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地球老乡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10619字
  • 2021-09-13 20:43:40

宋越再次出现在那棵大树上。

鸟窝依然完好无损的在那里,巢主可能出差了,要么就是换了大豪斯,没有回来过的迹象。

眺望那座山谷,已经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但宋越并未因此放松警惕,毕竟时间刚过去一天,谁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滞留秘境不出的人,如果有,一定不会放弃打这座药园的主意,那些秘境人也不会想不到这个,还是小心一点,先观察一番再说。

宋越收回阵盘,干脆爬进那个巨大鸟窝里躺着。

别说,这大鸟窝比坚硬的树杈舒服多了,里面铺着厚厚的灵草,十分柔软,还带着一股药香,原主应该是个很讲卫生的鸟,居然一颗鸟屎都没有。

宋越躺在鸟窝,正对着山谷方向,观察了大约外面一晚上时间,在深夜时分,果真出现几道鬼鬼祟祟身影,小心翼翼接近那里。

果然有滞留不出的人!

宋越顿时来了精神,他不在意那些人是否能进去,只想知道会不会有秘境人杀个回马枪。

看上去……似乎没有。

看得出那几道身影接近药园法阵的时候,非常谨慎,左顾右盼,同时都取出防御法器,在激活状态。

可以看见他们周身都亮着淡淡光芒。

哎,既然决定滞留在秘境里,为何不干脆选择加入呢?

像这样进去采药,就算真的成功,将来一旦被知道……又能往哪跑?

百年光阴,难道真能自己找个山洞隐居起来,从此闭门不出?

宋越有些感慨,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那几人这会儿已经开始破阵了。

准确的说是在寻找法阵的规则漏洞,这座药园山谷的法阵目前来看等级并不高。

或许是因为被漫长的光阴削弱了力量,就连欧元福那种贯通境的修士都能撕开一道口子硬挤进去。

所以这几人如果实力足够,或是精通法阵,应该是有机会可以进入的。

宋越猜得没错,那几人当中,的确有精通法阵之人,在那里鼓捣一会之后,随着法阵符文光芒亮起,那里竟然出现一道大约两尺见方的空白区域!

站着肯定进不去,但爬进去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那几人看起来非常兴奋,不敢发出声音,只相互间做出击掌庆祝的动作,手掌同样没有接触。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也算煞费苦心。

就在这时,一支冷箭,突然间由远及近,射向其中一人!

那人身上还带着已经激活的防御法器,却被那支冷箭刺穿,那支箭当场将那人脖子射穿,倒在地上,直接毙命!

其他几人大惊失色,有人发出怒吼:“什么人?滚出来!”

回答他的,是十几支破空而来的箭!

那箭矢快到不可思议,又无比沉重,超越了音速,先看见箭过来,而后才听见那如同战机升空般的巨大轰鸣。

几个人眼看着即将共同生活百年的同伴惨死,全都暴怒,各自取出法器,将那些箭矢击飞,然后咆哮着杀向冷箭射来的方向。

宋越经过观察,发现这几人全都是修行者,但当中有擅长格斗的剑修,实力竟相当强悍。

只是这几人应该全都在筑基领域,在外面的人间,算得上是陆地神仙,但在真正的修行者眼中,筑基多少有些不够看。

眨眼间,几个滞留秘境者跟真正的秘境人爆发激战。

双方本无深仇大恨,却因为利益不死不休。

宋越所在的鸟巢位置,已经有点看不清双方打斗了,但他并未轻举妄动,只耐心的等着。

随着几声充满悲愤的惨叫先后传来,他知道,那几个滞留秘境的人完了。

不是那些真正秘境人的对手,全部被杀。

山谷中,被鼓捣出一个小洞口的法阵也已将那里自行修补,法阵的符文光芒渐渐敛去。

整座山谷,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几个滞留秘境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在这里,他们的家人或许正在抱怨为什么这么狠心就不回来了?还在想百年之后是否还能再见到。

结果太残酷。

他们太心急了!

也太小瞧秘境人的智商。

这时候,宋越看见一群人拖着几具尸体出现在山谷里。

正是刚刚还很鲜活,在相互无声击掌的几条生命。

那几人就在药园入口不远处,挖了一个大坑,将几具尸体胡乱扔在里面,埋好后,有人放倒一棵大树,几刀下去,削出一个十几米高的木制墓碑。

其中一人用一把剑,在木头上刻了一行字——擅闯者死!下面埋葬着五名偷药贼。

很直白,一点文采都没有,却充满威胁。

做完这一切之后,这群秘境人转身走了,再次消失在那里。

宋越知道,这群人……应该就是药园的看守者!

而他们防的,也未必只有这些滞留不出的人,或许秘境人内部之间,也有某种约定,不允许随意动这药园里的药材。

所以想要从药园“正门”这里进去,怕是没什么希望,只能另想办法。

鸟窝躺着挺舒服,宋越甚至有点不想起来了,打算回头把它搬走,加三根绳索就可以做一个吊床了。

可以放进通天碑内部空间,休息的时候用。

又等了一会,此时大概是外面凌晨三四点,如果秘境人也按照原本的作息,这会儿应该都已经困了,该休息了。

宋越起身从鸟窝里出来,打开玉虚通天碑,把这大鸟窝从树杈上搬走,放进石碑空间。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从远方天空飞过一道火红的影子。

那是一只翼展三米多的红色大鸟!

身姿曼妙,动作轻盈,径自朝着这颗大树飞来。

宋越顿时愣住。

心里一顿卧槽……巢主回来了?

这会儿他想要离开已经来不及,就算想把鸟巢拿出来也同样不赶趟了,只能站在树杈上,跟穿过树冠,迅速落在树枝上的神俊红色大鸟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大鸟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出声音,它一双眼极为灵动,盯着宋越仔仔细细看了半天,又看看空空荡荡的鸟巢位置。

半晌,才口吐人言:“卧槽我家呢?”

宋越:“……”

这该不会是个碎骨境的大妖吧?

妖分两种,一种需要经过启灵,缓慢修炼,然后开智、碎骨,可口吐人言。

所谓碎骨,是很多动物体内天生有一道横骨,无法像人类一样说话,只有修为足够,打碎自身横骨,成功之后,可以开口说话。

而一种,则是先天启灵,天生就可以像人类一样开口说话,甚至直接化成人形行走在世间。

这种妖在妖族整个族群里占比很低,属于妖中的天才!

它们要么是血脉等级高,要么就是根骨十分罕见。

比如老狼就属于那种根骨罕见的妖中天才。

像之前被朱佳活捉的那头大耗子,看着实力不咋地,其实同样是妖中天才,无需碎骨,天生便可口吐人言。

至于王姐那种狐妖……看着境界似乎也不算特别高,宋越也没觉得她的修行天赋有多强大,能够以人的分身行走多年不被发现任何端倪,最大的可能,估计是她血脉等级极高的缘故。

当然,动物可以开口说话还存在第三种情况,例如鹦鹉那种。

但那种通常只是学舌,算不上真正意义的说话。

宋越对妖的了解,仅限于小时候夫子给他讲过的那些故事。

虽然跟王姐共同生活很多年,但从王姐身上,他没有感受过半点妖族习惯。

跟个人类一点区别都没有。

眼前这只红色大鸟属于哪种呢?

如果真是一只碎骨境的大妖,还真有点麻烦了。

“小子,你身上有我家的味道,是不是被你给偷了?”

红色大鸟偏着头,目光不善的看着宋越。

这个家它有日子没回来了,之前听说秘境之门又要开启,它不想跟那些外来人类照面,干脆躲出去了,跑去远方修筑的行宫住了一阵子。

如今那群人应该都走了,它打算回家,结果回来之后,家没了。

“我想……这是个误会。”宋越发现这大鸟似乎很聪明,而且相对平和,没有像龙纹豹那样,一见面就直接扑杀。

而且这么一会功夫,它已经用嘴巴梳理三遍自己鲜红靓丽的羽毛了,是只注意形象爱美的鸟。

“误会个屁?快点把我家还给我!”红色大鸟瞪着宋越,声音很细,但并不刺耳。

宋越摊开双手:“我没拿呀!我也不知道它哪里去了。”

鸟窝交出来倒是没什么,但却会暴露他有一个很大储物空间的事实。

“要不你出去溜达一圈儿,回来说不定它就出现了呢!”宋越忽悠。

“你当我傻是吧?”大鸟有些不高兴了,盯着宋越道:“小子一看你就是滞留在秘境里的,你信不信,我一嗓子就可以喊来很多真正的秘境人,到时候你可就麻烦了!”

“有话好说,咱们聊聊?”宋越目光和善,心里想着这样一只大鸟,如果能够骑着一定很威风!

这个想法一经形成,便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呢?告诉你,我可是特别聪明的鸟,你休想在我这里使什么坏心眼!”红色大鸟警告。

“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宋越开始忽悠起来。

这么好说话的妖还真不多见,尤其这种不化型的,灵智还这么高的,更是十分罕见。

“不想!外面有什么好的?空气污浊,人心叵测,一点意思都没有!”红色大鸟出口成章,还会使用成语。

宋越精准抓住这一点,问道:“你跟人类接触过?”

红色大鸟像是被勾起伤心往事,甚至暂时忘了跟宋越讨要房子,有些低落的道:“我小时候曾被一个秘境人收养,那个时候他经常带我进入里面的药园采药,教会我很多你们人类的知识,可惜后来……他被人杀死了。”

说到这,它似乎很伤心,情绪变得很低落。

“为什么会被杀死?”宋越问道。

“因为他跟你一样,是个东方人,在这处秘境里受到排挤,最终被一群恶人给暗害了!”

红色大鸟愤怒的说着,然后看向宋越:“如果你不是长着一副东方人脸孔,我早就跟你翻脸了,跟你说,我很厉害的!一爪子就能抓死你!”

宋越连忙点头:“我信我信,你厉害!那,你想不想报仇?”

红色大鸟嗤笑:“报仇?就凭你?可拉倒吧!”

草。

被只鸟给嘲笑了。

宋越有点无语,但还是认真的道:“我可以带你进药园采药,你可以看看我实力再说。”

红色大鸟斜眼儿看他:“进药园?就凭你,得了吧,你不行的!”

说着还展开一只漂亮的翅膀用上面长长翎羽摇了摇,充满蔑视。

宋越撇撇嘴:“行不行你说了不算,咱们打个赌吧?”

红色大鸟顿时来了兴趣:“打赌?好呀,怎么赌?”

“如果我能带你进药园,成功采到药材,你就跟我去外面,如何?”

“你想包养我?”红色大鸟一脸警惕,声音尖细的道:“我不给人当小三的!”

卧槽!

当年收养你的到底是哪路神仙?

宋越满头黑线看着它:“拜托,你是只鸟,你跟着我,只是我的伙伴……”

这鸟太聪明,宋越没说是宠物。

大红鸟却看着他:“奥,我明白了,你想让我当你宠物,不行不行,我身份这么高贵,怎么能做你的宠物呢?”

宋越耐心解释道:“不是宠物,是伙伴,出去之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

既然是好兄弟,你驮着我飞肯定也不是问题的,对吧?

大红鸟想了想,又嗤笑道:“你个连药园都进不去的小鬼,还想蒙我!”

宋越看着它:“那你敢不敢?”

“敢,不敢是孙子!”大红鸟叫嚣。

“……”

随后,一人一鸟,小心翼翼的顺着山脊,绕开山谷药园“正门”方向,朝着另一边摸过去。

“看来你也知道那里有人守着?”

路上宋越问大红鸟。

“废话,那群混账终年守在那里,爷都烦死他们了!好几次还想打爷的主意,切,爷会飞!”

大红鸟很是得意的在那里吹嘘。

宋越算看出来了,这家伙应该怂得很,属于那种喜欢口嗨的妖。

真要那么厉害,早就替上一任主人报仇了。

不过有这样一只威风的大鸟当坐骑,应该很不错。

武道大圣君,需要一个拉风的交通工具。

“不过小子,那座药园法阵虽然等级不算高,但也不是你能进去的地方,目前也只有山谷那个地方相对薄弱一些,你从其他地方,应该更进不去。”

大鸟会点神通,跟当初那只大老鼠一样,变成巴掌大小鸟蹲在宋越肩头说道。

“那就不用你管了,反正只要我能带你进去,你就得说话算话。”

“你放心,爷是一只有信用的鸟!”

宋越和大红鸟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悄然绕到山谷另一边,这里距离之前那地方,已经有十几里远。

但按照大鸟的说法,山谷中的药园是一处“小世界”,里面空间远比外面大很多,还有很多被法阵封禁的大药,那些才是真正的宝物。

“我当年曾跟主人见过两次,那些大药让人直流口水,可惜都被金色的符文封禁着,碰都不能碰。”大红鸟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向往,“主人说被法阵封禁的大药,最差的都是聚丹层级,甚至有化婴级别的宝药!那种若是没有法阵封禁,会自行逃走!”

宋越道:“要咱们能弄一株,岂不是就发财了?”

大红鸟……现在是小红鸟,蹲在宋越肩头嘲讽道:“别吹牛了,就算有爷的指点,凭你的实力,也根本不可能。”

宋越懒得跟一只鸟见识,他也知道,凭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得到那种级别的大药的确很困难。

但人总要有梦想的不是吗?

万一成了呢?

红鸟对这一带很熟悉,在它指点下,宋越来到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这里四周都被山崖和古树遮挡,除非到跟前,不然很难被发现。

“再往前就是法阵边缘了,你想好要怎么破阵了吗?”红鸟飞到一根树杈上,歪着脑袋问宋越。

宋越冲它摆摆手,示意它不要吵,然后开始尝试着寻找法阵的频率,他也越来越意识到,夫子传他的这种法门有多高级,然后回想起这些年他在夫子家吃过的那些食材,渐渐明悟了一件事情。

他一直觉得是师娘手艺特别好,可以将那些普通食材做得味道特别鲜美,在别处永远都吃不到。

如今想来,那很可能就是夫子从秘境中拿回来的各种大药,师娘挑选那种味道鲜美的,融入到各种菜里面。

让他在不经意间,打下了一个其他武夫难以想象的良好基础。

关键夫子也好,师娘也好,都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夫子身上还有伤,昔日再如何光芒四射威风凛凛,如今也只能蛰居杭城闭门不出。

每一次进入秘境寻找食材,他所面临的危险,未必就会比现在的自己少。

宋越想到这些,心里就有种着急难过的滋味涌上来。

在过去他从来不想这些事情。

人都说童年总是无忧无虑的,无知才无忧,没心方可无虑。

所以说能做到这点的,除了傻子意外,估计也就只有小孩子才可以。

我已经长大了。

宋越不断尝试着,寻找法阵的频率,终于让他找到了。

期间还不经意间激活这里的法阵,大片符文亮起,好在没有范围太广,但在符文亮起的瞬间,小红鸟却很没义气的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

大有出现危险爷就飞的架势。

见符文渐渐平复下来,这才又惊疑不定的落回到树枝上,心说难道这个小屁孩,真有能力依靠这种方式进入药园不成?

用主人的话说,这有点太逆天了吧?

这都行的话,他好像的确可以无视秘境的法则,随意出入啊!

所以这小子……他不是秘境的滞留者?

而是一个偷渡的家伙?

小红鸟感觉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犹豫着要不就逃走算了。

万一被灭口那多冤枉啊?

虽然自己搭建那个窝的时候用了很多心思,找的都是秘境里最好的树枝跟灵草,但家没了可以再建,命没了……就跟主人一样,可就再也看不见这美丽世界啦。

宋越没理会一旁心中忐忑的小红鸟,找到法阵震频之后,开始寻找破绽。

找到震频并不意味着就能够进入,法阵跟秘境和人间的“界”不同,界是找到震频就能一步踏入,而法阵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有人踏入的。

所以必须还得找到它的薄弱处,抽丝剥茧,一点点进行处理才行。

之前孟刚送他那本法阵图谱,这会终于派上用场。

宋越根据法阵图谱上的一些基础规则,开始局部“篡改”起药园法阵的规则。

这就相当于黑客高手在别人的网站给自己留后门一样。

只要找到基本逻辑跟规则,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但宋越多少有些手生,他并不算什么高手,好在精神力如今足够强大,一点点,用了两个多小时,累得满头大汗,终于在这里开启了一道完全属于自己掌控规则的暗门。

他转头看了一眼快要蹲在树枝上睡着的小红鸟:“走了!”

“还是不行吧?我说你就别费劲了……”小红鸟说着,却见到宋越已经一步迈进去,顿时瞪大眼睛,接连发出几声卧槽,然后扑棱着翅膀跟了进来。

药园很大!

进来后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一株株大药如同庄稼地里长得那样,整齐划一,一眼几乎看不到尽头!

宋越被惊呆了。

怪不得当时欧元福进来就薅走十二株贯通层级的大药。

这根本不像是个普通的散修药园,分明是一个大宗门的药园!

“走走走,我带你去看那些最顶级的大药,都在最深处,那些大药是这药园里面其他灵药的祖宗!”小红鸟飞在宋越头顶,叽叽喳喳,显得十分兴奋。

这里它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进来过了。

宋越原本是打算进来就开挖的,能挖多少挖多少,反正这地方他轻易也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因为一旦他大量挖走一批,回头那些秘境人进来看见,必然加强防守。

这么好的机会,怕是只有这一次!

但耐不住红鸟催促:“这些贯通层级的药有什么好看的?爷带你去看更好的!”

行吧,你红你说了算。

宋越无语的跟着红鸟往这处药园深处走。

当他们越过一道山脊,站在高处往下看时,宋越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前方是一片平原,那上面生长着一株株或大或小,足有数千株大药!

每一株大药占地面积都超过十亩地。

这十亩地内,除了那株大药之外,寸草不生!

“看见没?这才是夺天地之精华的真正大药!”红鸟一脸自豪的说道,仿佛是在介绍自家花园。

“要是能全部搬走就牛逼了。”宋越嘀咕道。

“你在想屁吃!”红鸟嘲讽道:“这里的大药,你能挖走一株都算你本事!爷就是带你来开开眼见见世面,免得将来出去之后给爷丢人!”

宋越不理它,直接下去,来到一株宛若牡丹花的大药附近。

“这是你们东方的天材地宝,主人说它的根脚在昆仑。”红鸟如数家珍的给宋越介绍着。

“据说这种大药的花瓣,跟其它几种药材一起,炼制成丹,可解世间所有毒物,当然,生吃它的花瓣也可以解毒。”

宋越微微皱眉:“这么高级别的大药,只是解毒?”

红鸟嘲笑道:“没见识了吧?你可知在修行界有多少种奇毒?还有很多丹药本身就拥有巨大的毒性,但对高级修行者来说还有大用,不得不服用,这个时候,你一边服用那种丹药,一边嚼两片牡丹花瓣,毒就解了,境界也提升了,你敢说它没用?”

“还有,很多修士修炼的就是各种剧毒功法,人家根本不跟你正面打,暗中下毒就能毒死你,有它在,你可以轻松将那种修士按在地上摩擦!”

宋越看了一眼红鸟,从哪学的这么多黑话?

“你别看我,你看它,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把它给带走!”红鸟一双眼太灵动,充满蔑视。

宋越直接拎出玉虚通天碑,来到这株大药面前,激活部分碑文,尝试着直接收取。

嗡!

围绕着这株牡丹花顿时亮起一片金色符文,光芒炽烈,吓得红鸟扑棱一下飞上高天。

“哎呦卧槽吓死爷了,你小心点,别连累了爷!”

宋越面不改色,直接沟动玉虚通天碑,试图强行收取。

牡丹花四周的符文更加炽烈,有些符文已经开始出现攻击状态,但就在这时,玉虚通天碑突然像是自性觉醒,一层碑文绽放出冷冽光芒,朝着牡丹花四周的符文映照过去。

下一刻,围绕着牡丹花的金色符文突然崩解,化作点点金色星光消散在空气中。

然后……这株一人多高,枝杈嶙峋的老牡丹,突然从地里跳起来……无数的根须上面还带着土,像是无数条腿,疯狂运动,拔腿就跑!

我……操!

宋越整个人都懵了,眼睁睁看着那株老牡丹越跑越远。

红鸟也在天上接连口吐芬芳。

“日啊,怎么跑了?”

“老牡丹成精了啊!”

“嗨兄弟,你别跑了,就这么大个空间,你能跑哪去?赶紧乖乖回来,不然爷把你拆了搭鸟窝!”

已经快要跑没影的老牡丹瞬间止步。

宋越:“……”

他带着红鸟,穿过许多极品大药,来到停下来的老牡丹面前。

仰头看着根须直立在地面,已经变得很高的老牡丹道:“你跑啥?”

“你要收我我不跑?”

宋越脑海中传来老牡丹的精神意念。

“那现在怎么不跑了?”宋越觉得好笑,也用精神力沟通道。

“哎哎哎,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你俩在那嘀咕啥呢?”红鸟有些不满,绕着老牡丹飞来飞去,一双眼盯着那些牡丹花猛看。

老牡丹直接用精神力在虚空中化成声音,道:“小子,你这可是有点犯忌讳了,我最多让你摘走两朵花,不能跟着你走。”

宋越看它一眼:“在这里有什么好的?来我这,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红鸟撇嘴,这人真特么能骗!

跟植物说带它吃香喝辣,太扯了!

老牡丹自然也不信,它很谨慎的道:“你别给自己招祸,虽然不知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看起来有点水平,但你可知这片药园是有主人的?”

宋越道:“说来听听?”

老牡丹道:“这是玉鼎宗的产业!他们每隔百年会来收取一次,外面那群你们口中的秘境人不过是一群看门的罢了。他们最多只能在山谷那边采些低级药材,但也不许他们大规模采集。”

“你说这里……是修行界大宗门的产业?这里不是西方修行者的道场吗?”

宋越知道修行界的存在,但没想到这种地球上的秘境也会跟修行界扯上关系。

“狗屁西方修行者,西方哪来的修行者?”老牡丹很不屑,道:“这就是玉鼎宗的药园,你说的什么西方修行者,应该是当年那些功勋之后吧?但这秘境肯定和他们无关,或许因为祖上功勋,允许他们进入到这些秘境中来修炼采药。但这地方,就是玉鼎宗的!”

“不仅是这里,地球上无数秘境,包括东方的各大秘境,几乎都隶属于修行界的各大宗门,否则为何所有秘境都是每隔多少年才开启一次?那是上古传下来的规矩,给世间凡人一点福利罢了!”

老牡丹活过漫长岁月,知道的事情很多。

大概也是因为从来没人能破掉封禁它的法阵,太久没跟人沟通过,所以甚至不需要宋越问,它自己就秃噜出很多在宋越听来如同天方夜谭的秘密。

“所有的秘境里,真正可以产出好东西的地方都是禁区,世间凡人几乎不可能踏足那里,就像这座药园,就连外面区域一般人都进不来,所以我才问你是哪个大宗门弟子,你这样做,太犯忌讳了,会被人追杀的!”

老牡丹花不坏,性格也挺开朗,滔滔不绝给宋越讲了很多。

这处秘境里的药园,背后主人是修行界七大宗门之一的玉鼎宗!

之所以每一株大药都被法阵封禁,一方面是担心被外人带走,另一方面,也是怕这些灵药自行逃走。

“所以说……我这是入得宝山,却要空手而回?”宋越有点郁闷。

关于修行界,他虽然了解的不多,但也从师父那里知道,那是个平均修为等级很高的地方。

修行界就在地球四周,用科学界的一些观点来看,应该算是在“暗物质”的世界里。

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虽然同在一片区域,但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如果自己真的动了这里的大药,说说不得,真的要闯大祸。

可就这样离开,他很不甘心。

尤其想到师父身上的封印,如果有顶级大药的话,会不会对他有所帮助?

老牡丹想了想,道:“我劝你还是别打我们的主意了,相识即是有缘,我可以送你五朵花,不能再多了,再多将来就会被发现,哎,你破坏了封禁我的法阵,回头还挺不好解释的……算算时间,大概也快到下一个百年,希望来的人不要追查这件事,我不会出卖你。”

“那先谢谢您。”宋越对老牡丹道谢。

“别客气,大家都是地球老乡!”老牡丹老气横秋的道。

随后,在老牡丹的带领下,宋越和不敢再瞎咋呼的红鸟穿过这片区域,来到另一个地方,老牡丹道:“这里的大药,很多都是贯通级别的极品,还有少数聚丹大药,你可以采集一些拿走。”

宋越顿时开挖,然后往玉虚通天碑里送。

连土带药。

老牡丹一脸无语,看着宋越道:“想不到你居然是个战士,像你这样,更不应该招惹玉鼎宗这样的大势力,你要知道,即便在战场上,玉鼎宗的势力也是极大的!”

“你还了解战场?”宋越疑惑。

“当然啦,每次玉鼎宗的人过来时,都会谈论些关于战场上的见闻,昔年神战之地嘛,但现在……也早已成为名利场喽。”老牡丹很感慨。

宋越想到师父的封印,问老牡丹道:“那你了解进入战场的通天碑吗?”

老牡丹晃着枝杈:“不了解,我就是一棵树而已,活的年头多一点,听到的故事也多一点。”

当宋越挖了一百多株大药的时候,老牡丹终于开口叫停:“差不多了吧?你再挖……回头人家就发现了!”

宋越继续挖,头也不抬的道:“那也是外面的秘境人干的。”

老牡丹:“……”

这小子心挺黑呀!

不过想想,也的确这样,回头玉鼎宗的弟子过来,见到少了这么多大药,说不定真会怀疑到外面那群人身上。

只是那些人,估计就倒大霉了。

宋越对那些人一点都不同情,他们其实大可以将那些想要进来采药的人驱离,但却毫不犹豫的直接凭借武力将其斩杀。

如此心性,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往他们身上泼脏水,他没压力。

“外面那些大药,跟这里的有什么区别?”宋越一边挖一边问。

“外面那些整齐划一的?”老牡丹很不屑:“那些药材普通的很,就像你们世俗凡间的铜跟黄金,都是金属,都很沉重,但价值却差多了。”

“明白了。”宋越继续挖。

当他挖到三百多株的时候,红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别挖了,你都把这片区域挖秃了!回头爷跟你出去整天还得提心吊胆!这些已经差不多了!”

老牡丹看了一眼红鸟:“小家伙,我记得你,你那主人挺不错的,他还好吗?”

红鸟情绪低落的道:“被秘境人害死了。”

老牡丹叹息,感慨修行界太过残酷。

“我们这些花草树木境遇也不怎么样,像我这样算运气好的,只是花有用,像一些大药,吸收天地精华灵气千年万年,养成灵性,不等化形就被封禁起来,不知那一天就会彻底化成丹药……”

宋越好奇问道:“不是说顶级的炼丹师,只需要一部分大药就可以么?这样的话,应该不至于死掉吧?”

老牡丹冷笑:“有人把你圈养起来,喂得白白胖胖,经常从你身上割掉一块肉,你会开心吗?”

宋越无语。

“所以说,修行这件事本身,就充满血腥残酷,低级植物最幸福,没有开启灵智,被吃了也就被吃了,最悲惨的就是那些灵性十足的极品大药,真希望哪一天修行成圣,建一座草木王国,远离所有修行者!”

这还是一株有理想的老牡丹,宋越看着它道:“要不……你跟我走?大家都是地球老乡,我保证带你飞!将来助你成圣做祖!”

老牡丹扑哧一声笑了:“小伙子,有理想是好事,但你这已经不能算是好高骛远了,你这分明是白日做梦啊!”

红鸟在一旁附和:“是极是极,比爷还能吹!”

宋越这会儿已经把玉虚通天碑内部空间快要塞满了,在这过程中他发现通天碑内部似乎还隐藏着第二层符文,若是能打开,内部空间应该可以扩的更大!

他打算回去之后问问夫子,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毕竟一下子挖了这么多价值连城的大药,一时半会肯定用不完,最好是能把它们栽种起来,慢慢使用。

看着郁郁葱葱的石碑空间,宋越漫不经心的道:“是不是吹,自有时间来考证,不过牡丹前辈,就像您说的那样,您在这里,只是一株被圈养起来的花,虽然人家只是取走你的花瓣,但你要明白,你没有自由呀!”

“现在外面的世界,已经进入星际时代了,跟着我,可以带你领略不同星球的魅力,过阵子我就要进行一趟星际旅行,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无尽星空的美景?”

老牡丹有些迟疑。

宋越的话有道理,它虽然不像其他大药那么惨,经常整株被人吃掉,但同样难逃被人封禁的命运。

但它多少有些担心,一旦发现它丢了,玉鼎宗绝不会善罢甘休。

“小子,玉鼎宗这种大宗门,推演、追踪能力极强,你真不怕被他们给追杀?”老牡丹有些活心了。

“让你说的有点怕,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玉鼎宗再厉害,也是在修行界厉害,人间自有人间的法则,要是修行界可以在人间为所欲为,相信人间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另外,就算将来有一天他们找到我,大不了我把你还回去就是了,反正你又不受任何损失,还可以跟我领略外面世界的风光,对你来说,应该不亏。”

宋越觉得这株老牡丹很有见识,而且带着它,身边相当于多另一个对修行界了解很深的伙伴。

至于玉鼎宗会不会找到他头上,暂时也无需多虑,按照老牡丹刚刚聊天时说的,还有十几年时间呢。

到时候自己真就未必会怕找上来的人。

好说好商量怎么都行,真要打的话,十年后的自己,肯定比现在强太多。

你说这是你玉鼎宗的药园,我还说这是地球自然物产呢!

圈起来就你家的了?

最终,老牡丹被说动了。

但它坚决不许蠢蠢欲动的宋越去动其他大药。

“不能动那些,这样将来有天真被找上门,我还可以跟人家解释,就说是我愿意跟你出去的!你要真把其他大药都挖走,我敢保证,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老牡丹挺讲义气,连这话都说出口,也算是棵实在的树了。

宋越有些遗憾,但也知道不能太过。

反正这药园跑不掉,如果真有需要,大不了再过来拿!

------------

大家多投点推荐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