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震惊

看到201装死,云骁也决定先放它一马,毕竟还欠着人家的钱。

吃饱喝足继续回到房间打开电脑,云骁摸着圆圆的肚皮,不禁感叹,“小姑娘这两月天天这样缩房间里不动也不怕长胖,这脸好软~可惜了。”

打开抽屉,云骁拿出一张纸片,冰凉冰凉的,摸着还挺舒服。

扫了眼纸片上的其中一串数字,在电脑上啪啦啪啦敲了不一会,“滴——”

文深华:“云骁?”

云:“是我。”

文深华:“现在有空吗?”

云:“嗯。”

文深华:“来一局?”

云:“好。”

在电脑屏幕的另一边,一个长相不错的青年看到手机上显示出来的消息,笑了一下。这个少年果然和昨天一样惜字如金,有个性。

围在青年身旁的一群少年,看到对方的回复却十分火大。

其中一个身高稍矮,但是长相可爱的少年忍不住出声:“这小子看着好拽啊,多少人为了进我们战队挤破头,有能力的多了去了,干嘛一定要这小子?”

文深华笑着拍拍他的头,然后继续双手操作电脑,“他只是不喜欢说话,等一下你看了他的操作就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他了。”

少年红着脸不满的瞪着文深华,双手护头,生怕对方又伸出魔爪,“华哥你住手!本来就长得矮,再被你拍两下就更长不高了!要是以后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

看到他脸红,几个少年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逗他。

“怎么会?小青你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女朋友?哈哈哈~”

“就是,不知道昨天是谁弄哭了一个女孩子。”

“你现在还小,没发育完全,等以后你一会成为一个大高个儿的,小青要相信自己!”

“其实吧,我觉得咱们战队全是些高个子,有那么一两个矮个子的满调和的。”

余青抬头看着这些人一米七八的身高,再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尖……他才一米六出头。

余青怎么听都感觉他们在嘲笑自己,“哼!反正我也是最小的,长得比你们矮不是理所当然吗?要是长得比奚楚还高那才奇怪呢!”

在一旁安静看手机的奚楚,听到自己的名字头也没抬,淡淡回了一句,“我在你那个年纪,也比你高。”

虽然奚楚是这些人里面最高的,但年龄却不是最大的。长得斯斯文文的,是个学霸有点轻度近视。戴着眼镜却并不会成为他的累赘,反而为他招来了不少桃花。

他当初加入战队的时候和余青是同一个年纪,战队里的一小部分人都记得挺清楚的,当即附和,“队长那个时候确实比你高。”

余青:……

他感觉这个世界现在对他充满了恶意,左看右看,最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刚进入游戏的文深华。

文深华看了两眼他们,说:“开始了,给我好好看看人家是怎么操作的。还有,别欺负小青。”

几人听后不乐意了,对着文深华抱怨道,“我们哪有欺负他,华哥你就是偏心小青。”

文深华无奈一笑,“谁让他最小,好了,别说了。看着屏幕,专心点。”

“哦。”

文深华开的是双排,因为有其他人在场,所以就没有开麦。

因为没有开麦,开始的时候虽然战绩可观,但配合的不是很好。

不过让众人惊奇的是,和文深华组队的那个人适应能力竟出奇的强,很快就能跟上文深华的节奏。

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虽然是在配合文深华,但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能发现,那个人其实一直在暗暗带节奏。

如果不是知道这俩人昨天晚上才刚认识,他们都要怀疑这两人曾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固定队友。

余青:“华哥,说,你俩玩了多长时间游戏了?”

文深华正紧盯着着屏幕,听到余青的问题,随口回道,“不早跟你说了吗,认识还不到二十小时。还有什么叫玩了多久?好好说话,不,先别跟我说话。”

心底的怀疑得到否定,余青虽然震惊,但也不得不闭上嘴。这人虽然看着挺好说话的,那也是说一不二的主。惹生气了,谁也招架不住。

余青看了看周围,大家都看着屏幕没有分心。虽然受到的打击在成吨增长,他还是跟着他大家继续看着上ID“蓝白一片”的玩家。

没过一会,屏幕一黑,屏幕上出现几个字,“Victory”!

“赢……赢了?”

“嗯,赢了。”文深华两指揉了揉了揉鼻梁,感觉这一把赢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奚楚推了推眼镜,“华哥,你有跟他说明要招他进战队吗?他有同意吗?你确定他不是其他战队的成员?或者是哪个有名的大神?”

“这……我虽然没有跟他说,但是我给了他印着我们战队名字的名片。”文深华有点尴尬,虽然说一定会招他进来,但确实人家还没有同意。

“所以你在这儿说了半天,全在说空话?”

看着奚楚杀人的眼神,文深华身子缩了缩,“不过我可以确定他不是任何战队的人。昨晚一回来,我就查了资料,并没有他。

不过到现在还没露过脸的大神也就那么几个,昨天和他玩了两盘,也熟悉了一下。但是几乎没有找到和他相似的。”

“几乎?”奚楚眼神又危险了几分,站在他旁边的几个少年都默默往后退了两步,生怕波及。

“咳,倒也是想到了一个,但也是我第一排除的那一个。”

滴——

文深华看到他退出房间,又想邀一次,结果就看到对方头像变灰了。

同时,QQ收到一条新消息:“有事。”

“你是说……修神?”奚楚有丝不确信,又惊讶的问。

这话一出,就听到啪地一声,其中一个人手机掉地上了。

面对大家不可置信的目光,文深华摇摇头,“确实是有点怀疑他,但是只是有一些地方有点像,不过我可以确信他们俩不是同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说,他和修神有关系?”

“我也不确定,可能仅仅是一个模仿者也说不定。”

说完,文深华就点击发送,把打好的消息发送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