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璧人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3217字
  • 2022-04-26 16:26:19

“戎戎,今个你去街上买一套体面衣衫,明日随我一起进宫,五年了,你也该见见陛下了!”她将一包银子塞到薛戎戎的手里,叮嘱道,薛戎戎心里已经沸腾,一想到就要见到朝思暮想的孙公子,这一晚她注定要失眠了。

第二日清晨戎戎穿好了精挑细选蓝色衣衫,就去伺候轻轻更衣。

苏轻轻身材纤纤,穿上粉色月影纱长裙比天上下凡的仙子还要美上三分,白色的腰带系在腰间,柔若无骨。她并没有佩戴陛下送来的黄金首饰,而是选择了低调些的银饰,今日不宜过分显眼。

她们进入皇宫,戎戎在那左顾右盼看什么都稀奇,皇宫果然是名不虚传。宴会还未开始,陛下请她们到龙延殿休息片刻,陛下此刻正在上朝,马三宝热情地接待了她们。

“马大人,你可记得咱们第一次相见是什么时候?”苏轻轻端起马三宝倒好的一杯茶,并没有喝的意思,马三宝知道她是何意,就说是安定四年,苏轻轻接着又说:“当时对于马大人的帮助,我还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知晓大人是陛下的人,当日帮助我不过是为了让长公主高看我一眼,同意让我出使西夏,这样文武百官就会对长公主怨声载道。这就是大人当时的目的吧!”

“苏先生洞若观火,三宝佩服!”马三宝悠闲自得地摆弄着茶杯,“世易时移,长公主已经化为枯骨,再讨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苏轻轻知道他不想提起这个沉痛的话题,但是她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这马三宝为何纠缠于慕武皇后和长孙恒之间,她吩咐戎戎去外边转转。

戎戎走后,她坐在马三宝对面,直接了当的问道:“马大人,你对慕武皇后可曾有愧?”她垂下双眸观察到马三宝的手臂抖动了起来,茶杯里的水溢出来却不自知,“大人,轻轻不是故意引得大人伤心,但是大人,若是当日大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慕武皇后也不会遭此横祸。”

马三宝此时已经满脸泪水,已经快一年了,每每想到慕武皇后七窍流血死一般地瞪着他的情形,他都会不寒而栗,她不会想到,他会毒杀她。

他实在对不起她,跟她虽有夫妻之实,但彼此了解甚少,都属于深宫寂寞的可怜人罢了,直到现在他连她的闺名都不知道。

“苏先生,是我对不住她!”马三宝抬起头硬是抑制住了泪水,“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会日日忏悔,等我百年之后,再乞求她的原谅。”

龙延殿外,薛戎戎正在四周走走看看,忽然看见一队人正朝着龙延殿走来,她站在原地定睛一看,原来是孙兄!长孙琏今日穿的是正红色的龙袍,上面的龙活灵活现似乎要随时腾空而起。

薛戎戎健步如飞地跑了过去正要抱着长孙琏的时候,被御前侍卫架起来了,阿炎以为她是歹徒要对陛下不利,拔出剑指着她呵斥道:“放肆,你是哪里的宫女,胆敢对陛下不敬!”

宫女?薛戎戎低下头看自己这今天这一身宝蓝色的行头,虽然及不上小姐,但也不至于被人认成是宫女啊。

这时苏轻轻和马三宝听到了殿外的喧嚣,一同走了出来,当苏轻轻看见戎戎被侍卫架在了半空中,疾步走过去,喊道:“陛下,那是民女的侍女薛戎戎,陛下见过的!”

长孙琏闻声而望,苏轻轻粉色的长裙随风轻舞飞扬,与头上的银饰交相辉映,如同一位刚刚下凡的仙子正向他飘来。他露出淡淡地微笑,沉浸在幻想中,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些什么。

苏轻轻在他跟前站定,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又见戎戎表情痛苦,急切地行礼道:“陛下,戎戎无心冒犯于你,还请陛下恕罪!”长孙琏依旧没反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她也不敢起身,阿炎无奈,拽了拽陛下的袖子。

“啊!”长孙琏如梦初醒,让左右放戎戎下来,将视线从苏轻轻身上移开,“原来是戎戎姑娘,朕一时没认出来,说起来你也算是朕的救命恩人!”

“戎戎愧不敢当,能见到陛下安好,戎戎就心满意足了!”戎戎退到轻轻身后,脸颊泛红,腼腆地说。长孙琏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轻轻身上,根本顾不上其他女子。他殊不知轻轻今日打扮是为了给心上人常黎看的。

他们一行人步入了宴会的主会场福宜园,位于龙延殿正北的一座花园。长孙琏坐在正中间的龙椅上,右边坐着皇后娘娘,再往右就是各宫嫔妃,左边坐着慕容丞相及其家眷。

朝中半数大臣都带着女眷前来,歌舞开始,苏轻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视线不停地搜索着常黎的身影,终于在靠后的位置上看到了他,他今日穿着一身碧色的长衫,系着蓝色的腰带,腰间挂着一枚雕花玉佩。

他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在这时苏轻轻忽然瞟见紧挨常黎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妙龄少女,看她那不菲的衣着,这一定是个世家女子。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常黎,这让苏轻轻顿时醋意泛滥,负气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这一切长孙琏都看在眼里,他微微勾起唇角,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片刻之后,那女子站起身,走上前去朝着长孙琏盈盈拜倒:“陛下,今日是陛下登基以来举办的第一次宴会,臣女想为陛下演奏一曲,不知陛下可否允准?”

“朕自然答应!”他又对大家说,“这位是朕的表妹静雯郡主吴素素,琴艺高超,那就由她为大家演奏一曲助兴!”

“素素献丑了!陛下,臣女独奏过于单调,若是能与人合奏就更加完美了。”说着她又看向目光呆滞的常黎,“臣女听闻大理寺监理常大人,极善音律,不知常大人能否与臣女共奏一曲!”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常黎这里,也包括苏轻轻,只见他缓缓起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双手作揖,道:“能与郡主合奏是臣的荣幸。”说罢便走向舞台中央。

郡主命人要来一架焦尾古琴,满脸笑意与常黎并排而坐,兴致勃勃地波动了琴弦,两股声音交织在一起,赢得在场群众的满堂喝彩,常母笑的更加合不拢嘴,她对吴素素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苏轻轻坐的地方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她的心仿佛被剜了一刀,她还没有和常黎合奏过呢?还有常黎,他明明有心上之人为何还要和别的女子合奏呢?

今日常黎不知道苏轻轻也来参加,与吴素素合奏他也是无可奈何,总不能当众拒绝,那让人家郡主的脸面往哪里搁?

一曲毕,常黎正欲下台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台下泪眼朦胧的苏轻轻。那一刻,他的灵魂已经飞走了,原来轻轻一直在看着,看他和另一名女子上演着琴瑟和鸣的戏码。他在心爱之人的面前都干了些什么呀?他恨不得立刻将自己凌迟处死,此刻他的眼泪也顺流而下。

他还没走到自己座位上呢,就又听见了郡主的声音,这次郡主说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她居然请求陛下为她和自己赐婚。

反应最大的并不是苏轻轻,而是皇后娘娘,她知道苏轻轻的心上人就是常黎,万一常黎另娶他人,那苏轻轻极有可能入宫为妃,继而威胁到自己的位置,不行,她必须要阻止。

“没想到常大人竟然是这般炙手可热。”皇后娘娘挥舞着凤袍出言道,“郡主,本宫曾听闻常大人与一女子两情相悦,郡主何必要横刀夺爱呢!”

“回娘娘,常大人尚未婚配,臣女知晓自己比那女子更适合常大人,求陛下与皇后娘娘成全。”郡主言辞恳切,常黎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注视着苏轻轻,此时轻轻看见常家二老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输了,而且一败涂地。吴素素是陛下的亲表妹,国舅爷的掌上明珠,高高在上的静雯郡主,而自己却是一个小小县令之女。她自顾自地灌了自己几杯酒,戎戎在一旁劝也劝不住。

除了当事人,在场的其他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常黎虽然前几日从母亲口中得知,静雯郡主非常中意自己,国舅爷也有跟常家联姻的意向。

他本打算亲自跟郡主说他已经有了心上之人,没想到郡主会要求皇上赐婚。若皇上真的赐了婚,自己万万不能违抗。

“静雯郡主,你的意思朕明白。”身处最高位的长孙琏开口道,“朕是不会赐婚的,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你二人真的有缘,就由双方父母商定,自结姻缘。”他一面说一面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苏轻轻,好像对她说,你看看,朕可没有落井下石。而苏轻轻用冰冷的双眸瞪了他一眼。

“谢过陛下!”吴素素叩谢长孙琏,她知道虽然陛下没有明着赐婚,但已经同意了他们两个的婚事。

宴会继续,轻轻再也无心歌舞表演了,她眼神空洞不去看任何人,别人和她说话,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宴会完毕,她还没来得及跟常黎说上一句话,就被阿炎请入了龙延殿。此刻她的眼神充满了恨意,大步流星地进入了龙延殿,走到长孙琏的案前,用力一拍,笔架上的毛笔随之晃动:“这就是陛下邀民女前来看的那出好戏吧!”

换了旁人,敢对陛下如此放肆,早就被侍卫拖走了。长孙琏挥了挥手示意三宝和阿炎带着戎戎先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