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天尊精神法发威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11006字
  • 2021-09-11 17:19:21

“怎么可能没死?”

“当时明明听见他惨叫,那头龙纹豹又转身冲向我们……没死的话,这不合理!”大龙虾冷静分析。

欧元福瞥了一眼大龙虾,开智化形的妖族也蠢。

他耐心解释道:“如果他死了,那么短时间,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我怀疑他身上带有能够瞬移的宝物,刹那间逃走了!还有,宋越跟龙纹豹战斗的地方我们已经去看过,那里的土被人为挖走很多……”

大龙虾也是成了精的大妖,通透的很,智商并不逊色人类,又怎会看不出欧元福瞥他那一眼的含义,当下有些不快的道:“首先,这种百年方才开启一次的秘境存在秘境人的可能;其次,那头龙纹豹体型庞大,想要吞掉区区一个人类,根本不费事。”

有秘境人,那么消失的北海妖族尸体就有可能是被那些人带走了。

外面人间没吃过海鲜的人都有不少,更别说在这种没有海的秘境里,看见海鲜,还是海鲜中的极品……估计会忍不住。

虽然大龙虾不开心这种比喻,但若站在人类和其他妖族立场,把他们想成是海鲜也没毛病。

他看人类还是人鲜呢,他虽然不吃人,但不少海中妖族都曾吞噬过人类。

这里已经算是比较深入秘境的区域,出现秘境人也并非不可能。

总之,他不愿相信宋越那个小武夫还活着。

他们要杀宋越,还真不是因为虎鲸老妖回去之后那番大发雷霆的举动。

而是张家给钱了!

而且一次性给的太多!

那钱已经进了他在人间的秘密账户里,数额连他这种碎骨大妖都十分动心。

这才是驱使他带着一众手下在秘境追杀宋越的原动力。

所以宋越最好已经死了。

否则谁有那么多闲工夫整天追杀一个小屁孩?

他们来这里还有更多事情要做呢。

欧元福有些无奈,的确,大龙虾说的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他不信。

同为人类,他有种强烈直觉,那个阴险狡诈的小东西极有可能还活着。

他看得出这群北海妖族只是想弄死宋越,骨子里对宋越并没有那种刻骨的仇恨。

这点跟他就很不一样。

“那算了,大家话不投机,就分道扬镳好了。”欧元福看了一眼大龙虾,淡淡说道。

左右误会已经解开,那些北海妖族尸体消失和他们也没关系,不是一路人,还是相互保持距离的好。

免得他某一刻突发邪念,再想吃海鲜,那就尴尬了。

大龙虾一脸晦气,同伴的尸体十有八九被人拖走给吃了,这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一种不能容忍的巨大羞辱。

只是从在场人身上,也的确感受不到他们同伴的气息,只能自认倒霉,带着几个幸存下来的手下,匆匆往秘境深处赶去。

为了杀宋越,已经耽误不少时间,再拖的话,可能真的没机会拿到这处秘境中最好的大药了,必须得抓紧时间才行。

欧元福等人看着大龙虾一众北海妖族消失的方向,微微皱了皱眉,双方的目标竟是同一个方向。

看来他们也是冲着那片药园去的!

开启次数多了,真正有经验有实力的人每次进来后都是直奔主题。

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秘境,除非地宫,否则还真没多少秘密可言。

像之前昆仑秘境开启涌进去那群年轻人,包括宋越,其实都是小菜鸟,给他们机会进去,纯属对年轻晚辈的一种照顾,让他们感受一下秘境的氛围,为将来打基础。

欧元福看了一眼其他停留在这里的人,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一群欧家人,也跟着大龙虾的路线,往秘境深处走去。

林欢和小墨站在人群中,小墨用精神力问道:“姐姐,宋越不会真的死了吧?”

林欢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根据刚刚那两伙人的表现看,我猜他应该还活着!”

小墨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开心:“他要能活下来那就太好了!”

林欢冷不丁问了一嘴:“你喜欢他?”

小墨红着脸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不是坏人,不应该就这样死去。”

林欢笑笑,道:“修行界的事儿,哪有那么多应该不应该?人人都在拼命往上走,都在争渡,谁都想获得最好的功法、机缘,都想得到顶级的修行资源,要都像你这样想,那这世上就没有修行者了。”

小墨有些低落的道:“哎,要没有这些纷争该多好!”

林欢看着渐渐散去的众人,道:“走,咱们也跟上去,他们那个方向,有这秘境的重宝!”

小墨有些担心:“进入太深……会不会有危险?万一我们赶不上回来的时间怎么办?”

林欢道:“放心,这次我身上带有法器,可以短距离飞行,如果时间真来不及,我们就提前飞回来!”

小墨迟疑着点点头:“那好吧。”

……

宋越此时已经无限接近那片他早就盯上的区域。

那里有人。

还不止一个!

像是一个严阵以待等着敌人自投罗网的军团。

足有数百人之多!

虽然彼此隔着十几里,但已经能从那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杀气。

西方的秘境人!

那地方……果然不凡!

宋越藏在一棵长在山巅的大树上,头顶有个巨大的鸟窝,直径有三米多。

鸟窝里没有蛋,也没有小鸟。

爬上来的时候他去看了一眼,像是很久都没有动过的样子,应该很安全。

十几里外的山谷中,那片疑似药园区域能看出法阵存在的痕迹。

不知是原本就有的,还是那些秘境人后来设置的。

反正想要进去的话,光明正大肯定不可能,偷渡的话,也不容易。

对方看管的太严密了,几乎全无死角。

他这一路上采集到几株成熟的筑基大药,其中两株上面还做着标记,应该是秘境人所为。

这种收获说起来也算可以了,每次进入秘境,只要能带走一株筑基大药就不算走空,但宋越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实在不行,就放一个师父给的阵盘在这里,等什么时候秘境关闭,这群秘境人彻底离开后,再回来尝试能不能进药园挖走那里的大药。

正盘算着,宋越突然心生所感,回头看了一眼,透过浓密树冠,看见远方天空一群人快速飞来。

离着老远他便认出,是以大龙虾为首的北海妖族。

大龙虾在空气中迅速凝结水汽,形成一条水道,一众海中妖族在水中高速游动。

这个术法不错!

宋越有些羡慕的看着这群海鲜在天上飞。

可惜帅不过三秒,大龙虾带着几个相当于筑基层级的启灵手下飞过宋越头顶上方,一眼便看见那边严阵以待等候多时的西方秘境人。

但因为飞行速度太快,来不及刹车,眨眼间就已经到了那群人上空几百米处。

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大地上如同蝗虫般飞起数百支箭矢,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射来。

这些箭精准度极高,把他们当成了靶子。

五六百米的距离,箭矢转瞬即至!

飞到近前的时候力量并未衰减,但在碰到大龙虾用水汽凝结出的防御后,却很难射进去,纷纷落下。

大龙虾一声怒喝,在天空中卷起一道水龙卷,朝着下面那群人席卷而去。

下方西方秘境人当中也有强者,辟出一道剑气,将那道恐怖的水龙卷拦腰斩断,化成漫天大雨落下,但已失去了威力。

眨眼间双方就短兵相接。

大龙虾这边几乎一触即溃,倒不是他们实力差,主要对方人太多了!

各种术法不要钱似的往这群海鲜身上招呼。

大龙虾怒吼连连,在天空中显出本体,居高临下开始攻击。

几个秘境人躲闪不及,被锋利的冰箭刺穿身体,当场毙命,这一幕激起了其他秘境人的怒火,有人激活飞行法器,直接飞上高天,一起围猎这些海鲜。

这时欧元福一群人也从后方赶来,见状没有上前,而是谨慎的落到宋越所在那座山上。

这群人距离宋越不到三百米距离!

宋越顿时屏气凝息,他可不想被发现。

欧元福沉声道:“这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秘境人了?”

身边有人道:“上次来的时候好像还没多少,难道是上次进来那些人,很多都没有离开?”

欧元福面色有些沉重,这么多秘境人守着后面山谷里那座巨大药园,想要硬来的话恐怕不行了。

他们眼看着大龙虾身边几个启灵境界海妖被人从天空击落,巨大本体狠狠砸在地上,将地面都砸出一个大坑。

再被大量秘境人一拥而上,当场分尸!

“他们完了。”欧元福说道。

大龙虾怒吼连连,接连施展水系术法,形成巨大冰墙将自己包裹在里面,驾驭水汽逃之夭夭。

进来的时候一大群,接连两次失利之后,活着逃走的就只剩下他一个!

那边的秘境人成功收获了海鲜之后,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有人冲着宋越所在的大山冷冷传音道:“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

欧元福身边有人回应道:“我们想要交易!”

那边沉默了一会,有人回答道:“你们能拿出什么?”

欧元福身边几人面面相觑,来之前根本没做这方面准备,身上倒是有些法器,但都有用,没人会轻易拿出来。

这时那边的人又道:“如果没有诚意,就赶紧离开!”

欧元福想了想,看着一个金发青年道:“你们等在这里不要乱动,欧勇,你跟我走一趟。”

欧勇,正是之前宋越在酒店大堂见过的那个金发青年,长相跟欧平多少有些相似。

金发青年沉稳的点点头,跟着欧元福一起,驾驭飞行法器朝着那边赶过去。

随后又有人陆陆续续从远方赶来,都是知道这处秘境哪里有好东西的,其中大多数都是西方阵营的强者。

一名身穿黑衣头戴斗篷的女子骑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拖把远远飞来,飞过宋越所在山头,丝毫不停顿的继续往前飞去。

那边的秘境人拦住了欧元福跟欧勇,但却对黑衣女子视而不见,任由她飞向后面山谷,也就是秘境最大药园所在的方向。

宋越始终安静的看着。

等候在山上的几个欧家人也看见这一幕。

有人说道:“那个是女巫吧?为什么没人拦她?”

“或许跟秘境人很熟悉。”

“说不定人家就是自己人呢。”

“该死的秘境人,滞留在这里面不走,就把秘境当成私人领地了。”有人愤恨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人家滞留这里上百年,肯定会把这当成自己地盘。”

“地球人统统该死!他们和秘境人没什么分别。科技水平那么差,全靠我们扶持,到头来却称我们为大老外,言语中毫无敬意,却不知这颗星球,是我们祖先最早开发的!”有欧家人言辞激烈,对地球人充满厌烦。

“慎言,这是在地球,不要乱说话。”有人出言警告。

从始至终,宋越都只躺在那棵枝繁叶茂树冠巨大的树杈上,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欧元福还在远处跟那群人进行交涉,不过看起来双方谈得不是很投机,欧元福身边的欧勇似乎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双方剑拔弩张,差点动起手来。

但最后都克制住了。

欧元福终究是贯通境的大修士,秘境人那边虽然也有高手,但真打起来,肯定会有很大伤亡。

人类的贯通境修士可没有妖族那些碎骨大妖好欺负。

最后,在欧元福的坚持下,他们似乎终于获得了一个进入的席位,金发青年欧勇越过一群秘境人,走向后面山谷。

但很快,他便和那黑衣女子一起,被山谷中的法阵挡在外面。

黑衣女子看上去还有些狼狈,被法阵反弹的力量击飞,头顶斗篷掉落,露出满头青丝和一张明艳动人的脸。

距离很远,宋越依然可以看出那女子很年轻,看起来都不到二十岁。

她似乎有些恼火,冲着那群秘境人大声说着什么,因为距离太远,又怕惊动那些欧家人,宋越没有动用精神力量,听得不是很真切,但大概意思他听明白了。

黑衣女子质问那群秘境人,为什么法阵威力增强了,是不是他们搞的鬼?

那群秘境人并未动怒,对黑衣女子解释说他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欧勇也没进去,一脸晦气的垂头回到欧元福面前解释了几句什么。

欧元福让他留在原地,自己这朝着那山谷走去。

这次秘境人没再拦他。

欧元福过去之后,同样被法阵拦阻,但他却强行动用术法,将面前法阵撕开一道口子,成功挤进去了。

一群秘境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贯通修士单兵作战实力太强了,其实他们这群秘境人想从里面采药,基本也都靠这种方式。

需要贯通境的大修士亲自出手才能进去。

一会的功夫,欧元福拎着两株光芒闪烁的大药从里面出来。

看上去面色带着几分疲惫,显然,强行闯进法阵不是一点代价都没有。

他带着欧勇迅速从那里离开。

回到这座山上,见到其他欧家人,欧元福沉声道:“我从里面取了十二株贯通层级的大药,这一趟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

在场众人听后顿时都露出兴奋之色。

有人道:“我看您就带了两株出来……”

话没说完就被身边人打断:“你傻呀?还真能拎着十二株大药出来不成?秘境人看见还不得疯?”

“欧勇……”欧元福看着金发青年道:“你带着这些大药先离开这里,回祭坛那边等候,这些大药关系到老祖宗的寿元能不能得到延续,可惜更高层级的大药有强大法阵守护,我没办法拿到,我在那里看见一株通体金色的聚丹层级大药!真正的无价之宝啊!”

众人眼中都露出向往之色。

欧元福道:“等下个一百年,咱们欧家若是能出一个聚丹大能,就有机会把它取走!”

他说着将一枚做成戒指的储物法器交给欧勇,看向其他人道:“你们跟我去寻找宋越的踪迹,龙纹豹肯定没能杀死他,不杀此子,我心难安!”

其他人有点意外,有人道:“必须给欧平报仇雪恨……”

欧元福摇摇头:“不仅仅是报仇雪恨的问题,那小子……不简单!”

有人不屑:“不就是一个武夫吗?”

欧元福看了说话的人一眼:“你懂什么?上古时代有以武入道的大能,凭大宗师境界斩杀聚丹大能!”

“不可能吧……”

在场众人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武夫大宗师……斩聚丹大能?

这听起来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似的。

欧元福道:“那个时代没有武夫这个称谓,以武技近战为主的人,叫武道修行者!”

欧勇看着他道:“叔爷,您的意思……那个宋越,是个武道修行者?”

欧元福点点头:“单纯凭借一个年轻宗师境武夫,怎么可能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走?”

说到这,他不愿多说:“好了,小勇,你记住,即便在祭坛那里见到宋越,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身上的药材必须要保护好,我们若是找不到他,大不了……就在祭坛那里,想办法弄死他!”

欧勇点点头:“我明白了叔爷,我会小心的!”

说着带着储物戒指转身离去。

欧元福看一眼众人:“我们也走!”

一群人就在宋越眼皮子底下迅速消失了。

但宋越并未轻举妄动。

他总觉得,对方有些话,似乎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准确的说,是对方也不能确定他是否在这附近,只是想要尝试一下。

所以宋越很谨慎的收敛气息,并没有任何举动。

过了好一会,头顶天空不断有人朝着药园所在山谷方向飞去,宋越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足足半个多小时过去,欧元福非常突兀的从一个宋越没想到的方向出现,目光锐利的打量着山顶上这些参天古树。

眼看着就要注意到宋越所在的这棵树,宋越当下毫不犹豫,直接进了玉虚通天碑。

被缩小成缝衣针大小的玉虚通天碑刺在巨大鸟巢的底部,就算把整个鸟巢都给拆了也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宋越消失的一瞬间,欧元福似有所觉,目光死死盯着宋越所在这棵树,下一刻,他瞬移到这课巨大树上,一眼看见那个大鸟窝,盯着看了半天,最后才喃喃自语道:“莫非是我的错觉?那个小畜生……真的不在此地?”

宋越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欧元福刚刚那番话的确是有意说给他听。

当然,这属于一名城府深的老狐狸的自我修养。

即便只是一点猜测,也会进行一次短暂布局,不准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一般人也听不出,准了……那就是料事如神。

欧元福又在其他几颗可以藏人的大树上找了一圈,最终一无所获,这才彻底离开。

宋越在玉虚通天碑内吃了一顿龙虾钳肉刺身,又吃了不少蓝色妖姬果,打通了腿上两个穴位,运行了一个周天天尊精神法。

时间差不过过去七八个小时,这才小心翼翼从通天碑里出来。

这时山谷那边已经变得很热闹,一些人或是通过交易,或是通过关系,试图进入山谷中的药园采药。

但这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被法阵拦在外面。

贯通境的大修士终究是少数,所以包括林欢跟小墨在内,很多人到最后只能悻悻离开。

一些人还不死心,等在这里,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还有一部分人这开始选择跟秘境人做交易。

林欢用两件不错的法器换了两株筑基层级中的极品大药,也算小有收获。

小墨也交换了一株,小心翼翼收好。

她们来到地球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收集各种大药,来之前都做好了相应准备。

什么时候差不多了,就会离开地球,回到自家所在星球,用自己收集来的大药,跟家族换取修行资源。

大家族的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同样也得自力更生。

宋越将一块阵盘留在这个鸟巢底部,随后悄然往回赶,他想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把欧勇身上的大药抢走!

欧元福凭借强大的个人实力,硬是从秘境人的虎口里薅走了十二株贯通层级大药,这让宋越很是心动。关键双方是死敌,对方到现在还在寻找他踪迹想要干掉他,那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因为还有时间,祭坛这里的人并不多。

即便是不敢深入秘境,但至少也要在周边好好寻找一番,运气好的话还是能有一番收获的。

欧勇也是这么想的。

身上那十二株贯通大药对他来说就是块烫手山芋,对他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欧元福信任他,将大药放在他身上,回去之后也会给他一些奖励,以后还会对他进行重用,可没人会嫌自己身上资源太多。

回到祭坛之后,他只稍微安分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始四处踅摸起来。

欧家家学渊源,欧勇算是这一代当中比较出色的,三十几岁踏入筑基领域,对各种药材的辨认能力也很强,在祭坛附近找了一圈,还真让他找到不少养气层级的上好药材。

但渐渐的,他有些不满足起来。

储物戒指里面装了十二株贯通层级大药,跟那些养气级别的药材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匹配。

“怎么着也得找到一点筑基层级的药材吧?那些养气层级的药材,回去可以送给我的女朋友们,对了,还有欧平的女朋友们,欧平死了,她们都没人照顾,看着怪可怜的……”

欧勇心里想着,开始渐渐离祭坛远了点,当他成功找到一株筑基层级大药后,又忍不住再走远了点。

心想反正那宋越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元福叔爷带人满秘境追杀……说不定早就葬身在那头被叔爷砍了脑袋的龙纹豹腹内,叔爷有点太过谨慎了。

再说就算我遇到那个小武夫又能怎样?

区区一个宗师境的小东西,自己一股精神念力加上一道雷法就能把他给结果了。

欧勇虽然心里记着叔爷的叮嘱,没有特别远离祭坛位置,但也不算太近,即便加速赶路也得几个小时。

就在他哼着歌,一脸开心的挖掘一株稀有的筑基灵药时,突然感觉一股凉气顺着后脑袭来,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身上的护身法器骤然亮起。

一道璀璨刀光斩来!

欧勇大吼一声,无比狼狈的在地上翻滚出去。

但却正好滚到一人面前,被那人抬起脚像是踢球般狠狠踢飞起来。

若不是身上的法器还算给力,这一脚就能把他活活踢死!

“什么人偷袭你爷爷!”

欧勇大吼,掐着法诀就是一记雷霆劈出去。

刹那间,他看见眼前一个手持长刀的英俊年轻人,正面无表情一刀向他劈过来。

他的雷法劈空了。

但对方的刀却无比精准的劈向他的面门。

欧勇认出来人正是他认为已经死去的宋越,整个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元福叔爷会那么重视这年轻人,非杀他不可,这战力……哪里像是一个宗师境的武夫?

咔嚓!

欧勇身上护身法器形成的防御被宋越一刀劈开。

八荒道经的法则太过凌厉强横,即便宋越手里用的不是龙纹斩仙刀,这一刀依旧轻松破掉欧勇身上护身法器。

“停,你我无冤无仇,不是我要杀你……”

欧勇慌了,他试图向这个年轻人求饶。

大声道:“我身上有宝物,你放了我,宝物你拿走!”

宋越一记劈星手,星光点点间,宛若剑气的掌风直接将欧勇头颅劈开。

他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你死了我自己会拿。”

呸!

宋越吐了口吐沫。

修行者算个屁!

实力大增之后,欧勇这种战力的筑基修士在他面前完全不够看。

他也没想过要手下留情,欧勇跟着欧元福和那群海鲜追杀他的时候可没说过双方无冤无仇。

从欧勇身上取走那枚储物戒指,上面的精神能量很强大,一时间竟没有破开。

宋越尝试使用夫子教的方法,寻找戒指上的精神波动频率,还真让他给找到了,开启之后,十二株贯通层级的大药整齐摆放在一个立方左右的空间内。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养气层级的上好药材和几株筑基大药。

还不错!

宋越挖了个坑,把欧勇给埋了。

上面移栽了点秘境里好看的花草,嘴里念念有词:“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不要再投胎到这种家族,安息吧。”

做完这一切,宋越转身离去。

杀人,非他所愿。

奈何总有人不想放过他,在外面人间还好些,一旦进入秘境,就毫不掩饰露出狰狞爪牙,好像他天生就应该是个猎物。

宋越溜溜达达回到祭坛那里,这会儿祭坛处还没人回来。

他就在这里,修行天尊精神法。

随着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他现在已经可以开始用精神力去观察己身。

当他运转天尊精神法观察自己的时候,发现身上附着着一丝淡淡的怨气,还有吃过“海鲜”后残留的一些印记。

宋越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实力强大的修行者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判断一些事情。

他尝试着将这些印记和怨气抹除,在强大天尊精神法的清扫之下,这些印记像是冰雪遇到烈阳,迅速融化掉,消失在空气中。

接下来数日,宋越哪儿都没去,就老老实实等在这里。

已经开始有人回归。

最先回来的一些人见到他,都有些意外。

他们对这个来自东方的英俊年轻人印象深刻。

一方面人很帅,有人说东西方审美有区别,其实并不尽然,像宋越这种身材颀长五官立体的英俊年轻人,甭管东西方还是大老外,其实都是认可的。

另一方面是这个家伙貌似一进来就被人给追杀了。

关键他自己好像还知道!

这在别人眼里就有点搞笑了,明知自己会被人追杀,还敢光明正大来到秘境这种奉行丛林法则的地方,是太有自信了还是太过年少无知?

人们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宋越太年轻了。

可他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跑了,所以又不完全像是后者。

总之,大家对宋越的印象有些复杂,长相方面很清晰,性格方面……却又很模糊。

他们不清楚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直到他们或满载而归或失望而回的重新聚到祭坛这里,发现宋越好整以暇呆在那。

甚至用一根棍子穿着个大灰兔子在那烤肉吃!

感觉他不像是来探索秘境,而是跑来郊游的。

关键那兔子他从哪打的?

秘境这种地方,各种强大妖兽时有出没,像兔子这种普通动物少之又少。

人们纷纷用怪异眼神偷瞄着宋越,宋越也不在意。

自顾在那烤肉吃。

还很精细的从背包里拿出上好的盐往上撒,一会功夫香气四溢。

弄得吃了很几天速食品的人都忍不住偷偷咽口水。

当林欢跟小墨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诡异的一幕,一边是一大群人聚在一起畅聊,分享这次秘境之行的收获和见闻,然后时不时往另一边一道孤零零的身影那里偷瞄咽口水。

那只兔子烤的金黄,散发出的香气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少人都后悔为什么回来这么早?

还有一些人干脆走了,也想在附近猎取一些野味。

他们却不知道,宋越的兔子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扔在玉虚通天碑里多长时间都不会变质。

林欢带着小墨朝宋越大步走来,微笑道:“有口福了!”

宋越抬头瞥她一眼,却没说话,拿起匕首割下一大块兔腿肉,扎在刀尖上递给小墨:“来,妹子,尝尝好吃不?”

小墨一脸惊喜,但却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林欢。

林欢满头黑线,没好气道:”给你就接着呗!”

说着她坐到宋越对面一块石头上,道:“生气我在你被追杀时没有出手?”

宋越又切了块肉递给她,摇摇头:“我什么时候被追杀了?”

林欢:“……”

要不是很多人都在关注这边,她真的很想问一句,宋越你认真的吗?

但仔细想想,宋越好像还真没跟欧家和北海妖族那群人短兵相接过!

这就有意思了。

北海妖族那群人听说就只剩下一个碎骨境的龙虾大妖,欧家那边……也是伤亡惨重,死了好几个。

结果宋越倒好,不但没有葬身豹腹,反倒不知从哪钻出来,一脸悠闲的坐在祭坛入口烤肉吃。

这要是叫北海妖族那只碎骨大龙虾和欧家的人看见,还不得当场气炸?

太打脸了!

她一边嚼着兔腿肉,感觉味道还不错,但这绝不是什么妖兽肉,应该就是外面的兔子,一边看着宋越问道:“你是怎么逃回来的?”

宋越吃着兔肉,含混不清的道:“什么怎么逃回来的?我在秘境里搜集了一些灵药就回来了。”

林欢有些无奈,但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宋越了,知道这是个混不吝的主,看着宋越说道:“出去之后,能不能找个地方谈谈?”

宋越头也不抬的道:“我屋还是你屋?”

林欢眉梢一挑:“都行。”

小墨在一旁默默吃肉,不敢出声。

这时候小七不知从哪钻出来,看见宋越,原本想忍一下,假装不熟,可看见林欢跟小墨都不避嫌的坐在宋越对面吃肉,也颠颠跑过来,看着宋越道:“你没事儿?”

宋越看了一眼他,摇摇头,却没说话。

因为这时候,欧元福带着几个欧家的人,一脸阴沉的从远方往祭坛方向走来。

他们感觉自己被耍了!

宋越果然还活着!

但他们却在西方秘境里兜兜转转找寻好几天。

其中几次甚至闯进秘境大妖领地,差点发生冲突。

欧家一个筑基层级的修士还被一条剧毒的小蛇咬了一口,差点没命,其他人拼了命才把他给救回来。

现在还在一个人身上背着昏迷不醒呢。

结果回到祭坛,却发现宋越坐在那里烤肉,跟几个人谈笑风生!

当然,谈笑风生是他们自己想象的。

两男两女坐在那里,当然会谈笑风生。

欧元福并没有急着来找宋越晦气,他在寻找欧勇。

找了两圈却并未发现欧勇身影。

他顿时有些焦急,皱起眉,大步来到宋越几人附近,冷冷看着宋越:“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宋越随时准备激活阵盘,这种时候必须提高警惕,天知道欧元福会不会狗急跳墙,当众对他动手。

沟动秘境震频离开是不行的,这会让他的秘密曝光。

他抬起头,看着欧元福,茫然问道:“请问您哪位?”

欧元福看着他,像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欧家,欧元福,欧平的叔爷!”

宋越像是愣了一下:“欧平是谁?”

随即露出恍然表情,看向林欢:“我想起来了,是曾经跟你一起那个?”

林欢无奈,只能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跟欧元福打了个招呼:“见过前辈。”

双方家族同在天越星,相互之间算是一个阵营,她家里长辈跟这位欧元福还有些交情,虽然她看不惯欧元福的做派,但身为晚辈,见面总是要打个招呼的。

“离这种人远点,林家的女儿,不要这么自甘堕落。”欧元福并没有客气,教训了林欢一句。

随后不再理会,一双眼死死盯着宋越,毫不掩饰的用精神力在他身上来回扫描。

宋越强忍着劈他一刀的冲动,假装感应不到,坐在那自顾吃肉,但精神却时刻紧绷着,只要欧元福稍有异动,他会立马激活阵盘离开这儿。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暂避风头也不丢人。

好在欧元福最终克制住了在这里对宋越出手的冲动,有些事情可以光明正大的做,比如追杀宋越。

就算有人问起,他也不会承认。

难道宋越走的方向,我们就不能走了么?

但有些事情还是要顾及一些影响,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击杀一个年轻晚辈,出去之后他也不好交代。

关键他没能在宋越身上找寻到半点异常。

一个宗师境界的小武夫,不可能掌握那么高级的精神法,抹除掉身上的不良痕迹。

最终,欧元福从宋越面前离开了。

但他内心深处的杀意,却被宋越感知得清清楚楚。

老匹夫,早晚一刀劈了你!

没过多久,一脸丧气的大龙虾也回来了。

他们北海妖族这次秘境之行简直失败到家。

损兵折将不说,收了大笔钱要干掉的人却还好好的活着。

像欧元福一样,大龙虾也不想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对宋越出手。

他顾忌的跟欧元福有些不一样,他是看见人群中已经有不少华夏官方的大修士,担心自己对宋越出手,那些人会出手阻拦。

北海妖族跟华夏一脉本就谈不上和睦,一旦他动手,那些人就算跟宋越不亲近,也未必会眼睁睁看着。

就这样,在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里,众人在飘满肉香的祭坛等到了门户开启那一刻。

宋越从头到尾,都在认真吃肉。

除了给林欢小墨和后来的小七分了一些腿肉外,剩下那些都进了他自己的肚子。

最后看着开启的门户,宋越站起身,拍拍肚皮,准备跟众人一同离去。

已经找了半天欧勇的欧家人眼看着门户开启,终于急了。

因为到现在,欧勇依旧踪迹全无!

一个大活人,平日里也算稳重,总不可能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吧?

至于说欧勇会不会拿着十二株贯通大药跑路,滞留秘境成为秘境人这点,一众欧家人几乎都没想过。

他没那个胆子,也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脱离了欧家的庇护,他在秘境里根本无法一个人生存。

所以目前来看,可能性就只剩下一个,也是他们最不愿相信的——

欧勇遇害了!

欧元福再一次拦住宋越去路,他冷冷看着宋越:“欧勇是你杀的,对吧?”

宋越皱眉:“谁是欧勇?我不认识。还有,这位前辈,您没事儿吧?”

欧元福眸光深冷,猛然间一股强大精神能量向宋越笼罩过来,寒声大喝:“是不是你?”

贯通大修士,又是以精神能量擅长,这一击非同小可。

宋越刹那间感受到那种压力。

他运转天尊精神法,发现不但抗住了对方的精神威压,甚至……好像还有一点点……反击的余地?

当下毫不犹豫,施展天尊精神法,狠狠的反击回去。

他的精神力量,像是一根针,刺进了欧元福的精神识海中。

欧元福一声惨叫,当场双手抱头。

鼻涕眼泪瞬间全部流淌出来。

堂堂贯通境的大修士,这一出洋相着实震惊到了所有人。

欧家其他几人刹那间就准备对宋越出手。

宋越却一脸无辜的道:“前辈您怎么了?您没事吧?对不起……我真不认识什么欧勇,您问错人了。”

一边说,一边全力运行天尊精神法,之前没想到,天尊精神法竟如此强大。

既然如此还犹豫个屁!

干死你个老匹夫!

-------------

大章,求推荐票和月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