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这三个家伙,老戏骨了
  • 这个骷髅有问题
  • 低调青年
  • 2172字
  • 2020-05-08 20:01:03

“大乱斗,准备开始!”

武极大长老环视一眼。

参加修行大比武的弟子们纷纷走到了比武区域,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对手。

即便是同一门派的弟子,也互相用着警惕的目光看着。

但那眼神深处,却在交流着。

兄弟们,要演得逼真。

收到,刀子绝对把你腰子捅穿。

……

高台上。

“这样的比武方式真的可行么,万一哪个小家伙单打独斗的方面比较出众呢?”周默转头看向武极圣主。

在周默看来,比武不应该就是单挑吗。

单挑才能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啊。

“前辈,是这样的,修行者的世界太过于危险,杀人夺宝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我们这也是为了让他们提高自保的能力,如果在乱斗当中都能活下来,那单打独斗肯定也不会逊色。”武极圣主解释道。

很有道理的说法。

周默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修行者的世界,打打杀杀的,能一直活下去都非常不容易了。

选择用这种方法来比武,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年轻一辈的保命能力。

“军师。”

周默转头,看着旁边的军师。

“吾王,我在。”军师点点头。

“你说白骨能走到哪一步?”周默好奇的问道。

他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修行者的手段的没有怎么见识过,只知道化极道主御剑飞行挺帅的。

“吾王,我觉得这得看运气,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一种。”军师笑着说道。

周默点点头。

白骨能轮空,这就说明白骨的运气很不错。

但周默感觉,下一轮白骨有些危险啊。

要知道,白骨没有开智,唯一的本能还是忠于周默。

这样的状态,白骨能拿个什么名次?

周默心里摇摇头,不太看好白骨。

“吾王,恕我直言,我觉得白骨第二轮可能要败……”军师这时用着担忧的语气说道。

武极圣主和化极道主对视了一眼。

还是军师高啊。

现在军师一副我很担心白骨的状况,等白骨晋级了之后,又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样一来,王上还能怀疑到军师的身上去?

果然,活得越久,功力就越深。

“没事,这都是早有预料的,我有心理准备。”

周默摆了摆手,毫不在意。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这么个状况。

他的想法就是重在参与而已。

认真的看着比武区域。

国师和太子坐在那边。

太子倒是兴致勃勃的看着。

而国师也盯着比武区域,但那瞳孔都有些涣散,看样子是在走神。

老眼昏花,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吹什么,我国师也听不懂。

……

“开始!”

武极大长老洪亮的声音传来。

顿时,整个比武区域都混乱了起来。

修行者们手段尽出。

“嗤!”

一位化极弟子祭出飞剑,飞剑划过半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一个壮汉的小腹。

壮汉猝不及防受到重击,低头看了看飞剑,抬头看了看那位化极弟子。

“我认输。”

壮汉面色苍白,喊了一句,被武极大长老一脚踢出了比武区域。

比武区域旁,几个武极弟子赶紧抬着受伤的壮汉跑到远处治疗。

腰间那被长剑刺穿的大洞正在不断的流血。

高台上。

周默看着下方的比斗。

他感觉以自己的实力走进去,根本就坚持不了几个回合。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三大势力当中最优秀的弟子,学的东西也都不凡。

化极道场的弟子们一手飞剑玩得出神入化。

武极圣地的弟子们都是体修,肉身的防御力就堪比盔甲,招式大开大合,完全以力量取胜。

的确,周默也发现武极弟子都是一群信仰力量的莽夫,完全一副不服就干的架势。

很不错,周默很欣赏这种态度,因为在实力面前,一切的花里胡哨都是没用的。

再看看传道院的学生。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具有书生气息。

不过在他们拿起武器的时候,一个个的神态气质仿佛是王朝儒将。

总之一句话。

传道院的学生,文能提笔喷天下,武能上马驱外敌。

不过十多分钟。

周默已经了解到了这个世界修行者的能力。

非常的神奇,完全不讲究科学。

而现在的比武区域里,还剩下了三十人。

这些人气喘吁吁,法力已经消耗了太多,看样子是无力支撑下一轮了。

“现在,开始第二轮抽签。”

武极大长老提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高台上。

周默有些疑惑。

“他们现在这个状态,无法进行下一轮的比斗了吧?”

武极圣主很淡定的说道:“前辈有所不知,在修行界,宝物向来是有能者居之。

假设有一天这些小辈们在外面获得了强大的宝物。

而消息走漏之后必然会引起追杀,到时候他们会陷入绝境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面临的就是死亡,想让他们活下来就必须对他们残酷一些,能磨炼他们心境的同时,也能让他们爆发自己的潜能,能活下来的几率就会增大。”

听着武极圣主的解释,化极道主深以为然。

“绝不能让他们变成温室的花朵,就要让他们拼尽全力去搏杀自己的对手,平常没有这种机会,遇到了绝境只能靠他们自己解决,而现在有我们在,他们可以施展一切手段,而且还不会出现伤到自己人的问题。”化极道主说道。

这时,柳院长叹息了一声,“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前辈,我们是不想看到门下弟子被人斩杀的,那种感觉实在太过于痛苦了啊。”

周默愣了愣。

居然还有这种说法,而且好特么有道理啊。

周默本能的感觉到什么地方有问题,但细细的想了想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想想看,他们未来真的有可能经历这样的事情,绝境下如何去反杀?

提前给他们这种考验,也是对他们生命的一种负责。

有理,确实有理,真的无法反驳。

周默点了点头。

“你们确实肩负了太多的东西,能看穿这一层,属实不错。”周默笑着说道。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柳院长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比武区域,脸上带着一副老父亲的笑容。

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柳院长是这种人。

军师坐在那里,感慨道:“有你们这样的老师,是这些小辈们的福气啊。”

三人对视了一眼,纷纷笑了笑。

“既然他们拜入了我们的门下,我们就要对他们负责。”

国师瞥了三人一眼。

这三个家伙,老戏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