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出事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6134字
  • 2021-09-18 08:07:46

宋越终于回来了,小孟在机场接他,直接送他来到夫子这里。

“有什么事情,等我从师父这里回来再说!”宋越告别小孟,直接进了夫子家门。

开门的是师娘,看见他,师娘脸上露出笑容。

“回来了?”

“回来了!”宋越感受到久违的温暖,这趟西方秘境之行,他收获很大,但也感慨良多。

之前他不懂什么是江湖,对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并不是特别理解。

直到他如今成年,先后进入昆仑和西方两处秘境,他明白了。

无论人间还是修行界,其实都是一个又一个小江湖,组成了一个大江湖,这个江湖,便是天下。

“凯瑟琳帮了你?”师娘笑吟吟的问道。

“您知道她?”宋越有些吃惊,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大家不是都说不能傻乎乎的把前女友的事情告诉老婆吗?

夫子应该没那么傻吧?

“你那什么表情?好像我是头母老虎一样!”或许是见到他回来,师娘很高兴,开起了小玩笑。

“您不是……”本来是疑问句,后面还有个“吗”,但宋越瞬间意识到秃噜嘴了,顿时展开自救,硬生生把声音从一声变成了四声,“您当然不是!天底下哪有比师娘还温柔的女人?”

师娘撇撇嘴,哼了一声:“去找你师父吧,他在等你呢。”

“嘿嘿,师娘最好!”宋越又拍了个马屁,这才跑去书房找夫子。

见到夫子后,也不等他问,宋越直接将此行的全部过程跟夫子讲述了一遍。

被人追杀什么的,夫子表情并没有太大波动,大致的细节他已经从凯瑟琳那里知道了大概。

既然当时决定将宋越这只雏鹰从温暖巢穴推出去,那么接下来要往哪飞,怎么飞,就是他的事情了。

身为一名战士,要连这一关都过不去,还是趁早熄了那颗躁动的心。

老老实实待在城市里找份安定工作,娶妻生子,踏踏实实过日子最安全。

夫子有能给宋越使用的法器。

而且虽然一身实力被封印,但咬牙坚持的话,还是能画一些符箓给宋越防身。

在这人间护宋越周全并不困难。

可以后怎么办?

进入修行界,进入战场,面对更高层级的对手时,难道还依靠外物外力的帮助才能走下去吗?

如果他一身实力具在,那没什么好说的,做宋越护道人,守护宋越真正成长起来都没问题。

他不是迂腐的人,跟宋越多年的师生情谊早让他把宋越当做自己孩子一样看待。

可他现在这样,甚至连当年勇都不愿回忆,更别说提及。

他心性极为坚毅强大,依旧免不了有些郁郁寡欢,如今最大的希望,就是将宋越这个天赋罕见的武道修行者幼苗培养成真正的参天大树。

所以他对宋越,基本就是放养状态。

就像宋越过去整天跑去修行学院找茬,他就从没干涉过。

不是自家孩子没吃亏,吃亏他也不会管!

一个憨直善良又温顺的乖宝宝,是成不了战士的。

凭他对宋越的了解,那就不是个吃亏的性子,人也相当聪明,虽是武夫,不乏血性,但在面对危机时,懂得审时度势。

欧家派出贯通层级大修士针对宋越这件事,夫子的确没想到。

但修行了天尊法,又有玉虚通天碑傍身的宋越,不还是成功撑过去了么?

类似的经历,他在宋越那么大的时候,也曾经历过多次。

他清楚这种事情只要撑过去,对个人的成长帮助,远非其他经历所能比拟。

虽然后来宋越在遭到三头龙组织追捕的时候,他真有点急了,不惜求到凯瑟琳头上,甚至打算亲自动身,去一趟西方把宋越带回来。

好在凯瑟琳比较给力,在危急关头成功救下宋越。

所以宋越在说起这些经历时,夫子并没有太大情绪波动。

都过去了,就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即便宋越说它通天碑空间里有一堆“海鲜”和龙纹豹的尸体,夫子也不过轻轻颔首,表示他干得不错!

但随后宋越讲到那个药园,却是让夫子有些动容。

“玉鼎宗的药园在那个秘境里?”

他微微皱眉,轻叹道:“曾经的仙家洞府,被修行界大势力所占据,这种现象近些年愈发严重了,只是没想到,那处秘境里,居然藏着如此大一座药园。”

宋越问道:“您要不要见见那只鸟妖和老牡丹?”

夫子想了想,点头同意下来,随即师徒两人直接进了宋越的玉虚通天碑。

一进来就看见一道红影飞来,红鸟咋咋呼呼的抱怨:“哎呦,还以为您忘了这里还有一只需要吃肉的鸟!这是在那条河当鱼当够了?”

红鸟上来就是一通嘲讽,随后看见跟宋越走在一起的夫子,顿时大惊失色:“你被人给劫持了?”

说着又赶紧用翅膀捂住鸟嘴,翅膀羽毛露出一点缝隙,紧张的打量着夫子。

这面色平和的中年人给它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看着不咋厉害的样子,但却仿佛蕴藏着一股巨大危险。

红鸟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急吼吼的开口说话,暴露了它聪慧的天资……

“是啊,他现在想要吃清炒鸟肉。”宋越吓唬到。

红鸟扑棱一下飞到后面,藏在那颗蓝色妖姬树上。

夫子莞尔一笑,在宋越带领下,来到扎根于宋越从药园挖出来的泥土上的老牡丹面前。

接着夫子又打量一眼几乎变成一座药园的石碑空间,有些无语:“这都是你从那座药园挖来的大药?”

宋越点点头,有些得意的显摆道:“怎么样师父,对您有没有用?如果需要高级的,大不了我再偷偷去一趟,把那里的顶级大药都给挖过来!”

夫子有些无语,心里也很感动。

小家伙混不吝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细腻的孝心。

他笑道:“你有这颗心就好,不用那么折腾了,玉鼎宗虽然号称名门正派,但你真要把那药园里的顶级大药都给挖了,人家也不会放过你,即便那药园原本并不属于他们。”

宋越顿时有些失落:“没用吗?”

这些大药每一株拿到外面,都能卖出天价,对普通人来说,别说一株,就算得到一条根须都算是发财了。

省吃俭用一点够用一辈子。

但对宋越来说,这些大药哪怕能帮师父一点点小忙,那就有意义,若不能……那再值钱,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

“怎么会没用?你这里随随便便都是贯通层级的大药,而且我看了一眼,它们对我虽然无用,但对你有大用,”夫子脸上露出笑容,“原本还以为你进入大宗师领域还得一阵子,现在有了这些大药,时间可以大大缩短了!”

“对了师父,天越星林家的林欢邀请我去那边……”宋越将天越星发现神秘地宫的事情跟夫子说了一遍。

夫子听后沉吟片刻,点点头:“那就去吧,多见识见识也是好的,走之前我给你一样东西,你带在身上。”

去天越星不同于在地球,那里才叫真正的人生地不熟,远在不知多少光年外,哪怕林家的人给出保证,夫子依然有些不放心,他甚至连林家都不怎么放心。

那个家族他听说过,但并不了解。

宋越能得到玉虚通天碑的认可,说明他福缘深厚,万一在那座地宫里获得较大机缘,林家人动心要争怎么办?

许多事情都是这样,不要光听对方怎么说,关键要看他们心里怎么想!

人心才是这世上最难揣测的东西。

宋越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我也会防着他们的。”

红鸟在躲在蓝色妖姬树上偷听二人谈话,这才知道中年人是宋越师父,又扑棱着翅膀飞出来。

夫子看了它一眼,对宋越道:“这是一只朱鸟,特点是灵觉很强。”

宋越正等着师父接着往下说呢,结果夫子说到这,就看向那株始终闭口的老牡丹:“这位道友修行的年月可不短了。”

老牡丹这才开口:“您是真正的高人!”

不是,我呢?

我难道不配当个道友?

红鸟刚刚也在等着宋越的师父继续往下说呢。

它觉得自己优点一箩筐,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结果对方就一句“灵觉很强”就完了?

它很不开心,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已扑棱翅膀,落到老牡丹花枝上,炯炯有神的看着夫子。

就这么看你,你好意思不再夸我两句?

老牡丹轻轻一抖楼树枝,把它振飞:“小鸟一边玩去,我跟这位道友有话要说。”

嗷呦!

红鸟很气,瞬间将体型变大,一只火红巨鸟威风凛凛出现在这空间中,不得不承认,从卖相上来说,红鸟确实没得挑。

至少在体型上,样子上,非常有气势。

夫子看了它一眼,道:“当个坐骑非常好!”

宋越深以为然,这才是优点嘛!

灵觉谁没有?

红鸟:“……”

它瞬间默默变得比巴掌还小,跟蜂鸟那么大,躲到一边画圈圈去了。

夫子跟老牡丹聊了一会,老牡丹深感遇到知己,宋越虽然也不错,但太年轻了,老牡丹更喜欢跟夫子这种真正的学者聊天。

宋越见它跟师父聊得投机,建议道:“不如你就先住我师父家吧!”

老牡丹从善如流,道:“我没意见,就是不知道这位道友……”

夫子想了想,也点头同意下来,他对这样一株活过漫长岁月的植物系花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趁着师娘没在身边,宋越神神秘秘地偷偷问道:“师父,那位凯瑟琳阿姨……”

夫子愣了一下,看着宋越脸上表情,淡淡道:“算是我以前的部下吧,别乱想。”

好吧,看来没有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宋越有些失望,还以为能打探点八卦呢?

老牡丹跟着一起从石碑空间里出来,红鸟则死活要留在里面,感觉宋越的师父不像个好人,居然说它适合当坐骑!

师娘看见一颗自己行走的老牡丹树也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便平静下来,带着老牡丹来到后院,用宋越空间里的土壤,给老牡丹找了一处合适的栖身之地。

实际对老牡丹这种已经可以自行吸收天地灵气的花妖来说,栖息地和土壤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

如果它想,就算是一片盐碱地,也能被他改造成适合植物生长的沃土。

夫子又从宋越通天碑空间内挑选了一些贯通层级的大药,要给他炼制一些丹药。

宋越拿出一大堆“海鲜”,从龙纹豹腿上又割下一大块肉,太多夫子家也放不下。

同时让夫子顺势给师娘挑选一些大药,夫子却表示她不需要,用的还是那句话——你师娘的路与你不一样!

之前听觉得没什么,但如今再听,总觉得有些敷衍。

不过师娘也表示自己不需要这些,这就让宋越很费解了。

他是武道,师娘同样也是武道,而且师娘的战斗方式也是一名纯粹的武夫,为什么就不一样了?

从师父家里出来,宋越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师娘绝对是这个天底下最好的女人。

在他心目中,母亲是血亲,但常年照顾他的师娘,其实比他妈更像一个妈妈。

我妈要能这样陪着我该有多好?

不过想到这个时候他妈跟姐姐肯定是忙到飞起,也只能叹息一声,丢掉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毕竟他都已经长大了。

离开夫子家的宋越又去了一趟异常事物管理司,只见到了小姐姐朱佳,说是其他人都有任务出去了。

见他回来朱佳很开心,说如果他再不回来,赵老大就要亲自去西方了。

不知真假,但宋越有些感动,毕竟他才来管理司没两天,但大家对他是真的很好。

“你没事就好,不要想太多,进了管理司就是一家人。”朱佳吃着零食,笑眯眯的说着。

直到下午,管理司众人依旧没有回来,朱佳告诉他可以下班了,两人干脆一起离开,各自离去。

回到家后,他通知小孟、小七、钱芊雪和温柔,打算晚上一起吃个饭。

这边刚约好,林欢就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回来了,宋越想了想,干脆让她叫上小墨,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让众人相互认识一下。

顺便帮钱哥治一治她那社交恐惧症。

实际上这群人除了温柔之外,相互间在昆仑秘境那一次就已经认识了。

只是钱芊雪多少有点意外宋越居然跟林欢和小墨这两个天越星人也认识并成了朋友。

如果不是宋越跑去修行学院找她,她几乎不可能同意跟一群人见面吃饭。

同样来自大家族,林欢就开朗很多,但真正八面玲珑的却是小七这个家伙。

这家伙根本不像个盗墓的,高情商的说法是小七很社会,低情商的话,这货纯粹就是个混子,擅长坑蒙拐骗。

小小年纪,各种无伤大雅的荤段子张嘴就来,而且很有眼色,明显看出钱芊雪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场合,言辞间很是吹捧了一通。

总有人喜欢说自己说话耿直,喷人的时候还叫人别介意,实际怎么可能不介意?

没有人不愿意听好话,钱哥也不例外。

被小七一顿吹捧后整个人也变得开朗几分。

小七懂得见好就收,适当将话题引到宋越身上。

众人这才七嘴八舌问起宋越西方之行的经历。

尤其对温柔这种连校门都不能出的乖宝宝来说,对宋越这段时间的经历更是无比的好奇。

原本她觉得跟宋越之间距离并不远,可以经常见面。

自从昆仑秘境开启之后,宋越像是一下子成长了许多,人也变得忙起来了。

或许这就是长大的烦恼吧,温柔一点都不想长大,更愿意躲在炼丹房里摆弄那些药材。

如果能有宋越哥在身边陪着,那就是幸福。

宋越挑能说的那些跟众人简单分享了一下,卖了一波惨。

“能有啥收获?小七是知道的,我从进去就被北海妖族和欧家那些人追杀,直到出来,欧家人还冤枉我杀了他们的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宋越一脸无辜的表情很轻易就骗过了温柔,甚至连钱芊雪都觉得他说的是真的。

虽然昆仑秘境之后宋越一身实力突飞猛进,但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去跟北海妖族和欧家那群大修士硬拼吧?

小墨也很相信的样子,叹息着为什么总是这样,一直这样,人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呢?

坐在她身边的温柔像是找到了知己,深表赞同。

两个小姑娘很快就发现相互间共同语言超多,于是飞快的交换了联系方式,一边听着宋越卖惨,一边小声聊天。

对宋越这番话,有几个人是不信的。

孟旭东觉得宋越演的有点过,他对宋越有种近乎盲目的自信,相信宋越就算遇到危险,也一定会逢凶化吉。

他是相信气运的。

这东西很神奇,就像有些人一辈子都有偏财运,进赌场就能赢,有些人牌技高超,但逢赌必输。

小七同样也不信宋越的话。

能在那群高手追杀下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的回来不说,当时欧家那个大佬抱头嚎叫的画面他可是记在心里,要么宋越身上有顶级法器,要么……就是这个家伙拥有着媲美上古天骄的强大精神修为!

当然,小七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要是后者,那也太变态了点。

至于林欢,对宋越这番话,她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她从始至终都在关注这件事,知道的要比小七更多!

北海妖族和欧家人对宋越追杀失败,这里面就疑点颇多。

首先宋越到底怎么躲过那样一群人的追杀的?

又是怎么挑动龙纹豹那种妖兽跟那群人打起来的?

那些消失的北海妖族和龙纹豹尸体究竟哪去了?

现在锅是叫秘境人给背了,可林欢却觉得这里面疑点重重。

至于出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她同样也在关注!

宋越滞留西方这段日子,她甚至跟家里人商量,希望他们能找些关系,干预一下。

但这件事很难,林家的势力在天越星,地球上的关系也主要在东方。

西方那边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关系。

同时她的家人也提醒她,不要轻易卷入这种事情当中,如果宋越能接二连三挺过这些劫难,就说明他的确是个有能力的人,有资格跟林家合作,去探索那处地宫。

如果没能挺过去,那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一个福薄的人,就算进了那座地宫,也没多大意义。

林家并不只是找了宋越一个武夫,直到现在他们都还在积极寻找可以合作的人。

天越星上的其他家族也是如此,都在努力寻找这种人,包括欧家。

尽管不信宋越的话,认为他在胡扯,但林欢对宋越的重视程度,又比之前提高了一个层级。

感觉宋越这人身上笼罩着各种神秘光环,说不定这一次,林家真的会有大收获!

她甚至想回头介绍些家族的妹妹给宋越,如果能将宋越彻底捆在林家的战车上,那就更好了。

但在看见钱芊雪之后,林欢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从钱芊雪身上看不出太多东西,但她却能感觉到,这女孩儿对宋越十分重要。

所以在席间,林欢经常不着痕迹的拉着钱芊雪聊天,她很擅长沟通,发现钱芊雪对她稍微有些抵触后,先是隐晦的表示自己跟欧平、沈拙和乔西斯那些人不是一路的,然后又暗戳戳的开钱芊雪跟宋越玩笑,表示他们俩很般配。

饭后,宋越送钱芊雪和温柔回学校。

温柔还沉浸在跟小墨分别的不舍中,感觉找到了真正的知己。

没了外人,钱芊雪看上去也自在很多,轻声对宋越说道:“你要稍微提防点林欢,她太聪明了,非常善于把握人的心理。”

宋越点点头。

钱芊雪又道:“她说要邀请你去天越星探索地宫,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多留个心眼。”

宋越看着她笑道:“这么关心我,要不跟我一起去?”

钱芊雪偏头看了他一眼:“我不去,人家又没有邀请我。”

就在宋越想说什么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见来电话的人是朱佳,宋越微微一怔,直接接通:“怎么了姐,这个点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性子爽快又很飒的朱佳带着哭腔:“城西四十里,我给你发了定位,赶紧过来,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