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终究是我独自抗下了所有(重写完成)
  • 这个骷髅有问题
  • 低调青年
  • 2074字
  • 2020-05-02 06:46:12

回想了一下大将军的实力。

碾压,彻彻底底的碾压。

黑龙毫不犹豫就放弃了自己跑路的想法。

它现在完全就不敢跑路。

它可以肯定,只要自己跑了,大将军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追上自己,然后那沙包大小的拳头直接就给怼脸上了。

想了想,黑龙感觉脸疼,同时还有些悲哀。

看目前这状况,自己恐怕是要当一辈子的奴隶了。

堂堂真龙,竟沦落至此……

它不甘心,它想反抗,但它又打不过。

这就很忧伤,整头龙面对这些问题时,都有些快抑郁的症状。

“别多想了,也就是让你配合一段时间而已,或者你找到了更强大的凶兽也可以给王上介绍介绍,等大家认识了之后,王上肯定就不需要你献血了对不对,毕竟那时候你的龙血可能有点拿不出手了。”军师安慰着黑龙。

黑龙闻言,双眼一亮。

感觉在一片黑暗当中找到了曙光。

“军师,你的意思是不是只要我找到了更强大的凶兽之后,就可以忽悠过来,然后让它献血,而我就不用献血了?”

黑龙兴奋地盯着军师,想得到一句肯定的话语。

“的确是这个意思。”军师点了点头。

“好,我懂了,感谢军师为我指明龙生的新方向。”

黑龙点了点头。

嘴角咧起,发出嘿嘿的笑声。

很快自己就不用再献血了。

至于那些凶兽会不会恨自己,黑龙一点都不担心。

凶兽而已,以前又不是没有得罪过,谁怕谁不成。

看到黑龙这个样子,军师心中很满意。

这就是靠智商作战了。

它军师可以说一句,全天下除了王上之外,还有谁能拥有自己这样高超的智力。

三言两语就忽悠得一头真龙放弃了跑路的想法。

在旁人看来可能很不可思议,但在它军师看来,不过是随口一说。

……

龙血池里。

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温度没有一点降低的意思。

周默一直在关注面板。

【名称】:周默

【修为】:炼气-中期(+)。

【肉身】:无(+)。

【身份】:亡灵之主。

【技能】:亡灵类生物忠诚度百分之百(被动);亡灵召唤(主动)。

【积分】:30

【物品】:神秘长袍。

【兑换】:灵草草叶*1(66);玄灵丹*1(40)。

手掌抬起,轻轻一点。

【积分-30】

【修为】:炼气-后期。

“唉,修炼就是如此的简单,小手点一点,突破就跟吃饭喝水似的,一点没难度。”

周默感慨一声。

继续安详的躺着。

这种什么都不用做,积分还源源不断增加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

都让人有些沉迷。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

周默面板上的积分慢慢在增加。

很快就渡过了一下午的时光。

侍卫万年不变,如同雕塑一样站在那里守护着周默。

大将军依旧坐在洗剑河旁边磨着自己的骨头,一点点黑色的粉末时不时落下,还未触及到土壤就消失不见。

而军师则在和黑龙谈天说地。

对长时间呆在月沉海里的闭关修炼的黑龙来说,军师的话能让自己学到太多东西了。

它黑龙愿称军师为龙生导师。

而对于军师来说,忽悠黑龙一点都不费劲。

……

入夜。

龙血池里。

周默抬手就点在了眼前的光幕上。

【积分-40】

【修为】:炼气-巅峰。

很奇妙的感觉。

周默胸膛里的心火熊熊燃烧着,里面的法力汇聚成了一团。

炼气境说强不强,说弱不弱。

和平凡的生灵比起来,周默感觉自己老厉害了。

但和军师和大将军它们对比了一下,周默觉得没什么好对比的。

作为它们的上司,伟大的亡灵之主,为什么要去和自己的属下比较呢。

这不太好,而且容易让一颗热血的心灵受到创伤,所以得避免这种事情才行。

躺久了。

周默从龙血池里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

不运动运动,骨头都要生锈了,稍微动弹一下就咯吱咯吱的全是噪音。

抬头看了一眼夜空。

星罗棋布,特别的美。

满天繁星看起来似乎很平常,但看久了之后就会有一种星星摆放在那里很合适的感觉。

“这异界就是不一样,奇奇怪怪的。”

周默摇摇头。

没有在夜色下看到黑龙的身影,周默当即问道:“军师,黑龙去哪了?”

“吾王,黑龙出去猎食去了。”军师回答道。

军师估计,这会儿黑龙可能已经在别的强大凶兽的地盘上搞事了。

经过它的思想灌输,黑龙动身出发的时候,嘴角疯狂上扬,估计已经有了什么预谋。

周默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就没有多问。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周默相信军师一切都有准备。

“那我继续躺了。”

周默又很干脆的躺下,内心美滋滋的等着积分进账。

军师在树下看着。

黑色心火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按道理来说,王上淬骨了之后,骨头应该有少许变化才对。

但王上的骨头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看起来依旧那么脆弱。

“和常理完全不一样……”

“有问题,有大问题。”

军师内心有些凝重。

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之后,有些惊骇。

“王上的伟力可以通过自我封印后暂时消失,但王上的肉身不可能封印,或者说王上在自我封印肉身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未知的意外,所以才导致了王上的骨头处于这种奇怪的状态……”

军师摸着下巴继续思索。

这事情越想越有可能,否则完全无法解释王上身上的情况。

“王上似乎很喜爱这些龙血,是单纯的因为泡在龙血里舒服,还是说淬骨的过程对王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让王上感觉很舒适?”

军师在猜测。

作为一个合格的属下,得时时刻刻为王上着想。

侍卫有执念,大将军的情况也是一言难尽,所以为王上着想的重担就落在了它军师的身上。

“应该如我想的那样。”

军师点了点头,又一次无意间看到了真相。

扭头看了看侍卫又看了看大将军。

军师感慨了一声。

“终究是我独自抗下了所有。”

“果然足够优秀的生灵肩上都承担了太多太多。”

在军师看来,可能这就是优秀的代价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