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异常事务管理司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8614字
  • 2021-09-05 14:17:41

一个安静的简陋房间里。

桌上放着两杯茶,一杯茶的主人是宋越,另一杯茶的主人,是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明显心情很愉悦的瘸腿老狼。

他俩同为新人,被分到一间办公室。

但老狼是特别顾问,身份地位比较特殊,而宋越呢,属于那种暂时没什么人理会的粉嫩新人。

所以茶都是宋越泡的。

夫子把他送到这里交给瘸腿老狼就进了里面另一间办公室,估计是谈昨晚发生的事情去了。

留下宋越跟瘸腿老狼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宋越有太多疑问,想要问这头老狼。

王姐到底什么身份?

那头巨大的虎鲸又是什么来头?

他把星武馆张家当代家主给砸死,后续要如何处理?

昨晚师父和师娘并没跟他说太多,夫子让他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在异常事务管理司历练自己,好好修炼武道。

其余任何事情都不用他操心。

师娘则告诉他,王姐身份很特殊,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总之,两个明显知道内情的长辈,都不打算告诉他。

这让宋越抓耳挠腮,可又没办法多问。

因为他看出夫子的虚弱,很是揪心。

关于这件事,夫子更是只字也不提。

宋越只能在心中默默发誓,一旦有机会,一定为夫子寻找这世上最顶级的大药!

一定要治好他!

“我应该怎么称呼您?狼叔?”宋越看着对面干瘦老者,戴着眼镜颇有些文质彬彬。

但他脑海中出现的形象,却是戴眼镜的狼外婆……

老狼很敏锐,一看他那眼神儿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警告道:“小子你要尊重我一点!我这次可是替你背锅抗雷!”

然后他道:“称呼这东西发自内心即可,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叫,你高兴叫狼外婆也没问题。”

宋越无言,人老精马老滑,老狼也不遑多让。

“我还是叫你狼叔吧,能不能给我讲讲……”

宋越才开个头,就被老狼摆手打断:“你师父都不给你讲,你觉得我能告诉你?你记住,有许多事情,你不知道的话绝对比你知道要幸福!”

“就比如说这异常事务管理司吧,之前你可曾听过?”

宋越摇头。

他大概知道人间有一些特殊部门,专门处理各种超越普通人认知的复杂事情,但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

老狼叹息:“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你师父不会轻易把你塞进这里,这地方鱼龙混杂,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正说着,门口突然走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满脸络腮胡,做出谦让的手势:“夫子,您先请!”

跟着一起过来的夫子也没客气,在老者陪同下走进来。

老狼也适时闭上了嘴巴,一张老脸上略带尴尬,毕竟刚diss完人家,就被正主听见。

不过进来的络腮胡老者似乎并没有介意老狼的评价,相反还一脸认同:“不错,异常事务管理司从来就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他声音很洪亮,面带微笑,看着宋越:“所以年轻人你怕不怕?”

宋越站起身,规规矩矩给这老者行了个礼:“前辈您好,我不怕。”

老者大笑起来:“听说你敢在秘境对昆仑宗的人挥刀,回到人间敢对张家人下手,不错不错,咱们异常事务管理司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人!”

宋越谦虚:“武夫之勇罢了。”

络腮胡老者看了一眼宋越,却没有揭穿他。

他与夫子相识多年,而且夫子曾一度是他上级的上级的上级!

若不是身体有伤,他甚至觉得夫子成为异常事务管理司司长都是大材小用。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很尊重夫子,跟夫子的私交也很好。

这一次的事情,夫子并没有瞒他,刚刚就是过去告知了实情。

所以说是让瘸腿老狼背锅,可实际真正把这件事情给扛下来的,是异常事务管理司!

老狼也明白这道理,因此他始终很轻松。

即在夫子这里讨了个不小的人情,还因此摇身一变,成为异常事务管理司特别顾问,简直美滋滋,心情不要太愉悦。

夫子看着宋越,交代道:“这边的工作并不多,但有一定危险性,不过这里也有一些特殊装备会发给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保证你安全,接下来你要认真跟赵前辈学习。”

络腮胡老者微微一笑:“赵鹏。”

宋越抱拳行礼:“赵前辈好!”

夫子没有继续多说,对宋越点点头便在络腮胡老者赵鹏的陪同下缓步离开。

宋越一肚子问题,但没办法问出口,只能目送两人离去。

老狼站起身,把房门关上,然后对宋越说道:“老陆对你是真好!”

宋越点点头。

老狼轻叹:“按说咱不该多说没用的废话,但说真的,你可能并不知道老陆对你付出了什么?”

宋越看着他:“愿闻其详。”

老狼道:“夫子曾在战场上受过重伤,说起来你这性子倒是跟他很像,都是年纪轻轻便敢向大佬亮剑,他当年就是因为这性子,才导致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令人惋惜……”

老狼说到这,看着宋越:“所以说性格这东西,有时候成全人,但有些时候也挺害人的,过刚易折啊!”

宋越其实挺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夫子过去事迹的,但看老狼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不愿多说。

他便主动转移了话题,问老狼道:“像您这样的妖族,在都市中有很多吗?”

老狼看着宋越,道:“妖一直生活在人间,只是都会像我一样,化作人类模样,除非精神力强大的修行者,否则没人能看出区别。像你之前只是个普通武夫时,不也一样认不出?”

这是看不起武夫呗?

“大家同在一片蓝天下,这世界不仅仅只有人类,也有妖呀!”老狼感慨。

“曾经极为遥远的那个时代,人与妖和谐共处,共同抵御外敌,有过相当漫长的一段蜜月期。可惜到了后来,人心渐变,妖族也不可避免的出了许多败类。”

“再加上修行资源日渐稀少,双方矛盾开始变得不可调和。”

“在那之后,人与妖便渐行渐远,以至于在很长一段岁月里,许多普通人类甚至不相信有妖的存在,认为那只神话传说。”

老狼轻笑:“很多人都很自大,喜欢自以为是的认为人才是这世上最有灵性的生物,虽然这是事实,可不能因此就否认其他生灵同样可以具有并不逊色人类的灵性跟智慧。”

宋越点点头,老狼这种说法,他是认同的。

因为从小他就在夫子口中,听过无数的关于妖的传说。

这时有人敲门,随后进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圆脸姑娘,未语先笑,态度很温和的对宋越道:“宋越是吧?跟我来一趟,我给你介绍一下咱们这个部门,给你发一下咱们管理司的装备,再制作一下证件。”

宋越连忙起身,客气的打招呼道:“姐姐好!”

……

此时,就在异常事务管理司杭城分部的待客区内,张坚的父亲,曾经的张家家主张顺,正一脸激动的对着夫子。

张老怒发冲冠,拄着拐棍站在夫子面前,拐杖重重击地,发出咚咚闷响。

他不看一旁的赵鹏,只死死盯着夫子:“我儿子到底怎么死的?”

夫子道:“北海妖族所害。”

张老忍不住咆哮:“你放屁!北海妖族那是……”

夫子问:“是什么?”

张老语塞。

人与妖不是不能合作,否则瘸腿老狼这种不可能出现在异常事务管理司内。

可跟北海妖族合作,却是属于勾结外部势力……

这个名声可不能传出去,张家担不起。

夫子淡淡道:“老张,自作孽不可活,他死在北海妖族手上,是最好的结果。”

张老目光冰冷的瞥了一眼旁边沉默的赵鹏,然后看向夫子:“陆圣夫,你是不是觉得,我张家没有掀桌子的实力?”

夫子面色平静:“那你觉得我若是拼死破开封印,有没有能力灭你张氏满门?”

张老不出声了。

许多人不清楚,只当夫子是名满天下的大儒,可作为跟夫子同时代的人,张顺还是知道一点东西的。

陆圣夫确实有那个实力!

就连这次北海大妖都栽在他手上,狼狈逃离。

良久,他悲声道:“何至于此啊?”

夫子淡淡道:“之前我给你打过电话的。”

张顺长叹,没有再多说什么,拄着拐杖转身离去,背影充满落寞。

他之前劝过儿子张坚,不要太激进,不要轻易跟北海妖族合作,可那时候张坚已经陷入太深,积重难返。

他也告诉张坚,不要对夫子的人下手,夫子没有那么简单。

可惜……

后代不肖,几乎是每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最头疼的问题。

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已经退隐多年,早就不管家族事物,昔年跟他共同打拼的那群老伙计也都早已退隐幕后。

他对张家的掌控力,早已大不如前,否则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

至于报复,他想,可他不敢。

眼下就已经受到如此重大的打击,儿子死了,很出色的长孙也死了。

陆圣夫明摆着就是要袒护他的弟子,甚至不惜将其送进异常事务管理司。

若是张家再一味的头铁,对宋越和宋家展开报复,那极有可能会因此陷入万劫不复!

整个家族都将因此而崩溃。

他赌不起。

张家也输不起。

他不是一名武夫,不会头脑一热就不管不顾。

作为执掌张家权柄多年的老人,张顺决定咽下这口气,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世上谁都不会永远顺风顺水,逆风时当蛰伏,待到顺风季,总有翻身那一天!

夫子站在窗前,看着张顺步履有些蹒跚的上了一辆老式豪华车远去,身边赵鹏轻轻一叹。

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没人愿意看到,可挡不住这世上总有人自己作死。

夫子并未因为搞定张家而感到多么开心。

从始至终,他都没太把张家当回事,一个底蕴没有那么深厚的新贵家族,在不了解这世界真正运行规则之前,就妄图凭借蛮力杀进来分一杯羹……有些过于天真了。

真正让他有些头疼的是北海妖族。

那个同在一片蓝天下,却隐隐自成一体,独立在遥远外海的海妖族群,向来以难缠著称。

近些年还好些,早些年不知有多少修行者陨落在北海妖族手中。

那头虎鲸老妖也并非北海妖族的最强者,他甚至不是唯一的贯通境强者。

那个独霸北海资源的族群当中,每隔一些年便会出现几个天赋卓绝的年轻妖族天骄。

那头老虎鲸,就曾是那种天骄之一。

北海妖族也是一群报复心极强的海中妖族生灵。

一旦惹上,便后患无穷。

曾经的他可以不在意这些事情,惹恼了他甚至可以一个人杀到北海,打穿整个北海妖族!

但现在不行了。

不然他不会把宋越送进异常事务管理司。

更不会告诉宋越:你已经长大,要学会用成年人的方式去考虑和解决问题……

一方面异常事务管理司的确是一座真正的大靠山,再强大的妖族面对这个组织中人也得礼让三分。

另一方面,在这里,宋越可以迅速成长起来!

光有跟敌人搏杀的战斗经验,对宋越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他必须得了解这个修行世界的真相,明白修行世界的残酷,得亲自经历很多过去不曾接触的事情,这样才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加成熟有经验,变得更有阅历。

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遇到事情不必慌乱,知道如何去处理。

夫子清楚,他的举动等于亲手将一只雏鹰从筑在悬崖顶的巢穴里推出去。

面对下面的万丈悬崖,雏鹰就只能做一件事——振翅!

“飞吧,小家伙!”

……

宋越被长相可爱的圆脸小姐姐带进一个屋子,先是采集了他的瞳孔识别,随即生成两枚芯片,一枚交给宋越,另一枚则留在异常事物管理司,随后会被录入系统。

这样宋越以后再去到任何一个异常事务管理司分部,可直接凭借瞳孔识别进入。

当然,有些地方以他目前的身份是无法进入的,权限会随着地位的提升而逐步提高。

随后圆脸小姐姐又带着宋越来到装备室。

在这里,宋越看见了琳琅满目的高科技武器,像之前见过的产自外星的能量光束枪、合金枪等应有尽有。

此外还有各种科技含量极高的护甲。

圆脸小姐姐指着其中一套护甲对宋越道:“我觉得这套就很适合你,不但样子好看,功能也相当不错,可自行吸收天地灵气作为能量源,一旦储存满,可以抵挡筑基巅峰层级的术法攻击三分钟左右。”

宋越打量着这套黑红相间,科技含量极高的护甲,心中也很喜欢。

问道:“这算是高科技加持下的法器?”

圆脸小姑娘朱佳想了想,笑道:“要这么理解,也没毛病,不过我要纠正你一点就是,上古时代的很多法器,里面也蕴含着各种顶级黑科技,其中很多功能,即便现在也破解不了。”

最终宋越在朱佳的建议下,选择了这套护甲。

这种高科技产物通常具备一个共同点——简单、适用!

护甲穿起来非常方便,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非常轻便,穿在衣服里面,轻若无物。

有了护甲在身,宋越感觉安全等级又提升了不少。

他没问朱佳小姐姐这东西的价格,想必不会太便宜,而且应该很稀有。

因为无论那些秘境人,还是张子星和欧平这种地球人跟外星人身上,他都没见过类似的防御法器。

若是那些人身上有这种级别的护甲,凭他那会儿的实力想要将其击杀,可能性微乎其微。

生死搏杀,若是不能迅速镇压敌人,那自身危险性就会成倍增加。

所以,这么看的话,成为异常事务管理司的人,好处还真不小。

心里想着,宋越忍不住问了一句:“姐姐,每个新人进来,都会发一套这样的装备吗?”

朱佳笑起来:“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你知道这样一套护甲得多少钱?咱们杭城分部整整三年就配给这么一套!”

宋越:“……”

三年……一套?

宋越明白了,这肯定又是夫子的关系。

自己这个走后门进来的人,享受的待遇怕是许多管理司老人都没有的!

朱佳这时候提醒道:“所以呢,你懂的啦,不要轻易跟别人说起这些,如果有人问你,你就……”她拿起一把能量光束枪递给宋越,“就说你领到了这个!”

宋越有些疑惑的看着朱佳,感觉这小姐姐非常善良。

“别这么看我,老大交代的,我呢,就是奉命行事而已,所以也无需感谢我。”朱佳笑着说道。

“不,还是得感谢姐姐,不然我也不懂这些东西呀!”宋越诚恳的道。

朱佳笑得更甜了,感觉这帅气的弟弟很懂事,她不像分部里有些人那样,对宋越这种走后门的“插班生”很不屑,也不喜欢。

她是颜值控,帅气的小哥哥在她这里总会被特殊优待一些。

就在这时,房间不知哪个角落突然传来一阵警铃声响,朱佳道:“有任务了,你准备一下,姐姐带你出一次任务!”

“你不是管库房的吗?”

宋越一边跟着朱佳往外快走,一边好奇问道。

“谁说我是管库房的?我不过是被老大安排,带你来取套装备罢了。”朱佳嘴上快速说着,迅速按动手腕上一块腕表一样的东西,顿时有一条加密过的信息弹出,以三维立体的方式投影出来。

宋越有些羡慕,朱佳瞥了他一眼:“等回来带你去取一块!”

“谢谢姐姐!”宋越嘴很甜,又问道:“对了,跟我一起的那个老人家……”

“你说瘸……咳咳,你说狼先生?他是特殊顾问,这种小任务,用不到他的!”朱佳差点说秃噜嘴,有些尴尬的笑笑,解释道:“狼先生之前就在我们这里挂了号的。”

“奥。”宋越应了一声,心想看来老狼之前也不是什么善类,这次应该算是被招安了。

出去的路上宋越没有看见别人,跟着朱佳来到外面,朱佳直接来到一辆造型十分夸张,充满朋克复古风的大摩托前,骑了上去。

宋越有点懵。

现在可爱的小姐姐,都流行玩这么狠的大玩具吗?

“愣着做什么?上来!”朱佳戴好头盔招呼道,又顺手扔给宋越一个头盔。

宋越坐了上去,感觉有些别扭,两手扶住后面。

“抱住我的腰,不然你会掉下去!”朱佳一边说,一边发动了大摩托。

发动机发出一阵低沉咆哮,接着嗖的一下窜出去。

宋越被晃了一下,也顾不上不好意思,连忙抱紧朱佳的腰,心说这小姐姐可真坏,占我便宜!

很难想象朱佳这种看上去有点萌的软妹子车技这么好,以极高的速度穿梭在车流当中。

耳边风声呼啸,眼看着大摩托往城外方向冲出去。

宋越有心想问一句这是要去哪,还有想提个建议,能不能不要飙车,太危险了!

想了想还是闭嘴了,他怕朱佳分神,万一出点差错,那就太亏了。

肉包铁啊!

大宗师都遭不住。

看来以后还是要避免跟这个小姐姐一起出任务,怎么着也得找个铁包肉的车……

大摩托风驰电掣,骑着摩托的朱佳看起来特别飒,就是后面驮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怪异。

好在速度够快,宋越看不到路人怪异的眼神跟指指点点。

一会儿的功夫,车子便驶出杭城上了高速。

下一刻,就在宋越以为朱佳会继续加速,在高速上飙车的时候,朱佳隔着头盔,有些发闷的声音传出:“小心点,咱们要飞了!”

宋越:!!!

大摩托突然间一个卡顿,下一刻,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牵引着,直接飞上高天!

没有羽翼,就这样飞了起来!

宋越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他知道现在有很多来自外星的高科技交通工具,地球上这些老城虽然很少见,但偶尔也能见到几辆。

在地球和月球上的新城里,倒是也很常见。

可问题是,那些飞车造型都跟跑车差不多,飞起来的时候下面带有反重力装置,莫非这辆看着复古充满朋克风的大摩托……也是装了反重力装置的外星科技产物?

还有……这是要去哪啊?

咱不是杭城分部的吗?

怎么还得飞?

眨眼之间,大摩托在天上飞出去几十里,径自飞向一片深山老林。

朱佳这时候,控制着摩托车缓缓下降,就在离地还有几十米的时候,突然间对宋越说道:“你坐好!”

然后她这一个纵跃,高高飞起,身子轻若无物的朝着下面一个方向飘过去。

宋越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朱佳周身燃起一片熊熊火焰,瞬间化成一片火雨,铺天盖地往下面一个方向砸过去。

等宋越坐着缓缓下降的大摩托落到地面赶过去的时候,那边战斗已经结束了。

一头足有两米多长,粗壮如牛的大老鼠被烧得糊吧烂啃的,奄奄一息的瘫在那里动弹不得。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弄弄的烤肉味。

“这么大的耗子!”宋越有些被震撼到,“这玩意儿都成精了吧?好不好吃?”

前面的话还算正常,最后这句暴露了他某种属性。

依旧戴着头盔的朱佳有些奇怪的看了宋越一眼,但被头盔挡住,她没办法给宋越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倒是那头奄奄一息的大老鼠闻言忍不住睁开眼,破口大骂:“哪来的小兔崽子?吃吃吃,吃你娘个腿?”

“你还敢骂人?”朱佳一抬手,又是几个火球砸过去。

大老鼠虽然长的跟牛似的,计量单位都得按“头”算,可本质上依旧是个大耗子,发出吱吱惨叫。

接连求饶:“好姐姐,不打了不打了,再烧就死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宋越之前除了那头虎鲸和瘸腿老狼之外,几乎没这么近距离跟妖族接触过,王姐不算,即便现在,他依旧把王姐当成一个和蔼可亲的亲人。

所以他一脸好奇的打量这头大老鼠,不知道它干了些什么。

朱佳冷笑道:“不敢了?吃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不敢?”

大老鼠叫屈:“那都是恶人啊!姐姐不信你查查那几人身份,要是小的有半句谎话,你直接杀了我都不叫一声屈!”

朱佳道:“不然你以为我会留你一命?好了,回去自己跟审判局的人解释吧!”

说着从身上扔出一个小笼子,一尺见方,扔到大老鼠面前:“自己进去吧。”

宋越没见她带着笼子,身上估计有储物空间一类的法器,心中不由感叹,看起来这异常事务管理司很有钱啊!

师父果然给力,这种地方……适合我。

大老鼠哭丧着脸,惨兮兮的变小,然后爬进笼子。

随后笼子被朱佳收起来。

宋越看着她问:“完了?”

朱佳嗯了一声:“完了。”

就这?

宋越有点方,心说这么简单你一个人来不就搞定了?

朱佳这时候摘下头盔,宋越这才发现,她的头发已经全部湿透了,一缕缕贴在白皙面颊上。

用手拢了拢头发,看向宋越说道:“这不是带你出来见识一下咱们平时的工作状态?再说我一个人也怪没意思的!”

宋越无语,心说好吧,你是老人,你说了算。

回去的路上,大摩托在天上飞,速度比来时慢了不少,朱佳悠闲的跟宋越聊着天。

“其实很多妖族就生活在咱们身边,只不过他们平日里大多化成人类模样,也都很低调,就像狼先生那样,不惹事,只想好好的活着。”

“但还是会有一少部分不那么安分的,比如这个大老鼠,干这种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他也足够狡猾,每次都打着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旗号……”

宋越满头黑线,对妖族生灵从之前的陌生,到现在有了一点浅显的认知。

回到管理司杭城分部后,朱佳先去交差,随后回来告诉宋越可以下班了,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来就可以。

宋越感觉这不像是来上班,更像是来养老。

要不是刚刚他跟朱佳一起抓了一头大耗子精,就更像了。

“对了,明天晚上不要安排事情,部门会给你和狼先生准备一个小小的欢迎晚宴。”

随后宋越回到他和老狼那间简陋办公室,发现老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果然是老奸巨猾之辈,第一天上班就划水,特别顾问了不起么?

宋越心里嘀咕着,也起身出门,往外走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青年男子从外面进来。

男子一身朋克风打扮,耳朵上带着耳环,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脑袋上顶着个彩虹似的,呈爆炸式,给人一种极为夸张的感觉。

看见宋越愣了一下,停下脚步,酷酷的问道:“你就是那个走后门进来的新人?”

宋越一脸客气:“前辈好,你认错人了,我是凭本事进来的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有个师父叫夫子,这难道不是本事么?

宋越理直气壮。

彩虹朋克男呆了一下,随后呲牙一笑:“挺好,我喜欢你这种自信的人!”

这时朱佳一张圆脸从某个房间探出一半,盯着彩虹朋克男道:“吕小红,别欺负新人!”

“我没有!”彩虹朋克男语气夸张的否认,“我们在友好交流!”

吕小红?

这是个女的?

宋越忍不住瞥了一眼过去。

彩虹朋克男瞬间反应过来,有点炸:“朱佳你要是再敢乱叫我外号我就跟你翻脸!”

然后一脸认真对宋越解释道:“我叫吕晓宏!两个口的吕,拂晓的晓,宏伟的宏!不是大小的小,红色的红!”

宋越点点头:“好的吕小红哥,明天见!”

说完快步跟那道亮眼的彩虹擦肩而过,迅速消失在走廊。

“他在调侃我?”吕晓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在那狂笑的朱佳,“区区一个走后门新来的新人小屁孩,敢调侃我?”

朱佳呵呵一笑:“他是新人,年龄也的确不大,但你可别小瞧他。”

“对,他长得帅,是吧?”吕晓宏一脸我看透你了的表情。

朱佳昂了一声,点点头:“对呀,人家不但帅,还是已经踏入第三境的武道宗师,真打起来,你这种,未必是对手!”

“你这是瞧不起未来的大修士?”吕晓宏一脸不服。

“你这样的大修士,宋越一巴掌就能把你打翻。”朱佳明显知道一些事情,但却故意不说,而且还挑着眉毛对吕晓宏说道:“不信的话,有空你们可以进虚拟空间打一场,我压宋越赢!”

“打就打!哥会怕一个小屁孩?还三境武道宗师……大宗师在哥面前都是个弟弟!”吕晓宏一脸不屑,哼哼着,昂首挺胸回自己办公室了。

宋越在外面扫了一辆共享单车,慢悠悠的往家的方向骑去,骑着骑着,突然想起家里已经没人做好饭在等他,不由有些伤感。

没了王姐的家,一定会特别冷清,他很想知道关于王姐的事情,可惜知情者都瞒着他。

不就是嫌我实力不够么?

宋越忍不住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迅速强大起来!

这时突然有电话打进来,接起来发现居然是钱哥打来的。

“你在哪呢?方不方便来一趟我这边?”

“方便呀!太方便了!”

正不想回家的宋越接到钱哥邀约,当即加快速度,往修行学院方向骑去。

见到钱哥那一刻,宋越被晃了一下,感觉短短数日不见,钱哥身上仿佛多了一种特殊的气质。

更漂亮了,也更凌厉了!

莫非……

宋越心里一惊,不会这么快就筑基了吧?

嘴上却口花花的道:“敢问这位美女,什么时候下凡的?”

----------

晚了点,但这章很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