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友好交流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5530字
  • 2021-09-02 18:35:35

夫子带着宋越,乘纸鹤来到昆仑宗。

当看见巍峨山门上那三个大字的时候,宋越表情多少有点方。

但他理智的没多问。

昆仑宗几个守山门弟子一眼看见远方有纸鹤飞来,想起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事情,脸儿都吓得煞白,有弟子赶紧撒丫子往回跑去报信。

“不好了,那个骑纸鹤的人又来了!”

“这次他还带来一个人!”

守山门的弟子并不认得宋越,但看见那骑纸鹤的就已经三魂被吓掉一半。

昆仑宗里面的众人也全都呆住了。

又来?

那个瘟神不是刚从门派勒索一大堆极品药材走吗?

眨眼之间,以昆仑宗宗主为首,一大群昆仑宗长老、弟子乌央乌央的从里面出来。

给刚从纸鹤上下来,稍显腿软的宋越一种他们无比重视,倾巢而出的感觉。

他知道昆仑宗的人怕夫子,那天从石碑里出来,昆仑宗副宗主那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可他没想到夫子在昆仑宗还这么有面子!

宋越忍不住用敬佩的眼神看着夫子,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这么有牌面就好了。

免得进个地宫出来晚一点都被人给盯上。

昆仑宗宗主伤势未愈,面色有些蜡黄,远远的看见夫子带着个年轻人站在山门外,气就不打一处来。

身边见过宋越的副宗主低声耳语:“那年轻人就是宋越!”

原来是那个小畜生!

昆仑宗宗主感觉胸口有些发闷。

好在这次夫子没有一上来就破他们护山大阵,略感欣慰。

“陆先生,短短数日,您便再次登门,是有何贵干?”昆仑宗宗主来到山门处,强忍着内心深处把夫子撕碎的冲动,很是礼貌客气的打招呼。

宋越愣了一下,夫子找到自己之前来过昆仑宗?

随后他突然想到那些引导激活奔雷之气的大药,莫非……是昆仑宗赞助的?

夫子表情很平静,态度也很温和的道:“来带弟子见识见识。”

昆仑宗宗主一口老血憋在喉咙,怎么就这么倒霉?

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都说陆圣夫少年时代就已经名满天下,是真正的大儒,传闻简直荒谬!

这是个大儒?

这分明就是个无耻的老贼!

你弟子杀了我七个门人!

七个啊!

四个筑基,三个高阶修士,然后被你敲走一大堆极品大药,还没完吗?

昆仑宗宗主沉声道:“陆先生,杀人不过头点地,之前那件事,是我昆仑宗有错在先,可我们已经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夫子道:“你误会了,我真的是带着弟子过来友好交流的。”

友你#¥%……¥#……!!!!

昆仑宗宗主非常想使用人间的经典国骂来还击。

身边一群长老心情也都无比憋屈,但都敢怒不敢言。

上次倒是想刚一下来着,结果却十分凄惨,就连活化石级别的老祖都当场跪在人面前死去。

他们这群人当中,最强的就是宗主,刚刚踏入贯通境的大能,可在这陆圣夫面前,却被一招破掉本命法器,当场吐血!

眼下如果想要干掉这陆圣夫,除非把整个昆仑宗那些闭关的活化石级老祖都给请出来。

或许有机会。

但谁敢赌?

万一……请出所有的底蕴,还是不行呢?

昆仑宗宗主面色阴沉,看着陆圣夫:“你要怎么个交流?”

陆圣夫微微一笑:“你不要这样表情,好像我在欺负你们,这次过来,真的只为交流,让你昆仑宗年轻弟子跟我的弟子打几场,如果我的弟子侥幸全胜,那,我要借你昆仑宗碧青金石一用,也不多求,十斤足以。”

昆仑宗主嘴角都忍不住抽了两下,他看着陆圣夫:“十斤?”

陆圣夫点点头:“想必以昆仑宗这种大型秘境宗门的底蕴,拿出这点东西来,应该不算什么。”

昆仑宗宗主欲哭无泪:“陆先生,您太高看我们昆仑宗,别说十斤,就连五斤都没有啊!”

碧青金石,听起来像是一种石头,但却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稀有金属,可炼制顶级法器,也可以用来制作法阵。

像昆仑宗的护山大阵里,就有碧青金石作为基础。

这么大面积,只需要不到半斤,就足够了。

所以夫子一开口就是十斤,几乎要把昆仑宗宗主给吓死。

“五斤都没有吗?”夫子微微皱眉,叹息道:“那就四斤半好了。”

“我……”昆仑宗宗主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名满天下的大儒?

眼前这位要是儒道大修他可以当场吃翔!

这时昆仑宗主身边有长老小声提醒:“宗主,咱们……未必会输啊!”

是啊!

卧槽我怎么忘了这茬?

都被陆圣夫这无耻嘴脸给气糊涂了!

他厉害,不代表他徒弟……对了,草,他徒弟好像也不好惹啊!

先前那四人到底怎么死的,目前在昆仑宗内部还有争论,因为从伤口上来看,似乎有强大修行者干预,不但有雷法攻击过的痕迹,还有被巨大法器给砸死的……

所以很多人猜测,宋越身边十有八九是有护道人的!

单凭一个宋越,几乎不可能击杀四个筑基,要真是他一个人做的,那真的太妖孽太魔幻,令人难以置信。

可随后那一战,六个昆仑宗弟子,两个筑基四个高阶,宋越一人一刀,差点给那六人团灭!

所以昆仑宗主想到这点,原本蜡黄的脸色甚至开始有点绿。

这对师徒就没有一个好惹的!

真要让门派的年轻人跟宋越打,恐怕没人是他对手。

所以……要不然干脆就直接给他碧青金石算了?

可他要四斤半!

这简直是要他老命一般!

这时昆仑宗宗主身后,有几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宗主,我们愿意跟他打!”

太憋气了!

宗主太老了!

胆子都变小了,太怂了!

他们年轻人根本忍不了这口恶气。

即便这些年轻人都听说宋越以一敌六,干掉三个重创一个吓跑两个的辉煌战绩,可那又怎样?

如今人家已经欺负到家门口了!

上次是夫子,真的太强了,完全生不出抵抗之心。

可这次是他弟子,一个年轻人,就算再怎么强,他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

大不了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也要给他好看!

叫这对无耻师徒知晓,昆仑宗不是所有人都没血性!

昆仑宗宗主面色很难看,他不用回头,听声音都能听出来说话那几人是谁。

平日里对他们太宽容了,以至于在这种重要的场合都敢胡乱插话。

可毕竟那几人话已经说出口,他如果再拦着,那以后连他的威严都将彻底丧失。

一个面对外敌连还击一下都不敢的宗主,还怎么领导下面人?

昆仑宗主心中一叹,心说罢了!

实力不如人,只能忍气吞声忍辱负重。

他现在真心希望自己的昆仑宗里,也能出现一两个绝世天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失去的,总有拿回来那天!

随后,一群人来到昆仑宗弟子们平日切磋的演武场。

宋越大概明白夫子的意思,想要他熟悉一下激活奔雷之气后的感觉。

不得不说,昆仑宗还真合适!

自己跟他们有仇,不说血海深仇也差不了多少。

看看那些年轻弟子看向他那毫不掩饰的仇恨目光就能感觉出来那种强烈恨意。

所以待会儿上场的昆仑宗弟子,肯定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他也不会。

这才是最好的历练。

像在人间的那种切磋,的确差了不少意思。

唯有生死相搏,才能迅速成长。

另外碧青金石是什么东西?宋越从小在夫子熏陶下,勉强也算见多识广,却从来没听过这东西。

想来是有用的,所以我必须得赢!

即将下场,夫子对宋越说道:“全力以赴。”

宋越点点头。

场上昆仑宗这边,最先下场的是一名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青年。

手里拎着一把出鞘长剑,整个人也如同一把锋利的剑,散发着一股凌厉气息!

这是一名剑修!

昆仑宗这边的人大概也明白,面对一名近身格斗能力强大的武夫,寻常的修行者恐怕连掐法诀念咒语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干掉了。

宋越下场。

这名昆仑宗青年剑修也不跟他说话,手中长剑一挥,一道白色剑气嗤出,随后一剑刺向宋越!

这青年看似身材健硕,走的却非刚猛路线,动作极为轻灵,举手抬足间,宛若山林里的猴子般灵巧。

眨眼间便冲到宋越面前,另一只手却掐动法诀,嘴里念念有词,一剑刺向宋越面门同时,大喝一声:“着!”

一道火光从天而降,散发着一股炎热的气息。

换做一般武夫,面对这种情况肯定会不能的有些慌,会想要闪避。

宋越却直接运行护体罡气,太乙锻体经自行运转,吸收周遭大量灵气支撑护体罡气,抬手就是一拳。

像一条游动小龙的奔雷之气瞬间出现在他手臂,灌注在拳印之上,一身血气轰然爆发,体内有雷鸣般响动。

轰隆!

宋越一拳直接砸向青年剑修面门。

至于对方那把剑,则紧贴着宋越面门刺空。

宋越甚至能感觉到那股凌厉至极的寒气,要是他有很长的胡子,这种剑气用来刮胡子肯定比刮胡刀好用!

青年一剑刺空,火焰攻击也落空,面对宋越轰然而至这一拳却并未慌乱,张开口,一把不到三寸的小飞剑霍地飞出,刺向宋越拳头!

怪不得不说话,在这等爷呢?

宋越刚猛无比的拳风此刻已将青年长发吹乱,面对那把骤然射出的小剑,不闪不避,直接一拳砸上去!

拳风如雷鸣!

这是雷霆拳中最为凶狠的一击。

小剑像是受到电磁干扰一般,还没等靠近宋越的拳印,便突然失去了准头,往一边飞去。

宋越一拳打在青年剑修面门。

咔嚓!

一声骨头碎裂声音,青年从鼻梁到面颊骨,被这一拳直接打碎。

发出一声非人惨叫,当场倒在地上。

宋越根本不讲武德,抬腿就是一脚,将没完全倒地的青年一脚踢飞出去十几米远。

对方的火焰长剑小飞剑,全是奔着要他命来的,就算没有夫子的告诫,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从小无数次打架经验告诉他,对敌人仁慈,就是给人家机会伤害自己!

那边一群昆仑宗弟子当场把已经昏死过去的青年给护住,有几人忍不住当场痛哭起来。

太狠了!

敌人简直太凶残了!

“师兄快死了,呜呜……”一个少女一脸悲伤的大哭起来,同时眼里露出无尽仇视的目光看向宋越,“你这个杀人凶手!”

宋越耸耸肩,根本不以为意,淡淡道:“要不你上来替你师兄报仇?”

那少女顿时语塞,不敢再说话,只看着昏死过去的青年痛哭。

昆仑宗宗主和身边一众长老面色非常难看。

刚刚下场的人,是整个昆仑宗年轻一辈中可以排进前三的青年高手!

平日里在门派威风的很,因为是剑修,颇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

结果被人家一拳就给打成这样子,虽然没死,但人估计也彻底废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能从这阴影中走出来。

或许一辈子都走不出。

随后,又有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场。

这年轻人穿一身白衣,面容十分英俊,长发飘逸,空着两手,一双眼也不见太多仇恨之色。

望向宋越:“昆仑宗李一博,请指教!”

看起来挺礼貌的,但宋越并不在意。

对他来说,整个昆仑宗上下,全都是敌人。

态度好坏,并不重要。

宋越点点头:“出手吧!”

一身白衣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没动,两只藏在大袖里面的手,早在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在掐法诀!

此刻直接念诵咒语,演武场上空,瞬间有乌云翻涌而至,里面隐隐有闪电光芒形成。

宋越跟白衣年轻人距离大约十几米,可以清晰看见对方面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仿佛在强行施展某种秘术。

宋越心生警惕,随后脚踏幻影迷踪步,朝白衣年轻人冲去,十几米距离,对一名宗师级武夫来说,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

但宋越身形刚刚腾起的瞬间,心中骤然升起一股警觉,他直接往旁边一个闪避。

咔嚓!

一道电光,无声无息劈在他前进路线上!

这个小阴逼!

装作一副礼貌样子,想要坑老子!

接着,一道道无声的闪电朝着宋越劈来。

这是一名年轻的筑基修士!

真实年龄绝不止二十出头。

但夫子始终站在长边,并未提出抗议。

他带宋越来,就是来检验成色的。

虽然宋越还没踏入武道大宗师领域,但如果他连一个年轻筑基都打不过,那他身体里的这股奔雷之气,算是白激活了。

宋越身形闪避得越来越快,但头顶滚滚乌云中的闪电却像是无穷尽,不断劈下来。

只是那白衣年轻人的面色,也越来越红,额头青筋也越来越明显,看上去甚至随时要爆开一般。

宋越在闪避过程中,尝试着将奔雷之气分流,引向双腿。

这个大胆的尝试,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的速度刹那之间,快了不止一倍!

闪电的速度当然超级快,但这闪电的频率却并非那么快。

而且可以看得出,白衣年轻人始终在强撑着,他明显在施展不属于他实力范围的术法!

在宋越看来,这种凶猛的雷系术法,更适合用来偷袭。

尤其在阴雨天气,躲在暗处,出其不意直接一道闪电下去,或许会收到奇效。

但现在嘛……

他已经渐渐摸清楚规律,同时对奔雷之气的运用,也变得比之前纯熟许多。

眼看着白衣年轻人就要撑不住,他两腿生风,身形如鬼魅,闪开一道劈过来的雷电,走出一道弧线,直接绕到白衣年轻人背后。

抬手就是一拳!

“手下留情!”

“不要!”

“啊!”

昆仑宗这边很多人忍不住大声疾呼。

宋越一拳击在白衣年轻人后心,最后时刻,留了五分力。

本就已经支撑不住的白衣年轻人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

但他没死。

宋越最后时刻,没有震碎对方心脉。

随后,白衣年轻人被昆仑宗人救回去,几个精通医术的老者看过之后,都松了口气。

这时候,昆仑宗主望向鸦雀无声的年轻人群体,没有遮掩的仰天一叹,声音嘶哑的道:“陆先生,不打了,您的弟子乃当世天骄,即便踏入修行界,那也是顶级风流人物,我们输了,心服口服!”

不知为何,这番话说出口的瞬间,不仅昆仑宗主,就连其他那些人,都有种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终于不用被折磨了!

刚刚出手的年轻人,其实并不年轻,年纪已经接近四十岁,三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踏入筑基领域。

曾是整个昆仑宗年轻一代里最出色的天骄。

刚刚他下场,很多昆仑宗人心中有些不安、愧疚的同时,还是隐隐的有些期待的。

一个踏入筑基多年的雷系术法修行者,应该可以干掉宋越这种厉害的武夫吧?

结果,对方太妖孽,闪电都劈不到他!

昆仑宗主让人取来五斤碧青金石,这几乎是整个昆仑宗一半的碧青金石储量,他们积累无数年,也不过只有十几斤。

既然已经认怂了,莫不如大方一点,就别四斤半了。

这个数字听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昆仑宗主亲手将碧青金石交到夫子手上,然后用近乎哀求语气小声道:“陆先生,以后咱能不能……别来交流了?”

他一脸真诚的看着夫子:“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日后必将严格约束门下,决不许他们为非作歹,若有违背,不用陆先生,我们自己出手清理门户!”

然后又看向宋越:“您的弟子是顶级天骄,您还是……带他祸害修行界去吧!”

昆仑宗主此时已经大致猜到陆圣夫要碧青金石的目的,所以也不讳言,干脆就挑明了——我们认怂了,以后别来欺负我们了,碧青金石你们也拿到手了,去祸害修行界吧!

反正秘境跟修行界也不是一个体系,这话就算传到修行界,也没什么大不了。

夫子看着他微微点头:“讲道理就很好。”

随后带着宋越,乘纸鹤飞走。

留下昆仑宗主站在那风中凌乱,以后还来不来,你倒是他妈给个准话呀?

-----------------

隆重推荐一下咱们的白银大盟,也是阅文大神作家飘荡墨尔本的新书《兼职偶像》,飘飘是个大美女,还辣么有才,感觉她新书是在说她自己,随随便便就可以兼职个偶像了,欢迎大家亲自去验证一下。

另外,晚上可能还有一章,反正我尽量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