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428字
  • 2022-08-07 14:54:37

看到布莱恩医生提供的证照和协议,藤田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木村赶紧走上前抢过那些证照,递给藤田,藤田一把抓过来,左看右看,因为全是英文,而且有香港公证处的印章,确实是正式的授权文件。他咬了咬牙,说道:

“你们这是假的,房契和地契都在我现任夫人那里。”就在他说这些话时,突然跑来一位白大褂,对着木村耳语几句,接着木村又对着藤田耳语:“会长,苏小姐失踪了。”藤田一听,气得将手中的文件全撕了,疯狂大笑道:

“不过是些没用的纸,现在谁占用就是谁的。”

“藤田会长,就算您撕了,这些也不过是副本。再说,您说的房契地契才是假的。这所宅子所有权的文件早就给到香港的继承人了。劝你还是——”还没等保罗说完,藤田就拔出刀搭在他脖子上,吓得肖会长赶紧凑上前劝道:

“藤田君,使不得,使不得,他们都是外国侨民,而且目前那位香港继承人,可是商业影响力很高的英籍人士,如果事情闹大,怕是英国公使要出面——”

“不,我想应该是要报给英国外交部长的。”布莱恩医生抢着补充道。

藤田就算咬牙切齿,心里有多不愿意,也只好承认这是一场必输的谈判,但是还好有虹口地段作为慰藉,他只好答应,并在肖会长递过来的协议书上签了字:“行,给我三天时间,我搬走。”

见肖会长笑嘻嘻地摇摇头,藤田又发怒道:“怎么——那就两天时间。”

“不好意思,藤田君,您得今天,这协议上都写,写着呢......”见藤田面容通红,肖会长便闭了嘴,没再说下去。

“八嘎!欺人太甚——咱们走着瞧!”

不管藤田怎么穷凶极恶,保罗和布莱恩医生都亲眼看到藤田和一众白大褂的医生,将一个又一个密封箱搬上军用车,而那些箱子里装着所有的试管、药剂和实验设备。

就在姜凌峰抱着晕晕乎乎、绵软无力的苏婧婷到街道时,看到一辆车正好停在眼前,里面直喊:

“快上车!”

开门见到的,却是肖会长的千金肖小姐。由于姜凌峰为了掩人耳目并未开车,但目前情况紧急,姜凌峰犹豫片刻,还是抱着苏婧婷上了车。

按照姜凌峰所指的位置,肖小姐将他们送到了离保罗书店不远的一个街区,就在下车时,肖小姐说道:“作为交换,告诉我到哪里祭拜刘子君!”

姜凌峰本不想告诉她,但苏婧婷在他手上点了几下,他便按照她的指示,跟肖小姐说道:“行,我会让您知道的!”

听完,肖小姐便开车扬长而去......

姜凌峰在烟熏火燎地灶台忙活了半天,鸡汤算是熬好了,脸倒熏得黑一块白一块的。他小心翼翼地推开卧房门,苏婧婷还在迷迷糊糊地喊着胡话:“爹爹,不要走,不要——凌峰,你在哪儿,在哪儿——”

他放下碗,赶紧至床边,一边说道:“婷婷,我在这!在这!”他赶紧拉着她的手,却发现她手里紧紧攒着东西,他将她的紧攥的拳头慢慢展开,发现是个迷你照相机。就在这时,保罗推开门,姜凌峰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便和保罗出去了。

“婷还没醒啊?”保罗关切地问道。

“是过量麻药,真怕她醒来不认识我?”姜凌峰显出担忧的样子。

“姜,你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保罗打了一下姜凌峰。

“山本是位医生,他有分寸的。”姜凌峰边说,边交给保罗那个相机。

“咦,这相机,我以为丢了,你在哪儿——”

“是被她给偷了,你快看看里面的胶卷。”说着,两人走进暗室,胶卷浸入定影液后,成像的全是苏宅陈列的试验设备和试管药剂。两人看了,都惊呆了。

“这丫头,她真是不要命了——”姜凌峰看了,赶紧又跑进卧房,生怕她醒来又不见。

苏婧婷模模糊糊睁开眼,看着姜凌峰的脸,一开始吓了一跳,赶紧双手抱在胸前:“你是谁?不要过来!”

“婷婷,是我,凌峰。”姜凌峰轻柔地拍着她,“别怕,我在呢!”

“凌峰,凌峰!”苏婧婷一听像是小船驶进了避风港,一把扑在他怀里,“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说过要等我的,我怎能失约?”姜凌峰深情地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好了,你一定饿了,来,我熬了鸡汤。”

苏婧婷擦了擦眼泪,顺从地让姜凌峰喂了汤,看见他的脸,她又破涕而笑:“你熬汤,把自己都熬成了‘包公’!”

“是吗?为了给你熬汤,我差点都要跳进炉子里了,你要怎么报答我啊!”姜凌峰边给她喝汤,边顽皮地说道。

“哎呀,我的项链忘在了枕头底下,那根琥珀项链!”苏婧婷没接他的话,发现原来的那根琥珀项链在那晚拍照后,放在了枕头下。

“婷婷,婷婷,别紧张,我一会儿去找!”姜凌峰让她继续喝完汤。

“不行,你不许去,那里太危险了!”苏婧婷一把拉住他伸过来的手。

“哎呀,你把鸡汤弄撒了。”姜凌峰拿来手绢擦了擦被子,放下碗,拉住她的手说,“那你当时逼着我放你走,怎么不知道危险,还一个人偷偷拍照片,你不要命了吗?”

“我——”苏婧婷看了看姜凌峰的严厉的眼神,赶紧低下头来。

“不对,你为什么要脱掉项链,婷婷,你不会——”姜凌峰像是猜到了什么,一把搂住苏婧婷,“在认识你之前,我以为为了革命什么都可以失去,可现在,我每次执行任务,最怕的是看不到你,可你却要这样一次次放弃我?”

“凌峰,我,我没有,我——”苏婧婷还想说什么时,姜凌峰却顺势吻了她的唇,他不想再听她的任何借口,还有什么拿自己的性命换他的性命更重的情意吗?这让他陷入了无比的自责,他无法承受让自己最爱的人保护自己这样的理由,他不知该怎么表达这样的情意。那吻是那样热烈又久违,这让刚刚从麻药里苏醒的她,仍有一种麻酥酥的后劲儿,她感到又一阵天旋地转。

“好了,好了,凌峰,我更晕了!”苏婧婷推开他,仍然低着头。

“丫头,就算我求你,别在这样了!”姜凌峰也低着头,想看清她的脸。

“有些家事,得我自己处理,你别总那么逞强。”苏婧婷想了想,又抬起头,严肃地看着姜凌峰。

“放心,保罗和布莱恩已经以英商会和沙逊救助会的名义,接管了苏宅,现在藤田已经带人将所有东西搬走了。”姜凌峰拍了拍苏婧婷的肩膀。

“你说什么?”苏婧婷像是在听故事一般,“那你当初让我说房契和地契——”

“咱爹给你的那个荷包里的东西是假的。他早就让我将苏家所有家产放在香港公证,并存放在银行了。”姜凌峰总算说了他的安排。

“那你们怎么说服藤田的呢?”苏婧婷更加不解了。

“等你好了,我自然告诉你!”姜凌峰让她继续躺下休息,并让她放心,便出了房间,准备去苏宅找琥珀项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