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刘懿周义

当然,里面的花样并不单单只是这样。

但是花样再多,其目的也都只是为了赚这些赌徒的钱。

这个赌场也不是每个“大注”都有问题,比如云骁现在注意到的一个土豪就明显不是。

云骁看他玩了几盘了,下注从不手软,钱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

这个赌场就属他这桌围观的人多。他也是这个赌场“大注”里,唯一一个身边没有围着女人的——身边别说女人,连男的都跟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人靠近他,但是这人相貌在这个赌场里是亮眼的。所以还是有很多小姐和女赌徒把眼睛偷偷瞟向他。

这个土豪看上去有点年轻,最多不过25。出手大方,穿着虽然不显奢华,但胜在干净整洁。在这个盛行脖子上粗金链子、身上纹身的赌场里,看得云骁特别舒心。

让云骁觉得唯一不足的就是嘴唇一直都是抿着的,就显得不太容易接触了。

“这个小兄弟,看你半天了,怎么一直不去换筹码?第一次来这?来这不玩,光看有什么意思?”

“先生,我看看,等会就换。”

有点温柔的声音突然在云骁耳旁响起,云骁着实一惊。

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时尚的青年,头发微卷。乍一看竟有点艺术老师的味道。

这种人也会出现在赌场吗?

这个人的话,让站在角落里存在感超低的云骁,出现在了一众赌徒的视线里。

明明声音不大,但是旁边的人一个个看过来,结果一些好奇的人也看过来了。就连那个土豪也抬头看到了这边。

“哟,这不是小懿吗?又来和周义赌啊?”

“对啊,你们玩你们的,我们先去玩了。”刘懿笑着回了其中一个赌徒的话。

这个人给云骁的感觉特别友善,和离他不远的周义形成明显对比。

周义和刘懿目光对视了几秒,便点头和他离开了这个房间。

这些赌徒对于这两人的行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让云骁升起了一丝好奇。

在一个胖男人的带领下,换了点筹码。

这个点是真的只有一点,出门根本没预料到这个抽风系统会出这个任务,没带多少现金。

换好了筹码的云骁一点也不急着去找那个赌王。反而继续待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偷偷听赌徒们偶尔的几句闲聊。

“他们今天还比?难怪周义今天在这呆这么久,原来是在等小懿。”一个赌徒下注时随口一问。

“可不是,都比了将近一年了,还没分出胜负呢。”在他旁边,稍微年长一点的赌徒回了他。

“听说是因为一个女孩子——自古红颜祸水,还好老子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堂。”那个提问的赌徒接着话继续说了起来。

一个女赌徒听后就不平起来,“我看你是没人要!我觉得小懿他们对那个女孩的感情就很伟大啊,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至今还记得那份感情,并为之行动在这种社会很难得了。”

那个女赌客想了想,略显难过:“你们说我怎么就遇不到这种好男人呢?我也长得不差啊。世道不公,世道不公。”

“屁,你知道什么是伟大不?嘿,我们这些人有人要就不错了,别看小懿也来这玩,人家在外面可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

不过等你欠赌场的钱还了,也许会有人要你——大!赢了!哈哈哈。”

“切,搞的你不一样似的。输了,不来了不来了。唉,今天运气不好,等明天搞到钱再来。”

云骁有预感,他要找的赌王,就是刚刚那两个青年中的其中一个。

云骁虽然对于赌博这类知之甚少,但是云骁看了这么久,也琢磨出了些玩法。

现在了解差不多了,云骁开始认真起来了。

云骁上了桌,很难想象这是云骁第一次碰这种东西。他在牌桌上展现了什么叫作天才!

无论那些荷官如何耍花样,他都能顺利赢下这局。而且凭借过人的感知和好运,他几乎每盘都赢。

随着时间的推迟,以少少的一点筹码,云骁面前已经堆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筹码了。

云骁玩的正起劲,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惊奇道:“咦,是你啊?”

云骁抬头,果然是刚刚那个温柔的家伙,好像叫小懿?

云骁把目光放在了那个土豪身上,这人还是木着一张脸,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张好皮囊。云骁同时注意到来的还有进来之前遇到的那个梁叔。

“嗯。”

“态度真冷淡,我叫刘懿。这个和你一样冷谈的是周义。这是梁叔,你见过吧?来这的人都要经过他的审核呢。”

刘懿依然笑眯眯的说话,不经意间两人的距离就被拉进不少。

“嗯,什么事?”

刘懿一愣,“啊?”

云骁淡然解释,“你们返回来什么事?”

云骁自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回来,任何赌场都不会放任一个赌客赢太多钱。——除非那人本身是赌场的人,或能给赌场带来更大利润。

而刚刚周义连赢这么久,还一直是下大注,赌场损失肯定不少。但赌场的负责人却一直没出来,这就很蹊跷了。

再加上赌场里的赌徒对他这么熟悉,他本人赌技就很高超,猜出他在赌场的身份不难。

在赌徒们的聊天中,云骁听出刘懿来这一般是为了和周义赌,所以把他排除了。

虽然他们貌似有隔阂,但看得出来他们关系还是不错的。云骁认为他们如果会回来的话,应该会一起回来,就算猜错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看着他面前的筹码越堆越高,赌场里的负责人肯定会慌,不会坐视不管。

那怎么管呢?武力首先排除,这么多赌客看着,该讲的“信誉”在这种时候还是要讲的。毕竟现在也算是紧张时期,这地也不止他们一个赌博的地方。

既然硬的不行,那么就来点软的。

那么软的怎么来呢?自然就是让他们赌场的门面来教他做人。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既保住了面子,又达到了目的。

云骁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刚刚才玩的这么起劲。

他面前的筹码越多,离完成任务也就越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