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讲不出再见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4814字
  • 2021-09-03 19:43:11

虽然有些茫然,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坚当场毫不犹豫对身边几人说道:“杀了他!”

那几人略微有些迟疑,这是在人间啊!

万一引来异常事务管理司的人可就麻烦了。

他们可不像老祖宗那样霸气,也没有那种能力通过场域进入到另一层面空间去战斗。

在人间古老城市当街杀人,可不是只有实力就行的。

张坚冷冷道:“怎么?我指使不了你们?”

一块巨石,宛若一座石山,无声无息,从天而降,直接砸向张坚!

张坚悚然一惊,爆发出一声怒吼,用力一掌拍向那沉重无比的巨石,同时身上有法器光芒绽放出来。

他身上带有虎鲸老妖给的护身法器,可抵挡筑基层级的攻击。

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一名大宗师境界的武者,平日里从不展露实力,但当年在北海,也曾是一代年轻天骄,很多妖族天才都是他手下败将。

随着玉虚通天碑的砸落,宋越运转太乙锻体经,撑开护体罡气,手中龙纹斩仙刀施展出八荒道经,一道璀璨白练光芒,径自斩向张坚!

刀芒斩在张坚身上法器形成的防御层上,宛若巨石砸在水面,泛起剧烈波涛。

那防御层出现道道裂痕。

同时变得无比巨大的玉虚通天碑上符光闪烁!

经过这些天不断修行,宋越的天尊精神法有很大提升。

再次驾驭起玉虚通天碑,已经可以和石碑上面的符文沟动,让石碑爆发出更加强大威力。

咔嚓!

张坚那可以击碎巨石的拳头上面,发出一阵清脆骨裂声响。

他一声惨叫。

宋越的第二刀斩了过来。

周围那几人慌忙朝宋越发起攻击。

几乎都是水系术法!

有人凝聚出一道巨浪,朝着宋越拍击过来。

有人凝聚出冰箭,锋锐无比,闪烁着幽冷寒光射来。

有人吐出一颗珠子,那珠子一出现,将周围空气都给冻结,打向宋越!

宋越挥刀横斩!

劈开巨浪,斩碎冰箭,击飞珠子。

但那巨大的反震,也让宋越嘴角溢出鲜血。

哐当!

玉虚通天碑彻底砸落下来,将张家这栋私人会所前面部分,连同张坚和几个北海妖族一起,全部砸进大地深处!

但宋越知道他们还活着!

张坚身上的护体法器很厉害,竟挡住了沉重无比的玉虚通天碑这一下。

那就再来一下!

他驾驭着玉虚通天碑从大地上飞起,再次狠狠砸下去。

这下死了。

宋越一口鲜血喷出,浑身也已经湿透了。

刚刚那几个北海妖族生灵的水系术法攻击,也让他受伤不轻。

再加上强行将玉虚通天碑变得如此巨大,接连两次攻击武道大宗师和筑基层级的修士,他也已经彻底脱力了。

收起玉虚通天碑,当场盘坐在地,运行太乙锻体经。

四周灵气朝着他身体蜂拥而至,不断滋养着他近乎干枯的血气。

战斗只有短短一刹那,但对宋越来说,却几乎将他的力量彻底掏空。

他甚至顾不得是否会被人发现。

好在张家星武馆这里属于商业区,这种时候很少会有人来这里。

但刚刚玉虚通天碑接连两次砸落下来,连这栋私人会所都给毁掉三分之一,这么大动静,不引起别人注意是不可能的。

宋越刚刚恢复一点行动能力,那边就有十几道身影迅速赶到。

看着这一塌糊涂的现场,所有人脸上都露出震撼之色。

感觉这地方像是被陨石给砸了!

豪华的私人会所被砸没三分之一,因为被毁掉这部分属于客厅位置,所以并没伤到里面的服务人员。

但张坚和那几个已经死去并现出原形的北海妖族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们都被砸得面目全非,几乎被砸成了相片。

有人望向两手空空,似乎有些神志不清醒的宋越,感觉不可思议。

现场就这年轻人一人,没有其他人。

可这些人怎么都没有办法将这恐怖现场跟眼前年轻人联系起来。

再说,把人砸死的石头呢?

也不见了!

难道自己长翅膀飞了?

宋越刚刚就已经把龙纹斩仙刀收进玉虚通天碑里面。

至于玉虚通天碑,就在他口袋里,他现在还不能将其炼化到身体中。

所以只要这群人稍微一搜身,就能找到一根牙签大的小石头,上面应该还能提取到张坚和北海妖族的血迹……

但这些人迅速被这里奇特的场域给吸引了注意力。

他们本就不太相信凭借这样一个年轻人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这年轻人的样子,更像是一个被吓傻了的路人。

周围虚空不断传来的那种波动,让这群经验丰富的人敏锐的感知到,认为就在这里的另一层空间内,应该正在爆发一场大战!

随后,有人施法,与这种波动共振,继而成功进入!

只是眼前一幕,却让他大惊失色,几个熟人,正跟一头巨大虎鲸殊死拼杀!

进来这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当场就朝那头巨大虎鲸出手。

接着又有更多人进来,见状也都毫不犹豫的对虎鲸开始出手!

虎鲸老妖气得暴跳如雷:“你们是异常事务管理司的人?你们太过分了!我要举报你们!”

他咆哮着,终于经受不住这么多人一起围攻,当下巨大尾巴一甩,顺着虚空急速远去。

一大片鲜血化成血雨,从天而降。

夫子摇头叹息,他体内伤势太重,一身实力被封印九成还多,否则就凭这种贯通境的妖,还不够他一句言出法随的!

夫人来到他身边,眼神里透着一抹强烈担忧,这么多年,她始终不让夫子出手的原因就在这。

越动手,伤势越重,封印越狠!

这会儿场域消失,在场众人重新“回到”人间。

对地上那大坑和塌了三分之一的张家会所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来的那群人当中为首者走到夫子身边,用精神力沟通片刻,随即挥挥手,让一众手下开始收拾残局。

夫子看了一眼依旧有些虚弱的宋越,轻声对夫人说道:“你扶着点他,咱们走!”

宋越一肚子疑问,但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着夫子,重新化成枯瘦老者的瘸腿老狼,以及没了毛茸茸尾巴和耳朵的,又变得美美哒的王姐,一起离开这里。

来到外面,一辆商务车停在那,夫子直接上车,让宋越坐在最前面,他跟夫人坐在中间,瘸腿老狼跟王姐坐到后排。

车子瞬间启动,宋越看方向,竟是往自家方向开去,只是开车的司机他从未见过,是个看起来三十出头,非常精神的男子。

男子沉默寡言,始终一言不发。

在进入宋越家别墅小区时,门岗那里的栏杆竟自动抬起,随后将宋越一群人送到家门口,又一言不发的开车离去。

宋越满心忐忑,和众人一起,回到自己家,打开客厅的灯,想要去弄点喝的。

夫子有些无力的摆摆手:“别折腾了,坐吧。”

宋越像个犯了错误装乖巧的学学生,老老实实坐在那,一会儿看看王姐,一会看看瘸腿老狼,又偶尔对师娘挤眉弄眼,希望她开口说话打破僵局。

师娘虽然心中担忧,但见宋越模样,还是忍不住噗嗤一乐:“没事儿,别担心。”

“师父,您没事吧?”宋越这才敢开口说话。

夫子摆摆手:“老毛病了,没什么大不了。”

但看着夫子几乎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宋越可不觉得他没事。

这时候,重新变回枯瘦老者的瘸腿老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苦笑道:“老陆啊,你可把我害惨喽!这下咱们算是惹了大麻烦,那头老虎鲸回到北海,绝不会善罢甘休。”

夫子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脸上依旧很平静:“不善罢甘休又能如何?我还要找他们算账!”

说着,他不理在那唉声叹气的瘸腿老狼,看着宋越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是怎么教你的?”

宋越低下头,也不辩解。

如果不是夫子把他强行赶出那个世界,他敢向那头老虎鲸挥刀!

人生在世,有些时候可以苟,但有些时候,必须得敢于亮刀。

要是连身边亲人受伤害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还活着做什么?

“记住,你今天晚上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担心我们,跑过来寻找。”夫子缓缓说道:“至于张坚……和北海妖族那几条臭鱼烂虾……”

夫子看向瘸腿老狼。

瘸腿老狼一脸惊惧:“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大本事!老陆你别坑我!”

夫子一脸温和:“你有。”

瘸腿老狼几乎要跳起来,道:“老陆你混蛋!你护犊子我没意见,可你不能让我背锅啊!”

王姐在一旁道:“人妖一家亲……”

“狗屁的人妖一家亲,那你来呀!”瘸腿老狼气得想要亮獠牙。

王姐毫不犹豫:“可以呀!”

瘸腿老狼听了这话,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回沙发,道:“这个锅,我有点背不动啊!”

夫子想了想:“你要是异常事务管理司的特别顾问呢?”

“哈?”瘸腿老狼一脸见鬼的表情,伸出干枯的手指,指了指自己,“我?”

夫子点点头。

瘸腿老狼气笑了:“老陆咱知道你威风,可异常事务管理司难道是你家开的?你说咋就咋?是有妖在里面做事,可咱是什么来头是你不知道还是那群人不知道?他们能接纳我?”

夫子道:“过去不能,现在应该能了。”

瘸腿老狼依旧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思考片刻,他咬了咬牙,道:“你要真能给咱这身份,那这锅,咱认了又何妨?”

夫子道:“你也不亏,那张坚是北海妖族杀死的,你为了挽救这个城市的生灵,与一众妖族大战,最终击退北海妖族,可惜没能救下张坚。”

瘸腿老狼撇撇嘴:“要论心黑,老陆你自称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回去等通知吧,明天开始你就是特别顾问。”夫子有气无力的摆摆手。

瘸腿老狼也不啰嗦,站起身,看了一眼宋越,啧啧道:“小朋友你可真厉害!”

夫子道:“回头他也会进入异常事务管理司,和你做同事。”

瘸腿老狼咧嘴一笑:“行,我会照顾好他!”

说着身形一闪,无声无息消失在这栋别墅里。

客厅里,就只剩下王姐,夫子、师娘和宋越四人。

师娘看着王姐,眼神有些惋惜:“这么多年你都忍过来了,你稍微再忍一忍,我跟他师父也会赶过来。”

王姐笑笑,看了眼宋越,声音轻柔的道:“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你们是他师父、师娘,你们会护着他,可我也是一样,我们心情是一样的。”

师娘轻叹:“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王姐看了眼夫子,犹豫一下,道:“我还想继续留在这里。”

夫子思索片刻,道:“若是那些人找上门,现在的我,怕是很难护得住你。”

宋越坐在那听得一头雾水,王姐不是爸妈找来照顾他的人么?

怎么看起来,她跟师父师娘很熟?

王姐笑了笑,道:“总躲着也不是回事,再说,你们不觉得,宋越已经长大了,可以开始反过来保护我了么?”

说着,她看向宋越,一脸期待:“是吧?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宋越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

王姐顿时一脸开心:“那,你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说着,她又忍不住红了眼圈:“哎,我就是舍不得,夫子,姐姐,你们放心好了,我明天就会离开!不,一会我就走!”

“为什么?”宋越忍不住问道。

“我是狐狸精呀!”王姐笑眯眯的,一如以往,只是这次笑容里,却充满伤感:“我是一只被人追杀,东躲XZ的狐妖,当年承蒙夫子跟姐姐庇护,始终藏身于此。”

“可惜现在藏不住喽,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呢!”

她笑笑:“但也没什么,我会再次找个地方躲起来的。”

师娘看着她,欲言又止。

王姐道:“姐姐别担心我,还有……东西我是绝不会交给他们的!那是属于狐族的东西,不可能交给外人。所以就算有朝一日被他们抓到,为了那件东西,他们也不会杀我。”

说着她站起身,道:“我还是现在就走吧,不然回头你们也不好交代。”

宋越看看夫子,又看看师娘,见两人都没出声,忍不住挽留道:“王姐,非要走吗?有那么严重吗?”

王姐温柔笑笑:“有的,小越,我如果不走,真的会连累到你,就是好可惜,不能再做饭给你吃,你会记得我做的饭菜味道的对吧?”

宋越鼻子有些酸酸的,他很想问个清楚,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平静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间一夜之间就全都变了?

而且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这让宋越心里有种强烈的自责。

王姐太了解宋越性格,温柔笑道:“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不要自责,有人欺负你,姐姐豁出去这条命不要都会替你报复回来,那张家……若不是害怕暴露,我早就去灭了他们满门!”

语气虽然温柔,但这句话可是鲜血淋漓杀气十足。

王姐走到宋越面前,轻轻抱了抱他,道:“还会再见面的!不要难过!你要迅速强大起来,当你真正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成为武道大圣君,姐会回来投奔你的!”

说着,也不等宋越开口挽留,红着眼睛没有勇气说出那句“再见”的王姐身形一闪,消失在客厅里。

一直以为是个宗师境界武夫,号称自己四十七岁娃都生了三个的王姐……居然是狐妖,还有着相当强大的修为。

宋越感觉自己三观都被颠覆了。

夫子深吸一口气,看着宋越道:“你已经长大了,从今天起,你要开始像个真正的成年人一样去思考问题,去做事,明天我带你去异常事务管理司在杭城的分部报道。有这一层身份,旁人再想对你下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师娘在一旁轻叹:“那地方也挺危险,本来不愿意你去那里,现在……也罢,就当是一种历练好了。”

宋越感觉自己都没来得及跟王姐好好告别,相处十年,点点滴滴都在脑海中,如今却分别得如此突然,他情绪变得很低落。

他看着夫子跟师娘,道:“我有点乱,师父师娘,你们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