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初入赌场

云骁出了网吧,看着手里的名片。

上面“文深华”三个大字下面,显眼的印着“煌世战队”。原来他是职业选手?

莫名感觉那个青年给他这个名片是在暗示着什么。

不过走之前,文深华倒是告诉了他,他看游戏他玩游戏,有些没看懂。一开始文深华以为他是新手,不仅地图不熟悉,对于怪的能力知道的也很陌生。

但是看着看着,文深华就自己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的操作和意识根本不是一个新手能拥有的。

云骁听的时候很想回句你真相了,他还就是一个纯新手,比纯牛奶还纯的那种。

云骁把名片揣兜里,根据记忆里在网吧查的地图,很快便到达了地下赌博城。

这个赌博城虽然加了“地下”二字,但并不真的在地下。但这个赌城也确实称的上是“地下”,因为它居然是在一座废弃的面粉加工厂里。

在来之前,云骁有想象过这个赌城的样子。以为就算不是在高楼大厦里,也应该和拳击场一样是专门在地下挖了一个场地。

当时查到的时候,云骁还是蛮惊讶的。也怪他前世对于这些涉猎的少。

这地方很偏,要不是知道路线,走了捷径,云骁也不能这么快到。

云骁站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危房的工厂外。要不是对自己的网络技术有很大的信心,云骁怎么也不能确信这是他要找的赌城。

云骁走到大门外,想了一下。把手握成拳,食指屈起。按照三敲一顿的节奏轻轻的敲起了门。

这是暗号。

在寂静的夜晚,“笃笃”的敲门声越发的突出,但工厂一直没动静。

云骁也不急,继续缓慢而有节奏的敲着。

过了好会,门终于开了一条缝,从里面探出个人头。

那人朝云骁招手,“进来。”

他给云骁带路,边走边碎碎念,“有点面生啊小子,最近也是不太平。不知道条子得了什么风声,查得这么紧。话说以前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这人随口念了几句就不说话了,和云骁查到的差不多。

他带着云骁左拐右拐的往里走,这个面粉加工厂里面很大。应该是经营不善,导致破产,暂时废弃在这。

正好这个赌场为了避风头,临时要换地方,就开在了这里。

越往里走越能清楚的听到噪杂的声音,也开始看到一些身穿黑衣的男子。那些人毫不避讳的对着云骁盯了一路。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板着脸询问:“你叫什么?怎么找到这来的?”

带路的恭敬的对中年男子低头称呼了句:“梁叔。”

梁叔点头,那人便把云骁留在这,一人离开了。

他的任务只是将通过暗号的人带进来,其他事情不归他管。

“梁叔,”先跟着叫了梁叔,然后云骁开始根据查到的信息编了起来。

“我叫云飞,是牙叔告诉我来这的。”

“你说的是郝大牙?他都两个星期没来这了。你怎么知道暗号的?”

“不知道,和他赌了一把,不服气。结果一直没翻盘,就告诉了我这个赌场,暗号也是他告诉的。”

“这样?那你有办法证明是他告诉你的?最近条子查的严,我可不能放进一只蚊子。”

这个梁叔也太难缠了点,好在云骁准备充足。

“牙叔大名郝熊,因为龅牙,所以有了“郝大牙”的外号。”

梁叔挑眉,表情有点异讶,“你俩很熟?还赢了他?”

郝熊在赌场因为他那对门牙,和逆天的运气也是很出名的。但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大名,一直都以为郝熊就叫“郝大牙”。

就连他都是前段时间才意外知道的。

本来云骁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梁叔应该要放云骁进去了。但云骁的年龄还是让他有点犹豫——两人整整相差了二十多岁,郝大牙已经40岁了。

“哦,是这样的。家父和牙叔曾是小学同学,还算熟。我其他也许不行,但是对于牌和色子挺在行的,也是侥幸赢了牙叔。”

虽然对于郝大牙知道的不多,但是依稀记得他曾炫耀似的说过自己小学就辍学了。

梁叔让云骁进去了,“你先进去玩会,我会和郝大牙核实的。”

云骁进到里面,对于眼前的情景,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字——乱。

不仅乱,虽然这个工厂很大,这个房间空间也不小。但是一进到这个房间云骁就有点喘不过气。

空气中到处充斥着一股汗臭和劣质香烟混合的难言的味道。

云骁甚至闻到了一股脚臭,低头一看,好家伙。一个穿着脏兮兮白背心的家伙一只脚搭另一只腿上,一手拿牌,一手扣脚。

赶紧别开目光,走到离那个大汉较远的地方,站在一个围了一圈赌徒的赌桌前。

虽然还是有很重的味道,但云骁还是只能尽量不靠的太近。谁让自己身上还欠着“巨款”呢?

赌桌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筹码。云骁注意到赌桌前有穿着华丽的绅士,也有衣裳不整的,比如刚刚那个大汉。

这个赌桌上就有一个“大注”,压了好几万的筹码。看来是个有钱的老板,他身边围着的也不是一群因为闷热出汗,而汗臭扑鼻的赌徒。

几个穿着暴露喷着劣质香水的浓妆女孩围着伺候他,有躺怀里的,有按摩捶背的,还有扇风的。

当年轻的漂亮女荷官敲三下铃然后开牌。有欢喜的自然也有叹气的。

他刚刚注意到的那个有钱老板赢了钱,同桌的赌徒都一脸羡慕的看着有钱老板面前的筹码变的更多了。

很快又重新开了一盘,这一盘很多“聪明”的已经开始跟他下注了。

看了几盘,云骁又在另几桌围观了会,慢慢的摸索出了点东西。

每一桌都有一两个“大注”,每一次下注都是几万几万下。

每次下注,同桌的赌徒都会有一大群跟着下注。

奇怪的是,一旦跟着下注的赌徒到达一定数量,那个“大注”就会开始连输。

等赌徒们觉得“大注”运气用光了,开始避免和他下注一样时,大注就开始“运气爆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