too.”吴警官捂着鼻子,赶紧躲开,看着不远处一个诊所的牌子,正欲走上去瞧时,没想到一盆水扑了过来,他大半身都被浇得湿透,大喊:“谁啊,造反了?”抬头一看是一理发店,店主忙出来道歉,磕磕巴巴说着中文:“对,对不起,我们,我们,理发师眼睛,问题。”边说还边打手势。吴警官拍了拍身上的湿衣服,整了整帽子,说道:“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瞟了瞟诊所,就掉头走出了巷子,边走还边大声骂:“一群酒鬼,瞎眼、聋子,哪里会开枪!”

可走出巷子时,他又皱起了眉头,小声嘀咕:“这案子怎么结呢?”就在这时,听到手下人疾跑过来报告:

“队长,我们找到一个杀人犯躲藏的地方。”

“在哪儿,快带我过去。”吴警官眉头更加紧锁。

吴警官来到一个僻静的半废墟的房子里,早听说此地因为涉及凶案无人敢住,已被废弃,屋外就血迹斑斑,沿着血迹走到一个虚掩的门里,没想到里屋居然放了几枪,还打伤了一个巡捕,吴警官赶紧命令隐蔽,并朝里面放了两枪,里屋没有声音,便壮着胆子进去,见一个人倒在那里,还有呼吸,当即命令逮捕。抓到此人后,吴警官眉头倒舒展不少,收队便就此结案。

见着吴警官逮捕人后,停在附近的一辆车,经过犹太人居住区域开走了,而开车的正是姜先生的司机金豆。

就在此时,那位黄包车夫却躺在一家教会医院治疗。大概苏婧婷不会想到,姜凌峰当晚如此沉醉地经过犹太人居住区,谁也不知道他醉醺醺的走进巷弄后,以喝酒胃不舒服为由,又冒失地闯进了那个收着昏迷的黄包车夫的诊所。一开始那里的医护人员很是警觉,神色慌张地给他拿了些缓解胃疼的药,没想到姜凌峰开口说了一句洋话,让医护人员放松了警惕,他说道:“Please don't be scared, I am a friend of Miss Su, I want to meet Mr Stern to help him.”

保罗在诊所隐蔽的里屋听到是苏小姐的朋友,便按捺不住从里面急急走了出来。姜凌峰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便说:” What I do is just to protect my friend Miss Su and her father. We cannot leave this suspect person here. Please trust me.”

保罗听到“信任”这个词,似乎又看到当时自己被苏小姐帮助时那种坚韧的眼神。他感到一种相似的信任感占胜了他的所有顾虑,于是同意姜凌峰的方案和之后应对巡捕的方式。保罗马上配合他,与那里的医护人员将伤者从另一个隐蔽巷口带到姜凌峰车上转移到了这家教会医院。

保罗再一次与姜凌峰握手时,姜凌峰再次向他保证他的安排是妥当的。保罗深深感到中国人的睿智和不屈精神,并在当晚的日记里写下了:“ There's something deep in the spirit of Chinese people. The spirit makes me believe they can overcome any obstacles and sufferings, which moved me a lot.”

正因为有了这一晚的相识,保罗对于中国和这里的老百姓有了进一步认识。也正因为姜凌峰的警示,才会让这次吴警官的搜查无果。不过至于吴警官为什么没有进诊所,后来听说抓了谁做替罪羊都不得而知,虽然还存在种种疑惑,可警察署竟然也定案不追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