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变强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7529字
  • 2021-09-02 12:08:38

“哥,以后你就是我哥了,牛逼,太他妈牛逼了你!”

回去的路上,孟旭东忍不住拍着方向盘大笑:“你注意到没?张总脸上那一副司马的表情?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之前说你是夫子弟子,我还有些不服气,现在我算彻底服了!”

“宋哥,我突然觉得,你这年纪,这份胆识和谋略口才,当个武夫实在太可惜了,要不我回头跟老爷子商量商量,给你精英武馆的股份,咱哥俩双剑合璧,一起把它打造成全宇宙最牛逼的武馆吧!”

宋越面无表情:“好好开车,当心被拍下来寄罚单给你。”

“今天真的太过瘾了,可惜没人能够跟我一起分享,哎,寂寞呀!”

孟旭东依旧沉浸在之前那一幕中难以自拔。

尤其宋越从丧气到极致的张子晨手里接过三炷香,一脸凝重认真上香,口中念念有词,叫张子星一路走好的时候,孟旭东就忍不住想笑。

以后谁还敢说咱武夫都是没脑子的夯货?

宋越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

跟张家的仇,肯定是彻底结下了,但问题在于,不管宋越今天来不来,这仇都在!

如果今天宋越不到场,那肯定又是另一番景象。

张坚肯定会一脸悲痛的诉说张子星的遭遇,如今回想起来,甚至有可能会把苗大宗师那群人都给扯进去!

毕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凭宋越一个人就能干掉张子星和欧平。

但宋越来了!

不但来了,而且有礼有节的一番话,加上那张英俊面庞上的沉痛表情,张家内部人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群来宾怎么想!

更别说宋越自爆是夫子的弟子!

这又在无形中加重了他的身份,这是一个相当有效的筹码啊!

至少今天过后,张家人想要针对宋越,或是宋越背后的家族,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来。

再厉害的人,活在这社会中,也要担心悠悠众口不是?

毕竟就连操纵舆论的都栽了。

孟旭东也是个很聪明的人,虽然笑得不行,但在内心深处对宋越的评价,又不知不觉高了一层。

如果说之前他是一心想把宋越请去精英武馆,当个金字招牌,用来吸引更多的年轻天骄。

那么现在,这份决心更强烈了不说,他真的开始考虑,要不要跟家里老爷子商量一下,分出一部分精英武馆的股份给宋越。

这种人才,一旦错过就不再。

孟旭东把宋越送回到家,乐滋滋的告辞离去。

宋越却并没有多兴奋。

有些事情可以因为年纪稍微中二一点,这没什么,太过少年老成,会让人不安。

但有些事情,必须得心里有数。

今天他这一次登门吊唁,算是彻底看清楚张家的态度。

张子晨虽然咋咋呼呼,跟个拴在院子里的狗子似的,但他骨子里对宋越的那种仇恨,恰恰说明了张家内部对他的印象。

这种仇恨,绝不会随着时间而淡化。

张坚甚至会想方设法联系到欧平的家人,共同来对付他。

他身后有夫子,可夫子不是万能的!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总不能从今以后提心吊胆过日子。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

战士不战士的,对目前的宋越来说,不是不重要,而是有些遥远。

他掏出手机,给小七打了过去。

那边迟迟没有接通,就在宋越准备挂断的时候,终于被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小七有些迟疑的声音——

“你是?”

“我。”

“卧槽!”

小七在那边当场就惊了:“竹……宋越?怎么是你?你从昆仑秘境出来了?这怎么可能?我们当天一直等到秘境之门关闭才离开的,你是怎么出来的?你莫非有什么特殊通道?”

“对,我是VIP,充钱了,他们就让我出来了。”宋越道。

“滚吧你!”小七在那头狂翻白眼,然后认真道:“出来就好!之前我还很遗憾,失去一个好兄弟,六十年都无法见面,你会因此错过无数的神仙大墓!现在好了,回头咱们一起去寻找大墓,去考古!”

“我有事情找你。”宋越懒得跟他胡扯,开门见山的道。

“那些玉简?”小七的反应也很快。

“对!”宋越道:“那对我有用,我也不瞒你,那真是好东西,你应该跟我一起修炼。”

“得了吧,什么太乙锻体经,我回家就问老头子了,他说那应该就是一部上古时代的武夫功法,有价值,但……”小七有些得意忘形,嘴秃噜的太快。

“对你们来说的确价值不大,但我需要,你开个价吧。”宋越也不想坑他,之前坑了他一千万就成了竹杠宋,要这次再坑他,指不定会给自己起什么外号。

“你先把那一千万还给我!”小七一想到这件事就满肚子怨念。

他不缺这笔钱,关键是丢人!

满以为那玉简上面记载的会是什么顶级修仙心法,谁曾想居然是一部武夫功法……这个“盲盒”开的太失败,代价太大,让他不爽。

“没问题。”宋越满口答应。

钱对他来说,有用,但如果可以换取整部太乙锻体经的话,那一千万他一点都不会心疼的。

“再加五千万!”小七在那边狮子大开口。

“兄弟!”宋越语气变得沉重起来,“你叫小七,不叫小气!你看我长的像有五千万的样子吗?”

“你那么帅,随便找个富婆,别说五千万,就算两个亿人家也会给,”小七在那边冷笑,“少来跟我哭穷,没有五千万这事儿就拉倒!”

总算有机会可以拿捏一下竹杠宋了,这感觉,美滋滋!

“哎,那就算了吧,再见。”宋越压根没给小七说话机会,当场挂断了电话。

不到三秒钟,小七又打了回来。

“不是老宋你这就有点没意思了,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闹着玩你咋还当真了呢?”

宋越声音苦涩的道:“你对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开这种玩笑,适合吗?”

小七在那头半天无语。

你一个年轻宗师说自己穷?

你对穷的概念是不是和一般人有点区别?

“这样吧,我呢,也不跟你玩虚的,宋越,你把那一千万还给我,然后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回家去求老头子,把那些玉简拿来给你解读,但你记下来之后得还给我,怎么样?”

“你先说说什么条件吧。”宋越很谨慎,没有一口答应。

条件这东西,有高有低,想得到一定得付出点代价,尤其在小七这种鬼精鬼精的家伙面前,能叫他吃一次亏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还没彻底想好,但应该是陪我去探一次我一个人不敢进的大墓。”

宋越想了想,道:“你别弄得太夸张,什么始皇帝陵之类就行。”

小七在那头呸了一声:“我还没活够呢!”

宋越道:“那我答应。”

小七道:“那你就等我消息吧!这几天我就去杭城找你。”

放下电话,宋越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得到全部的太乙锻体经了!

可能小七这种盗墓家族真的没意识到,那部经文绝对是顶级的武道经书,回头还是提醒一下他吧,毕竟白嫖过,总不能一点情分都不讲。

……

张家。

张坚和几个老人坐在一间不大的会客厅里。

房间烟雾缭绕。

几个老人坐在那抽着雪茄,吞云吐雾。

张坚坐在下首,姿态放的很低。

其中一个眉毛头发雪白的老人看着他道:“之前就和你说过,不要办这场葬礼,搞不好会弄巧成拙,你不听,非要办,现在被人直接一个登门吊唁给打的落花流水,难受了吧?”

张坚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道:“的确是我的疏忽,首先没有想到他能回来,其次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有这份胆识……”

“他能回来,说明之前那个传言不是乱说,有些人可以无视秘境门户开启规则,随时可以出入秘境!”须发皆白的老人淡淡说道:“他敢来,未必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个年轻人,再怎么聪明,阅历经验终究会有欠缺。”

张坚微微皱眉:“您的意思,是夫子?”

老人点点头:“陆圣夫这人,很神秘!”

抽了口雪茄,眯着眼道:“世人皆知他是名满天下的大儒,但少数一些人却清楚,他不但是儒道修行者,更是一个武道大宗师,可还有极少数人猜测,他还有更高层次的身份!”

张坚露出几分难以置信表情,道:“夸张了吧?”

老人雪白长眉抖了抖,将雪茄放在烟缸上,看了张坚一眼:“怎么夸张?”

张坚道:“如果他真那么厉害,怎么会甘心自困于杭城?这么多年除了他那间小书院外,别说杭城之外,他连家门都很少出!”

老人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个宋越又是怎么回来的?”

张坚悚然一惊:“您是说……跟夫子有关?”

老人摇摇头:“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告诉你,夫子绝对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关于夫子,我觉得你更应该有时间问问你父亲。”

须发皆白的老人是张坚的三叔,张坚的父亲并没有来这里。

张坚坐在那,眉头紧锁,他道:“我总不能因为夫子可能很神秘,就放过杀我儿子的仇人吧?”

老人看向他:“我始终没问,你凭什么确定那个年轻人一定杀了你儿子?”

张坚犹豫一下,道:“我派了一个杀手进入秘境去刺杀宋越,如今宋越活蹦乱跳的回来,但那个杀手却音讯全无。”

房间里几个老人都愣了一下,张坚的三叔,须发皆白的老者忍不住道:“糊涂啊你!多大点事情,你居然派杀手去杀人家?”

张坚叹息一声:“之前在星武馆,子星叫陈贺跟宋越打的时候,曾让身边来自外星的欧平用精神力算计对方,如果不是陈贺关键时刻手下留情,那宋越非死即伤……”

房间里几个老人都愣住,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隐情。

张坚道:“你们想想,换做任何一人,遇到这种事,心里怎么可能不记恨?为了以防万一,于是我就派人准备把他彻底做掉,杜绝未来可能出现的危险。”

“结果今天宋越来到灵堂,对子星大加赞赏,完全没提星武馆子星对他的算计,也一点看不出心中存有芥蒂。”

张坚一脸苦涩:“如果说之前我还留有一线希望,到那一刻,我才彻底绝望,因为双方那种仇恨,只有其中一方死了,另一方才会如此大度。”

张坚的三叔皱眉沉思着,然后抬起头,看着张坚道:“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我觉得你可能想多了,一个年轻人,哪有你说的那么妖孽?”

张坚道:“三叔,一开始您和几位长辈就不同意我对宋家下手,事到如今,情况已经真实明了,难道你们还要装糊涂吗?”

“怎么说话呢?”那边一直没说话的一个老人瞪着张坚道:“你借着儿子的名义,想吞掉宋家的生意,这件事本身就有极高风险,你年龄也不小了,向来老成持重,怎么这一次却如此糊涂?”

张坚道:“四叔,只要拿下宋家在星际联盟的商业渠道,我们的生意就可以进入一条高速路,你们不是一直希望我将生意拓展出去吗?这就是一个绝佳机会啊!”

这时张坚的三叔摆摆手:“宋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有官方背景,不要只看着人家的渠道眼红,凭咱们张家,很难撼动对方。”

张坚道:“如果再加上天越星的欧家呢?”

张坚三叔看过来:“你和欧家联系过了?”

张坚点点头:“我同他们交代过这边发生的事情,欧平在欧家地位虽然不是特别高,但也是当代家主的嫡出子嗣,他们不会让欧平白白死去的。”

张坚三叔跟其他几个老人对视一眼,然后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张坚面色平静的道:“联合欧家,以及我张家盟友,对宋家先发动商业打击,抢夺他们的资源跟客户,一点点蚕食,对外就放出去消息,说宋越杀了我张家子弟,还登门挑衅!”

“你这是一步险棋!”一个老人说道:“弄不好就会万劫不复。”

张坚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唉!”张坚三叔叹息一声,道:“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吧,不过官方那边,你要提前打好招呼。”

张坚道:“又不是只有他们有官方背景,皇商张家一样也能做!”

……

夜里。

宋越突然接到姐姐宋瑜打过来的视频电话。

电话那头年已经年近三十,看上去却只有二十出头的宋瑜敷着一张面膜,对着镜头露出笑容。

“小不点,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我挺好的,姐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宋越有些奇怪,他这个学霸老姐没事儿很少会联系他。

“听说你之前出了点意外?”宋瑜在那边问道:“有人说你被困在秘境没回来。”

“这事儿你听谁说的?”宋越有些奇怪。

夫子没跟他说联系过家里人。

“听谁说的你就别管了,我们都很关心你,别弄得好像你的世界只有夫子一样。”宋瑜在那头半开玩笑的抱怨。

“奥,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出来了么。”宋越笑着道。

“我还听说,杭城星武馆的大股东张家跟你有冲突?”

“不是,姐你有话直说,你到底都还听说了些啥?”宋越问道。

视频那边的宋瑜摘掉面膜,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精致脸蛋,看着他道:“张家似乎正准备打压咱家,最近这几天始终有人在调查咱们家。”

“哦?”宋越微微皱眉,一直以来,他对家里的生意都没关心过,只知道个大概,连家里到底有多少公司,经营方向都不是很清楚。

“听说张家那个张子星死在秘境里,这件事跟你有关系没?”宋瑜直接问道,随后又补充一句:“咱们的通话,没人能监听。”

“有关系如何,没有关系又如何?”宋越并没有因为姐姐的保证就直接说出真相。

他击杀张子星跟欧平时没有任何人见到,这种事儿的确可以自由心证,但同样也是死无对证!

暗戳戳的报复没关系,明面上张家就是不占理!

他们甚至连张子星的尸骨都不可能找到。

“这关系到我们这边对他们决心程度的判断,”宋瑜也很坦率,“如果和你没关系,那么他们最多就是借这个引子,想分走我们一部分渠道;若是有关系,那就不一样了。”

宋瑜看着宋越:“会不死不休。”

宋越反问了一句:“怎么个不死不休?”

这虽然是一个全民修行的星际时代,但同样也是有完善法律体系的。

在秘境里面可以讲丛林法则,但回到人间,即便是顶级的财团,想要做点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也不会拿到台面上来,都是私底下去运作。

“好了小不点,我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商业上的事情你也不懂,我们自会处理。你身在杭城,要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你就回京城来,在这边没人动得了你。”宋瑜说道。

宋越道:“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原本打算挂断的宋瑜听了,顿时皱眉,道:“说什么呢?张家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觊觎咱家的生意和渠道,这次不过是借题发挥,你不必担心,咱家也不是随便让人捏的软柿子,他们想要狙击咱家,也没那么容易!”

随后宋瑜声音柔和下来:“所以你千万不要自责,被人欺负还不许报复回来怎么?也就是姐太忙,听说这件事的时间又太晚,不然不用你动手,姐早帮你出气了!”

宋越嘿嘿一笑:“还是姐好!”

宋瑜笑眯眯道:“那当然!比你哥强多了是吧?”

“对对对,宋超就是个混蛋!”

“哈哈哈,没错没错,他就是混蛋!”

姐弟两愉快的达成共识,挂断电话之后,宋越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不死不休么?”他深吸一口气,开始默默运行太乙锻体经,同时开始修行天尊传授的精神法。

他要变得更强!

……

两天后。

到了跟夫子约定的时间,宋越一大早就来到夫子家里。

夫子也没啰嗦,直接带他进了书房,然后用通天碑开启门户。

宋越愣住,问道:“咱们不是在家里?”

夫子道:“我怕你鬼哭狼嚎的扰民,换个地方。”

宋越瞪大眼睛:“我?未来武道圣君会因为一点小事情鬼哭狼嚎?夫子您太小看我!”

两个小时之后。

昆仑秘境某个无人区域。

“啊!”

“疼死我了!”

“卧槽怎么会这么疼?”

“夫子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快要炸了!”

“夫子救命啊!”

一座似乎很久以前就已砌成,不知什么材质的池子里,宋越正在惨叫。

一开始他不太敢叫,直到夫子告诉他,这地方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这才敞开心胸,忘情惨叫起来。

池子四周有大量的符文在跳动!

大量的天地灵气在上空形成一道漩涡,不断往这池子中注入进来。

池子里的水是棕色的,明明没有任何热源但却在不断冒泡,仿佛即将沸腾。

一株株大药被符文包裹着,不断有强大药性从里面被提取出来,流入池水当中。

宋越像是被人给煮了的螃蟹,浑身通红!

那张英俊的脸上,因为痛苦而显得有些扭曲,虽然在惨叫,但那不过是一种发泄方式。

如果他真是个怕疼怕苦的,早就从池子里爬出来了。

夫子站在池子边上,随时准备把宋越踢下去,或者等他真坚持不住要崩溃的时候把他捞上来。

但宋越除了在那大呼小叫,却始终没有做出往外爬的举动。

不往外爬,是宋越想要变强,想要帮助家里而不是成为家人的累赘!

能让宋瑜打电话到他这里过问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张家,不死不休是么?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池子里的药性太强了,宋越感觉自己不但五脏六腑在燃烧,全身的皮肤也如同亿万根针同时刺在上面!

他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但他觉得自己此刻就在经历地狱般的磨难。

不过是引导激活体内的一道先天气,怎么就这么难呢?

“夫子,故事里跳个悬崖就能得到一部绝世功法,几天就能修成,然后出去便可以香车美女,鲜衣怒马……怎么到我这,这么难啊?”

宋越被剧痛折磨得几乎崩溃,他想尽办法想要分散注意力,但根本没用。

那种剧痛,如影随形。

夫子这时候却站在池边淡淡说道:“如果这时候你能运行功法,效果会更好。”

“我的夫子呀,您对我的要求太高了……我现在这样……嘶,还能运行功法?”宋越龇牙咧嘴,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这根本不是他想哭,而是那种剧痛和折磨,产生的无法抗拒的生理反应。

“你可以试试。”夫子温和说道。

“……”

突然觉得夫子一点都不可爱了!

太无情了!

但宋越还是咬牙强忍着,尝试着运行太乙锻体经。

疼痛依然。

根本没有任何改变,尤其在这种情况下运行功法,远比平时艰难无数倍。

但既然夫子说了,那就有他的道理!

宋越从一开始根本无法宁心静气,到后面渐渐的……不再惨叫,虽然一张脸始终扭曲着,但他整个人却像是彻底沉浸到某种状态中。

开始平和下来!

夫子眼中这才露出一抹心疼之色。

能把人活活疼死的过程,在宋越这里只是大呼小叫的惨叫了一会儿,甚至都没尝试从池子里爬出来。

这孩子心性的坚毅程度,比他想象中还要强!

上天若不眷顾这种人,难道要去眷顾那些贪生怕死懒惰无能之辈吗?

战士,天选之子,不是没来由的。

但夫子也不敢放松精神,因为宋越随时都有可能出状况,即便失败,他也要保证宋越的性命安全。

不过夫子渐渐发现宋越修行的功法,似乎并非之前那些!

随着宋越彻底沉浸到修行中,他身上的红色开始慢慢褪去,肌肤竟由红转白,虽然还是有些微红,但却已经跟正常人差不多了!

“难道是在地宫里得到的功法?”夫子有些惊讶。

他是武道大宗师不假,但他在武道一途根本没太用心,所以一开始没注意到宋越修行的功法跟以前不同。

现在仔细观察一番,夫子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功法……有点不一般!

随着宋越运行太乙锻体经,他的皮肤竟一点点开始往金色方面转变!

这是要成就金身的征兆!

虽然距离真正的金身还有很远,但只要坚持修炼下去,宋越早晚可以练成不破金身!

“这小子!”夫子脸上露出赞赏之色。

宋越以为引导激活体内奔雷之气最多只需要几个小时,结果从他进到这个池子,到最后结束,整整用了三天!

第三天上午,宋越终于感觉自己丹田中出现一股神奇的气!

宛若一条游龙,在他的丹田缓缓游动。

之前就是这玩意儿在他体内疯狂躁动,像是有无数道闪电在他体内狂劈。

生生将他五脏六腑给劈了个遍!

现在终于安静下来了。

从池子里出来,宋越可以明显感觉自己至少瘦下去十几斤!

辛辛苦苦吃出来的肉,就这样被体内的奔雷之气给霍霍没那么多。

宋越尝试着调动丹田这道气体,引导着它往手臂上来,随后,他一拳挥出,打向旁边一块巨石。

一道拳罡轰然而出,刹那间那块巨石伴随着轰然巨响,四分五裂!

宋越呆立当场。

他的境界并没有突破到大宗师层级,但他的战力……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夫子。

夫子站在一旁,满脸欣慰。

“夫子,我成了?”宋越眼里闪着光。

夫子点点头,微笑道:“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随后从身上取出一只巴掌大的纸鹤,丢出来后瞬间变大,夫子踩在纸鹤上,叫宋越也过来。

然后对着纸鹤说:“飞。”

纸鹤就飞了。

宋越差点被晃下去,连忙抓住夫子手臂才站稳。

此时纸鹤已经十分平稳的飞起来,宋越一脸震撼,顶着呼啸的风,大声问道:“夫子,这是儒家神通吗?太神奇了!”

夫子道:“这是墨家神通。”

宋越愣住。

夫子道:“我修的,是百家绝学,并非单纯儒道。”

对此,刚刚因为自己变强了而有点小得意的宋越顿时老实了。

夫子牛逼!

---------

大章,求下保底月票和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