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战友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10421字
  • 2021-09-08 20:43:40

大章。

宴会开始前,部门老大赵鹏挨个给宋越介绍,彩虹朋克男吕晓宏算是认识了,看上去夜生活过于频繁而显得有点虚的方铭宋越也认识了。

朱佳自不必多说,坐在宋越对面那个二十出头,看上去很狂妄的年轻人叫孙泽平。

除此之外,还有四十多岁,两鬓有些斑白的吴东山;二十八九岁,长相有些阴柔的何光辉;二十出头,相貌普通但一双眼极有神采的冷瑞君,这是个小姐姐,介绍到她的时候,小姐姐对宋越微微一笑。

算是这群人中态度比较好的。

另外还有两个同样神情倨傲的男子,年纪都在二十八九岁,一个叫孟泓,另一个叫孟刚,两人是堂兄弟。

算上宋越,这桌一共十一人。

赵鹏道:“还有几个出外勤的没能赶回来,等回头见到再单独给你介绍。”

从始至终,赵鹏对宋越的态度都很和蔼,一副笑容可亲模样。

而这其实更无形中让一些人看宋越不爽。

一个托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小家伙,态度还挺硬的。

如果是在官方的体制内,就算心里不满,也很少有人会直接表现出来。

但这是异常事务管理司,是一个纯粹靠本事吃饭的地方。

虽然也有类似官场的级别存在,但几乎没人把它当回事。

宋越吃的很尽兴。

一会要打架的,必须得吃饱。

即便是在虚拟空间里的战斗,也得保证精气神足够才行。

其他人都没怎么吃,也没怎么喝。

好几个人都在心里琢磨着,待会在虚拟空间要怎么才能给宋越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这当中,孙泽平大概是最看不起宋越的人。

他少年天才,但出身贫寒。

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对富人的敌视。

虽然他现在已经很有钱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瞧不上那些天生富贵的人。

在他看来,宋越这种小小年纪就踏入宗师境的武夫,绝对是那种家中大富贵的。

不然没可能在这种年纪成为宗师。

一个纯粹拿钱堆出来的人,堂而皇之混进异常事务管理司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关键老大还很重视,而在此之前,这样的待遇是他独有的!

赵鹏始终笑眯眯的,席间甚至还多次夸赞宋越。

宋越虽无惧挑战,却感觉老赵是在拱火,对他的夸赞虽然都是实话,但在外人听来,就显得有些过了,像是故意挑事儿。

挑就挑吧,有可能是孙泽平这些人平日里有点跳吧?

宋越猜测。

反正他对自己,那是信心满满。

宴会很快结束,一群人浩浩荡荡,开车的开车,走路的走路,回到异常事务管理司。

在赵鹏的带领下,众人乘坐电梯,下到地下深处。

宋越这才知道,原来在那栋不起眼的楼下面,竟有一个相当庞大的基地!

他甚至看见几架产自外星的航天器和机甲!

男人几乎没有不爱这些的,宋越看着那几架流线型的机甲,直咽口水,问身边朱佳道:“那玩意儿我能学吗?”

朱佳瞥了一眼过去:“你也对机甲感兴趣?”

宋越点头。

朱佳嘿嘿笑道:“哪天带你一起感受下!”

宋越脸色顿时一白,想到这姐姐开摩托时的脾气,觉得还是自己驾驶会更好点。

朱佳道:“这东西需要用意念控制,必须得拥有很强的精神力,你可能有点……不太适合,所以你想要感受一下,姐姐带你兜风!”

宋越拒绝道:“姐姐我觉得我自己可以!”

朱佳淡淡看他一眼:“你信不过我?”

宋越摇头:“没有!”

朱佳笑呵呵的道:“左边这个银色机甲,造价大概在五个亿,右面那个黑色的稍微便宜点,也要四个多亿,还有那个白色的,那个最威风,配有当下最顶级的粒子炮,打筑基就像打小朋友一样,那个九点五亿!”

宋越一脸呆滞。

朱佳看着他:“驾驶机甲需要意念,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摔跟头,随便摔掉一个零件,你大半年工资就没啦!”

宋越有些不信:“战斗用的机甲,摔个跟头就坏?”

朱佳一脸认真:“那可不!”

走在两人身旁的冷瑞君看了朱佳一眼,对宋越道:“别听她吓唬你,这玩意儿简单的很,估计有十分钟你就可以上手了,而且它材质很特殊,别说摔跟头,就算你驾驶它从一栋大楼穿过去,最多也就表面一点擦伤,稍微抛下光就好了。”

朱佳怒道:“小冷子你要抢我生意?”

冷瑞君无语,道:“你想脱单想疯了呀?小朋友你都不放过?”

朱佳哼了一声:“你管我!”

宋越在一旁瑟瑟发抖,感觉很无助。

随后一群人来到基地深处,进入到一个特殊的密闭空间内,在这里,整齐摆放着二十个巨大的救生舱一样的东西。

“跟棺材铺似的……”宋越小声嘀咕。

众人顿时对他怒目而视。

赵鹏让朱佳带宋越进入其中一个编号26的虚拟舱中。

“躺进去你会觉得更像!”朱佳带宋越来到26号舱,打开之后对他小声说道:“我也觉得像!”

宋越:“……”

虚拟舱其实很简单,朱佳只教了一遍,宋越就记住了。

看着舱门关闭,朱佳忍不住对其他还没进去的人道:“他特别聪明,不是那种没脑子的武夫,你们当心点,可别小河沟里翻船。”

方铭笑呵呵的开了句玩笑:“你对他这么上心,是不是想老牛吃嫩草?”

朱佳面无表情的呵呵一声:“你这种才是老牛!”

部门老大赵鹏默默开启舱门进去了。

众人相互对视,都忍不住嘿嘿笑起来,整个部门最老的人非老大莫属。

甚至有传言说老大今年已经一百几十岁,当然具体没人知道。

宋越在启动虚拟舱后,感觉像是睡着时的清醒梦一样,整个人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空间内。

看看自己的手脚,都非常真实,动动手指,那种跟现实几乎没差别的感觉让他瞬间生出一种这就是真实世界的感觉。

外星的高科技,真厉害!

宋越心中感慨。

随后众人纷纷进来。

在赵鹏带领下,来到一个巨大的擂台下。

四周有一些座位,可以进行观战。

擂台很高,从下面到台面,有十几米落差。

面积也很大,大约有两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

随着赵鹏的操作,擂台下面有一扇小门开启,在朱佳的带领下,宋越首先走到擂台下面内部空间,乘坐电梯升到擂台上。

宋越觉得有点多此一举,十几米高,一跳就上去了。

吕晓宏、孙泽平和方铭,以及孟泓和孟刚兄弟都跟着一起过来。

大概这几人都是看宋越不爽,想要好好教教这个新人做人的。

来到擂台上,宋越看着对面几人,一脸客气的问道:“几位前辈要一起跟我切磋吗?”

孙泽平道:“教训你还用得着那么多人?我一个人就够了!”

吕晓宏皱眉:“昨天我说什么来着?”

孙泽平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道:“行,那就你先,留点手昂,别给玩坏了!”

朱佳在宋越身边提醒道:“我刚刚教你调整真实感受那个,你学会了吧?记住把痛感调到最低,不然……”

其实她挺看好宋越的,毕竟她从老大那里得知了一些内幕消息,知道这年轻人并非那种毫无经验的小菜鸡,即便在秘境里,也是敢向秘境人挥刀的。

虽然老大没说结果如何,但宋越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们管理司,其实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宋越点点头:“嗯,调整过了。”

其实他没调。

不是托大,他在修行天尊精神法之后,精神力量的修为突飞猛进。

这种虚拟世界的战斗,要说影响,主要也是精神层面的。

一个脆弱的人,被人杀死在虚拟世界,肉体没什么事儿,但精神很可能会崩溃。

若是将真实度调整到最低,那么对精神的打击也将会降到最低。

宋越是经历过生死战的,他明白越是生死之间,越容易进行突破。

像今天这种机会,其实也挺难得的。

只看存放虚拟舱的场地,以及那些老人的兴奋程度,就能猜到这玩意儿开启一次,怕是得消耗大量能源,就算朱佳这些人,恐怕也不是想来就来的。

顶着彩虹色爆炸头的吕晓宏率先站在擂台中央,手掐法诀,看着宋越:“来吧,我会手下留情。”

宋越看着他问:“你调真实度了吗?”

吕晓宏愣了一下,随后摇头。

宋越好心建议:“你还是调整一下吧。”

吕晓宏撇撇嘴:“算了,来吧!”

对付一个年轻宗师级武夫,还用得着调整真实度……那不是给对方面子,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极度不自信!

不调?

那就来吧!

宋越眼中露出一抹认真之色,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发生巨大变化。

唯有近距离面对他的吕晓宏才能清晰感受到宋越身上这种变化,坐在下面看台上的吴东山、何光辉和冷瑞君也都看得真切。

他们都是微微一怔。

这年轻人……好像有点东西。

宋越的身形突然就动了,整个人快若闪电般,朝着吕晓宏正面冲来。

吕晓宏掐着法诀的手突然五指一张,一股可怕能量瞬间向宋越席卷而来。

换做一个正常的宗师级武夫,就这一下,基本就被打飞了。

但脚踩幻影迷踪步的宋越身体诡异的划出一道弧线,像是提前预判到吕晓宏的攻击,刹那间出现在他侧面,劈手就是一掌。

掌风如刀芒!

劈星手中最为凌厉的一式被他施展出来。

吕晓宏身上顿时出现一层能量护罩,他是个筑基很久的修士,进入异常事务管理司的时间也不短,拥有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

宋越一动手他就知道不好,这是一个拥有大宗师战力的人!

身上那层能量护罩在宋越掌风切割之下被撕开一道口子,吕晓宏口诵咒语,又是几道可怕能量如同子弹般向宋越射去。

这种能量远比子弹凶狠得多!

宋越运行太乙锻体经,撑开护体罡气,身形灵活得令人震撼。

偶尔有几道能量没能闪开,落到护体罡气上,也不过是生出些波动,极少数穿过护体罡气,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也已经没有多大力量。

比普通人全力一击要猛一点。

对宋越这种肉身强度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眨眼间便冲到吕晓宏面前,一拳挥出,拳印上绽放光芒,隐约间有雷光闪耀。

拳印还未击中吕晓宏,那雷光已经开始疯狂破坏吕晓宏身上的能量护罩。

由能量凝结而成的防御像是被刺破的泡沫,啪的一下四分五裂。

宋越一拳打在吕晓宏胸口。

原本是想打脸的。

但对方不屑调整真实度,这一拳如果糊在脸上,估摸着吕晓宏会留下严重心理阴影。

即便打在他胸口,宋越也只使了三分力。

毕竟是同事,不是敌人。

纵然这样,吕晓宏还是蹬蹬蹬往后退了十几步,勉强控制住身形,一双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看着宋越,倒是很光棍,道:“我败了!”

筑基修士,不敌年轻宗师!

在场除了赵鹏之外,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连知道一点内幕的朱佳都有些不敢相信吕晓宏这么快就败了。

平日里对付那些筑基妖族,没几个在吕晓宏面前讨到好处。

如今却败在个刚满十八岁的年轻宗师手上。

虽然看起来宋越像是尽了全力才做到的,但在场几乎都是明眼人,哪能看不出宋越关键时刻手下留情?

原本看着就有点虚的方铭脸色更白了,他觉得就算自己上去,结果也未必会比吕晓宏更好。

平日里他跟吕晓宏也不是没切磋过,虽然没太认真,但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算了,我应该也不是他对手,你们来吧。”方铭说道。

“怂!”孙泽平大步上前,看着宋越道:“之前小看你了,想不到你还真有几分本事,来来来,咱俩打!”

“你调整真实度了吗?”宋越问道。

“对你,不需要!”孙泽平神色倨傲,眉宇间带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气,并没有因为吕晓宏落败而受影响。

司里面的人,别的尚未了解,但这心气儿都是一等一的高。

就跟这些年虐过的那些修行学院小菜鸡们一样。

宋越心里想着。

也没废话,直接运行太乙锻体经,撑着护体罡气,脚踏幻影迷踪步,施展劈星手、雷霆拳,朝孙泽平发起了密集攻击。

孙泽平祭出一把巴掌大的飞剑,异常凌厉,在虚空中发出阵阵呼啸之声。

他掐动法诀,驾驭这把小飞剑不断刺向宋越要害!

左右是虚拟空间,这种新人小屁孩肯定害怕疼痛,把真实度调整到最低,既然这样,也就不用客气了。

吕晓宏就是手软,有顾忌才会输掉战斗。

他才不管那个!

要给宋越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深刻教训!

嗡!

飞剑破空,剑气纵横。

宋越左手劈星手,右手雷霆拳。

星光点点,闪电缠绕。

赵鹏站在擂台边缘,一脸认真的看着,不时轻轻点头。

夫子果然没撒谎,这绝对是个顶级的好苗子!

他甚至看出宋越同时在运行数种不同武技,这对武夫的要求太高了!

就如同左右互搏一样,非纯粹武夫,根本施展不出来!

孙泽平也确实有嚣张狂妄的资本,在他驾驭之下,飞剑相当灵活,剑光绽放,如同灵蛇一般,在空气中高速游走,不断寻找宋越弱点,朝着要害猛攻。

宋越始终没有动用奔雷之气。

他在熟练自身修行的武技!

嘭嘭嘭!

宋越的劈星手和雷霆拳不断轰击在飞剑之上。

发出阵阵沉闷声响。

双方缠斗不到一分钟,宋越距离孙泽平已是越来越近。

孙泽平眼中不见慌乱,反倒有种愈发兴奋感觉。

当宋越终于接近他,双方到了可以近身肉搏的距离时,他突然大吼一声,狠狠一拳轰出。

我不是武夫,但我同样擅长武技!

轰隆!

双方拳头相交。

雷光闪现中,孙泽平大吼一声,一记撩阴腿踹向宋越下体。

论武技,他从小到大同样也没有怕过谁来。

双方几乎是同时施展出这一招的。

宋越甚至有点意外。

这家伙很阴险呀!

嘭!

双方两脚踹在一起,又各自收回。

宋越依然没有动用奔雷之气。

与此同时,孙泽平那把小飞剑依然又快又稳的在寻找着宋越身上的弱点。

这个对手,有点意思!

打的很开,没有顾忌什么。

这就很好。

宋越劈星手越用越纯熟,指掌间有大量星光闪烁。

那是纯粹的能量凝结而成。

雷霆拳也越打越顺,缠绕的雷光已经到了他手臂处。

双方身形交错,宋越一个肘击,打在孙泽平撑起的能量防御上,雷光直接将防御瓦解,孙泽平踉跄着退了好几步。

终究不是真正的武夫,肉身抗击打能力也没那么强。

关键他也真的没调整真实度,那种瞬间的剧痛,让他终于露出较大破绽。

飞在空中的小飞剑也失去了准头。

宋越又是一记劈星手。

梦幻般的星光闪烁中,一道凌厉至极的能量直接将孙泽平劈飞出去。

深深的血痕,从头顶一直延伸到腹部。

如果不是他的防御也足够强,如果不是宋越没有动用奔雷之气,这一下……就算不把他劈成两半,估计也得深可见骨!

孙泽平发出一声惨叫。

这感觉太真实,肉身的痛苦也太强烈。

他不想叫的,觉得丢人,但没忍住。

虽然没死,但已经失去战斗力。

在他被宋越劈飞瞬间,孟泓和孟刚两兄弟差点直接对宋越出手。

他们平日里跟孙泽平关系不错,关键最重要的是,刚刚的一刹那,让他们生出一种:这是在跟敌人生死搏杀的感觉。

宋越这个年轻武夫身上那股血气太旺盛了,气势太强了!

虽然没有直面,但他们都感觉被压制了!

还好,下一刻他们就想到这是在自家基地,这里是虚拟空间,那年轻人……是他们的新同事。

等到朱佳把失魂落魄的孙泽平扶起来时,宋越已经面色不改的看向孟泓跟孟刚兄弟。

他没说话,但眼神中的战意非常强烈。

这就是武夫。

从不缺乏战斗的勇气!

“差不多了。”这时候赵鹏走上前,看向宋越,眼神中毫不掩饰喜爱之情:“你很不错!”

说完又看向孟泓和孟刚兄弟:“你们还要打吗?”

其实两兄弟是想试一试的,但最终都苦笑着摇摇头:“算了,不打了。”

他们各自都有底牌,包括最先落败的吕晓宏,都还有绝技没施展出来,虚拟空间虽然真实,但终究不是真正的世界。

所以并非所有法器都能够带进来。

孙泽平那小飞剑,也是因为一直用精神蕴养祭炼,才会在这里显化出来。

不过败了就是败了。

这年轻人的确是凭本事进来的。

虽然他是夫子的弟子,但最多……也不过是简化了加入管理司的流程而已。

方铭有些庆幸,他的实力也不弱,但近战能力很一般,经过两场战斗他也看出来了,宋越的防御手段相当高明。

这可不是普通的宗师武夫,这是一个真正的武道修行者!

寻常修士的手段对宋越这种人很难凑效。

想要击败他,要么凭借人多势众,要么……就得是那种真正的大佬直接镇压!

比如老大。

但老大看着小子顺眼大家都看得出来,肯定不可能跑去以大欺小。

从虚拟舱出来,宋越还是有些意犹未尽。

他原本以为在虚拟空间战斗可以彻底放开,如今看来,还是差了点意思。

这些年他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就是进入昆仑秘境的那段日子。

虽然狼狈了点,偶尔也惨了点,甚至还会有生死危机,但从中得到的宝贵经验,却是其他时候根本无法得到的。

不得不说,管理司杭城分部这边的人都挺有意思。

从最初几个人看不惯甚至有点反感他,到迅速的接受他,只用了一场饭后消磨时间的虚拟空间战斗功夫。

出来后,铆钉鞋铆钉牛仔衣,顶着彩虹头的吕晓宏第一个过来跟他打招呼,很是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欢迎加入!”

随后是肾虚公子方铭,走到宋越面前,声音里透着虚:“欢迎加入!”

接着是孙泽平,他在虚拟空间被宋越虐的稍显凄惨,但此刻竟一脸笑容:“好小子,实力不错,有资格做我的战友了!”

宋越这才发现,原来这家伙笑起来竟也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小样的还有两幅面孔?!

孟泓和孟刚兄弟凑过来,跟宋越勾肩搭背,显得十分亲热。

看上去成熟稳重的吴东山,长相有些阴柔的何光辉也都过来微笑着打招呼。

说实话,宋越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回到自己小破办公室了都还没缓过来。

冷瑞君跟朱佳联袂而来,朱佳笑眯眯问道:“是不是有点奇怪他们前后态度转换?”

宋越点点头。

朱佳道:“其实他们不是反感你,之前都没见过面,也不认识,不可能对你这人有什么恶感,他们烦的,只是这种托关系走后门的行为。”

冷瑞君点点头,一双眼神采奕奕盯着宋越:“不错,管理司里面的人,各个都有着不凡的本事,很多人擅长的未必是战斗,比如吕小红妹妹……”

“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吕晓宏顶着彩虹爆炸头从外面进来,目光不善的看着冷瑞君。

“呵呵。”冷瑞君根本不怕他,道:“我夸你呢!”

“奥,那继续!”吕晓宏从善如流。

冷瑞君翻了个白眼,看着宋越:“小红虽然名字娘了点,但人嘛……有时候也有点娘。”

“小冷子我和你拼了!”吕晓宏大怒。

冷瑞君咯咯笑了几声,眨着一双灵动眸子,道:“不开玩笑了,宋越,吕晓宏真正擅长的是用毒,如果在现实中,他想算计你的话,你几乎难以防备,所以我们都很怕他呢!”

“得了吧,我可不敢算计你,当初不过让你多跑两趟厕所,差点被你在梦里给欺负死!”吕晓宏一脸怨念的反驳。

“咳咳,不说这个!”冷瑞君看着宋越:“总之,你有实力,大家就会认可你,因为接下来我们就会一起并肩作战。”

朱佳在一旁道:“是的,进了管理司,不管在外面是什么身份,在这里大家就是性命相依的战友!”

众人又在宋越房间里谈笑了一会,借着这个机会,宋越对杭城分部的这群人也都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吴东山成熟稳重,但面冷心热,外号大叔,平日里话不多,但很照顾部里的年轻人,歌唱得好,擅长各种乐器,声音也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手段。

吕晓宏擅长用毒,手段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曾有一个人单挑五个筑基妖族,兵不血刃将对方擒下的光辉战绩。

孙泽平术武双修,一手御剑术相当了得,尤其擅长突施冷箭的偷袭,用冷瑞君的话说就是这小子狂妄只是表象,真正在战斗中其实阴险的很。

长相有些阴柔的何光辉是个控水大家,筑基期的修为,对水系术法的掌控相当精妙。

大家都喜欢在喝酒的时候让他现场表演冻冰块绝技。

冷瑞君是专攻精神系的修行者,有个外号叫造梦师,之前吕晓宏给她饭里面下泻药,把她坑的挺惨,结果转回头她就让吕晓宏大白天做春梦,接连三天,吕晓宏直接就被折磨跪了。

方铭外号肾虚公子,但打起架来可是一点都不虚,这家伙的确有点纵欲过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妹妹们太热情,我太心软,不忍拒绝。

方铭在修行方面,跟朱佳一样,都专攻火系术法,属于玩火的大家。

孟泓是剑修,同时擅长各种机关,据说智商极高,几乎没有他破解不了的机关。

孟刚是个十分罕见的法阵师,可以利用地形地势迅速布阵,大家对他的评价就是,孟刚和孙泽平一起,就是阴人二人组,一旦让他们占得先机,敌人几乎难有喘息余地。

就这样,宋越在进入管理司的第二天,成功得到大家的认可。

或许因为年龄小,也可能是因为帅,反正众人在接受他这个人之后,都迅速转变态度,像是宠小孩一样宠他。

送了一堆小礼物给他。

吴东山送了一只小口琴,教了他一段用气法门,用这种方式吹奏这个勉强算是法器的小口琴,可瞬间产生恐怖音波,让敌人陷入眩晕。

吕晓宏送了他一小瓶药粉,但警告他不要轻易使用,因为这种药粉跟水融合之后,无色无形,一克就可以放倒一名筑基。

孙泽平送了一把刀给宋越,虽然跟龙纹斩仙刀比不了,但也是削铁如泥的宝刀。

同时还打算送宋越一本刀谱来着,不过在见到宋越拿着刀随意挥动两下之后就默默的把刀谱收了起来,拿不出手了。

冷瑞君比较搞笑,送了宋越一块手表……是的,就是司里面大家标配的那种用来接收信息和联络的表。

她说送钱太俗,送别的她也没有,要不送一场梦怎么样?

已经从众人七嘴八舌的调侃中知道吕晓宏遭遇的宋越哪敢答应,其实他很想跟冷姐姐说一句,送钱一点都不俗,我可喜欢了!

但没好意思。

肾虚公子方铭给宋越拿了一瓶酒,神神秘秘表示这瓶酒特别好!

宋越打算回头送给夫子。

他觉得他暂时用不着。

何光辉特实在,溜达过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说看大家都送小不点礼物,也不好意思空手,就去食堂偷了点老大的存货。

不用说,肯定是顶级食材。

宋越看见吃的就很亲,但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会不会被老大骂?

众人都笑起来,说你一来就成了老大的心头肉,他就算知道了也不舍得骂你。

孟泓送的礼物比较贵重,看起来是个可以放在掌心被一把握住的小魔方,其中一个尖角上面带着个金属环,可以穿根绳挂在脖子上。

这是件空间法器,里面大约有一个立方那么大。

尽管宋越有玉虚通天碑,但别人并不知道,空间法器在修行界价值极高,绝非所有人都用得起。

就连朱佳和冷瑞君都酸溜溜的表示,从没见孟泓给谁送过礼物。

孟泓说的就很实在,他说小不点最能打,关键时刻绝对一个顶俩,有他在,执行很多危险任务时大家都会踏实许多。

对这话,众人也都认同,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认同跟接受他。

孟刚见大家都送了礼物,感觉不送点什么似乎不合群,但身上又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一着急干脆拿了本法阵图谱送给宋越。

宋越见了如获至宝,他跟夫子学望气术,对法阵本身就有所了解,但过去从未认真专研过。

如今有了这本法阵图谱,可以深入研究学习一下,就算不精通,但至少以后在面对各种法阵时,不至于手足无措。

最后众人将目光投向朱佳。

冷瑞君调侃道:“小猪猪,你看我都送了咱弟一块表,你这一开始就看他顺眼的人,你要送点什么?”

朱佳呵呵一笑:“我早就准备好了!”

众人都不信。

冷瑞君笑着对宋越道:“你朱佳小姐姐是个财迷,抠门的很!”

朱佳哼了一声,带着众人来到外面,大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竟停了一辆造型特别夸张的超跑!

孙泽平打了个口哨,走过去绕着转了一圈:“可以呀!神龙飞车第八代……刚下线的产品,应该还没上市吧?”

众人望向朱佳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这车可是不便宜!

虽然还没到亿元那么夸张,但这种可以超音速低空飞行的超跑怎么着也要大几千万,而且这辆车的前机盖上面,还有一个同样造型夸张的艺术字体——越!

这明显是定制款!

宋越来杭城分部加起来也不到两天时间,朱佳居然就弄来这么一辆车给他,这得调动多大的资源?动用多少人脉关系才能做到?

即便是送了空间法器的孟泓,与之相比,都有点显得逊色了,虽然一件空间法器扔进拍卖行有可能卖出比这辆车更高的价格,但问题是,这辆车明显更拉风一些!

就连宋越都觉得有点过了,这礼物太夸张也太贵重了点。

冷瑞君搂着朱佳:“说吧,小猪猪,你到底想做什么?”

朱佳笑眯眯的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礼物,应该是我跟老大共同给小不点的欢迎礼。”

众人微微一怔,随即纷纷夸张的叫起来。

“老大偏心啊!”

“哎呦心疼啊……”

“感觉受到了伤害!”

“好过分呀!”

等大家闹够了,朱佳才笑着解释:“老大说了,以后小不点就是咱们的门面了,管理司从来没有长的这么帅气的……”

话没说完,肾虚公子和孙泽平等人就不服气的叫嚣起来。

“我们不帅?”

“什么叫从来没有?我不就是吗?”

这时一脸络腮胡的赵鹏从里面背着双手,溜溜达达出来,看了一眼众人,然后道:“年轻人,就得张扬一点,放肆一点,人不轻狂枉少年!这辆车背后,其实是三方。”

众人全都一脸呆滞。

赵鹏道:“朱佳的家里在神龙集团有股份,所以可以优先拿到车,并且可以进行定制,原本朱佳说全部她来搞定的,但这辆车终究不便宜,咱们工资虽然不低,可这样的一辆车拿来送人,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过。”

“所以最后是我跟朱佳,出了一半的钱,另外那一半……你猜是谁?”

赵鹏看着宋越。

宋越一脸茫然,试探问道:“我师父?”

赵鹏摇摇头:“是你妈妈。”

宋越愣住。

赵鹏道:“你妈妈知道你参加了工作,就去找到夫子,说送孩子个礼物,正好我跟夫子在喝茶,就顺便说了一嘴,你妈妈也想自己花钱,但送新人礼物,是咱们这边的传统,总得给我们一个机会嘛!”

赵鹏拍了拍依旧有些发呆的宋越肩膀:“你看,大家都这么宠你,以后记住了,你是异常事务管理司杭城分部的人!不管走到哪,走多高,都不许忘!”

宋越瞬间眼圈红了一下,然后嘿嘿笑道:“忘不了忘不了,要礼物再多点,再重一点,我会记得更牢!”

众人一片嘘声中,朱佳把钥匙扔给宋越,想了想,又忍不住道:“要不……姐先带你兜个风?”

宋越顿时面色苍白,连连拒绝:“姐姐,我还是自己来吧……”

朱佳撇撇嘴,对宋越道:“已经给你注册完驾照了,你不熟悉先不要选择手动驾驶,设定好目的地,自动驾驶就好了。”

想的可真周到!

特权部门就是牛啊!

宋越一脸开心的道谢。

最后,赵鹏拍了拍宋越肩膀,语重心长道:“你很年轻,前途无量,未来必然不会囿于管理司这样的地方,但只要你在这里一天,大家就会护着你一天,同时你也一样,刚刚大家该介绍的应该都跟你介绍过,管理司不同于其他地方,我们的工作危险性极高,随时可能会出现生死危机。”

“所以你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是生命相依的战友!”

宋越一脸认真点头:“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大家!”

赵鹏笑着道:“就像你在秘境保护修行学院的学生们一样。”

宋越挠挠头:“不一样,那些学生经验不够丰富,有点菜,现在这些哥哥姐姐们可不菜。”

大家都笑起来。

随后在众人目送下,宋越上了新车,开启自动驾驶功能,没有选择飞行模式,而是规规矩矩在地面缓缓离去。

赵鹏目送着车子远去,然后看了一眼没有散去的众人,问了句:“如何?”

吴东山轻轻一笑:“夫子的弟子,怎么会差?”

孙泽平在一旁呲牙乐:“小不点真稳啊,小小年纪,我们那么挑衅都没当场失态爆发,其实最后在虚拟空间里,他也是留了手的,有分寸,有仁义!别的不说,他的心性我认可,实力……更认可!”

宋越并不知道,无论朱佳对他的善意,还是孙泽平等人对他的冷漠,都不过是一道考验罢了。

即便管理司是可以张扬个性,不用在意别人感受的地方,但大家几乎都是成年人,哪能都那么情商低下。

看着来个如此年轻的小家伙有点不爽,是有的,但更多却是演出来的。

只因为这是一个集体。

而且还是个特殊集体,在这里,可以接受个性,但不接受那种心性不稳,品德低劣的人。

每一个新人进来,都要经受重重考验,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几个月都有。

不行的最终还是会被踢出去。

像宋越这种,两天就被大伙接受和认可的,几乎从没有过。

这里面得有六成甚至七成原因,是夫子的背书。

大家都认可夫子,自然也会认可夫子推荐的人,但还有那么三四成原因,是宋越纯粹不做作的表现,强悍的实力,以及胸怀仁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最终赢得众人的一致认可。

就像管理司众人都不断提及的一件事:大家是战友,关键时刻性命相依。

这种情外人或许难理解,但对他们来说,本该如此,就该如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