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103字
  • 2022-06-12 09:53:13

在汽船鸣笛声中,苏婧婷渐渐从昏迷中惊醒,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狭小干净的房间内,恢复意识间隐约又听见了一声汽笛“呜呜”声,她正想跑出去看个明白,美奈子却走进来说:“苏小姐,您醒了,来,吃点东西吧!”

“我这是在哪儿?”苏婧婷惊恐地意识到什么。

“在轮船上,我要回日本了,昨天您的朋友让我转告您,到香港下船。”美奈子边放好碗碟,边亲切地回答道,“看来,我们不能同行太久了。”

“日本,香港?”苏婧婷揉着头,还没弄明白什么回事,突然她模糊记着昨晚上听到二嘎说的爹爹失踪的消息,一下子站起来,却又马上失去重心,美奈子赶紧扶住她,“那我爹,我爹他人呢,找到了吗?”

“您朋友去找了。”美奈子说,可是她此刻显出很犹豫的样子,但还是轻轻说道,“那位络腮胡的朋友就是苏小姐的未婚夫吗?您父亲昨晚也让你们一起——”

“别跟我提他了?”苏婧婷还有点头晕,又坐下来,但马上还是站起来,“不行,我不能离开,又是他一厢情愿的安排。”

“可看起来您那位朋友非常关心您,他冒生命危险来找我帮助您,又给您做了远离危险的安顿,昨晚您晕倒,他脸色也好难看,像是患上什么心疾——”

“好了,美奈子,请别说了,我和他不可能了——”苏婧婷想着爹爹的事,实在不想再去关心个人感情问题,但美奈子这么一说,让她心内一阵难受:是想爱、想不在乎、想挣脱,还是愧疚......她看见床头放着昨天姜凌峰为她准备的中式服装,说是他让楚师傅裁剪、早就想送她的,鬼才信呢!她暗想:想利用我心软吗?虽然这样想着,她却还是跟美奈子说,“我要换身衣服......”

美奈子听如此说,只好点点头,准备离开房间,就在这时,她拿出昨天捡起的那方绢帕,递给她:“这是从您朋友身上掉下来的,昨天听说苏老爷出事,看见您晕倒,他都吐血了。我见过姐姐听到姐夫的坏消息时,也曾这样......”

苏婧婷拿过那方绢帕,看见玉兰花上滴滴红色,如同“红泪”一般,她感到心跳似乎都停了一样,可是马上,她回过神,什么也没说,赶紧换下和服,穿上中式毛呢女装,在换下和服时,父亲给她戴在脖颈上的荷包掉落在地,她打开看时原来是父亲留下的一封家书,还有苏家宅邸和园子的地契和房契。她一手拿着父亲给的荷包,一手拿着那带血的绢帕,再也无法克制住,浑身颤抖着痛哭起来,但她又不敢放纵大哭,而且似乎还有很多事情要等她面对,她使劲用手拍了拍脑门,闭上双眼,双手握拳,终于止住哭泣,抽泣着昂起头来,擦干眼泪,打开房门,看见美奈子担心地望着她:

“苏小姐,您还好吧?”

“美奈子,谢谢您对我的一切帮助,他日若有幸,我一定去日本拜访您,而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苏婧婷给了美奈子一个深深的拥抱,便准备走下甲板。

“等等——”美奈子牵住她,眼里露出鼓励的眼神,“我知道您不会和我一起去,这个您收好!”

苏婧婷从美奈子手中接过一个小本时,打开看,不禁惊讶问道:“这是日本侨民通行证?”

“是特别通行证,姐夫给我的,但现在我也没什么用了,上面已经贴上了您穿和服的照片!”美奈子对她点点头,说道,“苏小姐,真希望有你这样的妹妹呀!”

“美奈子,你——”苏婧婷又一次抑制不住流泪,抽泣着说道,“我们就是姐妹,今天是,以后也是——”

美奈子又一次拥抱了她,便让她赶紧趁船还没开下船,在她身后喊着:“加油啊!一定要来日本看我啊!”

苏婧婷下船后,再次向甲板上目送她的美奈子招了招手,她再一次感受到:纵然民族、语言的不同,但如果心灵相通,就会不自觉地慢慢建立起信任和情谊。或许亲情和手足之情的产生并不依赖于血缘关系,而是出于一种自然的本能,又或许是出于对苦难的悲悯和崇敬。

自从送走李芸和金豆,这是苏婧婷第二次在码头踌躇,而这一次她没想到自己陷入了逃亡,她竟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虽然刚刚那么笃定地要下船,可却不知下了船要去哪。“呜呜呜——”汽笛声再次在远处响起,她望着远去的航船,泪眼模糊中,依稀看见父亲慈祥的面容,此刻心里想着刚刚看过父亲写的信:

“婷婷,吾爱女,虽然爹爹视你如掌上明珠,但困于膝下无儿的传统观念,一直对你严加管教,幸而你聪慧敏捷,个性大方,越大越发养成了些男儿气概,尽管你娘会怪我,但你让爹爹看到继承苏家磊落家风的希望。古云: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苏婧婷想到此,突然想冒险再回苏府,说不定爹爹又回去了,她拦了辆黄包车奔向家的方向,一路上,她继续回想爹爹的家书:

“凌峰虽受我恩惠,但他并非嫌贫爱富之辈,懂得知恩图报,虽精于算计,然他是非爱憎分明,而况胸有大志,绝非燕雀之类。爹爹曾错怪他利用你掩饰他的某些身份,试图疏远他与苏家来往,可后来才知他屡次以身犯险,冒死救你,才扪心自问:如果不将你托付于他,更托付于何人?婷婷,自古君子和而不同,你与凌峰都有一颗善心,更重要的是你们彼此信任,这是苏家之幸。”

此刻,她却又一次怪起姜凌峰,如果他同意父亲与她同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说当晚那两个日本人已经喝得烂醉,就算父亲上车,也有可能发现不了。但又一想,如果这样做或许麻烦会更大,正想着,她已经到了家附近的街巷,远远看到藤田的车停在外面,她赶紧叫车夫停车,想趁机靠近,可是没想到,看见有日本黑衣人拿着她和爹爹的画像,在当街比对路过的行人,她赶紧又叫上车夫,想离开,却被后面一位黑衣人叫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