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恶气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3187字
  • 2022-05-02 00:00:31

“大胆,竟敢对淑妃娘娘无礼!”何丝丝的下人杜若吼道,但她依旧没有反应。

“丝丝,她不会说话,你们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太后开口道。李念歌却忍不住问道:“母后,下人如果不够用,儿子再给您调配,用一个不能言语之人实在不方便。”

“大王孝顺,母后心里明白,段萱虽不能言语,自有她的好处!”太后解释道,又冲着丝丝招了招手,“丝丝,她的确是你的同乡,大理人,但与你不同,她是一个奴婢,你不能失了身份与一个奴婢交往过密。”

“谢母后教诲,丝丝知道了!”

南晋帝都建业乾安宫

当了半个月的内司的苏轻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为官难这三个字的含义。她趴在案上处理着后宫的琐事,每月各宫嫔妃吃补品的费用就得一千多两,哇塞,苏轻轻被这项天文数字惊呆了,一千两银子是她在乐斋工作十年的俸禄!这后宫的女人还真会享受。

“大人,喝杯安神茶吧!”方沁煮了一壶安神茶,端给她。“公务就是这般繁琐,大人可要注意身子,寒冬腊月感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苏轻轻将自己的披风往上拢了拢,虽然大殿内烧了上好的银丝碳,但从小畏寒的她还是感觉瑟瑟发抖,趁热喝了那碗热气腾腾的安神茶才感觉暖和些。

“阿沁!你识字吗?”

被大人这样一问,方沁先是一顿,然后腼腆地点点头,苏轻轻见她点点头,笑着说:“太好了,阿沁,我打算让你做我的副手,一同打理后宫之事,你可愿意?”

方沁愣了片刻,随即跪倒在地,惶恐地说:“奴婢身份卑微,哪里受得起大人如此厚爱?”

“阿沁,其他的先不论,我只问你可愿意?”她移步上前,俯下身子扶起方沁,凝视着她的眼睛,见阿沁还在犹豫着,又说,“论出身,我又何尝不是出身卑微呢?为此常黎弃我而去,娶了高贵的郡主,正因为我们出身不高更要为自己博一个锦绣前程啊!”

阿沁被她说得热血沸腾,坚定地站了起来:“多谢大人教诲,方沁愿意追随在大人身边效犬马之劳!”

这个时候戎戎匆匆忙忙从殿外进来,一路小跑到轻轻跟前,焦急地说:“小姐,郡主和常公......常大人进宫向太后请安了!”

苏轻轻听完这句话俊冷的眸中闪现出犹如锋利的尖刀般的寒光,嘴角抹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她的这种表情让薛戎戎感到背后一阵发凉,这还是她那天真可爱活泼开朗的小姐吗?大病初愈后如同换了一个人。

“阿沁!大理进贡了几匹上好的云锦段子,还没往奉孝殿送呢?”苏轻轻吩咐道。“阿沁,随我去奉孝殿给太后送去,戎戎,你且留下。”

说着她拿起案上她那顶黑色官帽郑重其事地戴在了头上,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带着方沁和数名舍人端着云锦前往奉孝殿。

刚刚走到院子里就听见了里头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她听得出是那静雯郡主和她最熟悉的常黎。苏轻轻本以为自己已经将过去的情感完完全全抛诸脑后,但是当她走近他的时候,心里一沉,脚步变得机械。

常黎啊常黎,短短数月,你就能这般地忘情弃爱,和其他女子说说笑笑举案齐眉,难道此心真的错付了?苏轻轻此时后悔已晚,舍人已经进去通报,太后娘娘宣她入殿。

苏轻轻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步履如常地进入殿内,视其他人如空气,盈盈拜倒在太后跟前:“臣拜见太后娘娘,愿太后娘娘长乐无极!”

“大人免礼!”太后客气的说。

她站起来指着舍人手里端着的东西说道:“太后娘娘,这是大理进贡的云锦,陛下让臣亲自给您送来,请您笑纳!”

“收下吧!陛下有心!”太后命令左右收下。然后示意旁边的静雯郡主和常黎给苏轻轻行礼请安。苏轻轻已经是一品内司大人,在后庭除了太后,陛下,与皇后,其他人都要给她请安。静雯郡主虽然是陛下的亲表妹,不过是一个没有封地紧紧依靠宠爱的郡主罢了。

以苏轻轻今时今日的地位,想来那常家二老肠子都悔青了!再说常黎,自从苏轻轻踏入奉孝殿那一刹那开始,他的视线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她今日一身墨绿色朝服,耳朵上一对黄金镶玉耳环,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官帽,眼神幽深坚定而深邃,这还是那个曾经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云淡风轻的苏轻轻吗?

“吴素素参见内司大人!”静雯郡主不情愿的屈膝给轻轻见礼,而常黎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苏轻轻见常黎的表现,脸上流露出不满的神色,吴素素察觉出常黎的异样,拉了拉他的衣袖,一个劲地给他使眼色。

“臣大理寺监理常黎见过内司大人!”常黎低头喃喃道。

“郡主,郡马免礼!”苏轻轻华丽丽地一转身,她请太后允许她与郡主郡马寒暄几句,太后一直很感念她对陛下的救命之恩,自然答应了。她又走到郡主与郡马跟前,示意方沁拿出一个锦盒,方沁将锦盒打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展现在她二人面前。

“我与郡马多年同窗,郡马与郡主大婚之日我病着,未能亲自前去恭贺二位,实乃人生憾事!”苏轻轻伸出白皙嫩滑的玉手,表情复杂地拿起那一颗夜明珠,“我出身卑微。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物件赠予二位。这颗珠子,是陛下赏赐给我的,据说它出自东海,能在黑夜放出万丈光芒,今日我便借花献佛,转送给二位,还望二位不要嫌弃。”

“哪里的话,苏大人送的东西,我们哪敢嫌弃?”静雯郡主强堆着笑意,伸手准备接。岂料苏轻轻又把手收了回去,郡主的手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她气急败坏地道:“大人这是何意?”

“郡主既已嫁作人妇,怎能如此不懂规矩!”苏轻轻一边说一边走到常黎跟前瞪着他,“这颗珠子必得郡马收下,这样才不算辜负了本官的心意!”她示意常黎伸出手,她把那颗珠子放到他手里,然后向太后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刚刚走出奉孝殿的苏轻轻泪眼朦胧,她赶紧抬起头来防止泪水没出息地滑落下来。她不能再为这个男人伤心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天下优秀的男子又不是只有常黎一个。

苏轻轻刚走不久,忍无可忍的吴素素将从常黎手里夺过的那颗夜明珠狠狠地掷在了地上,夜明珠瞬间粉碎。

“大胆!竟敢在哀家面前放肆!”太后娘娘知道侄女心中委屈,可是这毕竟是皇宫,便呵斥道。

“姑母......姑母!”吴素素跑到太后跟前,抱住她的腿,委屈道,“姑母,求您为素素做主啊!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如此对待素素。姑母应该将她关入大牢!”

太后听了这番话,先是白了素素一眼,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心里不由得责怪哥哥将女儿娇惯成这个德行。

同样是女子,你看人家苏轻轻,才接手内廷半个月,就把最最棘手的宫女舍人对食之事处理的游刃有余。

舍人身体残缺,在朱墙深宫中难免孤单寂寞,就与相熟的宫女结成对食排遣寂寞。南晋历代皇帝都不喜这种事,所以她们只能躲躲藏藏。但这种情况还是屡见不鲜。

苏轻轻想了个法子,既然杜绝不了,何不将这件事摆到明面上来呢?

男女欢好本就是天地伦常,舍人虽然不是正常男子,但是精神也需要慰藉。于是她下旨,舍人可以和自己心仪的宫女结成对食,但是前提是双方心甘情愿。二人结成对食之后,住在一个屋子里,可酌情分配在一个宫里服侍,甚至每个月可以同时休息一日。

此方案一开始实行就深受好评,宫女舍人觉得被沐皇恩更加尽心尽力地侍候主子了。后宫里再也没有到处检举别人对食的事了,皇后处也清闲了不少。

就连一向刚正不阿的慕容老丞相都对苏轻轻大加赞赏。

“胡闹!”太后一脸嫌弃地看着她,“苏轻轻乃一品内司,与丞相平级,能随便惩处的吗?”

常黎丝毫没有听见吴素素与太后的对话,依旧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地上被摔碎的那颗夜明珠。此时他的心比它还要粉碎。这时吴素素还没体会到太后不悦,接着添油加醋说了一大堆苏轻轻的坏话。

“住口!”太后气急败坏地打了她一巴掌,“苏轻轻是皇帝的救命恩人,你这般羞辱她,倘若传入皇帝耳中,哀家也救不了你!”

“姑母......!”吴素素瘫软在地,颤抖地捂着自己的火辣辣发疼的右脸颊,哭诉道,“姑母从前很疼素素的,还说素素是姑母的小棉袄,可为了那个苏轻轻竟然打素素!”

吴素素越说越委屈站起身一溜烟地跑出了殿外,太后赶紧吩咐愣在那里的常黎,快去追郡主,免得她又闯出什么祸事!

苏轻轻刚回到乾安宫,就看见长孙琏伏在她的案上写着什么。薛戎戎在一旁眉飞色舞地为陛下伺候着笔墨。

“拜见陛下!”

“轻轻心里可舒坦了?”长孙琏抬起头朝着她会心一笑,“哎,朕的表妹气得够呛吧?”

苏轻轻走上前几步,弯下腰严肃地道:“轻轻不该仗着内司的身份找郡主出气!请陛下责罚,但是轻轻必须出这一口恶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