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围追堵截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9566字
  • 2021-09-13 12:44:43

宋越有点方。

二郎神……华夏神话传说中他最喜欢的神仙,道场在无数光年外的天越星?

这太扯了吧?

看宋越表情林欢就知道他不信。

实际上她也不太信,对宋越解释:“这不是官方定论,只是一些前辈的推断,我也觉得有些离奇,但那座地宫很古怪。”

“首先它限制真实骨龄。”

“那里只能容许三十岁以下的人进去,否则无论看起来多年轻的人都不行,强行进入,会爆体而亡,许多人不信邪,因此死去。”

宋越愣了一下:“这么凶,会是传说中二郎真君的道场?”

小墨在一旁说道:“是强行进入会有危险……不进去的话,就不会死了。”

宋越有些无语,但也得承认,这话不是没道理。

好比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不顾岸边警告牌提示,硬要下水,结果淹死了,确实不能怪到水身上。

林欢接着道:“其次,那里封禁一切术法,限制骨龄就已经挡住很多人的路,又封禁术法……简直成了专门给武夫准备的地方。”

宋越看着她道:“所以你才想到我?”

林欢坦诚的点点头:“最初并没有这种想法,初见你时,只觉得你是武道修行者当中比较优秀的……”

宋越看着她道:“后来发现其实我特别优秀?”

林欢掩嘴笑:“你就不能谦虚点?”

宋越一本正经:“优秀为什么要谦虚?”

林欢无言。

宋越问道:“天越星没有强大的武夫吗?你们那地方科技如此发达,对人体工程的研究早已达到地球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开发身体这种事你们那边应该特别擅长才是。”

林欢点点头:“的确是这样,武道修行者在我们那边地位并不低,但问题是……因为限制骨龄,能进入那座地宫的武夫,几乎都是宗师境,即便有少数年轻的武道大宗师进到那里,也是不行,许多经书、法器、神兵,都是看得见拿不到。”

“人们猜测,想要在那座地宫获得机缘,一定有非常特殊且严苛的条件。”

宋越想了想:“也就是说,就算你把我请过去,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有收获,对吧?”

林欢点头,道:“但我想……这种事情你不应该拒绝,尤其在昆仑秘境你都能在那座地宫里得到最大的机缘。”

宋越思考片刻,看着她道:“按理说我的确没有拒绝的理由。”

林欢脸上露出开心之色:“是的,我们的条件非常简单,你从那里面得到的所有法器、神兵,都归你自己所有,唯独经书,我们需要一份副本。”

“这么优厚?”宋越有些不信的看了她一眼。

“法器和神兵,低级的我们看不上,高级的……多半都有一定灵性,会自己择主,所以我们不想拿走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

说到这,林欢看着宋越:“虽然都来自天越星,但我们不是欧家。”

宋越笑了笑:“说到欧家,如果我跑去天越星,被欧家人知道,一定不会放过我,你们要如何保证我的安全?”

林欢不假思索的道:“他们唯一能对你下手的地方,就是那座地宫里面,但那里封禁术法,限制骨龄,我想,你应该不会害怕才是。”

林欢对宋越的信心很足,毕竟就连欧家的贯通大修士都在宋越身上吃了大亏。

法器也好,宋越自身的能力也罢,总之欧元福这个在天越星都有着极大名气地位的贯通大修士,这一次栽了个大跟头。

这件事肯定瞒不住,回头传回天越星,不知道欧元福还有没有脸再出现在公众面前。

宋越靠在沙发上,看着林欢:“你的意思是说,地宫之外,你们林家可以保证我的安全?”

林欢妩媚的眸子里闪动着自信光芒,点点头:“是的!”

声音不大,但气势十足。

“如果……”宋越看着林欢,“你们林家内部对和我合作这件事情……有不同声音的话,你能保证解决吗?”

林欢一脸轻松的道:“可以。”

说着,她忍不住苦笑:“宋越,你真不像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宋越嗯了一声:“谁跟你说我十七八?我才十六!”

林欢不想搭理他。

十七八都够变态了,还十六……让不让人活了?

“最后一个问题。”

宋越说着,自己也笑起来,因为他的问题的确有点多。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免得事后麻烦。”

林欢表示自己耐心余额还很充足。

“你们林家在天越星,应该是个修行家族吧?”宋越问。

“没错。”林欢很聪明,已经知道宋越要问什么,她直接说道:“但那座地宫里面的很多经书,对修行者同样适用!”

说到这,她看着宋越解释道:“好像也只有你们地球对武夫的评价比较低,在我们那边,和我所知道的其他高等级星球,都没有将武夫排除在修行者之外。”

“就说那位清源妙道真君,传说他肉身成圣,力大无穷,但同样也是法术无边,精通八九玄功,既可以手持三尖两刃刀近身格斗,又可以用七十二般变化以及无穷术法对敌。”

“那么,这样一尊神,他究竟算武道修行者呢,还是术法修行者?”

林欢自己总结道:“在我们那边人眼中,修行就是修行,不分武夫还是修士,还有好多不擅长战斗,但炼丹炼器水平一流的修行者,难道他们就不算修士了么?”

小墨在一旁点头:“是呀,我就不喜欢打打杀杀,我特别喜欢炼丹。”

宋越看着她道:“改天有空介绍你认识个小姐妹。”

小墨也不问是谁,一脸开心的道:“好呀好呀!”

林欢有点无奈,这种傻丫头,哪天被人给卖了都得帮人数钱。

她看向宋越:“那这件事,就暂时这么说定了?”

宋越嗯了一声:“行,不过我回去还得交代一下。”

林欢表示理解。

星际旅行不算小事,是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

这座西方小城郊区的一座古老城堡里,欧元福正在养伤。

在服下大量上好丹药之后,他的精神识海终于没那么难受了,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像是被彻底抽空,看上去也老了几十岁的样子。

面色惨白,眼窝深陷。

对欧元福来说,这个跟头栽的着实有点大。

专修精神力的人反被人家用精神力所伤,不但伤势恢复需要很长时间,心理上的创伤同样难以愈合。

太丢人了啊!

就像林欢猜想的那样,欧元福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天越星面见家人。

来之前,他信誓旦旦,必杀宋越那个小畜生。

在发现北海妖族也要杀宋越的时候,他心里面就已经猜到可能是张家的手笔。

不然北海妖族的大妖根本没必要去追杀一个人类年轻武夫。

当时他心里面还很不屑,认为张家多此一举。

有他和欧家这些人在,宋越那小畜生还能飞上天去不成?

“大意了呀!”

面对前来探望的西方阵营某个大人物,欧元福苍白脸上满是惭愧。

这名来自西方阵营的大人物跟欧元福是多年好友,彼此也不见外,坐在床边椅子上,皱着眉头道:“我听说那个年轻人身上带着顶级的精神法器?你的确是大意了,没想到这个……”

欧元福无力的摆摆手:“不不不,那小子不是用的法器,他是一个修行了无上精神法的人!武夫,只是他用来掩饰自己真实身份的一件外衣罢了。这小畜生阴险狡诈,不但害了欧平,还害了欧勇,抢了我辛苦找回来……准备给老祖宗续命的十二株贯通大药!他该死啊!”

欧元福没有在这上撒谎,他需要对方帮忙,当对方把人抓住的时候,十有八九会先查看一下,一旦对方打开那枚储物戒指,查看到真实数量,那他就很被动了。

至于贪污掉,这个可能性不大,大药固然珍贵,但天越星欧家的友谊价值更高!

这名西方阵营的大人物在听见贯通大药四个字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异彩。

贯通层级的大药,本身就价值连城,若是能续命的那种……其价格更是被炒到普通人看一眼都会晕的地步。

还十二株!

看不出欧元福居然能从那个药园里带走这么多大药,估计之前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欧元福不经意的打量着他的这名西方老朋友,他知道,如今想要求这个老朋友帮忙,没有足够的好处,对方肯定不会冒险。

毕竟连他这种贯通大修士都在那小子身上吃了亏。

这名西方阵营的大人物名叫理查德,跟杰克乔治什么的一样,一个在西方很普遍的名字,就跟东方的“芳”“英”“伟”“娜”“刚”“强”一样,几乎大家身边都有一个或多个名字里带这个字的朋友。

理查德看着欧元福:“我的老朋友,你很坦诚,没有说那年轻人身上是带着顶级精神法器,这个信息很重要。”

欧元福虚弱的笑笑:“对待朋友,当然要用最坦诚的态度,所以……这笔交易成了吗?”

理查德点点头:“成了,我的老朋友,但你知道,那年轻人身份不一般,他是夫子的徒弟,你知道夫子吧?”

欧元福点点头,他当然听说过。

“夫子表面身份是享誉全球的当代大儒,实际上他曾经是一个战士,年少时就拥有极高的天赋和极强的实力,我们西方阵营很多如今的大人物,当年都是他手下败将。”

理查德看着欧元福:“但后来听说他受了很重的伤,从那个神秘的地方回来了,具体的我并不清楚,因为战士们有很森严的规矩,不能对外说关于自己的事情。”

“即便这样,他的徒弟,依然不是说动就能动的,他跟华夏官方的关系非常亲密!”

欧元福道:“我懂,所以我才会找到你,帮我,你会得到整个天越星欧家最高级别的友谊!”

看似一句空话,却让理查德很开心,他拿起床头柜上刚刚为他准备好的威士忌,倒了小半杯,又从冰桶里夹出一个冰块,轻轻放在杯里。

端起酒杯轻轻摇晃两下,说道:“那十二株贯通层级的大药,我要一半……欧,你先别激动,听我说,你对我坦诚,我也要对你说实话,动那个人,不能由我的人,或是西方阵营有公开身份的人来做。”

“我需要找地下组织的人,他们胃口很大,开价也很高,寻常的财物根本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

欧元福心里有些憋闷,心说是你这老东西胃口大吧?

但他现在本身就寄人篱下,这座城堡,就是理查德名下的产业,凭他带来这些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宋越抓过来,关键动作还得迅速,慢一点说不定那小子就溜了!

即便他已经让理查德跟机场方面打过招呼,一旦发现那小子的踪迹,就想办法把人扣下来,不让他离开西方,但对一个强大的武夫来说,还是有很多种办法可以逃走。

至少,离开这座城市不是大问题。

所以必须要快!

“理查德,最多我只能拿出来三株,因为我们家的老祖宗急需大药来续命,但我保证,我会给出相应的金钱、法器、功法,还有欧家的友谊,不管是谁,帮助我们欧家,我都不会忘记。”

“当然,理查德你,将会获得欧家最高等级的友谊!”

理查德原本就是狮子大开口,他的心理底线其实是一株贯通层级大药,那东西有一株,配上其他药材,就足以让那些药师们炼制出可以续命两三年的丹药。

对那些财团的巨富来说,这些可以延长寿命的丹药,比什么都要珍贵!

一份可以卖出天价来!

“好吧,我会尽快落实这件事,把那小子带到你面前。”理查德喝了一口威士忌,将酒杯放在床头,站起身,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西装穿好,然后看着欧元福道:“好好养伤,我的老朋友,等我的好消息!”

欧元福松了口气,道:“谢就不说了,还有,那个小畜生,带来的时候只要有口气就行。”

理查德微微一笑:“如你所愿!”

随后有欧家人将理查德送出去,然后回到欧元福房间,有些担忧的道:“叔爷,这个人……行么?”

欧元福有气无力道:“他如果不行的话,别人更不行,不要小看他,他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是西方阵营的真正大人物,他的人脉和能力远非你想象,这是他的地盘。”

这名欧家人点点头,随后忍不住问道:“欧勇……真死了吗?”

欧元福叹息:“我在找理查德之前,就跟家族联系过,欧勇的魂牌……碎了。”

“真是那小子杀的?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即便他们这些人眼睁睁看着欧元福在那小子身上栽了个大跟头,但依旧有点难以置信。

怎么就那么巧?

同时心中不无怨念,欧勇肯定没有听话的在祭坛那里等着,一定是跑到附近采集药材,被那小子给撞见才下的杀手。

若是他乖乖等在祭坛那里,人来人往的,那小子就算有杀心,也会有所顾忌。

欧元福双目有些无神的望着头顶天花板上的抽象花纹,道:“没什么不可思议,那是一个顶级武道修行者,甚至可能堪比传说中那些神话人物。”

“我不是因为自己栽了跟头才非要夸他,如果这次理查德也失败了,回去之后我会跟家族请罪,然后警告他们,不要再去找这个人的麻烦,否则将来我们整个家族都会有更大的麻烦!”

欧家这人有些不敢相信,欧家在天越星那是响当当的顶级修行家族,家中高手如云,无论武道修行者还是术法修行者,都有境界高深的大能。

这样一个庞大家族,会害怕区区一个小年轻?

“人呐……不能太倔强。”欧元福说着,无力的摆摆手,他知道想要让别人相信他的判断很难,因为就连身边跟着的人都不愿承认那小畜生厉害,更别说远在无数光年外的欧家其他人了。

只有真正经历过当时那种遭遇的他,才真正清楚,那究竟是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如果那小子再大个三五岁,如果他一身实力踏入武道大宗师领域,精神修为更强的情况下,他欧元福,一个贯通境大修士,现在很可能已经是个植物人了!

所以,理查德能把他抓来那是最好,自己可以当场把他干掉,不仅可以报仇雪恨,出一口胸中恶气,还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拿回丢失的十二株贯通大药。

如果不能,他会立马带人回天越星。

贯通层级的大药虽然难以获得,但只要肯花代价,还是能弄到的。

欧家出来找药的人不止他这一队,另外还有好几支队伍,分别前往不同的星球找寻大药。

地球上也还有许多秘境,总会有机会。

再让别人来就是了。

但他一定会回到家族,陈述利害,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仇恨这东西,太容易让人丧失理智了!

……

林欢和小墨邀请宋越一起回杭城,宋越本想拒绝,因为他还有一块阵盘在那个秘境里。

欧元福进去一会儿工夫就带出来十二株贯通层级的大药,就算之前有准备,那也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处秘境的药园里,贯通层级的大药非常多!

但想想如果拒绝的话,小墨未必多想,林欢肯定会怀疑。

反正阵盘放在那应该也不会被人发现,先拿着十二株贯通层级大药回去给师父,看看对他的伤势有没有帮助,至于那个药园,以后有的是机会。

结果三人来到机场准备过安检时,宋越突然被告知身份信息有问题,需要配合调查一下。

宋越当即就知道出问题了。

他先是冷静的让林欢跟小墨先回杭城,然后告诉机场工作人员,说自己暂时先不走了,直接转身离开。

林欢虽然有些担心,但她是外星人,家里的主要关系也都在东方,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甚至还有可能变成宋越的负担。

当下让宋越保重自己,她则带着小墨先行离开。

宋越打车从机场回酒店的路上,就发现有车在跟踪他,但也只是跟踪,并没有要对他动手的意思。

他当下给赵老大打了个电话过去,简单说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

说了跟欧家矛盾的始末,但在电话里,宋越并没说击杀欧勇这件事情,只说了贯通大修士欧元福被他用精神法器阴了一道这件事儿。

之所以说是精神法器,是宋越觉得即便他说自己依靠自身精神力反击了对方,赵老大也未必相信。

果然,赵鹏听他说完之后,直接将那件法器的主人安在夫子身上。

然后让宋越先回酒店,哪里都不要去,就在房间等。

“按照你提供的信息,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欧家人跟西方阵营的某些人有交情,通过关系,想把你留在那座小城,你不用怕,咱们在那边是有人的,我会让人去接应你,然后带你走特殊通道,乘坐咱们管理司自己的专机回来!”

挂断电话,宋越心里很暖,说起来他到管理司之后,还从来没做过任何贡献呢,不但请假,如今出了意外还要去求助他们,多少有些惭愧。

只能以后想办法报答了。

回到酒店之后,宋越给夫子打了个电话,两人用上古语言交谈,他对夫子没有任何隐瞒,直接把事情的全部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夫子听后也很意外:“欧家来了贯通境的大修士要杀你?他们太过了!”

宋越笑着安慰:“我把人家子弟干掉了,人家来报复,挺正常的。”

夫子有些恼,语气都有些不温和:“正常什么?那人该死!天底下哪有被杀不能还手的道理?你找了赵鹏是吧?你可以相信他,但不能完全依靠他,你这样,我给你一个号码……”

夫子说到这,突然放低了声音:“这件事,你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个人……你叫她琳姨吧,告诉她你是我的徒弟,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她帮助。”

琳姨?

夫子的过去?

宋越心里有些好奇,却是没敢多问。

挂断电话之后,拨通了这个号码,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姑娘:“你找我姑姑吗?她正在外面忙,如果你不是很急,方便的话可以留下你的名字,我让她回拨给你。”

宋越想了想,道:“那算了,回头我再打过去吧。”

将手机放在一旁,宋越多少有些焦躁。

无意外不成长。

人的一生经常会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在没有足够应对能力之前,就会显得有些焦躁。

夫子从小就教育过他,焦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愤怒更不能。

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失去理智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对方似乎只想把他困在这座小城里,不让他离开。

但下一步,十有八九会对他下手。

对方在明知欧元福这种大修士在他身上栽跟头之后,还要对他动手的话,来的必然不会是普通修行者。

实力肯定不会比欧元福差太多。

而且绝对会做好万全准备。

那么,自己擅长的天尊精神法,除了可以保证自身不受精神攻击外,恐怕无法作为底牌使用。

龙纹斩仙刀配合八荒道经,很强大,尤其在打通手臂和腿部多处穴位后,他力量暴增,也能施展出更多八荒道经上的刀法。

他现在甚至已经初步形成刀意,可以毙敌于无形,但距离太远不行,且时有时无,同样不能当做底牌。

劈星手跟雷霆拳都很强大了,他现在施展出来,甚至已经不比苗强这种大宗师差多少。

防御方面,有护体罡气和管理司发的那套护甲,只要不是贯通大修士,筑基很难伤到他。

“所以,我只需要提防着贯通层级的修士就够了。”

宋越喃喃自语着,随即有些无奈的耸耸肩,因为对方真要派人对付他,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层级的!

我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

都能主宰贯通修士的情绪了?

宋越苦中作乐的想着。

……

距离这座小城大约两百里的一个静谧小镇边缘,有一栋花园般的小别墅。

此刻它的女主人正精心的在花园中修剪着花草。

她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但偶尔抬头时,一双有故事的漂亮眼睛却明显不属于这个年龄。

她就是夫子要宋越找的琳姨,本名凯瑟琳,西方修行者中相当出名的大魔法师,擅长火系魔法,人看起来却温柔娴静。

这时候,一个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巫婆的黑袍少女从屋子里跑出来,笑嘻嘻的凑到凯瑟琳身边,道:“姑姑,刚刚有个东方少年打电话找你,我要他留下名字,他拒绝了。”

“雪雅,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一个好好的水系魔法师,整天弄得跟个小巫女一样,不要去学她们那一套做派,神神秘秘的,看着就让人反感。”凯瑟琳有些宠溺的看着少女,这是她亲哥哥的孩子,哥哥跟嫂子很多年前死于一场意外,留下年幼的雪雅,由她抚养长大。

所以两人虽然是姑侄女的关系,但却跟母女没多大区别。

“所以一个东方少年并不重要对把姑姑?我可是记得,你有个东方的很有名气的情人呢!”雪雅顽皮的开着姑姑的玩笑。

“乱说什么,什么情人,那是我的老朋友!”凯瑟琳瞪了侄女一眼,“把我的手机拿过来,我拨回去问一下。”

正这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雪雅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嘿嘿笑道:“你看看,还说不是情人,名字都是亲爱的夫!”

“给我!”凯瑟琳面色微红,“偷看别人隐私是不好的行为!”

“好啦好啦,我玩儿去啦!”雪雅把电话递给姑姑,心虚的跑路了。

姑姑多年来始终单身,有一半是为了她,但另一半,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有名气的东方男人吧?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雪雅很费解,她如果喜欢谁,才不管那么多呢!

凯瑟琳一脸欢喜的接起电话,好像这还是那个狠心的男人第一次打电话给她呢!

但片刻之后,她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冲着房间直接用精神传音道:“雪雅,我有事情,需要出去一趟!晚饭你自己解决,不要等我。”

说话间,凯瑟琳突然化作一只雪白的大鸟,飞上高空,眨眼间便消失在天际。

雪雅追出来的时候,只看见天空中一个小黑点,忍不住嘀咕道:“这是终于要去会情人了吗?太不容易了,把他带回来把,我的姑姑!”

……

傍晚,宋越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看本地新闻。

看着看着,突然有一条紧急新闻插播进来——

“本市发生一起恶行打斗事件,双方都是修行者,其中一方疑似来自东方,具体原因不明,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但暂时没有出现死亡……”

透过电视画面,宋越看见一群人从城里打到城外,但双方都保持着克制,并没有对城市造成太大伤害。

这时赵鹏打电话过来,语气很凝重的告知宋越:“我们的人遇到了拦截,对方的势力非常强大,不但发现了我们的人意图,还直接挑明,要我们不要管闲事,好在他们不知道我们人的身份,宋越,这件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你就呆在酒店,千万不要出去,也不要吃他们酒店的东西,等着我,我过去!”

“别……您别来了,我……”宋越本想说我自己想办法,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师父给我找人了!”

赵鹏在那边松了口气,道:“那你千万要小心,记住,实在不行,就投降,被他们抓了也不要担心,只要你活着,我们就能想办法把你捞回来,咱们手上,有很多他们想要的人!”

宋越笑呵呵的道:“我知道了,放心吧老大,我不会给咱们管理司丢脸的。”

挂断电话之后,宋越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看看外面天色,夕阳西下,一片赤红晚霞非常漂亮。

他看了一眼酒店的窗户,很小,正常情况下人是钻不出去的。

想了想,从小魔方里取出如今已经很少用到的纸币,拿出一沓,放在茶几上,写了一张纸条——换玻璃的钱。

随后他从床上将床单抽下来,来到窗边,将床单扑在地上。

伸出手掌,贴着玻璃轻轻一震,好几层的坚固钢化玻璃瞬间碎掉,但没有往外落,而是被一股吸力牵引着,全部落到他铺好的床单上。

一股微凉的风猛然间吹进来。

宋越轻轻一跃,跳到窗台上,再一跃,身体腾空,抓住楼上窗沿,整个人像只壁虎贴在墙上,快速向上游走。

眨眼间就来到顶楼。

整个过程相当迅速,但还是有一直盯着他这间房的人迅速反应过来,立即开始传讯。

宋越却根本不管那个,到了顶楼之后,健步如飞,直接跳到另一座高楼楼顶,随后开始不断跳跃高楼,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当那些盯着这里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宋越人都已经跑出去老远。

整座城市里顿时有大量人员紧急活动起来。

宋越逃走的方向,跟秘境的方向相反!

他不能目的性太过明显,不然容易被人看出端倪。

这座小城四面环山,只要跑到山林中,那就好办了。

他要的就是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自己人让他哪都不要去,敌人同样也会这样认为。

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东方人,在这种陌生的西方小城里,除了等待接引和救援,还能做什么呢?

宋越则偏不。

跟敌人硬碰硬的话,他的底牌的确有点虚。

加上玉虚通天碑也不保准,还容易让人彻底洞悉他的虚实。

既然如此,莫不如走为上策。

还留在那做什么?

又不是没地方可去。

当理查德得到宋越逃走消息时,宋越人都已经出了这座小城。

理查德勃然大怒,用电话联系到某个人,语气相当严厉,告诉他这件事办不成,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合作产生。

对方信誓旦旦保证,绝对把人给他抓回来。

“用卫星定位他!”

“我必须要时刻掌握他的行动轨迹!”

理查德拿起电话打给另外一群人。

太空中,顿时有两颗正好行经此地的卫星开始了定位。

但随后理查德找的人发现他们根本查询不到宋越的信息,人都查不到,定位根本无从谈起。

最多只能用卫星对准这座小城,在方圆几百里范围内不断搜寻。

但那样的话,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分别。

因为这座城市的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自然环境相当优美,卫星根本看不到那些山里的情况。

理查德恼怒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能够让他外星老朋友“欧”栽跟头的年轻人,果然不一般,嗅觉灵敏这个倒没什么,机场没走成,肯定意识到不对劲。

但这种反应速度和选择,当真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他找的地下组织负责人打电话过来安慰他:“放心,他逃不掉的,整个西方到处都有我们的人,除非他能像那些顶级的大能一样御风飞行……否则根本逃不出去,再好的体力,狂奔千里也会力竭!”

理查德稍微松了口气,他警告道:“千万别把这次任务搞砸了!”

那边满口答应。

宋越很快进了山林。

暂时还没有人能跟上他的步伐。

自从打通许多腿部穴位之后,他的幻影迷踪步也像是脱胎换骨般,得到了质的飞跃。

他现在甚至可以像大宗师一样进行短暂滑翔。

在密林中穿梭,速度比之前快太多倍。

一会儿工夫,宋越就绕到秘境所在的那片大区域,他放缓脚步,开始尝试着寻找秘境世界的震频。

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被他找到。

宋越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远方天空中一只白色的鸟高速飞来。

在高空盘旋,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下面的一切。

发现很多人正活动在小城四周的丛林中,同时更远处,也有人在布控。

凯瑟琳暗暗吃惊,也觉得有些棘手。

夫的徒弟究竟惹了什么人?怎么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还有,那个孩子在哪?

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

她仔细寻找,却跟下面那群无头苍蝇一样,始终没能找到半点痕迹。

最后她决定让那些人找!

只要那些人找到,她只要快速冲过去把那孩子给带走,就算完成了夫的嘱托。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求自己做一件事。

可不能搞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