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顾家兄妹

  • 县令之女的逆袭
  • 乔策瑜QCY
  • 3270字
  • 2022-04-26 15:20:47

几日后长公主对苏轻轻下了这样的旨意,不许参加外交使臣的结业考试,也不用被遣送回乡,特许苏轻轻参加乐斋教师考试。

长公主就是长公主,她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交人才去挑战天下世俗之人。南晋还从未有女子入朝为官的先例,她因为辅政已经被推到风口浪尖了,不可能为了一个苏轻轻冒险去开创女子为官的先例。

本来从宫里回来之后信心满满的苏轻轻知道这一消息后身子一抖像在冬日里被这一盆冰凉刺骨的水从头至尾浇了一身。

她的理想和抱负,只因她是女儿身就这么白白断送了。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出头丧气的走出乐斋的大门,顺着乐斋门前的街道漫无目的的走着。

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常黎看在眼里,常黎怕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有危险,一直跟在她身后。

街道一如往常,热闹非凡,但在苏轻轻眼里这个世界被灰暗所笼罩,一片死寂。她穿了一套绿色的衣裙,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醒目,街上的孩子都围在她的身边喊叫道:“姐姐好漂亮,姐姐好漂亮!”

但她所看见的是另外的景象,她回到家乡安平县,乡亲们都围在她身边嘲笑她,明明是个姑娘家偏要去干男人的活。

竟然妄想入朝为官真是自不量力,现在可好被遣送回乡了吧!想到此处她像是疯了一般冲出小孩子的“包围圈”奋不顾身向前跑去。

忽然一辆马车呼啸而来,直直地向苏轻轻冲过来。就在这一瞬间,常黎冲了上去拉开苏轻轻,两人双双倒在了地上。被这么一摔苏轻轻脑子算是清醒过来了,耳朵里传来了群众的议论声和车夫的叫骂声。

“你找死呀!”五大三粗的黑脸车夫,被刚才的情形吓得魂飞魄散,紧紧拉住缰绳迫使马车停了下来,确定没伤到人后愤怒之火油然而生破开大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妹子心情不好,实在抱歉。”常黎扶着苏轻轻起身后,向车夫连连道歉。车夫骂了几句这口气出了,挥舞着手里的马鞭扬长而去。

苏轻轻朝常黎看了一眼,这才察觉到他的右臂受伤了,青衣下渗出鲜红的血迹,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臂,满脸愧疚地说:“常大哥,对不起,我害你受伤了,走,我带你去医馆。”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伤算什么,晚上回去包扎一下就好!”常黎抿唇一笑,挥了挥自己受伤的手臂,好让轻轻安心,轻轻咧了咧嘴,若有所思。

常黎估摸着她这是又想起了那些糟心事,便出言劝解道:“轻轻,天塌不下来,常大哥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乐斋最有名的先生。”

苏轻轻神色缓和许多,勾唇一笑,顾念着常黎有伤在身,一同回乐斋了。自从苏轻轻身份曝光之后,乐斋特意为她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寝室,特许薛戎戎在身边照顾她。

自那次受伤事件后,苏轻轻的小儿女心再次被勾起,这些年来她对常黎的感情一点一点地增长,可为了所谓的抱负,为了将来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外交使臣,她不得不将她对常黎的爱意深深埋藏在心里,专心于学业。

而今抱负化为泡影,而那个男人却奋不顾身冲到马车前面救下自己。

深深埋藏在心中的爱,到开启的时候了。

做不成南晋第一女使臣,却可以参加教师考试,通关之后可以继续留在乐斋教书育人。当个南晋第一女先生也是不错的,总不至于辜负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于是苏轻轻更加刻苦用功,拿出一百二十分飞精神来应对三个月之后的考试。

商洛老师在书院的藏书楼里来回踱步,唉声叹气。他的心情也不好,最得意的弟子,耗费心血重点培养的人才被剥夺了参加考试的资格。剩下两个人,马席和常黎

。先说说马席,性情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经过这几年的调教课业虽然大有长进,倘若让这样一个心直口快之人去虎狼之地的西夏当使臣,想必不出三天就会惹恼西夏王,甚至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常黎虽然课业优秀,思维敏捷,洞若观火,旁人却很难猜出来他心中所想和他的脾气秉性。这类人混迹官场或许是一把好手,让他出使西夏风险系数比较高!

经过三年的苦心经营,长孙琏收编的军队已经达到二十万之众。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好,身在帝都的长孙恒竟没有一丝察觉。打回建业指日可待。他现在住在樊州城一处民宅里,樊州城距离帝都不近不远,交通发达,物产丰富,藏身在此处甚好!

“阿炎,樊州城的情况怎么样?”在院子里练剑的长孙琏,看见阿炎推门而入,收起剑锋,将剑背到身后问道。

贫民百姓打扮的阿炎进入院子,环顾四周之后确认没人看见才关上了门,伏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公子,常大人已经调到帝都,顾长鑫大人不日上任!”

“顾长鑫?这个人好像没听过?”他一边走进屋里,一边说。他们二人面对面席地而坐,阿炎给公子斟满一杯茶水,放到他面前案上。

“我打听过了,这位顾大人殿下也识得,他是先帝的伴读。”阿炎喃喃道。

“皇兄的伴读?顾兄!我想起来了,皇兄登基后他便自请离开帝都,想来也有六七年了!”他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此人多谋善断,聪慧异常,现在又是樊州知府,若能获得他的支持,咱们的大业便多了一份保障!”

第二日一辆马车缓缓驶入樊州城,车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那位坐在窗边的公子,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浓眉大眼,鼻子有些塌陷,脸色有点发白,嘴唇好像染了颜色一般红得有些可怕!

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位姑娘,冷若冰霜的面庞,似乎要把身边的一切冰冻一般。这位公子正是要来樊州上任的,昔年慕武帝的伴读顾长鑫顾大人,而那位姑娘便是顾长鑫的胞妹顾长依。

二人的马车渐渐驶入樊州城的主街道,嘈杂之声不绝于耳惹得顾长依心烦意乱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顾长鑫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掀开马车上的帘子。

向市集上望去。他望见的是一副幸福的画面,樊州城的街道干干净净,百姓们穿着大方得体,街上的行人们井然有序地做买卖。

他放下帘子,看向一旁捂着耳朵的妹妹,勾起嘴角说:“长依,喜欢吗!这就是我们将来要生活的地方!”顾长依依旧用手捂着耳朵,压根没听见哥哥在说什么,顾长鑫看着妹妹那个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马车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口,这就是顾长鑫在樊州的新府邸,房子不算太大,布置的很温馨。顾长鑫在车夫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顾长依站在马车上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眼泪顺流而下落在了地上。

这时家丁从府里出来,顾长鑫吩咐他们将小姐带回府里好好看管,不能有任何闪失。安顿好妹妹后,顾长鑫又坐上马车赶往府衙报到。上一任知府常大人将樊州城打理的井井有条,交接的时候没有费多大功夫。

夜里,顾长鑫刚刚躺下,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他从衣架上取下蓝色披风披在身上,打开了房门。

“大人,不好了,小姐小姐梦魇了!!”管家老冯神色慌张地说,顾长鑫不敢耽误片刻赶紧赶到妹妹的房间。

进入房间,只见顾长依披散着头发发疯似得来回摇晃,丫鬟们也不敢靠近,顾长鑫见此情形异常地冷静,对他们说:“你们先下去吧!我在这里就行。”

闲杂人等退出房间之后,顾长依的情绪缓和了许多,瘫软在地上喘着粗气,顾长鑫慢慢靠近她,抚摸着她的背,然后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地安慰道:“长依别怕,兄长在,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

第二天知府妹妹发疯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樊州城,惹得樊州城里的人议论纷纷,大家都猜测顾大人的妹妹是个疯子。

这个消息自然而然传到了长孙琏的耳朵里,他依稀记得顾长鑫有一个小妹,小小年纪琴棋书画无一不通,顾家小姐的名号在帝都叱咤一时,不过区区数年怎就疯了呢?长孙琏笃定这些年,在这兄妹二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他斟酌了许久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位故人,于是他让阿炎以孙毅的名义给顾大人递上一份名帖。

顾长鑫拿着这份名帖看了又看,上面的字体为何如此熟悉呢?身为先帝的伴读自然少不了和先帝一起学习,自然熟悉粟王殿下的笔迹。

顾长鑫天资聪颖,十岁就被选为皇子伴读,他不一会儿就想起来这种笔迹是已故的粟王殿下的。不可能的,粟王殿下三年前被劫杀怎么会写信给他呢。他叫老冯给这位孙毅公子传个话,明日请他来顾府一趟。

长孙琏和阿炎乔装打扮成商人,带上厚礼上门拜访知府大人。在家丁的带领下长孙琏和阿炎顺着长廊进入了知府大人的书房。阿炎感觉不对劲,这会客一般都在前堂,这一次为何会安排在书房,难道顾大人已经识破殿下的身份,图谋不轨?在进书房之前,他上前拉住了长孙琏,小声地说:“一切小心为上!”

长孙琏朝阿炎点点头,踏入了书房。书房里的四五个书架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和卷轴,书柜前有一个香炉,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正中间有一张案子,案前坐着一位身穿灰色长衫,面如冠玉的男子正在低头看着手里的卷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