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相见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2123字
  • 2021-08-30 17:56:23

这特么还没完了是吗?

那一张纸就敲走了昆仑宗多年积累的极品大药,那上面甚至有超越筑基的贯通层级大药!

还想要怎样啊?

怎么又拿出了一张纸?

说他们贪婪成性……你才是真正的贪婪成性吧?

你是饕餮吗?

夫子一脸认真,语气依旧温和的说道:“本来不会拿出这张纸的,但你们不讲道理,不守规矩,做错了事情不认,请出一尊活化石,让我受伤了,我需要疗伤。”

昆仑宗主:“……”

他也低血糖了。

眼前发黑,眼冒金星,满头冷汗。

很想就这样死一下算了。

那张纸轻飘飘的飞到他面前,只看了一眼,就引动了体内伤势,一口鲜血喷出。

看着夫子:“前辈这也欺人太甚了吧?”

夫子温和问道:“那你们欺负一个年轻孩子的时候,可曾问过他的内心感受?”

我他么……

我刀呢!

昆仑宗主真的被气炸了!

他现在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一咬牙直接叫人把所有活化石都唤醒?

干脆都毁灭算了!

要真把这张纸上列的那些大药拿出来,昆仑宗的密库就彻底废了!

昆仑宗的底蕴也将被这一次……彻底掏空!

太狠了!

夫子问道:“要不……我自己去取?”

所有人:“……”

这人刚刚施展了儒道大修的言出法随?

这人是个儒家的人?

厚颜黑心又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出自盛产谦谦君子的儒家?

“你不愿意吗?”夫子很客气的问道。

“我愿意。”昆仑宗主欲哭无泪,只想尽快送走这尊瘟神,转手把纸甩给密库长老,仿佛多看一眼就得死。

密库长老接过这张纸,身子晃了两晃,差点栽倒在地。

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凄惨无比的将来。

回头宗主百分百会把这口大锅扣在他身上,而他,也将因此万劫不复。

想拒绝,想拼命,想一死了之!

可想想自己那三十八房妻妾,只能仰天长叹,要养家的男人……不容易啊!

半小时后,夫子终于离开了。

临走前,他对想死的一群昆仑宗人说道:“修行就好好修行,不要再随便欺负人了。”

杀人诛心!

看着夫子飘然远去的身影,昆仑宗主缓缓转回头,目光不善的看向密库长老。

密库长老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哭道:“宗主,我错了啊!”

……

玉虚通天碑处。

一群昆仑宗门人弟子在副宗主的带领之下,面色冰冷的守在这里。

既然宗主说了守在这里不要动,那就说明,对方真的有可能钻进这石碑了!

那就很好!

若有骨气,就饿死在那里面,千万不要出来!

这时,副宗主身上的传音玉符突然传来一阵轻微波动,下一刻,便传来宗门长老无比焦急的语气——

“快回来!带上所有人,一刻都不要耽搁,立即返回宗门,出大事了!”

昆仑宗的副宗主一头雾水,满脸不解表情,还没等他问什么,那边却直接断了联系。

等他试图反向联系那边的时候,却没了回应。

宗门能出什么事?

整个昆仑秘境,包括那些比昆仑宗更加古老的宗门在内,谁敢对昆仑宗轻启战端?

副宗主心中充满不甘,深深看了一眼那块无法移动的古老石碑,咬牙道:“我带一些人回去,留下几个……”

话没说完,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儒雅中年人从远方踩着一只巨大纸鹤径自飞向这边。

昆仑宗一群人都看傻了!

筑基层级的修士可短暂滑翔,但想要真正脱离地心引力飞起来,这个层级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眼前这个明显从人间来的中年人……难道是超越筑基层级的真正大能?

副宗主突然生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敢相信的念头:莫非宗门变故,与这人有关?

人都是有直觉的,尤其修行者,这种直觉更加精准。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飞来那人,抱拳施礼,问道:“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

夫子没理他。

直接走到那块石碑面前,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玉虚通天碑?”

多了玉虚两个字!

他不动声色的拍了拍石碑,以神念沟动这座石碑,让这座玉虚通天碑与他身上的通天碑同频共振,随后说道:“出来吧,没事了。”

里面一直不敢说话,只用文字交流的三人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宋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拉起钱芊雪和苗强,从石碑中走出。

一旁目睹整个过程的昆仑宗副宗主等人在见到宋越三人那一刻,心中全都涌起强烈恨意。

果然是钻进了石碑!

该死的杀人凶手!

可当着这位神秘大能的面,这些人全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苗强出来之后,看见夫子,脸上露出了然之色,一抱拳:“夫子,好久不见!”

夫子看向苗强,没有迟疑,温和笑道:“原来是苗兄弟,多年未见,还要感谢你庇护宋越。”

苗强苦笑道:“惭愧啊,最后还是这孩子护住了我。”

钱芊雪则一脸好奇的近距离大量夫子,然后很有礼貌的行礼:“夫子好!”

“你是钱家的孩子吧?回头出去第一时间给家人报个平安,免得让他们担心。”夫子对钱芊雪温和的点点头。

最后才看向宋越。

宋越嘿嘿一笑:“您来啦?”

心中有千言万语,但却没办法当着众人说。

夫子看着他:“你做得不错!”

不迂腐,不怯懦,不手软,有担当,有热血,有作为。

当然不错!

夫子这会儿才看向昆仑宗这边一众人,淡淡道:“你们走吧。”

昆仑宗这边,从上到下,所有人面对夫子,连出手的勇气都生不出,眼看着杀害同门的凶手就在眼前,却是无能为力。

副宗主犹豫良久,最终什么都没说,咬着牙转身离去。

其他那些人也都如同斗败的公鸡,一点精气神都没有,灰溜溜的走了。

夫子看着宋越问道:“你认为如何?”

宋越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挺好的,我没吃亏!”

虽然受了一身伤,虽然心中对那群人并非无恨,但既然夫子放他们走,那自然有他的道理。

看起来夫子似乎可以随意进入昆仑秘境,回头问问他怎么做到的,什么时候自己真正强大起来,再去昆仑门讨债也不迟!

-----------

月底啦,大家多投投月票和推荐票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