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有情人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3422字
  • 2022-05-21 13:24:04

“好孩子,你永远是父亲引以为傲的女儿!”吴国舅爱怜地将女儿拥入怀中,抚摸着女儿因没有打理显得枯燥的头发,“常黎这个人抛妻弃子决计不会有好下场的。明日父亲就进宫觐见陛下,让陛下亲自给义儿改成吴姓,从此义儿与常家再无半点瓜葛。”

这一下,素素在父亲处得到了安慰,哭得更厉害了,她想在今日就把这三年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明日,她就得将那个威风凛凛,名动天下的静雯郡主唤醒。为了父亲,为了儿子,更是为了她自己。

长孙琏下朝后屏退了左右,一个人想去乾安宫里逛逛。几日前,他已经吩咐花匠将那几棵海棠树重新移植回乾安宫。就是作为恭贺轻轻成功洗去污名,

重登内司之位的贺礼,他想轻轻一定很喜欢。他置身乾安宫内,抚摸着那独一无二的椒墙,再看看四周的陈设。他走到挂着内司官服的衣架前,伸手取下那顶黑色的官帽。苏轻轻昔日的音容笑貌竟如昨日一般展现在他眼前。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三年来,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没有一日不再想着苏轻轻,可她却从没有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如今,日头正盛,她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他眼前,这是否意味着她真的要回来。

长孙琏坐在乾安宫正殿的椅子上,他在想,轻轻这次归来,他该以何种身份对待她呢?听三宝讲,轻轻在西夏与李念歌两情相悦。起初他很气愤,他得不到的女人竟然喜欢上了他的对头。后来,他渐渐看开了,他为轻轻找到心仪之人感到欣慰。

强扭的瓜就算泡在蜜罐里也不会变甜。轻轻心中没他,他做的再多也是无用功,何不就此放手,成人之美,还会在轻轻心里留下好印象。

他想他应该把对轻轻的感情转化为亲情,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苏轻轻不是一直叫他孙毅大哥吗!好妹妹,不论你在哪儿,南晋永远是你的后盾,孙毅大哥会一直保护你的。

这三年来,长孙琏的后宫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气氛。除了太子和玉夫人诞下的皇子外,乔氏姐妹花分别诞下了一位皇子。现在皇后娘娘和薛戎戎同时怀有身孕,为了宽慰戎戎,长孙琏将她晋封为夫人,与玉夫人平起平坐,地位仅次于皇后娘娘慕容氏。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皇后与戎戎成了闺中密友,太子平日里穿的衣物有一半出自于戎戎之手。现下二人同时怀孕,日子不隔几日,就经常坐在一起交流经验。凡是皇后吃的补品,她都毫不吝啬地跟戎戎分享。

苏轻轻将要回宫的消息在后宫不胫而走。皇后与薛戎戎都激动万分。尤其是戎戎,要不是顾念着有孕在身,她都要高兴地跳起来了。她万万没想到小姐还活着,而且凭借着一己之力拿到西夏大王和南燕陛下的手书为自己证明了清白。

南晋大臣们得知当年刺杀南晋重臣一案竟然是南燕慕容离的杰作,都非常震怒,几位将军扬言要对南燕兴兵,有人说派人杀掉慕容离。

“这两件事,一件不可行,另一件没有必要!”长孙琏道,“现在我军还需要发展,并不适合进攻南燕,且南燕也有自保的能力。再者说,慕容离现在仅仅是个流放犯而已,咱们何必劳师动众去杀一个囚犯呢?”

五日后,西夏帝都夏州举行了另一场盛大的婚礼。李念歌特许让方沁从华裳宫出嫁,一大早苏轻轻亲自给好姐妹梳头挽发髻。阿沁乌黑亮丽的头发,犹如瀑布般披散开来,苏轻轻每动一下梳子,旁边的喜娘便用喜庆的嗓音喊道:

“一梳梳到尾,

二梳白发齐眉,

三梳子孙满堂,”

盖上盖头之前,苏轻轻抚摸着方沁的手,语重心长地对她说:“真好,真好,能看见我最好的姐妹寻得良人,我心甚慰。国师为人耿直,又极重情义,你跟着他,我很放心,你我是南晋人,虽在西夏住了数年,到底不是故土。如有机会,让国师带你回南晋一趟,给陛下请个安,只当回娘家了。”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锁片放在阿沁手心里,“我也没什么可送你的,前几日我去街上请能工巧匠在锁片上写上你我的名字,以后咱们一人一个,留着做个念想吧!”

“大人为何这样说?”阿沁打量了那个银锁片,一知半解,“阿沁只是出嫁,又不是和您见不着了。”

“我就是随口一说!好了,新娘子,盖喜帕了。”苏轻轻笑着给她盖上盖头,然后眼中闪过一缕不可言说的悲伤。

晚上,她从国师府回来,给阿勋做了十余种南晋的特色点心。有栗子糕,桂花糕,紫薯糯米糍粑,玫瑰豆沙糕,阿勋看着琳琅满目的点心,抿了一下嘴唇就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眼神直勾勾盯着盘子,眼睛里闪着金光,就好像护食的小狼。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都是你的!”苏轻轻怕她吃的太急会噎着,贴心地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阿勋,姐姐做的好吃吗?”

阿勋拼命地点点头,依旧没有降低速度。她满眼柔情地望着阿勋。不一会,阿勋便趴在案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她晃了晃阿勋的身子,确认她已经熟睡,便把她扶到案上给她盖上了被子。她凝视着阿勋美丽的睡颜,哽咽道:“阿勋,要是姐姐回不来,国师会照顾你的。”

说完,她便换上了夜行衣,悄悄出了西夏皇宫。

西夏国师府

荀曲的喜房内,红烛辉映,阿沁褪下了凤冠霞帔,换上了红如火焰的寝衣,幸福地靠在荀曲温暖的怀中。荀曲今日格外光彩照人。虽然比不得常黎帅气的外表,但是荀曲的内在之美是常黎万万及不上的。他将爱妻禁锢在怀中,不由自主地在她光滑的额间落下一吻。他伸出手正准备扯下阿沁的上衣,忽然一道金光闪了他的眼睛,他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他取下银锁片,拿在手中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东西呈椭圆形,边框有几条不规则的花纹。正面刻着方沁,反面刻着苏轻轻。

“这是苏大人赠予你的?”荀曲问,他神情凝重,似乎在想些什么。

“对啊!”阿沁点点头,从他怀中坐起身,将银锁片挂回脖子里,“这是大人给我的新婚礼物,今日她还对我说了许多话,我还纳闷,大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唠叨了。”

“她对你说什么了?”荀曲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像上坟一样沉重,哪里像是在度过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洞房花烛夜啊!阿沁将苏轻轻的原话原原本本地转述给他。他立刻起身,浑身颤抖,急忙道:“不好,苏大人可能出事了!三日前,我在宫里遇见她,她跟我说要我好好照顾你和阿勋,我当时也没太在意,今日她又.......”

“走,咱们进宫去!”阿沁赶紧打断他,抓起床上散落的喜服,一边穿一边往外走,荀曲赶紧制止她,现在已是深夜,皇宫早已下钥,即便现在赶过去也进不了宫,一切等到明日再说吧!阿沁冷静了下来,彷徨地坐在了喜床之上,早也没有欢愉的激情。荀曲坐到她跟前,让她的头靠在自己坚实的肩膀上。

“阿沁,你别太担心。说不定是我想多了。”

“但愿是我们想多了。”

身着夜行衣的苏轻轻像幽灵一般飘荡在距离公主府三里的一处竹林中,她今日就要和常黎做一个了断。她不能再允许丧心病狂的常黎伤害念歌,伤害西夏每一个无辜的人。她在竹林里徘徊着,手里紧紧捏着白瓷瓶,瓷瓶里是她前不久花重金从一个羌胡商人那里购买的毒药阎罗散。即便强壮如水牛的人,吸入一点也会当场毙命,大罗神仙也回天乏术。

昨日她偶然获悉,蒲颖公主今日会在宫里留宿一夜,陪着娘亲,于是她便模仿公主笔迹,给常黎递了一张小纸条,今日亥时到竹林一聚,要给他一个惊喜。她参加完阿沁婚礼,返回皇宫用迷药迷倒了阿勋,她迈着沉重地步伐离开了寝殿,她打定主意,今日就送明思上西天,当然一命抵一命,她会在常黎死后自尽,这也算对得起他了。

今夜她就要跟亲爱的念歌永诀了。

这个时辰,念歌早已安寝,她多么想再去看念歌一眼,就一眼,但她没有,她怕那样会更加舍不得。在等待常黎到来的一刻钟里,她靠着竹子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回忆起了与念歌的点点滴滴。

从拜月斋初次相见,到华裳宫日常相处,再到战场上的患难与共,最后知晓了彼此的心事,这是多么甜如蜜的回忆啊,想着想着,轻轻不经意间便轻笑出声。

忽然,不远处好像有亮光再闪动,她警觉的站了起来,走上前几步,看清了来人正是常黎。他提着一盏灯笼向她走来,嘴里还时不时喊着蒲颖的名字。

“苏轻轻,怎么是你?”常黎惊愕道,“你模仿了公主的笔迹!”

“难道明思忘了,在乐斋的时候,我替马席做功课,临摹马席的笔迹连老师也看不出来。而今,模仿公主自然不在话下。”苏轻轻诡异地笑道,然后环住常黎的脖子,抚摸着他光滑的脸颊。

常黎心下不禁诧异,她平时恨不得拒他于千里之外,今日的举动委实让他摸不到头脑。莫不是李念歌宠幸了别人,她伤心欲绝痛断肝肠对李念歌死心了。他在那翻云覆雨地想象着,苏轻轻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扭过头,双手捂着脸颊,装作害羞的样子。

苏轻轻为她刚刚的行为感到无比恶心,但她没有办法,只有这么做才有可能让常黎放松对她的警惕,才有可能除掉他。这一吻,让常黎感觉时光倒流,让她们回到六年多前,他们谈恋爱的时候。那时后,常黎初尝爱情的滋味,见不找的时候他们用点心传递彼此的情感,空前的时候,他们手牵着手漫步在山野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