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真实身份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2947字
  • 2022-04-29 08:00:21

“哈哈哈,陛下,您听听!”苏轻轻笑了一阵指着慕容离对长孙琏说,“此人嘴里一句实话也没有,这样的人怎配当使臣出使列国,真是将南燕的脸面丢尽了!”

“陛下!陛下!”慕容离惊惶地跪在了地上,辩解道,“此事事关我南燕皇族秘史实在不方便向外吐露,还请陛下见谅!但苏先生真是臣的皇姐。”又转过头看着苏轻轻,“皇姐,您不认臣弟没关系,可您不能不认父皇与母后啊!你可知道母后误以为你不在了,多么伤心欲绝,险些将眼睛哭坏。”

“陛下,民女在重申一遍,民女是南晋安平县人,苏注的幼女,与南燕慕容氏毫不相干!”话音刚落,苏轻轻便扬长而去,阿炎拉过马三宝小声的说:“苏先生才是巧舌如簧。竟然能把南燕使臣说的哑口无言。”

晚上慕容离灰头土脸地回到了驿站,他今天可算是领教了自己这位姐姐的本事了。他回到了房间,精疲力竭地躺在床榻上,一个身着华服与他年龄相当的男子走了进来,坐在了案边。

“二弟,今日可见到皇姐了?”说话的正是苏注的亲子慕容鑫,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那年皇后寻女回来带来了爱女的噩耗,皇城瞬间笼罩在一片悲哀之中,慕容鑫偶然从父皇母后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天性豁达的他主动请求让他来南晋祭拜一下自己的亲生父母。

后来他路经南晋帝都建业,偶然发现乐斋的苏轻轻长得与母后极为相似,便派人打探她的身份,果不其然这位苏轻轻就是父皇与母后的长女。

那晚他在街上遇见了苏轻轻,苏轻轻热情地接待了他。祭拜完亲生父母的他日夜兼程赶回南燕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皇母后。

父皇母后很欣慰,迫切的想要认回轻轻,却得知轻轻被困在南晋皇宫。二皇子慕容离心生一计,何不让姐姐与长孙琏联姻,既能缓和南燕与南晋的关系,又能让姐姐名正言顺地继续留在南晋。

同时南燕皇后不舍得让慕容鑫回到南晋,对外宣称苏轻轻是她的遗失在外的女儿,慕容鑫仍然是她的长子。

皇上皇后都不介意皇室血脉混淆,大臣们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多一个长公主对外和亲对社稷有百利而无一害。

“皇兄,你说皇姐为何就是不信呢?”慕容离急切地坐到了案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慕容鑫,“今日在朝堂上皇姐险些害我下不了台,我就不明白了,当南燕长公主不比当一个县令之女好太多吗?”

“二弟,事情没有发生在你头上,你当然不会明白!”慕容鑫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茶盏搁在案上,语重心长对他说,“我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时候也接受不了,疼我爱我的父皇和母后竟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吗?皇姐也是一样的,苏大人养育了她那么多年,父女之情岂能轻易割舍。”

“可苏大人已经去世,皇姐也该认祖归宗了。”慕容离插话道,眼珠子转了一会儿,冲慕容鑫说。“要不,皇兄亲自出马,您是当事人,实在不行就把当年的一切告诉皇姐。不然我南燕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好吧!我的一切本该是皇姐的,我占了她的,是时候偿还了!”他双眸似水看向了远方。

乾安宫

入夜,苏轻轻坐在床榻之上,脱掉了自己的鞋袜,死死盯着左脚脚心那颗月牙形红痣,然后发了疯似的用手用力揉搓,想要把这个“证据”毁灭。不一会她的脚心被指甲弄破。鲜红的血液溢出。方沁进来见此情形,赶紧跑过去用手帕捂住她的伤口。

“苏先生,这是为何,多疼呢!”方沁一边焦急的问道,一边吩咐别人拿来药箱。自从苏轻轻下午从龙延殿回来,方沁就发现她有些六神无主,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晚饭也没吃。她正要来询问她要不要吃点宵夜,就看见了她的脚在流血。

苏轻轻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与三位姐姐竟然没有一丝丝相似之处,便心如刀绞。她心想,难道我真是南燕什么长公主吗?既然如此父皇与母后为何如此狠心,二十年来都对她不管不顾!

“方沁,你知道吗?脚疼的时候,心就不会疼了!”她双眸满含泪花,对正在为她包扎的方沁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陛下登基,马大哥流放,明思结亲郡主,现在我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南燕和亲公主,这一切竟是如此可笑!方沁,你可知道,我小时候在安平县过得是什么日子吗?”

她仰起头,努力让眸中泪水倒流,然后抹出一丝微笑:“我小时候在安平县的生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欢愉,父亲教我读书识字,吟诗作画,有空的时候还带着我出去游玩。如今,让我怎能相信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她忽然加重了语气,“或许我不该来帝都求学,那样我就可以永远陪在父亲身边,父亲,我真的好想见您!”

寝殿的大门口,有一个身着黄袍的男子听见苏轻轻倾诉着衷肠不禁潸然泪下。薛戎戎原本要给小姐送些安神汤,看到了门口的男子,行礼道:“戎戎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戎戎,朕错了吗?”他在问戎戎,目光却向寝殿望去,“朕本可以瞒下轻轻的身份,可朕想要轻轻以南燕公主的身份与朕和亲,朕是不是太自私了,竟然忽略了这件事给轻轻带来的伤害?”

“回陛下!您没有错,陛下对小姐用情太深,才会如此。”戎戎脸颊微微泛红,腼腆地说,“据戎戎观察,小姐已经彻底对常大人死心了,陛下还是有机会的!”

“但愿如此。”长孙琏喃喃道。

安平县

苏夫人带着刚刚会走路的外孙女来给夫君祭扫。半年前慕容鑫来祭奠过自己的生身父母,并花重金给苏注大人修葺了一座豪华的墓碑。苏夫人对于这个玉树临风的孩子甚为满意,虽不能让孩子改姓对夫君也算有个交代。

“老爷!”她将外孙女抱在怀里,给夫君摆上了糕点水果,拿起一杯酒浇到了地上,“南燕想要认回轻轻,估摸着这时候轻轻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不过你放心,鑫儿还是南燕的皇子,虽然继承不了皇位,却能当一方藩王,你安心吧!”她换了一口气,接着说,“老爷,我知道你一直将轻轻视作掌上明珠,你不要怪我谎报她的死讯。你都走了一年多了,她到现在还没回来,这种行为着实让我寒心,”

帝都建业乾安宫

苏轻轻半夜惊醒,竟然梦到了父亲跟她告别,她醒来之后瞟见枕头都被她炙热的泪水浸湿了。不行,无论如何她都要求陛下放她回安平县见父亲一面。

她咬着牙齿,下定决心明天一大早就去龙延殿求见陛下,只要陛下同意让她回去见父亲,就算她后半辈子困在宫里也认了。

第二日一大早她就等候在龙延殿门口,马三宝多次让她进屋里等,她都不愿意。足足等了一个时辰,终于见到了陛下的龙轿停在了大门口,轻轻一路小跑跑到他的身边。

“民女参见陛下,陛下民女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成全!”她跪在了长孙琏跟前。长孙琏将她扶起,她这才看见慕容离跟在长孙琏身边,还有另一个清秀俊俏的男子站在慕容离身后,跟他穿着一样的衣服。

“二弟拜见皇姐,不知皇姐可想通了。”慕容离先给轻轻鞠了一躬,然后指了指身边的男子,客气的说,“这位是我的皇兄,你的皇弟慕容鑫。”

“鑫儿参见皇姐!”慕容鑫跪在苏轻轻面前,苏轻轻无奈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一个慕容离已经让她头大了,又来一个慕容鑫,她正欲开口,慕容鑫抢先一步,“皇姐,咱们姐弟谈一谈吧!关于你的身世,二弟解释不清,我却可以解你心中疑惑。”

苏轻轻思考了一会儿,她从本心还是很想知道自己是何种身世,又看向长孙琏,长孙琏冲她点点头。

乾安宫里,苏轻轻和慕容鑫支开了所有人,苏轻轻在案上熟练地煮着茶水,像是要和一位许久没见的故人促膝长谈。

“大皇子殿下,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苏轻轻直接进入话题,指了指他的脸说,“你可看清楚了,咱们长得一点也不像,你别说咱们是双生胎!”

“皇姐说笑了,二弟不了解事情真相,言语冒犯之处还请皇姐见谅!”他客气地说,然后长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我与皇姐在血缘上毫无干系,此时要从二十年前父皇夺位说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