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登门吊唁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4707字
  • 2021-09-01 13:12:07

夫子告诉宋越,通天碑可以炼化到身体中,成为本命法器,但过程并不容易,修士需要筑基层级,武夫至少需要大宗师境界。

还得像宋越这种,专门分出精力去修行精神力量的武夫才行。

同时还需要做很多准备。

一如过去,夫子叫宋越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其他的他来解决。

夫子随后教宋越如何使用玉虚通天碑与别人联络,以及通过它进出秘境的秘法。

宋越这才发现玉虚通天碑的作用远比他想的还要强大!

按夫子的意思,如果这世上的通天碑有编号的话,那么他这块,应该是NO.1。

宋越就很嘚瑟。

夫子淡淡看他一眼,道:“机缘越大,意味着责任越大。”

宋越拍胸脯:“夫子您放心,我天生就是个有担当的热血好青年!”

两人在书房谈到很晚,师娘过来催了几次,告诉他们再不吃饭就凉了。

宋越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

似乎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件事情,连吃饭这种大事都给耽搁了。

“秘境可以进,但一定要谨慎!”

“这次昆仑门的事情就是个教训,虽然错不在你,你的处理方式也没问题,但还是太危险了!”

吃饭过程中,夫子很罕见的开口说话,在告诫宋越。

宋越虚心接受,未曾清贫难做人,不经打击老天真,不管从小打多少架,都不如这一趟秘境之行亲手击杀敌人。

夫子很快吃完,放下筷子,对宋越说道:“后天引导激活你体内的奔雷之气,这两天好好在家休息一下,做好准备,就别到处乱跑了。”

“材料这么快就准备齐了?”宋越很惊讶,他虽然不知道激活自己体内奔雷之气到底需要什么材料,但想来不会是那种大路货。

夫子一天天深居简出的,也不知道他从哪弄到的材料。

“是的。”夫子言简意赅,“我要和你师娘去散步了,你回家吧,明天一早就过来。”

这是没事儿了,又开始惯例赶人。

宋越站起身,准备告辞离去。

“对了……”夫子略微迟疑了一下,看着宋越,“你和钱家那个姑娘?”

我媳妇昂!

宋越心里吼道。

“朋友。”他有些腼腆的说道。

“朋友吗?她爷爷打电话给我,问我秘境里的事情,我告诉他,我家小子为了保护他小女朋友滞留秘境,她爷爷很感激。”夫子说完,摆摆手道:“走吧走吧,你们年轻人的事儿,你们自己去处理就好。”

宋越感觉夫子浑身都在发光!

整天看似温和,实则严肃甚至有些刻板的夫子居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我家夫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宋越晕晕乎乎的走出夫子的家,在大街上吹着微凉晚风,一颗心依旧难以平复。

夫子为了他居然跟人撒谎,还顺手讨了个人情!

骗钱哥的爷爷说自己是为了保护她才滞留秘境……也不知道钱哥是怎么跟家里说的?

要不要问问她?

宋越心里想着,随即又打消了这念头,女孩儿脸皮薄,万一问恼了,那就不美了。

怪不得钱哥说这几天没事儿别找她。

嘿嘿嘿。

宋越正美滋滋的想着,孟旭东打来电话。

“小孟,你知不知道你打断了我未来的人生设想?”宋越接起电话,习惯性的先发制人,怼了一句过去。

孟旭东在那边有点懵,但也清楚宋越一贯的德性,根本不接,直接说道:“张家在星武馆开设灵堂了!”

“嗯?”宋越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孟旭东在那边叹了口气:“我刚接到消息,张家应该是已经确定张子星回不来了,在星武馆开设灵堂,我待会还得过去一趟,不管怎样,我们两家长辈之间,还是有些交情的。”

“给你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免得你回头误会。”

宋越笑道:“我不会误会你,我只是好奇,张子星真的死了吗?说不定人家六十年后拖家带口,带着一堆娃回来,到那时候不尴尬么?他老子究竟怎么想的?”

电话那头的孟旭东满头黑线,很无语,张子星死没死你心里没点数吗?

不过他也懒得拆穿宋越,回到现代,用手机这种通讯工具进行联络,很难保证不会被人监听。

这时候宋越在电话这头说道:“算了,他老子觉得他死了,那就死了吧,毕竟相识一场,待会我也过去吊唁一下!”

“你疯了?”

孟旭东差点裂开,直接在电话那头道:“我的哥,他们家现在很可能已经把你列为头号仇人,你却跑去登门吊唁?你怎么想的?”

“什么仇人,张坚张总正直谦和,怎么可能无凭无据污人清白?”宋越理直气壮的道:“我是君子坦荡荡,心底无私天地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孟旭东在那边已经快崩溃了,哀叹道:“哥,你先别去,你在哪?我去接你,咱俩见个面,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在……算了我给你发定位吧,正好你拉着我,咱们一起去吊唁!”宋越道。

孟旭东很快开着一辆奢华跑车过来,停在宋越身边,降下车窗:“上车!”

夸张的造型,低沉如野兽的咆哮,吸引了不少路人注目。

宋越打开副驾驶车门上车,摸了一把科技感十足的中控:“好车啊!”

孟旭东随口说道:“喜欢回头你开走。”

宋越:“……”

“不要,太肤浅!”

他一个连驾照都没有的人,弄辆车回家当摆设吗?

孟旭东一边缓缓开车,一边问道:“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宋越瞥了他一眼:“小孟,你这心态就有问题!”

孟旭东微微一怔。

宋越认真说道:“我跟张子星的确是有矛盾,但自从进入秘境之后,我与他之间,没有任何交集!这可不是我信口胡说,咱有大把的人证,你、小七、钱哥……还有修行学院部分小菜鸡,大家都能为我作证,咱从始至终就没和他照面好吧?”

孟旭东迟疑着:“可是……当时那支带着字条的箭?”

“那不是秘境人射来的箭吗?”

宋越理直气壮看着他,一点都不带心虚的。

随后他语重心长的道:“小孟,你要就这心态,那干脆你也别和我一起去了,免得去了之后,让人误会我真把张子星给如何了。”

“所以你要去吊唁,是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孟旭东看着他。

“片面了吧?”宋越面色平静道:“我去,只是亲自去送子星兄最后一程,让他一路走好!”

孟旭东:“……”

星武馆。

一片素缟。

从里到外一片白,哀声一片。

陈贺有些茫然的带着几个师弟站在门口迎宾。

他不明白,星哥明明只是失踪,为什么张总非要在这种时候举办一场葬礼?

来到现场那些张家的亲朋好友脸上也看不出多少悲伤,毕竟大家都很疑惑,历次昆仑秘境开启,都会有修行者贪恋里面的灵气跟资源滞留不出。

有些人会选择六十年后重回人间,比如最近两天听说精英武馆就来了一群这样的人,实力都很强!

有些人六十年后也不出来,干脆彻底定居秘境,成为真正的秘境人。

张子星又没有那种传说中大修行家族才有的魂牌,他父亲凭什么就认定他死了?

所以一众来宾虽然都面色沉重肃然,但心里多少都有些不以为然,不明白张坚到底是怎么想的。

倒是张子星的亲弟弟张子晨,戴着重孝,泪流满面的跪在星武馆大厅改造的灵堂空棺前哀声痛哭。

他一开始也不信,哥哥那么强大,身上还带着那么多顶级装备,身边还有欧平这种来自外星的年轻天骄,怎么可能就死了?

明明就是滞留在秘境了!

可他父亲不但不听他建议,还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说如果不是你这小畜生,你哥哥他怎么会死?

哥哥真的死了吗?

不可能的!

他不信!

前来吊唁的人都象征性在灵前微微鞠躬,以示尊重。

张子晨则像是没看见一般,始终跪在那哭。

直到他听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身子骤然哆嗦了一下,随后带着几分茫然,抬起头,看见那张让他连做好几天噩梦的脸……

下一刻,张子晨猛的从地上跳起来,指着来人破口大骂:“#%……谁让你进来的?人都死了吗?怎么把他放进来?让他滚!让他滚出去!”

跟孟旭东一起过来,本没人注意到的宋越一脸无辜,看着张子晨道:“子晨,节哀!人死不能复生……”

“你他么给我滚出去啊!滚!”

张子晨整个人状若疯癫,这是在星武馆,是在他家地盘上,就像狗子拴在自家院子里,总会显得很厉害。

所有来宾都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一幕,在场除了少数星武馆门徒,几乎无人认得这挺拔英俊年轻人是谁?

但看张子晨情绪如此激动,一个个都好奇起来。

“够了!”

张坚面色阴沉的从外面走进来,冷冷看着张子晨:“你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张子晨突然崩溃大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在两个有眼力见的星武馆门徒安抚下平复几分,悲声道:“爸,他就是宋越!是杀害我哥哥的仇人!”

这话一出,原本就安静的灵堂霎时鸦雀无声。

众人都很意外,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宋越?

张坚也是一愣,不是滞留在秘境没出来吗?

难不成消息有误?

宋越也在打量张坚。

四十多岁的模样,中等身材,面容英俊儒雅,一身上位者的气场。

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但一双同样在审视他的眼睛里,却充满高阶武者的精气。

目光平和,看不出任何仇恨。

“你就是宋越?”张坚平静的开口。

宋越心中一沉,如果张坚像他儿子一样,他反倒没那么担心。

此刻这种反应,只能说明一点,对方是个城府极深的人!

小孟有精准的消息来源,信誓旦旦说张家已将他认定为杀害张子星的仇人,但张坚看见他却是如此反应……

“见过张总。”

宋越一抱拳,随后一脸诚恳的道:“我与你家小公子有些误会,用我老师夫子的话说就是,这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

灵堂内,一众前来吊唁的来宾似懂非懂,但都听见宋越那句“我老师夫子”,再次看向宋越的目光都变得认真起来。

夫子的学生啊!

不是一般人!

宋越继续说道:“所以即便后面子星兄心疼弟弟,但也没有亲自出手以大欺小,只让星武馆陈贺跟我打过一场,我当时败于陈贺之手……”

宋越说着,在人群中找到一脸懵逼的陈贺,抱拳拱手:“上次败于你手,当时心情不佳,忘记说了,感谢陈贺兄弟当时手下留情!”

陈贺:“我……哎,不用谢!”

宋越转头,继续看向张坚:“那一战让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从此戒骄戒躁,不敢再生骄狂之心。”

“子星兄稳重大气,一身大家风范,值得钦佩!”

“原本还打算从秘境归来,跟子晨兄弟解开误会,再跟子星兄好好学习一下。”

“可惜可叹,天妒英才啊!”

“没想到子星兄英年早逝,驾鹤西去,着实让人心痛!惋惜!”

宋越声音充满悲怆:“今天不请自来,就是想亲自给子星兄上三炷香,送他最后一程,我是个粗鄙的武夫,虽然师从夫子,但武夫就是武夫,所以如有冒犯,还请张总您见谅。”

一席话,掷地有声!

现场无数人在心中竖起大拇指!

当真是华夏好少年!

武夫粗鄙吗?

一点都不!

看看人家!

夫子教出来的学生,就是不一样!

有礼有节,并未因为张子星替弟弟出头就因此心生怨念,反倒听闻噩耗,亲自上门吊唁。

这份心胸,绝对堪称当代年轻人之典范!

尽管宋越言辞中对张子星没有半点不敬,但在场众人这会儿也都听明白,张子星曾为弟弟出头,找人收拾了这宋越一顿。

宋越输了,但却胸怀坦荡,不但没有怀恨在心,还当面感谢星武馆当代首徒陈贺……陈贺他们都知道,少年天才,年轻宗师!

即便击败的是夫子的弟子,也没什么意外可言,毕竟夫子是名满天下的大儒,不是名扬四海的武夫。

张坚有苦说不出。

他总不能说自己派出去刺杀宋越的杀手也他么没能回来!

他总不能说自己办这场葬礼,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要当众宣布凶手是滞留秘境的宋越,然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打击宋越的家族!

宋越怎么回来了?

他到底怎么从秘境出来的?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全部铺陈,已经随着宋越亲自登门吊唁,情真意切又慷慨激昂的一席话,给击得稀里哗啦,全都废了!

这宋越看着如此年轻,却如此老成!

那一番话,可不仅仅是在设立完美人设,更是在撇清他自己!

连陈贺都打不过的人,怎么可能杀害张子星?

他总不能当众说出星武馆宋越跟陈贺那一战中,张子星使阴招让欧平用精神力攻击宋越,那样的话,星武馆的声誉将彻底毁于一旦!

这种被人打个措手不及,一口老血憋在心里的感觉,张坚已经太多年没有过。

硬是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给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宋越,你就是杀人凶手!是你杀了我哥哥!你这个畜生!”张子晨突然再次爆发,疯狂嘶吼咆哮。

“你给我住口!”宋越怒斥。

随后看向呆若木鸡的张子晨,沉声道:“张子晨,你我之间的确有点不愉快,但年轻人热血上头,一点冲突算他妈什么事儿?如今子星兄已然仙逝,你也该长大了!这是灵堂,即便那是一口空棺,也象征着你哥哥陵寝,你在这里大声咆哮什么?”

张子晨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

宋越看着他,一脸严肃:“还不去取三炷香来?我要给子星兄……上香!”

---------

嘿嘿,没到十二点,顺便求下保底月票和推荐票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