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梦十二年
  • 重生从狼堡开始
  • 我不是山丘
  • 2469字
  • 2020-11-09 07:33:31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陈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茵绿的剪股颖草坪上,两个绿色的实心球散落在身边。

这两个实心球体积都很大,每一个实心球的直径都超过了正常成年人的腰围,每个球的重量都有10公斤。

陈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清楚这两个玩意的重量,可能是还在颤栗着的双臂传导给他的肌肉记忆吧。

陈青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又酸又胀,身上穿着的运动长袖和长裤都是湿哒哒的,被汗水打湿的那种,黏糊糊的贴在身上有些难受。陈青就这样摊在草坪上,半点也不想动弹。

看天色此刻已经是傍晚日落,夕阳西下,澄红中又掺了点金黄的阳光斜照过来,映在陈青的脸上,竟还是有些灼眼。

陈青下意识的歪了歪头。

然后就看见不远处,十多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正半蹲着马步,两个胳膊分别横夹着绿色实心球。

青年们穿着清一色的绿白相间的运动长袖和长裤,显然是集中训练,可能是个人体质的差异,所以每个人夹的实心球也是有大有小,参差不一。

陈青抬了抬头,看见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这群还在训练的青年都是一样的。

显然,陈青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而且,地上那两个实心球还表明,陈青应该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

陈青注意到,除了一个有着炸裂肌肉的黑人小伙,其他人的实心球,明显都比自己身边的至少小了一号。

果然,黑人的身体素质要好上一筹。

陈青感叹了一句。

陈青突然晃过神来,连忙抬了下胳膊。

还好,手背的肤色还是黄色的,只是被太阳曝晒的有些发红。

陈青嘘了一口气。

继续一脸懵逼,拷问着自己的灵魂。

陈青今年三十,周岁,大龄单身独居社畜。

己亥末,庚子春,大疫。

陈青明明记得刚刚回到所在城市单身公寓的自己,健康码还是红色的。正处在封条贴门,居家隔离的状态。

前一天居委会的热心大姐在帮忙代购粮油果蔬的时候,还不忘捎带一筒陈克明香菇风味挂面。因为第二天的妇女节是陈青的生日,三十大寿。

吃完挂面、闲到发慌的陈青,心血来潮在坛子里摸索了半天,总算在旮旯里扒拉了个链接,下了个热心老铁提供的怀旧版足球游戏。

因为年纪大了喜欢怀旧,也因为电脑老了带不动新游戏,

下载完成后,陈青意外发现这个被万能网友魔改过的游戏竟是意外的贴心。可以捏人,自带核武。

花了好长时间捏了个棱角分明的自己,又用核武把潜力拉到爆表,编辑了一段青训履历和破万周薪的职业合同,就美滋滋的准备练级养成。

原计划是鏖战到天亮的那种。

只是年纪大了,精力不同过往,陈青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

然后,一睁眼,就这样了。

此刻,一个半灰头发的白人老大叔提着医药箱,小步快跑到了陈青的身前。

白人老大叔是个方脸,带着金丝眼镜,鹰钩鼻尖儿,下巴只是隐隐约约冒出一点灰茬,指甲也修剪的很干净,套着个白大褂,应该是个医生。只是没有戴口罩。

陈青如同工具人被医生摆弄着。

过了好一会,医生终于停止了检查。

对着陈青比划一些手势,嘴巴就像连珠炮一般,一大串的单词蹦了出来。

陈青觉得大爷说的有点像英语,但显然又不是,这让陈青有点心烦,只觉得大爷的问话兹兹的,如同一台正打着锡纸却被踢下楼梯的打字机。

意外的是,陈青居然听明白了打字机在说些什么。

“是的,我没事。谢谢你,普法伊勒先生。”陈青下意识的回应着。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像是一台正打着锡纸的打字机,在楼梯间翻滚的那一种。

这是哪个国家的语言?

普法伊勒是什么鬼?

这是梦里吧。

我是在做梦吧。

陈青想着。

“啪!”

“啪!”

尽管胳膊酸疼的厉害,陈青还是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这一定是梦。陈青肯定着。作为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并且年介而立,赘肉横生的中年宅男,他才扇不出这么有力道的耳刮子呢。

陈青只感觉眼睛有点花,脑门子嗡嗡作响,天旋地转的,有点晕乎乎的。

这痛感,不像是梦啊。

晕睡过去前,陈青撮着牙花子默默想着。

……

京特尔.普法伊勒今年54岁,是一名医生,也是德甲球队沃尔夫斯堡的兼职队医。

从1998年的夏天到现在,普法伊勒在狼堡已经效力10年了。

普法伊勒一直觉得自己也算见多识广了,但还是被眼前这个华人小伙的骚操作秀了一脸。

要知道,球队的希望之星陈青在训练中晕倒可是一件大事。

虽然是个华人,也不是从小练球的科班出生。但陈青来到球队不足半年,就完成了从U18新人,到U23当家前锋的华丽转身。

今天是3月8日,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

当然,今天也是陈青18周岁的生日。

上午10点,球队足球总监克劳斯.富克斯就迫不及待和陈青签下了一份周薪1万欧,为期两年的职业合同。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要知道,尽管背靠着大众汽车这样的顶级大企业,可沃尔夫斯堡一直算是德甲薪资体系控制比较好的球队。

球队薪水最高的当家球星是若苏埃.阿努恩西亚多.德.奥利维拉,他也是球队的队长,2007年巴西美洲杯夺冠的功臣之一。

若苏埃的周薪是4万欧的,这个周薪在德甲豪门球队拜仁慕尼黑甚至挤不进前十。

而拜仁给他们的年轻人是什么样的合同。

马尔科.施蒂尔,云达不来梅青训出品,02年就升入二队并成为主力,07年自由加入拜仁,周薪1800欧。

格奥格.尼德迈尔,96年加入拜仁青训, 03年升入二队,周薪1500欧。

至于托尼.克罗斯,马茨.胡尔梅斯,托马斯.穆勒这样后世在足坛熠熠生辉的明星球员,此刻还在拜仁的青训营中默默无闻,静悄悄的等待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机会。

“埃利亚森,过来帮下忙。”普法伊勒终于不再发呆,开始呼唤自己的搭档。

埃吉尔.埃利亚森05年冬天加入球队的,全职队医,是个挪威人。

37岁的挪威人显得更加的年富力强,他一个人就把担架拖了过来。

“中国男孩是怎么晕倒的,他平时壮的就像一头牛。”在普法伊勒的帮忙下,两人吃力的将陈青挪上了担架。挪威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问了起来。

“是不是今天签了职业合同,所以兴奋的想要用一线队的水准来训练自己,一时间训练量太大了。”还没等普法伊勒回答,挪威人就猜了起来。

“我想你一定猜不到。”想到陈青的那两个巴掌,普法伊勒甚至觉得自己的假牙都松动了。

“那是什么?”挪威人就像个好奇宝宝。

“他自己打的。”

“什么?马加特的训练方式真的太可怕了。可怜的中国男孩。”挪威人一脸懵逼,他觉得陈青可能是被这种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搞坏了脑袋。

这是西元2008年。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下萨克森州,沃尔夫斯堡,NLZ青训基地。

陈青穿越的第一天,是在担架上度过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