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刺痛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3358字
  • 2022-05-02 08:00:23

“朕理解!”长孙琏曾经何尝不是被长孙恒夺去一切,他放下毛笔,将轻轻唤到跟前,“快到年下了,朕就罚你写一百个福字!”苏轻轻舞动着手中的毛笔,几下过后写出了一个秀美的福字,长孙琏侧眼看着她,心想,轻轻,倘若我们就这样相处一生一世,我也知足了。

晚上马三宝告诉苏轻轻,当年是乐斋一个叫孙嘉的先生拦截了她母亲的信件,才导致......

苏轻轻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孙嘉,她和孙嘉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这样做,害她连自己父亲去世都不知道。气得她狠狠砸了香案几下,拳头顿时通红,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马大人,告诉陛下,我甚是想念昔年乐斋的同窗,明日召孙嘉前来!”苏轻轻恶狠狠地说。

第二天孙嘉来到了乾安宫,面对高高在上威严的内司大人,竟没有一丝惧色。淡然的承认了这一切,他告诉苏轻轻,就是因为当年他落选了使臣培养才会那么恨她。

他还告诉苏轻轻一个更加雷人的消息,常黎早知道这件事,还让孙嘉继续隐瞒着。他怕苏轻轻一旦知道了父亲的噩耗就没心思与他谈情说爱。

苏轻轻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般,她还真是识人不明,常黎竟然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同时她又感到无比庆幸,她与常黎再无瓜葛!至于这孙嘉,能拿他怎么办呢?就算打死他也无济于事,父亲的最后一面还是没有见到。

她想到了一个处罚孙嘉的方法,竟然她做出这般有悖道德伦常的事,就罚他抄一千遍《道德经》吧!

时光匆匆,转眼到了除夕之夜。苏轻轻将慕容鑫宣入皇宫之中,在乾安宫陪她用了午膳。于公内司大人代替陛下宴请南燕质子,于私慕容鑫毕竟是父亲的儿子,相貌与父亲有七分相似,看到了他就如同见到父亲一样!

席间,慕容鑫蹑手蹑脚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放在案子上,低下了头沉默不语。正欲夹起一块鲜美鱼肉的苏轻轻瞟见了信上“爱女轻轻亲启”六个大字,拿着筷子的手一颤,筷子尖那块嫩滑的鱼肉瞬间碎成几块掉落在案上。

苏轻轻恍然若失间竟然不自主地拿起那封信,拆开来看。或许是与生俱来的血缘亲情驱使着她打开那封信。虽然没养育她一日,没有为她付出过丝毫的心血,这对南燕父母纵使有千般不是,只给予她生命就是莫大的恩德了。

爱女轻轻如吾,见字如面。父亲与你母亲当年为了权力将你抛弃实属无奈,现不求儿原谅。只愿儿在南晋平安顺遂。有朝一日如果儿想通了,皇宫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和亲之事是离儿鲁莽了,父亲已经严厉教训了他。

轻轻,你永远是父亲母亲最思念的孩子。

看完信的苏轻轻已是满脸泪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南燕帝后自称父亲母亲而不是生冷的父皇母后,足见他们对当年遗弃轻轻的事情悔恨不已。苏轻轻在心里责怪自己没有出息,心不是变硬了吗?为什么会被轻易感动?

她将信草草收进袖子里,拭干脸上的泪水。慕容鑫给她斟满一杯酒:“姐姐,可想回去见一下父皇母后?”

“看缘分吧!”她端起酒杯,淡然道,“我不会为了认祖归宗去南燕的,倘若我能作为使臣前往南燕,见他们一面也未尝不可!”

“不想姐姐的抱负竟如此远大,鑫儿佩服!”慕容鑫说完满饮一杯。

除夕之日,见了弟弟的苏轻轻心情十分愉悦。可就在这一年中最热闹的晚上,发生了一件让苏轻轻永生难忘的事情。苏轻轻有早睡的习惯,就算再除夕守岁之夜,也不例外。

除夕夜晚,皇宫上下灯火辉煌,外头的烟花延绵不绝。苏轻轻早早换上寝衣,薛戎戎正在梳妆台前为她卸妆。这个时候长孙琏忽然闯了进来,苏轻轻猝不及防赶紧从衣架子上扯过一件大氅披在了寝衣外面。

“臣参见陛下......”话还没说完,一身酒气的长孙琏冲上前去一把就将她揽入怀中,她拼死挣扎奈何长孙琏力气太大,她被完全制服了。长孙琏在酒精的作用下本来就有些神志不清,又闻到怀里的人儿散发着芬芳气息,更加抑制不住心中的欲望。将苏轻轻横抱起来,朝床榻走去。

苏轻轻连连向薛戎戎求救,薛戎戎早已愣在那里,神情恍惚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

瞬间苏轻轻就被丢到床榻上,长孙琏俯身上前伸手就要去扯苏轻轻的寝衣。被逼上梁山的苏轻轻只好拔下头上还没来得及卸下的银簪,想长孙琏那双不安分的手刺去。

一声惨叫之后,长孙琏痛苦的捂着手站起身。听到陛下的叫声,在殿外守候的阿炎冲了进来赶紧叫方沁拿纱布给陛下止血。

苏轻轻赶紧起身将那带血的银簪扔在了地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惶恐地跪在地上:“臣死罪!请陛下降罪!”

长孙琏被刺了一下,头脑清醒了点,他看了看被刺伤的右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蹲了下去用另一只手抬起苏轻轻的下巴,注视着她那清秀略显恐惧的面庞:“朕就如此不堪吗?即便没有常黎你也不选择朕?”

“陛下息怒!”苏轻轻又低下了头,压低语调,“陛下乃九五之尊,臣实在难与之匹配,往陛下原谅!”

阿炎也惊呆了,他第一次见识了居然还有帝王征服不了的女子。他真想打开咱们苏大人的脑袋看看,看那里边究竟装了些什么,竟然三番五次拒绝陛下。

一屋子宫女舍人,表白遭拒让长孙琏下不了台,这时候他瞟见了一旁的薛戎戎,一边向她走去,一边骄傲地对苏轻轻说:“朕是天子,全天下的女子都能顺从朕,比如戎戎!”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将戎戎横抱起来,准备离开。苏轻轻赶紧阻拦道:“陛下这是作甚,有什么火尽管拿臣撒,戎戎是无辜的。”

长孙琏说他没有生气,他喜欢戎戎,今夜就要临幸于她。他问怀里的戎戎愿不愿意成为他的妃子,戎戎竟然面露微笑的点点头。苏轻轻和方沁就这样看着陛下将戎戎抱出了乾安宫。

第二日,大年初一,戎戎被正式册封为云美人,赐居芙蓉殿。内司大人的贴身侍女摇身一变成为了芙蓉殿的云美人,这则新闻瞬间变成南晋后庭最热门的话题。

皇后娘娘和几位夫人美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百个薛戎戎也对她们构不成任何威胁,她们知道最大的情敌依旧是苏轻轻,只要苏轻轻在后宫一日,谁也无法撼动她在陛下心中的位置。

太后娘娘闻此情况高兴还来不及呢!她想孙子想的已经望眼欲穿,可后宫的女人肚子没一个争气的,陛下至今膝下无一子半女。所以她希望戎戎这个新宠能为陛下诞下一位皇子!

可苏轻轻,她一早就跪在龙延殿门口求陛下收回旨意放了戎戎,还没等长孙琏发话戎戎就看不下去了。她便把苏轻轻拉到自己的芙蓉殿把心中所想告诉了小姐。

此刻,苏轻轻才知道薛戎戎多年前就倾心于孙毅,而今的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苏轻轻无奈的咬咬牙,她深知后宫是多么的可怕,看着快要掉入悬崖的戎戎还浑然不知,她非要拉她一把。

“戎戎你糊涂!”她拉过戎戎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自古以来后宫中的女子有多悲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想汉高祖的戚夫人,汉武帝的卫皇后和钩弋夫人,哪一个不是血淋淋的下场啊!再者说,陛下后妃们都不是善茬,你想天天跟她们斗得你死我活吗?”

“小姐!”戎戎轻唤了一声,泪水不停地在眼眶中打转,声音略带哭调,“小姐以前不是说,戎戎寻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你就会祝福戎戎,如今戎戎寻到了,怎的小姐就不同意了呢?”苏轻轻正要说什么,她打断道,“戎戎五年前就钟情于陛下,戎戎也想过只要小姐心仪陛下,那么戎戎就一辈子当丫鬟服侍在小姐与陛下左右,可小姐你既然抵死也不从陛下,为何要反对戎戎跟陛下在一起呢?”

“戎戎,回头吧!”苏轻轻哽咽了,她除了这句话实在想不出其他的。

“戎戎已经是陛下的女人,回不了头了!”戎戎别过脸不再看她那渴望的眼神,苏轻轻闭了闭眼睛,许久才吐出一句:“戎戎,我走出芙蓉殿大门之后,我们再无任何瓜葛。即便你日后或身处高位,或坠入深渊,都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与我无干,我只当戎戎已经死了。”

苏轻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芙蓉殿。她是没办法在去求陛下了,人家戎戎情愿献身,她只怪自己没有早点察觉到戎戎的心意,而今又怎会如此被动?

长孙琏大年初一起来看见身边躺着一丝不挂的薛戎戎当时就懵了。他慌里慌张地下了床,走到殿外询问马三宝和阿炎除夕之夜发生了何事?

他得知自己的行为后后悔不已,哎!喝酒真能误事,苏轻轻那应该循序渐进,急不得急不得嘛!现在好了,关系刚刚缓和一点,经此一役轻轻更要拒他于千里之外了。

还有那个薛戎戎真让人头疼!马三宝建议他,事已至此他与薛戎戎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只能将她归置于后宫。

一开始,长孙琏是反对的,他压根不爱薛戎戎,对于他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娶不到心仪的女子,却要娶心上人的侍女。后来他为了名誉,就只能纳戎戎为美人。反正不爱的女人,也娶了不少,不在乎多一个。只需养在后宫罢了,又不需要与她举案齐眉!

自那以后,苏轻轻在宫里走动都要避开长孙琏的生活轨迹,尽量不与他碰面,吃完晚饭就将自己反锁在寝殿之中,杜绝那次的事情在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