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紫金参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4192字
  • 2021-09-14 18:30:07

不过临走之前,老牡丹还是带着宋越来到最后一个地方。

这里看上去地貌相当古老,跟郁郁葱葱的其他区域不同,眼前一片赤地,暗红色的大地上没有一丝绿色,土地开裂,像是千万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雨,干旱到极致。

“这是什么地方?”就连落在宋越肩头的红鸟都感到意外,这里它也从未来过。

老牡丹不答,带着宋越顺着这片龟裂的暗红色大地往深处走,走了足有上百里,才最后停在一个地方,告诉宋越一个点,让他不断往下挖。

当宋越挖到十几米深时,终于看见一抹紫色。

他停下挖掘,将这紫色东西拿在手里,有些无语的道:“这是啥?地瓜?”

这东西的确跟红薯长得很像,紫色的外皮,巴掌大小,上面没有药香,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老牡丹在上面松了口气:“还好,这么多年过去,终究还是有保存下来的,你先别管是什么,吃了它。”

宋越有些无语,这株老牡丹确实不像个邪恶之辈,言行举止透着一股仗义,但问题是,他连这是啥玩意儿都不知道,虽然这东西看着也不像是有毒的样子,但宋越觉得,还是谨慎点好。

“这东西没毒吧?”他问道。

“这世上没有多少我花瓣解不了的毒,还有你这小鬼疑心太重!”老牡丹无奈,道:“这是传言蓬莱的紫金参!昔年神仙当口粮的东西,但现在存世量已经极少了!这处秘境里,它的数量应该不超过十个,我也是好容易才找到这一个,吃下它,可以让你力量暴涨,重塑肉身!”

有这么邪乎么?

宋越有些不信,觉得老牡丹说得太夸张。

再说神仙不是不用吃东西?

“就这么吃?”他看着手上沾着泥土的“地瓜”,有些迟疑。

“要不我帮你试吃一下,看有没有毒?”肩头的红鸟早看出这东西不凡,它灵性极高,对大自然的馈赠有着本能的感应,知道这是真正的好东西。

见宋凡疑心重重,迟迟不下口,顿时有些急,想分一杯羹。

老牡丹在上面警告道:“小鸟你别捣乱,紫金参必须要整个服用!”

红鸟心里腹诽,这玩意儿肯定有大有小,还整个服用……骗谁呢?

但它也明白这是老牡丹送给宋越的一场机缘,自己回头出去后还要跟着这个人宠混一阵子呢,也不好得罪他。

当下提醒道:“这真是好东西,应该属于那种传说中无需炼制,可直接服用的大药!”

“小鸟挺有见识。”老牡丹夸了一句。

最后宋越迟疑着,拿出一瓶水,将紫金参洗干净,试探着咬了一口。

味道有点古怪,说不上来的感觉,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味,但甜过之后还有一点苦,咽下去之后也没有化成磅礴的能量精气散在身体四周。

不过这东西似乎很顶饿!

宋越只啃了几口,就感觉有点撑。

老牡丹在上面提醒道:“运行功法呀孩子,别光吃……”

他无奈,如今的年轻修行者见识都这么差劲了吗?

不仅宋越对蓬莱紫金参毫无了解,就连数千年前接管此地的那些玉鼎宗修士们也同样不了解。

否则药园里面这样一片赤地,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这种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蓬莱紫金,参若是被上古修行者们得到,绝对会激动得热烈盈眶拜谢苍天,感谢老天爷送一场大造化。

紫金参这东西很霸道,跟其它大药不同。

别的大药虽然也吸收天地灵气,但通常并不会特别排斥其它灵药生长在自己旁边。

就像老牡丹所在的药园,虽然每一株大药的占地面积都很大,但整片园子依旧可以生长许多各个种类的植物。

紫金参生长的区域则不然,它天生就会夺取其他植物的造化!

最顶级的紫金参,生长之地千里赤土!

没有任何植物能跟它共存。

也正是这种霸道的特性,造就了它在上古修行界的显赫威名。

甚至还有个外号,叫夺命参!

夺的,是其他植物的命!

紫金参对其他植物来说,是夺命恶魔,但对修行者来说,却是最为顶级的大补之物。

说实话老牡丹在这地方也早就呆够了,这次与其说是被宋越说动,不如说它自己也想逃离。

它已经活了太久岁月,从小就被人养在花圃,那个时候它尚未诞生灵智,所以也无需法阵封禁。

后来它开启灵智,成为植物系的一个小妖,但曾经养它的人是个真正的大能,根本不在意它会逃走,它那会也从来没有过逃走的念头。

后来那个主人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它也开始了频繁更换主人的经历。

随着它灵性越来越高,作用越来越大,后面的主人对它的态度,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他们开始用法阵封锁住它所在的区域,不让它逃离。

所以直到今天,老牡丹转移过多次生长地,但却从未曾真正自己做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它也有些厌烦了。

它是一个真正的妖,有思想,有情绪,不想再这样受人摆布。

这年轻人虽然有点无知,但既然能破解掉封禁它的法阵,就说明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而且无知也不能怪他,生长年代不同了,许多上古年间的事情他不知道也正常。

既然决定跟着他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么索性送他一场造化,这样就算将来有朝一日,玉鼎宗的人真找上门来,他应该也有能力自保。

老牡丹是一棵善良的树。

宋越强忍着内心的震撼,盘坐在他自己挖的大坑里面修炼。

之前还有点怀疑,但随着太乙锻体经的运行,他才发现,原来这东西竟如此神奇!

那是一种跟大药、食材完全不同的能量,不运行功法根本就感觉不到!

而当他运行功法的一刹那,紫金参的能量一下子便爆发出来。

雄浑、厚重……绵延不绝!

他这才吃了几口而已。

宋越引导着这股力量不断冲击身体中的那些穴位,许多原本牢不可破的大穴在这股力量面前就如同纸糊的,轻轻一碰就破开了!

同时他的五脏六腑也在不断产生共鸣,随着太乙锻体经的不断修炼,他体内一些器官上面,开始出现一些残缺的、痕迹非常淡的符文!

这种变化,让内视己身的宋越很震惊,他不清楚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还有一些符文出现在他的皮肤上,同样是非常淡,看上去有些残缺不全,不知道会不会随着修为的提升渐渐补足且清晰起来。

宋越觉得这应该不是坏事,因为他现在可以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变强很多。

一个巴掌大的紫金参,宋越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还没吃完,还剩下一小半。

红鸟已经不耐烦的到处溜达去了,打算去踅摸一些大药的种子,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要学会过日子,留点大药种子回头找地方种下,可以当做理财产品。

老牡丹则一直守在这里,它告诉宋越,紫金参只要吃了,就要在短时间把它吃完,否则药效会有很大流失。

宋越从善如流,左右他现在也不想出去,就让外面那些追杀他的人慢慢找去好了。

他打算利用这个紫金参,将身体中的穴位尽可能多打通一些。

……

外面。

凯瑟琳已经整整找了宋越三天。

为了不引起下面那些人的注意,她选择落在森林里,每天不断飞行,不停的在宋越可能出现的地方仔细寻找。

期间数次跟其他寻找宋越的人擦肩而过,没人注意到头顶飞过的那只白色飞鸟。

但跟那群人一样,凯瑟琳始终一无所获。

宋越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奈之下,她只好给夫子打电话,说明了情况。

夫子在那边沉吟一下,说大概知道宋越去向了,叫她不要再找,宋越应该没事。

凯瑟琳多少有些沮丧,夫子从未求过她什么,好容易求他一次,结果还没帮上忙。

挂断电话,她决定做点什么。

虽然夫子告诉她什么都不用做,回去休息就可以。

但她还是想为夫子,为那个孩子做点什么。

最初理查德找的地下组织高层并没察觉到问题,直到很多人联系不上,这才有些着急。

等他反应过来派出高手进行搜寻时才发现,他派出去的那些人,已经有十几个彻底失联!

跟宋越一样,同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让地下组织的高层十分震怒,还有一丝丝惶恐,认为这一定是华夏那边有强大修士出手了。

毕竟之前就遇到形迹可疑的华夏修士,双方还发生一场激烈冲突。

他直接打电话给理查德,要求加钱。

“我的人手已经死了十几个!”

“那些都是我们组织里面的精英,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他们的妻子没了丈夫,孩子没了父亲,妈妈没有了儿子……为了这个任务,为了支持阁下,他们付出了生命代价!”

“这次的任务目标太危险了,不加钱的话,我们干不了。”

理查德也很愤怒,已经连续三天,宋越踪迹全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未曾来过这座西方小城。

可就在三天前,他还在这座小城里!

逃走的时候也有大量人员目击,同时还有很多视频监控都能证明宋越是从这座小城里逃出去的。

那混蛋甚至在住的酒店留下一笔钱给人换玻璃!

这说明他逃走的时候是多么的从容不迫!

当初这地下组织高层信誓旦旦,拍胸脯跟他保证没事儿,现在却跑来跟他哭诉死人了……他们干的不就是随时可能会死掉的生计吗?

但他现在还不能发脾气,因为人还没抓到!

抓不到宋越,就意味着他没办法拿到那些大药,得不到那令人眼红甚至夜不能寐的巨大财富。

而就在这时,欧元福那边……又出幺蛾子了。

他们居然说……有急事,要紧急回家族一趟!

“理查德,我的老朋友,十分感谢你的招待,可是我们现在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回家族一趟。”

“宋越那边,什么时候抓到,你通知我,我立即乘坐星舰过来!”

“那些大药可不要私吞了哦我的老朋友!”

理查德虽然有种曰了狗的感觉,却又说不出任何别的话来。

只能祝福欧元福一路平安。

虽然跟他开了个小玩笑,但人家是真信任他。

都不怕他抓到宋越之后私吞那些贯通层级的大药。

可问题是……宋越究竟去哪了?

是不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了?

该死的,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

理查德给地下组织的高层回电话:“加钱可以,但人,必须给我找出来!如果你们抓不到人,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地下组织高层再次保证,一定把人给找到。

……

西方巨大的飞行基地,这里停留着许多大型太空飞船。

欧元福一行人此刻已经来到这里,准备乘坐太空飞船先飞到月球,再从那里乘坐小型星舰起飞,进入太阳系深处,再换乘真正可以超光速飞行的星舰离开。

几个欧家人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欧元福伤都没养好就要急着离开。

“不走不行了,很显然,他们失败了!”

欧元福面色依旧苍白,他语气有些萧索的说道:“之前太过小看那个年轻人了,他让我想到修行界那些顶级的年轻天骄。”

“不至于吧?他凭什么跟修行界那些人比?”有人不服气,道:“说不定就是运气好,找个犄角旮旯藏起来了。”

欧元福摇摇头:“你们把那个人想的太简单,罢了,多说无益,时间会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叔爷,回家族之后,您真要向家族请罪,恳请家族放弃针对宋越?”一个跟欧勇和欧平同辈的欧家年轻子弟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一旦欧元福回去请罪,那么他们这群跟着出来的人,都将没有任何功劳不说,搞不好还要跟着一起受牵连。

甚至从此不得重用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他们都算欧元福这一系的人。

欧元福点点头,道:“不要不甘心,我也痛恨那个年轻人,恨不能亲手杀了他,但种种迹象表明,他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的根基在天越星,不在地球。我们可以看不上地球人,但一定要记住,这里……早已经不是我们的家。”

欧元福带着一群人从西方阵营离开。

当天,负责寻找宋越的地下组织,再次损失四名筑基层级的魔法师!

这个地下组织的负责人们,彻底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