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车不借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6854字
  • 2021-09-18 14:37:12

宋越开车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小七正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小区门口抠手指,可怜巴巴的。

把车停下,降下车窗:“上车。”

小七盯着宋越看了半天,才一脸夸张的道:“我去,你哪弄来的这车?这好像是神龙刚下线的第八代飞车……可以超音速飞行!”

小七一边说,一边往驾驶位这边走来:“赶紧让我过过瘾,梦中情车呀!”

宋越摆手:“去去去,我还没坐热乎呢,赶紧上车回家。”

小七绕回副驾驶,上了车,这摸摸那看看,由衷赞叹:“真好!宋越,我记得你说自己没钱?这车好像有钱也买不到吧?”

宋越叹了口气:“哎,别人送的,我不想接,硬要给,我也没办法……”

小七不想说话了。

回到家后,小七回去睡觉,宋越也回到房间开始整理那些小礼物。

试了试吴东山送的小口琴,按照那段用气的法门,将小口琴对准一个玻璃杯,刚一吹,玻璃杯啪的一声,砰然爆裂。

小七直接冲到三楼敲门,宋越打开门后,小七一脸凝重:“刚刚什么东西?”

宋越耸耸肩,捏着小口琴道:“摔碎了一个玻璃杯。”

小七看着地板上几乎碎成粉末的玻璃杯,无语的冲宋越竖起一根大拇指:“哥,还是你牛,玻璃杯都能摔得这么别致,长见识了!”

说完转身走了。

感觉宋越这个家伙身上秘密太多了!

就说刚刚那辆车,他都已经垂涎好久,作为一个天生喜欢高调的人,怎么能没有一辆拉风的车?

可惜神龙第八代飞车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想要排队定制的有钱人能排出好几千号,但产能却只有那么点,还特么限量!

宋越拿出笤帚把地上的玻璃碴扫干净,认真收好小口琴,感觉大叔这人不错,送的小礼物都这么实用。

关键时刻突然给敌人来这么一下,运气好能直接把对方弄个脑震荡出来。

那小瓶药粉他没敢轻易尝试,这玩意儿是专门阴人用的,就像吕晓宏警告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用。

孙泽平的刀不必多说,可以作为平日里训练和战斗时使用。

自己那把母刀不能轻易示人。

冷瑞君小姐姐说朱佳小抠,其实她才是!

居然就送了自己一块制式的、每个人都有的手表,还说要送自己一场梦……简直良心坏了。

肾虚公子送的那瓶酒宋越打算明天早上给师父送去,那么好的酒,必须孝敬老人家才行。

何光辉的食材被宋越送进冰箱,打算明天一同送去夫子家孝敬给师娘。

毕竟王姐也不在了,他自己虽然也会做,终究手艺差了点。

孟泓送的小魔方储物空间是个好东西,可以平时使用,存储一些日常用品。

也可以遮掩玉虚通天碑的存在。

孟刚送的法阵图谱宋越很喜欢,躺在床上认真研究半天,有很大收获。

最后,又运行了一遍太乙锻体经前两章和天尊精神法,这才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天收获满满,开心!

第二天一早,小七又早早的没影了。

宋越拎着那瓶酒和食材来到夫子家,把东西交给师娘就要告辞。

因为他还跟小孟约好一起去见苗大宗师。

其实也该去看看了,回来这么多天,一直忙东忙西也没顾上,已经有点失礼了。

师娘看着他道:“你先别走,你师父有事找你。”

宋越点点头,往夫子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夫子直接传给他一段心法,然后告诉宋越:“你即将去西方秘境,那边的秘境同样有开启关闭时间,一旦错过,可以通过我教你的这种方法,与秘境空间同频共振,当找到那个频率之后,你便可以自由出入所有秘境,包括修行界。”

宋越愣了一下,赶忙记下这段心法。

又问了一句:“师父,利用这种方法,还能进入修行界?”

从小夫子就跟他讲过,地球是个很特殊的地方,不但拥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秘境,而且围绕着地球,还有一个无比浩瀚的巨大世界!

那属于一个更高层级的世界,古人兵解飞升,肉身成圣……所有那些飞仙的传说,进入的就是那个世界。

但之前夫子从来没对他说过还有方法进入到那里。

夫子点点头:“是的,修行世界自成一体,是凡人眼中神仙居住的地方,以后等你什么时候到了大宗师境界,可以去游历一番,长长见识。但要记住,修行界排外,最是看不起世间凡人,一些大的宗门、古教中人尚可,还算讲点规矩,但很多散修心性残忍、冷酷,轻易不要与之发生冲突。”

夫子说着,又取出两个巴掌大的类似罗盘一样的东西,交给宋越:“这个你收好,这是我用碧青金石制成的阵盘,通过它可以进行精准定位,比如你在家里放一个,修行界或是秘境放一个,可以进行定点传送。”

“我身上有伤,不然可以多给你做几个……”

夫子说着,轻轻咳了两声。

宋越发现夫子面色依旧不好,心里很难受,忍不住问道:“师父,您能不能给我讲讲,您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怎么才能治好?”

夫子看了他一眼,见到宋越眼中难过表情,欣慰的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

宋越追问道:“您就跟我说说呗?”

夫子有些无奈,有些事他不愿提及,不是要保守什么秘密,而是会触及到伤心往事。

但如今宋越已经长大,之前狐妖的事情瞒着宋越,已经让这个小家伙有点不开心……罢了,也没什么不能说。

夫子看着宋越道:“我的伤,是当年在九关战场上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被人家给封印了,然后又被驱逐,警告此生不许再踏入九关战场一步……”

夫子说着,忍不住轻轻一叹。

曾是绝世天骄,却遭遇凶狠打压,彻底断了他的修行之路。

这种事情,除了他夫人之外,再没跟别人讲过。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对曾经心气极高的夫子来说,更是一个致命打击。

如果不是太过宠溺宋越,他也不会说。

“大人物?封印?不许再度踏入九关战场?”宋越感到难以理解。

九关战场不是诸天万界抵御外敌的地方吗?

在那里,所有人族不是应该团结起来的吗?

就像那天在玉虚通天碑里的聊天场面一样,熟人之间相互调侃,十分热闹,令人羡慕。

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既然已经说了,夫子也没有隐瞒,继续说道:“我那个封印,一旦跟人动手,就会发作,每动一次手,只要动用灵力,封印就会越紧,同时还会有反噬……不过你也无须担心,休养一段时间,尽量不动用灵力便可,不会影响其他。”

好一个不会影响其他!

宋越感觉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他了解夫子,温和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极为骄傲的心。

这是一个真正的绝世天才!

留给人间众生的只有一个大儒身份,便已经名满天下!

实际上不但武道超群,更是兼修百家。

“怎么会这样?”宋越难过的问道。

他想象中的九关战场,不应该是这样的。

夫子笑着摇摇头:“有人的地方就会产生利益,有了利益的地方……就会出现矛盾和纠纷,其实没什么,你不要被这件事情给影响,之前不跟你说,就是怕你会因此生出仇恨心思。”

宋越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认真看着夫子:“我知道您的意思,怕我知道这件事,知道对方是谁后会被影响到状态,更怕我一旦进入九关战场,会忍不住去找对方麻烦。”

夫子点点头,他之所以这么喜欢宋越,就是因为这孩子虽然年轻,但人真的非常聪明。

“我知道你懂的保护自己,但你这孩子,混不吝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仗义、热血的心,一旦知道对方身份,你,藏不住自己的。”夫子轻叹:“那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人。”

“老狼……当年也是九关战场的战士?”宋越突然问道。

因为他想起老狼曾说过他的性子跟夫子很像,都是年纪轻轻便敢向大佬亮剑……

当时没往深里想,如今想来,老狼应该是多少知道一些内情的,等回头去找老狼问!

“他呀,他当年的确也上过战场,受了不可逆的伤才回来。”夫子说道。

宋越曾在另一个层面的空间中,惊鸿一瞥的见过老狼出手,很凶,很猛,完全不像他平日喝茶看报纸的狼外婆模样。

看来这些长辈们,都曾有过风云激荡的岁月。

“您的封印有希望解开吗?”宋越问道。

“怎么说呢……有是有,但太难了,除非能找到同级别的大能帮忙,但那个级别的……”夫子苦笑着摇摇头。

“那您就等我吧。”宋越道。

“好,我等着。”夫子没有任何嘲笑之意,看着宋越,“所以不要再问那人是谁了,也不要去问老狼,他不会告诉你的,那名字即便在人间,也不能提。”

宋越小心思被揭穿,也不尴尬,反而看着夫子问道:“提了会怎样?”

夫子道:“会被感应到,然后跨界追杀。”

宋越握了握拳,点头:“好的,师父,我记住了,我不问了!”

等他走后,夫人拎着那瓶酒笑吟吟放在夫子面前桌上:“你徒弟长大了呢!”

夫子瞥了一眼那酒,忍不住笑骂道:“这小东西……估计是哪个不着调的管理司人送的新人礼物,不过……这个倒是不错!”

夫人眼睛一亮:“要不……试试?”

夫子下意识摸了下腰,迟疑道:“要不……过几天?”

夫人:“哼。”

……

小孟终于接到宋越电话,开车过来接他,看见宋越家门口停着的这辆神龙第八代后,说什么也不开自己车了,当下霸占了驾驶室,说什么也要过过瘾。

宋越一个不留神被他抢了驾驶位,只能无奈的坐到副驾驶。

一路上小孟几乎快忘了他们要去做什么,喋喋不休的跟宋越普及这车有多牛逼。

宋越脑子里依旧在想关于夫子被封印这件事情,心不在焉的答应着。

他这态度让小孟很不爽,这么好的车,怎么就落在这种完全不懂车的人手里了?

如果不是瞥见前机盖上那个大大的艺术体“越”字,他甚至想从宋越手里花高价把这辆车买过来算了!

反正这混球也不珍惜。

车子开到孟旭东家在郊区的庄园,两人下来,大概小孟来之前打过招呼,苗大宗师带着几个徒弟和一些家人从里面迎了出来。

宋越赶忙下车,连连告罪。

“抱歉啊苗老师,这些天被琐事缠身,一直没能过来,怠慢您了!”

苗强哈哈大笑,连连摆手。

他不记得在玉虚通天碑里的经过,但之前的事情却都还记得。

如果不是宋越和钱家小姑娘,他这条老命可能都要葬送在秘境里。

即便起因是他为了保护宋越,但后来终究是人家反过来把他给救了。

后面宋越明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离开秘境,依然托孟旭东照顾好他的家人,这些苗强都记在心里,很感激。

“知道你这几天肯定有不少事情要处理,怎么会怪你?小孟人很好,对我们也都很照顾!”

孟旭东在一旁谦虚:“都是越哥交代的,我不过做了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随后苗强让几个弟子和家人过来给他们介绍。

秘境六十年,昔日少年如今已生华发,也早就当了爷爷。

这一大家子人对宋越和孟旭东都很感激。

尤其是苗强的夫人,心中更是感慨,她当时毅然决然带家人离开秘境,已经做好等丈夫六十年的心理准备,结果没过几天,苗强居然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这份恩情,这一大家子人,连同苗强的弟子们,都铭记于心。

客厅里。

苗强有些感慨的道:“六十年光阴,人间变化真大!之前我还想着出来可以开宗立派,结果这些天我稍微了解了一下,好一点的地段,面积足够大的房子,一年房租都是天价。”

孟旭东微笑道:“苗老师不必发愁,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先帮您把房子租下来,至于租金,您有钱了慢慢给就是。”

苗强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必了,你的心思我也明白,其实就算你不带宋越过来找我,我也打算这几天跟你商量,能不能收留我们一家,进精英武馆……”

孟旭东顿时起身,躬身施礼:“苗老师您言重了,精英武馆能请到您和诸位师兄师姐坐镇,那是我们的福分!可不敢说收留这种话!您放心,只要您点头,回头我会单独在精英武馆给您开设苗氏分馆,到时候您依然是开宗立派的祖师爷,只不过名义上,苗氏分馆归精英武馆所有。”

“到时候场地、所有的开销,各种前期工作,都由精英武馆这边帮您完成,回头产生收入,您占大头……”

苗强虽然脱离人间六十年,但他不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傻瓜,听了这话,顿时也苦笑着站起身:“小孟,你这也太……”

孟旭东一脸诚恳的道:“一点都不为过,说起来这是精英武馆占了大便宜,像您这样的一代大宗师,侠肝义胆,我们打着灯笼找不着,您加入,那是我们的荣幸!”

宋越坐在那观察着苗家这边一些人的反应,见他们此刻脸上都忍不住露出喜色,就知道这事儿成了。

小孟年纪轻轻,可真是个人才,会说话,有情商,的确不太像是个武夫。

想到这,宋越忍不住瞥了小孟一眼,心说这家伙当初跑去修行学院追温柔,该不会就是想趁机踢开张子晨,再和我结交吧?

想想应该不至于,要真城府深到这种地步,那也只能说,这家伙是个妖孽!

见事情成了,小孟甚至当场做了个决定,他看着苗强道:“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来之前家里长辈就已经交代过,要我带着苗老师……或者您派个人,咱去过下户,以后这个庄园,就是苗家庄园了。”

“哎呦,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苗强苦笑道:“无功不受禄,能被收留,还有这么好的条件,已经是我们之前不敢想的一件事,怎么还能要你家的房子?”

虽然回来时间不长,但这些天也足够他们简单了解一些当下的信息了。

都很清楚在杭城郊区,这样一座小庄园的价值是多少。

孟旭东一脸为难:“您看,这是家里长辈交代的,老爷子说了,改天还要亲自登门拜访您,说天下武夫不计其数,但大宗师却数量稀少,这是一名武道大宗师应有的待遇。”

说着他看向宋越。

宋越想了想,道:“苗老师,既然小孟代替家里长辈表达他们的诚意,那您就收下好了,一套房产虽然很昂贵,但跟您这一家子比起来,差得远呢!”

孟旭东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咱们的认知有点不一样,但我不能骗您,您这一家子武道修行者,对我们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啊!”

最终,苗强在孟旭东的坚持和宋越劝说下,收下了这套房产,但这一家子人对精英武馆和小孟的感激,也自不必多说。

孟家出手的确大方,但也并非没诉求。

只能说人家用的是阳谋,堂堂正正,没有跟苗强这种栖居秘境六十年,有点落伍于时代的大宗师耍心眼。

人往往都是这样,光明正大的做事,总会收获满满。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孟旭东开车,也不谈车的性能了,自个在那傻乐。

“你嘴都笑瓢了。”宋越道。

“嘿嘿,一个苗大宗师就值了,还有那么多即将踏入大宗师的青年高手,这笔买卖……太划算了!”

对宋越,孟旭东也不隐瞒,他直言这里面蕴藏着的商业价值,远比他承诺的那些东西,以及那套小庄园高太多。

“行了,商业上的事情,我也没兴趣,总之以后你们别亏了人家就好。”宋越提醒道。

“放心,我这人虽然足智多谋,但从不坑自己人!”孟旭东认真的保证。

“你这种认真吹嘘自己的样子真棒!”

“你这是在夸我?”

“要相信自己!”

宋越跟孟旭东来到精英武馆,帅气的神龙八代飞车引来不少路人瞩目。

孟旭东厚着脸皮道:“越哥,你不是要去西方么,这辆车就暂时借我开开怎么样?放在咱们武馆门口,还可以吸引眼球!”

“你堂堂孟家大少爷需要我的车来帮你吸人眼球?”宋越瞥了他一眼,“不借!”

“别那么无情嘛……要不,我等会再问?”孟旭东不死心。

“等会也不借!”宋越很坚决。

开啥玩笑,这车他还没新鲜够呢,再说这是朱佳小姐姐、赵老大跟老妈共同的心意,让小孟坐坐就不错了,借走开?想都别想!

十分钟后。

在精英武馆的小会客室内,孟旭东一脸认真在给宋越讲解一份合同。

“这份合同其实是给董事会成员看的,毕竟要送出去一部分股份,说的俗气一点,这些股份价值也不菲,总不能空口白牙来个口头约定,所以我就做了一份合同,越哥你仔细看一下,我敢保证这绝对是业界不敢相信,专业人士会嘲笑的一份合同。”

宋越在看。

这份合同确实没有坑,而且……有点太过于优待他了。

直接给了他百分之三精英武馆的股份,别小看这三个点,精英武馆目前的市值就已经超过三百亿。

有小孟这种人来操盘,精英武馆的将来肯定还会迎来一波高峰期。

地球上的武夫最大心愿就是把武馆开到那些外星球去,让那些大老外们见识下来自老祖宗的正宗武道!

之前张家的星武馆也是这个目的,只不过使用的方法和走的路都错了。

只按照目前精英武馆的价值,这三个点就已经接近十个亿了。

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除此之外,按照这份合约上所写,宋越无需坐馆,只要保证精英武馆开分馆的时候能够出现且一年不超过三次。

没有教授徒弟的义务,也没有其他责任跟义务。

合约期十年,如果合约期满,双方都感到满意,可以重新谈条件进行续签。

如果宋越想离开,那么届时将按照当时的精英武馆市值,一次性帮宋越把手里的股份折现!

这简直就是在送钱。

只要宋越签了这个字,轻轻松松就可以拿走十亿,然后一年出席几次精英武馆开业活动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小孟……这种脑残合同……你家长辈真的没意见?”宋越放下手中的合同,看着眼前这个长的只比自己差一点的大帅哥,“你别蒙我!”

孟旭东一脸真诚:“真没意见!”

说着,他怕宋越不信,掰着手指头在那数:“第一,是你这个人,我相信武道大宗师绝不是你的终点,而是你的起点!”

“现在就快了吧?”

宋越摇摇头:“早呢,穴位都没打开呢。”

孟旭东道:“那对你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你的神奇是我亲眼所见,所以我相信,你将创造咱们武夫界的奇迹!”

“所以,只是把你这个人拉进精英武馆,百分之三的股份我觉得是我们赚了。”

“第二,夫子,这个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但凡有资格知道夫子底蕴的人,都会明白他有多厉害。”

“第三,也是真正促使董事会所有成员全票通过的一件事……”

孟旭东看着宋越,低声道:“你进异常事务管理司了?”

宋越一愣:“可以呀,你连这个都知道?”

孟旭东嘿嘿一笑:“地头蛇,理解一下。”

随后他认真看着宋越:“你可能并不在意自身商业价值这些事情,但对我来说,你是精英武馆的人,这就够了。”

宋越犹豫片刻,然后道:“有没有……我家在星际联盟中的商业渠道的原因呢?”

孟旭东愣了一下,随即苦笑起来:“这些年来,人都说我像个妖孽,自从认识了你,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孤单了,越哥,我承认,有!”

宋越打开合约,大笔一挥签下自己名字:“你要说没有,这字我是不会签的,另外,这百分之三的股份,回头会由我妈代持,需要用我家商业渠道的话,费用你自己跟我妈和我姐谈去。”

孟旭东满脸堆笑:“越哥,以后咱就是自己人了!”

宋越一脸警惕看着他:“别的可以,车不借!”

孟旭东:“……”

----------

大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