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拒绝赐婚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2950字
  • 2022-04-26 16:24:12

她清了清嗓子,看向乔氏姐妹,说道:“苏轻轻是陛下的救命恩人,陛下召她觐见是应当的,你们不必大惊小怪。”

“可皇后娘娘,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陛下不会将她纳入后宫中吗?”茜美人这句话如同匕首向皇后心房刺去,她见皇后身形有些摇晃,接着又说,“娘娘,臣妾也是在为娘娘考虑,苏轻轻于陛下有救命之恩,陛下原本就高看她一眼,倘若她入了后宫,岂不是要威胁娘娘您吗?娘娘,臣妾听闻这苏轻轻当年身份暴露,竟然敢和长孙恒当面对质,这种气魄就连男子都甘拜下风。”

“够了!”皇后呵斥一声,用犀利的目光瞪着茜美人,茜美人吓得不敢吭了,“南晋是陛下的天下,无论前朝后宫都是陛下说了算,倘若陛下真要纳苏先生进宫,本宫自然不会阻挠。”

“可是娘娘......”茜美人还要说什么,薇美人赶紧扯了扯妹妹的衣袖示意她住口,茜美人没有再说下去。皇后娘娘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时辰不早了,本宫要休息了,你们退下吧!”

“诺!”玉夫人,薇美人茜美人三人一起离开了启祥宫。

下午的时候皇后娘娘亲手炖了一碗党参乌鸡汤给陛下送去。刚刚走到龙延殿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是陛下在笑!

皇后娘娘一直以为陛下不苟言笑待人冰冷异常,没想到他竟然笑的如此灿烂。她正欲进去,龙延殿总管马三宝拦下了她。

“皇后娘娘恕罪,陛下吩咐任何人不许进去!”马三宝弯下身子行礼道。

“马大人,谁在里面?”皇后问。

“回娘娘,是苏先生在和陛下对弈!”马三宝如实回答,如今的他依旧是龙延殿总管,只是主子换成了长孙琏,长孙琏曾经问他想要什么官职,他说他还想当龙延殿总管,只有这样他才能随意出入皇宫,思念太后的时候还能到奉孝殿看望一眼,哪怕那里已经易主。要说改变,马三宝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一心想要飞黄腾达的马三宝了,如今的他心如止水,再也没有算计的目的了。

“苏先生,哪位苏先生?”皇后挑眉问道,还没等马三宝回答,阿炎走了出来,说是苏先生请皇后娘娘进殿一见。皇后觉得可笑,这分明是她的后宫,为啥她一个外人说了算?

这是皇后第一次与“情敌”相见,不知为何她满手大汗,心脏砰砰直跳。他进入大殿,陛下正和苏轻轻相对而坐,苏轻轻见她来了,赶紧起身行礼:“民女苏轻轻参见皇后娘娘,愿娘娘长乐未央,万福金安!”

“轻轻,快请起。”长孙琏伸手正要扶她起来,苏轻轻一躲他只好尴尬地收回了手,向皇后介绍道,“皇后,这就是朕常常跟你提起的救命恩人苏轻轻,轻轻,这是朕的发妻慕容氏!”

皇后见到苏轻轻距陛下与千里之外的样子,心下不禁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梦,陛下单相思啊!

皇后热情地拉起苏轻轻的手,笑着说:“原来是轻轻妹妹,陛下经常跟我提起你。本宫真是要感谢祢,当年若非你援手,陛下和本宫就没有今日。这一礼你必须收下。”说完,皇后郑重其事地向苏轻轻鞠了一躬,苏轻轻连连摇头,说道:“娘娘,您折煞民女了,民女愧不敢当。”

皇后硬是拉着轻轻并排而坐,她打量着轻轻,说道:“不知妹妹可许配了人家?”

“回娘娘,轻轻尚未婚配!”

“不知妹妹可愿意入宫,同本宫一起伺候陛下!”

正在喝水的长孙琏听见此话把嘴里的水一口气全喷了出来,阿炎赶紧拿手帕给陛下去擦弄湿的龙袍。

这些都被苏轻轻看在眼里,长孙琏憋了一个月的话居然被他的皇后抢先问出来了。皇后娘娘多有试探之意,而陛下却渴望着这个答案。

好吧!憋了一个月了,她眼睛一闭,心一横,望了望满眼渴望的长孙琏,视线又转移到皇后身上,微微颌首道:“回娘娘,轻轻不愿意入宫。”

“为何?”陛下皇后异口同声地问道,然后相互对视一眼,视线悉数落到苏轻轻身上,苏轻轻起身跪到殿下,她已经决定今日就要跟陛下说清楚,不然日日召她入宫,明思会误会的。

“启禀陛下,娘娘,民女虽无婚配,却已有心上之人,我们两情相悦。”忽然轻轻心生一计,坚定地说道,“民女请陛下与皇后娘娘为民女和大理寺监理常黎赐婚。”她这个算盘打得好,皇上赐婚常家父母无话可说,难道还能抗旨吗?但她错了,长孙琏千方百计想要拆散她和常黎又怎会赐婚呢?

长孙琏的脸渐渐沉了下去,皇后娘娘却很开心,本想脱口答应这门亲事。陛下及时瞪了她一眼,她赶紧收起喜悦之情闭上了嘴。

阿炎也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陛下原本打算着常黎和静雯郡主的亲事定下来才跟苏先生表白,没想到今日皇后抢先一步,打乱了陛下的计划。
“苏轻轻,若你和常黎真如你所说,你们两情相悦,何不自结姻缘,反而劳师动众让朕赐婚呢?”长孙琏冷冷地问,他是明知故问,倒要看看苏轻轻如何作答。

“回陛下。”跪在地上的苏轻轻缓缓抬起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长孙琏。“实不相瞒,常家二老嫌弃民女出身低微配不上常黎。但民女真的钟情于常黎,求陛下成全!”

“太不像话了,妹妹如此优秀,常家怎不识抬举,妹妹放心,陛下会为你做主的。”皇后安慰道。

“你闭嘴!”长孙琏呵斥皇后,皇后立刻闭了嘴,“皇后,你先回宫去吧!”

“诺!”

皇后走后,大殿里只剩下了陛下阿炎苏轻轻三人,长孙琏亲自走下台阶,将跪在地上的苏轻轻扶起来,郑重其事地对她说:“轻轻,朕不会给你和常黎赐婚的,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当年与皇后,也是母后一手安排的婚事。就算朕今日给你赐了婚,你嫁过去如何面对常黎的父母,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

“陛下,你不是说要报答民女昔年救命之恩的吗?怎的连民女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轻轻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俯首于地。

“报恩有许多方式,选择哪一种是朕的事,轻轻,朕希望你幸福!但是常黎他不会给你幸福的。”

苏轻轻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皇宫,坐在马车上的她不禁潸然泪下,她的感情之路为何如此坎坷?本来常家二老的反对已经让她身心疲惫,现下陛下又掺和进来了。

陛下的情意她自然知晓,但就算没有明思她也绝不会入宫的,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就要与这美好的大千世界永诀了,那绝不是她所向往的生活。

帝都启祥宫

皇后娘娘的心情也没有比苏轻轻好多少,下午在龙延殿内,细心的她观察到陛下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苏轻轻片刻。

且看她的眼神深邃而专情,这种眼神自己从没有得到过。苏轻轻呢,人家对陛下爱答不理,陛下却像狗皮膏药一般黏在人家身边,果真,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想到此处,皇后不禁打了几个冷颤,自己虽然贵为皇后膝下却无一子半女,当务之急赶紧为陛下诞下皇子。有了皇子地位就稳固了,到那时就算十个苏轻轻也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

不久之后,长孙琏在皇城举办宴会,邀请朝中大臣们带着妻子和子女来参加。前一天一份包装精美的请帖送入了乐斋苏轻轻的房间,与之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套浅粉色月影纱衣裙,一套做工精美的黄金首饰。

薛戎戎兴高采烈的打开了那一套衣衫,果然是上等品,她将衣衫拿到苏轻轻跟前比划了一番,赞叹道:“这是按照小姐的尺寸制作的,陛下真是有心,小姐穿上这一套衣衫一定能艳压群芳。”

“我还没打算去呢!”苏轻轻将那一张请帖收了起来,语气显得有些急促,“我真不明白,那日我已经跟陛下说清楚了,陛下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薛戎戎本来想跟着小姐进宫去见一见陛下呢,若小姐不去,自己便失去了这次机会,于是她小声地对小姐说:“小姐,戎戎听说常公子也会去参加此次宴会,小姐与常公子也有一个月未见了吧!小姐真的舍得放弃这次与常公子相见的机会?”

苏轻轻睫毛微微一颤,戎戎这番话算是说道她心窝子里去了。一个月以来,长孙琏频繁地召她入宫,害得她失去了好几次与常黎相会的机会,她思念常黎,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