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仅剩一人

“奈——”阿丢刚想出声提醒,但是奈凉的反应更加迅速,直接拿出剑回头一挡。

“当——”箭被打飞,阿丢这才发觉自己的紧张是多余的。

眼前这人可是训练时把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奈凉啊,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被偷袭?

“阿丢你刚刚想说什么?”

面对奈凉的发问,阿丢只好尴尬的轻咳一声,“没什么。”

女解说再度关注到了奈凉身上,“这名叫奈凉的选手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惊喜啊,最开始刷野的时候就觉得效率很高,没想到反应手速样样没落下。”

那两人挂掉之后,应该和剩下的三名队友说了刚刚发生的情况,除了射来的箭,压根没看到对方的影子。

“他们应该已经撤离了,现在对面正面不敢上了,等会我们要小心暗算。”

阿丢几人赞同了奈凉的想法,目前人数上巨大的落差,对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盲目上,只有可能在他们附近等待机会。

就这样过了将近十分钟,五人还是没有遇到星光小队的人。时间已经慢慢接近二十,五人也不慌,既然对方想和他们玩躲猫猫,他们也乐意奉陪。

就这样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时间慢慢向三十分钟靠近,奈凉他们开始怀疑对方是想等爆发兽潮寻找机会。

“大神,他们是想等兽潮吗?也太蠢了吧?一直拖延时间,明明是必输的局。”阿丢满不理解的问奈凉,在他看来这几人这样的行为,只是拖延输掉比赛的时间。

贫僧:“切不可掉以轻心,阿丢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的,万一对方有底牌呢?”

阿丢不太赞成贫僧的说法:“都这样了,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底牌可以逆转这个局势,不过是垂死挣扎。”

奈凉:“话不要说这么满,前段时间那个视频你们不都看了吗?同样是一对多,为什么那个人能反败为胜?其根本原因还不是对方轻敌了?”

阿丢听后将那个视频带入到这一把比赛中,还是觉得出入有点大。那个视频虽然有一部分对方轻敌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不是那个和大佬撞名的神秘人“烟霭”不仅利用了对方的心思,还技术高超吗?

想到那个视频的主人公和自己认识的大佬一个ID,阿丢就又开始多想,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其实硬要说的话,虽然大佬当初否认了,但其实那个视频里的“烟霭”操作和大佬好像还是有点像的。

要不游戏结束后再去看一遍那个视频?

阿丢一边操控游戏角色一边想事情,慢慢的真猪奶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死猪,你怎么了?怎么打个怪都差点被怪打死?多少认真点啊。”

阿丢被小真的话惊醒,反应过来一看屏幕,好家伙,自己真的残血了。

再看那怪的血量,要是真猪奶茶不提醒自己,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怪打死。

重点是自己现在还在比赛呢,还是直播那种。阿丢一想到自己被怪打死的画面会被不知道多少人围观,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了起来。

操控人物磕了点药,阿丢收拾心思继续刷野。

看到阿丢明显认真许多的样子,奈凉满意的把注意力分到了别的地方。要是阿丢再不认真,他不介意下局把他换下去。

反正训练的目标已经达到了,芝士虽然游戏技术比不过阿丢,但顶替这么一个心不在焉的阿丢绰绰有余。

不过比起芝士就是力量,他更希望上场的是烟霭。

但是按这次参加比赛的队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烟霭能上场的几率是不大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烟霭明明实力不俗,但就是愿意屈尊于候补的位置。按他所了解的,烟霭明明从没参加过什么电竞比赛才是。

一个纯新人,有这样的实力,大多不应该急于展现自己,最好被职业战队看上,从而进入职业生涯,一展宏图之志,被众人追捧才对吗?

但相反,这人一点都不张扬,面对自己的成绩还拒绝承认。

奈凉总感觉烟霭这人有些神秘色彩,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烟霭平时就算聊天也是简短的不行,也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任何信息。

自己连对方的准确年龄都不知道,还是通过声音才判断出对方现在应该是一个学生。

自己认识他也有几个月了,之前明明应该是学生最忙的时候,普通学生都在准备期末考试,烟霭却好像随时都很有空。

刚放完暑假没过多久,应该是身为一个学生好好放松的时候,对方又时时刻刻都给人一种忙碌的感觉。

种种不寻常,让奈凉心中对“烟霭”账号背后的人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游戏还在继续,随着十秒倒计时结束,兽潮来临了。

“你们说,那几个人到底藏在哪里?”阿丢还是有些不耐烦了,兽潮来了,距离他们有点远,但是对面三个人还是没出现。

“肯定就在我们附近,要小心。”

贫僧叮嘱,对方三个人肯定不会愿意轻易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他们的位置,绝对就藏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那三个人还真是耐心,居然还能忍到现在。”阿丢感叹,“隐藏的技术也很高明,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奈凉:“嗯,如果不是遇到我们,绝对是能进前四强的角色。”

真猪奶茶:“那现在遇到我们呢?”

奈凉并没有立马说话,而是突然拿出弓弩朝前面较远的树上射出三箭。

“噗——”

树上掉下来一个黑影,奈凉轻快的声音从真猪奶茶的耳麦中传了出来:“只能止步于此了。”

小真贫僧两人见到地上刚要爬起来的人影,马上搭箭补了最后的伤害,阿丢则在奈凉身旁帮他挡暗器。

多人混战一触即发,不,严肃点来说应该是不公平的单方面群殴。

随着树上的那个人挂掉,他们又很快解决了另一个。

三人只有一人因为距离较远,也及时卖了队友才侥幸逃脱。

云骁在直播间看到游戏播报,还挺巧,仅剩的那个选手就是那个和贫僧夜探青楼撞名的可怜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