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 爸爸的洋手札
  • 乙茜倩兮
  • 2775字
  • 2022-05-13 14:10:22

姜凌峰已经绕到隐蔽之处,观察日商会院墙的四周,并且时不时看一下怀表,保罗在侧面盯着院墙内,当15分钟的最后一秒划过12点的方向时,他正准备翻墙进内院,却被保罗拉住:“你看,婷出来了——”

“那位日本妇人是——”

“我也知道的不多,不过今天婷去拜访了她,看着,倒是很善良的样子!”保罗和王主编其实都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苏婧婷怎么学习的日本舞蹈。

姜凌峰看到木村恭敬地将两位女子,请上车,并关上车门,对着开走的车还深深鞠躬时,简直吃惊不已:“这个丫头,本事不小啊!”

“看来是啊——”保罗和姜凌峰互相击掌。

就在半途,看到保罗开着车对着美奈子的车闪光时,苏婧婷示意可以放她下去了,美奈子再次给苏婧婷一个深深的拥抱,便推门让她下车,直到看到苏婧婷安全上了保罗的车,她才放心命仆人开离。

苏婧婷刚上后座,还没来得及坐稳,就发现自己被同样坐在后座的姜凌峰一把搂住,搂得那样紧,可苏婧婷一把推开他,想给他一个巴掌,却又放下了手,只对保罗说:“保罗,这是复刻模具,拿好。”

“婷婷,我有苦衷,你听我解释!”姜凌峰双手握着苏婧婷的手臂,却听苏婧婷做出疼痛状,才发现她的手臂受伤了,简单的包扎还是没有止住血,“你受伤了——保罗,先去教会医院。”

“你放开,不要你管,离我远点儿——”苏婧婷再次挣脱姜凌峰,对开车的保罗说,“保罗,任务重要,抓紧时间,先回书店,一点小伤,不碍事。”

“婷婷,你一直在流血——”

“我死了也不要你管,咳咳咳——”苏婧婷推开他,说急了,又咳嗽起来。

“婷婷,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怎么都行,可不准赌气,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拿生命开玩笑,你呢?”苏婧婷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咳咳咳——”

“婷婷,你怎么了?”姜凌峰又一次搂住她,任由她在怀里挣扎,“等你伤好,怎么骂我都行——婷婷,你怎么这么烫——”说着,姜凌峰又再次用手碰了碰她的额,“你咳嗽一直没好吗?”

“你什么意思?”苏婧婷说着这话,感觉有点可笑,连保罗都觉得他怎么知道,苏婧婷之前因为淋雨伤风咳嗽不止呢?

“我——”

“你——放开我——闷死了——”苏婧婷一再想挣脱开姜凌峰的怀抱,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恶心,眼前一黑,听到姜凌峰在耳边喊着“婷婷,婷婷”,渐渐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保罗,她晕过去了,还发着高烧,手臂还在流血——不行,得赶紧去教会医院,我来开车,你拿着模具先回书店。”姜凌峰额上流着汗,却仍然努力保持镇定,他紧紧搂着苏婧婷,突然一真轻微的“叮铃”声,他感觉什么东西滚落到他的胸口,待他用另一只手拿起看时,正是苏婧婷挂在脖上、藏在衣服里的那串琥珀项链,是他在离沪前送她的,让她始终相信他会回来的琥珀项链。姜凌峰将项链紧紧攥在手里,心里说着:“婷婷,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保罗听从了姜凌峰的安排,下了车,叫上一辆黄包车,独自回了书店。

保罗进了书店,王主编得知派去日本商会谈生意的,居然是姜凌峰,不觉一阵兴奋,他将钥匙模具交给二嘎,便径自去教会医院了。

再次看到同志时,姜凌峰和王主编彼此热烈地握手,心内百感交集。

“凌峰,我以为——”王主编似乎要将内心的疑问全部倒出,却被姜凌峰一个手势阻止了。

“嘘——小声点,婷婷还没醒,我跟你到旁边说说——”

姜凌峰避开苏婧婷的病榻,在一旁将那日遇险的经历,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原来,那天姜凌峰中弹落水,随水漂至一处滩涂,他迷糊中看见有几个渔民过来,醒来后发现躺在一个渔民家里,身上的子弹已经被取出,伤口都包扎好了。后来才知道,他幸运地被背到一个渔村,而这个村子临近有一个医务站,却是办得极为隐蔽。后来,才知南方的革命轰轰烈烈,渔民之前也偶然在这片滩涂打捞到伤亡的革命同志。几位被救下的同志,为了报答渔民的救命之恩,后来拜会并接济这里渔民米粮,一来二去,与渔民交了心,同时还发觉那里隐蔽,成立了绝密转运站,每天晚间会派同志去附近滩涂,以捕鱼为掩护,进行巡视。一来探探附近是否有危险信号,做好转运革命物资和革命同志的前期工作;二来看看会不会有战疫伤亡的同志。

“见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凌峰,欢迎回家。”听完姜凌峰的回忆,王主编沉重地叹了口气,接着又兴奋地上前跟他握了握手。

“如果不是李国新同志,我早已没命——他是真正的英雄。”姜凌峰脱下自己的窄边礼帽。

“是啊,是出现了叛徒?”

“我看未必——事后去现场调查,发现我们联络站的墙上,居然画着黑龙会的会标图案。”姜凌峰带着侦查的判断,告诉了王主编所看到的证据。

“你是说——有日本人混入——”

“所以,组织在外宣扬我牺牲的消息,并秘密安排我来日商会谈判,这期间知道的人,就只有我和核心领导;如今,老王你负责了这个任务,自然也必须让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姜凌峰将回沪后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原因,一一道来。

“难怪,我四处打听,试图想知道是什么同志来日商会接头,却毫无头绪——”王主编还是不太相信地看了看姜凌峰。

“在我去南方之前,我曾以‘金先生’这个身份,秘密给肖秘书长透露过日商会收购虹口一带华商会地皮的信息,还顺带给他出了些主意,想着日后此人或许有用,毕竟他与虞会长两人并不对付;到了南方,组织同意改用了这个姓,让我与南方一带的商界联络。”姜凌峰将现在用的身份缘由也告知了王主编。

“你小子,真有你的,听说你在南方生意还做的挺大的!”老王给他竖了竖大拇指,“不过,就目前形势,虞会长还稳坐钓鱼台呢!”

“我在南方一年,形势瞬息万变,况且从京调任的虞会长,能压得住肖秘书长这地头蛇多久呢?”姜凌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王主编一听豁然开朗,笑着指了指他。

“好,那你现在就以金先生身份,暂住在书店吧。与外界联络,你也最好以隐秘身份,秘密联络。肖秘书长那儿,最好不要露脸!”王主编想到了后面的安排。

“也好,先照老王你的意思办!”姜凌峰同意了。

“还有就是——”王主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可知,苏小姐在意外得知你死讯后,几乎要——”

姜凌峰看向还昏厥着的苏婧婷,咬了咬唇,接着,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拧着鼻梁上的睛明穴,自责道:“让我最为歉疚的,就是她了......”

“苏小姐是明白事理的,她会懂的。”老王拍了拍姜凌峰,突然想到什么,“你之前说李国新同志给了你一份遗物,我能看看吗?”

姜凌峰从贴着胸口的衣服内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老王,后者看了,不觉一惊,下意识猛地站立起来:“这是子君——”

“好像是听他说,叫什么子君!”

“唉,他们总算是团圆了——”王主编拿下眼镜,一手捂住眼睛,肩膀微微颤抖着。

“老王,你——你认识这位照片上的姑娘?”姜凌峰从未见老王这般,不觉疑惑不解。

王主编平复了情绪,看了看躺着的苏婧婷,说道:“走,我们到外边说去——别吵醒苏小姐。”

姜凌峰看到老王这样举动,觉着这其中千丝万缕,老王还一时无法说清,便走进病榻前,给苏婧婷盖了盖背,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才不放心地随老王出了病房。

而就在房门轻轻关上的那一刻,苏婧婷的眼泪便从闭着的双眼里,不停地、无声地滴落在枕头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