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武道大宗师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353字
  • 2021-08-14 10:51:21

饭后夫子没有像以往那样,让宋越直接进书房。

而是在客厅休息半个小时后,带他来到后院的小演武场。

地方不算太大,但四周巨大树木成荫,冠盖相连,几乎把整个小演武场给遮住,私密性很好。

宋越知道这里,这是师娘的地盘,教他武技的时候偶尔会过来。

夫子倒是很少来这边。

就在宋越心里有些奇怪的时候,夫子目光平和的看着他问道:“十八了吧?”

宋越点点头,心里有些奇怪,好端端的,问这干啥?

“十年啦!”

夫子有些感慨:“当初你爸妈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我还多少有些迟疑,顽劣倒没什么,孩子天性罢了,但那时候你还太小,而且……”

后面的话宋越没怎么听清,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脑袋瓜子嗡嗡的,一片茫然。

夫子不是我自己认识结交的吗?

怎么就我爸妈把我托付给他?

他们没和我说呀!

我跟夫子认识,是我蹲墙角……好吧好吧,是我拿石子打他玻璃还装穷卖惨。

夫子看着宋越轻笑:“不然我为什么会突然叫你进去听课?遇到顽劣孩子,赶走就是。”

宋越:“……”

突然有点扎心。

打脸啊!

小丑原来是自己?

“不过要真严格说起来,也是咱爷俩的缘分吧,”夫子微笑看着他,“当年你父母把你送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过来求我,要我照看你。”

宋越愣住,自己那对不靠谱的爹娘认识夫子?

还做过这么靠谱暖心的事儿?

但为啥从来没说过?

太坏了!

“你爸说你性子顽劣爱打架,自尊心还极强,去到哪个学校,都会很快搅得鸡犬不宁然后被退学。”

这是偏见!

对我有误解!

他们对我的了解太片面!

不过这的确是我亲爹能说出来的话……

“所以……”宋越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也没去掩饰,看向夫子。

“所以其实一开始我是有些犹豫的,怕教不好你,反倒耽误了你,就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你。结果你小子呢,居然自己误打误撞,跑到我眼皮子底下装穷卖惨,这就是缘分吧!”夫子笑着说道。

“那算不算是咱爷俩自己认识的?跟我爸妈无关?”宋越一脸不甘心,他对这问题很在意。

虽然嘴上从不说,但这的确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

这可是夫子呀!

平日里那些大人物想见夫子都得排队。

而他,却可以随时随地跑来夫子家混饭,他连这儿的钥匙都有!

关键这里面还有件很羞耻的事情。

他曾无数次在爸妈哥姐面前炫耀过——

我,宋越,一个以后注定要成武道圣君的人,但却跟闻名天下的夫子成了忘年交!

学了一肚子渊博到快溢出来的知识!

就问你们厉害不厉害?

“他算我半个老师吧,学问还可以,勉强够我学!”

“师娘特厉害!对我也很好,教会了我很多武技,哥你嫉妒不?”

“夫子其实也没那么严厉啦,挺温和的,哈哈哈姐你羡慕不羡慕?”

“夫子跟我说话特随意的……”

一想到这些年他在家人面前吹过的牛,宋越就有种羞耻感爆棚的感觉。

太他么丢人了!

“不能说完全无关,”夫子看着宋越,“但的确是你自己争取来的。”

“他们求我看着你,照顾你,但并没有求我把一身学问本事也传给你,因为他们清楚,你若不是那块料,求我也没用。”

宋越心里好受几分,立即冲夫子嘿嘿笑道:“我很优秀,对吧?”

夫子莞尔一笑:“当然,你非常优秀!”

宋越顿时眉开眼笑:“夫子您这人哪儿都好,就是说话太直!”

夫子:“……”

这小子,说他胖就喘,给点阳光就灿烂。

想想也是,当年那么一个小豆丁,就能生出那么多的鬼心思。

他爸妈太忙没时间照顾他,对他的了解除了武道天赋惊人,更多也只停留在他顽劣那一面,实际上,这小子的确是个天才!

不仅仅是武道,全方位的!

其实也包括修行!

修行路又不止那一条,大道万千。

隔壁修行学院那群教条不行啊!

眼拙。

看不出这是块璞玉。

如果当年修行学院真把宋越给收了,那他跟宋越之间的缘分可能也就只停留在暗中照顾这上了。

“今天叫你过来,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些。”

“只是有些感慨。你长大了,知道替身边人出头了,而且你今天没有下重手,懂得分寸,比过去沉稳。”夫子说道。

宋越有点惊讶,中午发生的事儿,这么快就传到夫子耳朵里了?

夫子笑笑,淡然道:“离这么近,那边发生点什么事情,想不知道都难。”

“奥,那他们有没有说我很威风?”宋越一脸期待。

夫子没搭理他,而是认真看着他道:“你去打一趟拳,用尽全力,不要有半点保留。”

“啊?”宋越愣住,感觉今天怪事连连。

夫子居然要看他打拳?

如果这要求是师娘提的,那他没话说,师娘是真的厉害,超凶猛!

这可不是随便说说,前些年有个人魔混血潜入杭城,杀人取恐惧之心修炼魔功。

一星期内,连杀十三人!

那段时间杭城几乎人人自危,很多强大的宗师级武夫自发前去除魔,结果死的死伤的伤,损失惨重。

随后师娘出手,三下五除二便干掉了那个魔族人,这件事当年霸占华夏新闻热搜前三足足一个多月!

不过新闻里并未曾出现师娘的影像和名字,只说某强大武道修行者出手除魔,他也是偶然听夫子提了那么一嘴,才知道新闻里提到的大能居然在他身边。

所以说做人还得上进,到师娘那境界,就是武道修行者了,而他,武夫而已。

“怎么?觉得我不懂?”夫子目光平和看着他。

但宋越知道,夫子有点不开心被他小瞧。

行吧,谁让他是我半个老师呢!

作为一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少年,要懂得尊师重道!

轻轻一跃,宋越跳到场地当中,直接开始打拳。

没有什么起手式摆架子,他不习惯那种,武道大赛小时候还会看看,如今已经很多年不看,觉得没意思,不如舞蹈大赛好看。

简单几拳挥出后,宋越身上血气开始爆发出来,看似略微消瘦的身材却散发着如狼似虎扑猎物的气势。

空气中不断传来滚雷般的嗡嗡声响。

喝了一点点酒的宋越也比平日更兴奋一些,眨眼间便进入到忘我境界。

很快忘了这是打拳给夫子看,全情投入其中。

辗转腾挪似灵猿,拳风轰鸣若虎啸。

脚踏大地传来阵阵轻微颤抖!

年轻的宗师级武夫,宛若初升的朝阳,光芒四射!

夫子的凶婆娘,看着十分年轻漂亮的少妇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这里,站在夫子身边,眼里满是赞赏,带着几分欣慰。

轻声对夫子道:“这孩子,真是个武道奇才,说不定他真有机会敲碎那道桎梏,以武入道!”

夫子目光深邃看着身形渐渐化作一片残影的宋越,道:“可惜顶级食材太贵也太过稀有,就算有钱都难以买到,不然引出他体内奔雷之气的把握会更大!”

少妇微微皱眉:“现在会不会太早了点?”

夫子轻轻摇头:“不早了,已经十八岁,身体筋骨几乎都已长成。经过这些年熬炼,他应该能受得住那种疼痛了。”

少妇眼中露出一丝不忍,她对夫子看起来凶巴巴,但面冷心热,对宋越,更如同看待儿女。

虽然知道宋越早晚要踏出那一步,可总是有些不忍心,会心疼。

就连她女儿都半开玩笑的调侃:宋越才是你亲儿子,我是捡来的吧?

其实夫子刚刚并没有跟宋越把话说全,当年宋越被送到这里,想要他进修行学院是真的,但对宋越爸妈来说,如果可以,拜入夫子门下才是第一选择!

天底下或许有狠心的禽兽爹娘,但宋明峰和秦青竹两口子可不是那种。

他们把儿子丢在杭城,一扔就是十年,怎么可能不想不念不牵挂?

但夫子和他夫人认下了这个关门弟子,那就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宋越的确没有修行灵根,无法吸纳天地灵气,但他的习武灵根却是亿万人中无一!

很少有人知道,闻名天下的大儒夫子,在武道上的造诣,远比他那名震华夏的夫人高得多!

若能拜入夫子门下,学到的,可不仅仅是知识那么简单。

这时候,场中宋越一套拳打完,全力施展之下,原本干爽的身上再次大汗淋漓,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潮红。

看向夫子和师娘,一脸得意问道:“夫子,师娘,咋样?是不是被震撼到了?”

夫子无视他的自恋,师娘则露出赞赏笑容:“小越越最厉害!”

宋越:“……”

他认真纠正:“师娘,小越就小越,能不能别叫小越越?”

“好的小越越。”师娘从善如流,但就是不改。

随后宋越被夫子叫过来,直接道:“你体内有一股奔雷之气,这股力量,一旦得到好的引导,将其激活,你的修行将一日千里,一发不可收拾。”

宋越:“啥气?”

夫子:“奔雷之气!”

宋越:???

他不能修行,体内没什么灵气灵力之类,他觉得自己体内除了屁……应该就没什么其他的气了。

十年时间,足够了解一个人,夫子一看宋越那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懒得跟他一般见识,继续道:“想要激活奔雷之气,并不容易,这些年来我想了很多办法,查阅大量古籍,都没能找到太好的应对手段。”

宋越:“不是……先等等,夫子,您说这些,不是应该师娘来说吗?您懂武夫?”

夫子面无表情。

师娘在一旁忍不住笑,看着他道:“夫子是真正的武道大宗师!”

“啊?”

夫子是大宗师?

宋越彻底懵了。

--------------

感谢柳下的白银盟,感谢小段的盟主。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大家多投点推荐票呗?

现在新书期就能投月票了,有的话也投投吧,感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