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拜师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297字
  • 2021-09-02 23:23:57

夫子家的书房。

宋越跟夫子在聊天。

“感觉怎么样?”

“跟之前不一样,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个修行者了!”宋越一脸开心。

夫子莞尔,看着他道:“修行大道万千,武道本就是其中一种,只是武道这条路并不好走,看似入门简单,实则需要更高深天赋。”

宋越顿时嘚瑟起来,嘿嘿笑道:“所以我比那些修行者天赋更好是吧?”

夫子点点头:“当然!”

他对宋越,从不吝惜肯定,因为夫子清楚,宋越那点小得意跟小嘚瑟,都是表面化的东西,骨子里的宋越,绝非骄狂之辈。

“只是在跟昆仑宗的人战斗时,尤其那个擅长雷法的修士,还是会觉得有些束手束脚,虽然那些闪电没能劈在我身上,但我觉得,那是因为对方太菜了!”

宋越思索着说道:“对方虽然是修行雷法的,但在应用和掌控力上,感觉都很一般,如果换做一个战斗经验丰富,对术法掌控和应用很强的人,就算我能击败对方,但自身也一定会被伤到。”

夫子欣慰的道:“你能想到这些,就说明你对自身实力的认识很清晰,并未被骤然暴涨的实力给蒙蔽双眼。”

“其实武道修行者对上术法修行者,越到后期,越是艰难。相信这点,你已经深有体会。”

宋越点点头,昆仑宗这一趟,此行不虚!

无论是那名剑修,还是那个擅长雷法的筑基修士,虽被他击败,但也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给他的成长之路积累了很多经验。

“之前我发现你修炼了比较高深的武道功法,是有什么际遇么?”夫子看着宋越问道。

宋越将小七那枚玉简的事情说了一遍。

夫子听后,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愕然,摇头苦笑:“气运这东西,当真很难讲。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求而不得,有些人是老天爷赏饭吃,还有一些人,却是老天爷追着往嘴里喂饭。”

“正常情况下,那种级别的玉简,主人必然不简单,至少是超越武道大宗师一到两个境界的存在,这样人的墓葬,很难被打开,甚至可以说,几乎不可能。”

“然而事实却是,他的墓葬被开启,玉简被取出,还被堂而皇之的摆在一群年轻人扎堆的集市上……简直太草率了。”

“所以说,气运这东西,虽虚无缥缈,但当它落在谁身上,谁就会很快知道。”

宋越解释道:“小七是私自从家里带出来的,而且他想用那东西钓鱼。”

夫子笑笑:“不管因为什么,那都是你的气运。”

宋越道:“我已经把太乙锻体经的第一章写下来,先给您过过目,回头您再问问师娘,她是否适合修炼。”

宋越说着,从身上取出默写下来的太乙锻体经第一章。

夫子接过后,认真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好半天。

时而皱眉沉思,时而轻轻颔首。

良久,夫子才长出一口气,将宋越默写下来的太乙锻体经第一章放在桌上。

看着宋越道:“你刚刚说,为了拿到剩下那些,你答应那个小七,跟他进一次墓葬?”

宋越点点头,有些心虚的看着夫子:“这事儿事前没跟您商量。”

夫子摆摆手:“我没有教训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尽快拿到剩下的部分。”

宋越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夫子会不高兴他答应小七那个条件呢。

毕竟不管再怎么去粉饰,盗墓就是盗墓,终究是对先人一种不敬。

夫子道:“我没那么迂腐,探索先贤遗迹虽然不是什么值得歌颂的事情,但若能因此成全一名晚辈,相信那位墓葬里的前辈,也会乐于成全。”

宋越觉得夫子的话特有道理!

有文化的人忽悠起人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就是不一样啊!

盗墓都能被说成探索先贤遗迹,还给对方按上个成全晚辈的名头……不愧是夫子,偶像啊,自己还得虚心多学习。

“那师娘也能练吗?”宋越还是比较关心这件事。

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夫子和师娘对他默默付出,他却很少有什么能帮到他们,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很愧疚,也很着急。

夫子摇摇头:“这个不适合她。”

宋越有些疑惑:“为什么?”

夫子道:“你师娘的道不在这,她是武道大宗师,但走的却并非肉身成圣之路,你这部太乙锻体经,即便在修行者辉煌璀璨的年代,也堪称顶级!”

“此外还有苗强传你的劈星手跟雷霆拳,也都是武道修行的顶级功法,所以说你有气运!”

夫子说到这,看向宋越:“即便最顶级的功法,在不同人的手中,呈现出的效果也是不同,宋越,你是有机会走得很远、很高的人,我知道你很勤奋,但还是提醒你一句,千万要珍惜!”

宋越想了想,起身跪在夫子面前,磕了三个头,抬起头笑道:“夫子,我觉得咱们之间,就不要大张旗鼓敬茶拜师那一套了,在我心目中,早就把您当成了师父。”

夫子微笑看着他:“毕竟师娘都叫了那么多年,但对师父,还是得好好考察一番,对吧?”

说着站起身,来到宋越面前:“起来吧,从你还是个小不点那会儿,我便决定收你为徒,可你这小东西,从来只知道叫师娘。”

宋越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他总不能说之前一直觉得夫子就是个厉害的学者,要早点拿出纸鹤带他飞一圈,他不早就跪下叫师父了?

其实真正让宋越深受触动的,还是最近这段时间夫子的所作所为。

大概过去那些年他太过顺风顺水了,整天都是他到处找茬欺负人,也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夫子空有一身本领,也没地儿施展。

最近这段时间先是因为张子星使阴招算计他,夫子直接联系张家老辈,提出警告。

后面又因为昆仑宗的事情直接杀进秘境,虽然始终没跟他说,但从这次带他去昆仑宗时,对方那群人的表现也能看出夫子之前给他们留下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这样一个看他从小长大,教授他各种知识,又义无反顾站在他身后成为一堵大大靠山的人,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父亲!

虽然父亲对他也很好,但在宋越心中,夫子的地位可能更重一些。

晚饭师娘特意准备了几道丰盛的菜肴,都是些平日很难见到的珍稀美味,同时也是武道修行的顶级食材。

师娘也是武道修行者,但却一直往宋越碗里夹。

“多吃点,早点打通那些穴道,成为真正的武道大宗师!”师娘在宋越面前,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很温柔。

“这食材哪来的?”宋越边吃边好奇问道。

夫子和师娘家不穷,但就跟宋家一样,也不穷,甚至在普通人眼里,算是富豪家族,可依旧很难搞到这些顶级食材。

今天这一顿,要真按照金钱来算,绝对是个天价。

师娘笑道:“你师父没跟你说?”

师娘很心细,知道宋越拜师夫子后,第一时间改变了称谓。

宋越愣了一下,摇摇头,然后看向夫子。

夫子道:“吃饭。”

师娘也笑笑,没多说。

宋越虽然心中好奇,但吃饭时不说话,也是从小在夫子家吃饭养成的习惯。

饭后他缠着师娘问,师娘笑道:“你师父说,这些是昆仑宗送他的。”

宋越无语,他刚刚就有所猜测,但夫子太能美化自己了,想必昆仑宗送出这些对修行者来说同样价值昂贵的顶级食材时,一定眼含热泪,激动坏了。

随后数日,宋越都留在夫子家里,每天在夫子指导下修行天尊精神法、护体罡气、太乙锻体经和劈星手、雷霆拳等功法。

没有急着去打通那些穴位,夫子让他先夯实基础,再将这些刚学不久的功法好好熟练一下。

虽说战斗才是最好的历练方式,但平日里的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

夫子把宋越留在家里,还有一层原因,他已经从一些渠道得知张家最近正在对宋越背后的宋家暗中动手!

夫子当然不会那么肤浅的认为这完全是宋越引起来的矛盾,张家既然对宋家动手,说明除了仇恨,背后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

或许这几年星武馆给张家赚了太多财富,让他们的野心迅速膨胀起来。

想要顺势更上一层楼。

而没什么太深底蕴的宋家,自然成了最好的目标。

夫子干涉不了那些商场上的事情,但他可以护着宋越,不给张家人下手的机会。

这样一来,宋越接连几天没有回家,王姐都有意见了。

毕竟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宋越狼吞虎咽的大口吃肉。

过去宋越虽然偶尔也会到夫子家吃饭,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家的。

现在倒好,拜师了就长在师父家了!

面对打来电话抱怨的王姐,宋越只能耐心安慰,解释自己有不少修行方面的问题需要跟师父和师娘请教,等过了这几天,一定第一时间回家。

其实宋越也明白夫子把他留在家,哪里都不许他去的另一层原因。

虽然理解,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憋闷。

商业上的事情,他不懂,没办法帮家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老妈和姐姐似乎都很忙,连他发消息说拜夫子为师,她们虽然开心,但也只是在群里表达了一下祝福,让他代为转告夫子表示谢意。

正常情况下,老妈不可能这么失礼的。

宋越感觉自己就像个局外人,只能在外面看着,干着急,却什么都做不了。

可这件事,明明是因为自己引起来的呀!

哪怕师娘隐晦的点过他,这是纯粹的商业上的事情,但宋越还是很郁闷。

钱哥和温柔最近也没动静,大概是真的闭关去了。

之前答应小孟跟他一起去见苗老师的事情也一拖再拖,好消息是,刚刚收到消息,小七终于要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