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讲道理的夫子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7058字
  • 2021-08-30 17:32:36

夫子身处一个神秘空间内,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果然如此!

宋越和他一样,都是被选中之人!

之前听孟旭东说宋越进入一个地宫,在里面呆了好多天才出来,夫子心中就已经有所猜测。

没有通天碑,是不可能在地宫里面待那么久的。

不过随着他刚刚问出的那一句话,他身处的这空间之内,突然间宛若公屏上的弹幕一般,密密麻麻,出现无数由精神能量转化而成的文字。

那些文字全都闪烁着金色光芒,一时间将整个空间映照得金碧辉煌!

“宋越是谁?”

“是谁在公开发言?”

“宋越是哪个新晋的战士吗?”

“为什么公开寻人?莫非遭遇了什么不测?”

夫子压根就没有理会那些精神能量转换成的金色文字,他只是很平和的告诉宋越,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出去,就在那里等!

孩子没事儿就一切都好说!

现在,他准备去跟那些昆仑门的人,好好讲讲道理。

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孩子?

是不是觉得成了秘境人,并在秘境中建立起一个马马虎虎的势力,就真的高人一等了?

空间内的金色文字随着夫子跟宋越说的那句话,再次暴增——

“好寂寞呀!好多年都没有人这样公开讲话了呢!”

“还记得当年,这里多热闹啊!大家开开心心的聊天,现在都成了死群!!!”

“可不是,都在潜水,暗中窥探!”

“说话的人是谁?听声音有点陌生呢?报个名呗?让本姑娘认识一下好不好?”

“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们新晋战士了?来来来,说说是哪一界?什么人这么大胆?让贫僧去教育他一下!”

“花和尚你就闭嘴吧,当年拐人家小姐私奔的事儿还没完呢,你那便宜岳父现在还在四处寻你!”

“阿弥陀佛,不要对出家人讲这么奔放的话题,贫僧那是解救!”

夫子瞥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弹幕”,面无表情的退出去,他要去跟人讲道理。

玉虚通天碑的空间内,宋越和钱芊雪、苗强三人,看着空间内突然间出现的那些“弹幕”,也全都被震撼得目瞪口呆。

别说声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三人面面相觑,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那些金色的字体,全都由精神能量凝聚而成,化成实体显现出来,充斥了整个空间!

到处都是!

最牛逼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三人发现很多熟人居然在聊天!

那个花和尚似乎很有名气,他一冒头,就有很多人跳出来疯狂调侃他,说他拐人家漂亮姑娘私奔之类。

那和尚也不恼,慢条斯理的为自己辩解。

然后大家就调侃的更凶了。

过了很久,这些金色字体才慢慢的,一点点散去。

空间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钱芊雪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道:“现在能说话了吗?”

宋越:“……”

他也不知道啊!

于是干脆也拿过来纸笔,写了一句:感觉这怎么像是一个巨大的聊天群?

钱芊雪写道:是不是有很多人,都拥有这种石碑?你看没看见,那个花……花划掉,那个和尚,问了一句是哪一界?

宋越点点头,他也看见那句了。

联想到九道门户,极有可能是通往九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莫非石碑背后连通的……是诸天万界不成?

三人都感觉困惑,并且不敢说话。

外面。

昆仑宗的一群人围着玉虚通天碑安营扎寨!

消息已经传递回宗门,宗主也已经得知,并做出批示,要副宗主严守在这座石碑附近,千万不可以离开。

看起来,宗主似乎知道一点什么,但他不说,副宗主也不敢多问。

只能一脸丧气的守在这里。

昆仑宗。

坐落在秘境深处的一片福地上。

之所以被称为福地,是因为这下面就有一座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开启的地宫。

最早建立起昆仑宗的那波人,如今多半都已经坐化,但也有少数几个“活化石”一样的存在还活着!

活了几千年,在世人眼中,已经算是真正的神仙人物。

昆仑宗人数虽不多,但底蕴很深,他们平日里也很少会跟其他秘境人来往。

尤其那些新晋秘境人,昆仑宗上下更是不愿理会。

宗主是个看上去年逾五旬的老者,留着一头长发,像道士一样挽着发髻,发髻上穿着一根玉钗。

这玉钗是宝物,得自下面的地宫!

玉钗里面不但有不小的储物空间,还可以用精神力驾驭,当做飞剑使用。

被昆仑宗主祭炼多年,如今已成他的本命法器。

昆仑宗主此刻面色有些凝重。

多少年了,昆仑宗没有吃过这么大亏。

短短数日,竟先后有七人陨落!

这在人口比资源珍贵的秘境,已经算是不能承受之痛。

初闻这消息时,他十分震怒,恨不能将杀人凶手千刀万剐,甚至将对方魂魄拘出来,用道火炙烤百日再将其彻底杀死!

可随后他听说对方消失在一块“界碑”附近,踪迹全无,他脑子当场就嗡的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对方……可能是个战士!

他听副宗主用传音玉符汇报,说对方是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男子,是一名可操纵法器的武夫!

一身实力相当了得,极有可能已经接近大宗师。

之前那四人究竟怎么死的,到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后面发生的事情,是有幸存者的。

两个筑基,四个高阶修士,不但没能把人留下,反倒还被对方干掉三个,重创一个,两名筑基修士落荒而逃。

这种……太像是那些传说中的“战士”了!

昆仑宗主思考良久,面色渐渐冷下来。

战士又怎么样?

杀了我们昆仑宗那么多人,不管是谁,都得偿命!

就在这时,突然间有人来报:“禀宗主,外面有人闯咱们护山大阵,已经快要……”

话音未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轰然巨响,接着,仿佛地震了,整个昆仑宗所有的建筑都在颤抖,甚至有瓦片开始掉落。

无数人都被惊得从房子里逃出来,一脸骇然看向外面。

昆仑宗主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外面。

已经被破掉的护山大阵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人,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不算长,面相英俊儒雅,看上去很精神。

可这样一个明显带着外界人间元素的人,出现在昆仑宗山门前,给人的感觉无比怪异!

昆仑宗上下所有人都怒不可遏,又心生恐惧。

这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二话不说就把护山大阵给破了?

昆仑宗主迅速出现,整个人宛若御空飞行般,眨眼之间便出现在来人面前。

“你是何人?”昆仑宗主面沉似水。

攻击护山大阵这种行为,毫无疑问是对一个宗门最大的挑衅!

这就像两国边境线上,对方肆无忌惮破坏掉边境的防御设施,然后施施然进来。

这绝对就是要战的意思!

夫子没搭理他,抬头看看头顶灵气氤氲的天,又左右看看碧海般的茂密丛林,语气很温和的说道:“如此钟灵毓秀之地,却养了你们一群蛇鼠之辈,当真是糟蹋了这地方。”

昆仑宗主:?

嗖!

那支玉钗直接激射出去。

对方这已经不是来挑衅,分明就是直接骑在他们脸上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玉钗速度太快,所经之处,虚空都有些扭曲。

音爆之声随后才开始轰然传来。

一支小小玉钗,却发出超音速战机起飞的轰鸣之声!

夫子面前光芒一闪,那快到不可思议的玉钗直接被击飞,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玉钗碎了!

用强大精神力量驾驭玉钗攻击的昆仑宗主当场如遭重创,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已经被他给养成本命法器的玉钗碎掉,对他造成的伤害无比巨大。

“就这么弱,也敢纵容门下行凶?”

夫子语气依旧很温和:“我今天来,是跟你们讲道理的。”

那边一群昆仑宗人咆哮着,各自将神通术法轰向夫子。

哪个讲道理的人会一上来先破人家护山大阵,接着重创对方宗主?

夫子站在那里几乎没动,但在他身体四周,却出现大量符文!

那符文各种颜色都有,有金色,散发着无比凌厉的杀气;有银色,幽冷而又恐怖;有黑色,蜿蜒扭动,诡异至极!

接着,这些符文朝着向他发起攻击的人飞了过去。

一些人当场被废掉修为,直接倒在地上,痛苦万分的嚎叫起来。

“停!停!住手!”

昆仑宗主急了,也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一身明显人间现代气息的中年男子,强大到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甚至可以跟昆仑秘境里的那些活化石级存在相媲美了!

很多年前,他就曾见过一次活化石级别大能出手,那次是跟一个妖族大佬对线,双方各自施展手段,那种可怕的神通术法,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肝儿颤。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再次见到那种级别的攻击。

对方举手投足间,用符文废掉十几个昆仑门人,但已经手下留情,虽然废掉那些人修为,但却没有杀人。

昆仑宗一群人面色苍白,都被吓坏了!

虽然不知道这种级别的存在为什么要来这里欺负他们,但感觉以对方的实力,想要杀他们,就跟碾死一群蚂蚁那样简单!

“现在可以讲道理了?”夫子温和的问道。

“可以了可以了,千错万错都是晚辈的错,前辈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昆仑宗主一躬到底,差点当场就给跪了。

昆仑宗是有老辈活化石级别大能存在的。

可那些人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不问世事,终年闭关,一心只想能够多活几年。

要被这件事给惊动出来,或许能够给对方重创,但却也会因此降罪于他!

他这个宗主,也就彻底干到头了。

“你们欺负了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年轻人,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对吧?”夫子语气依旧很温和,看着昆仑宗主问道。

昆仑宗主心里腻歪,年轻人就年轻人,用得着加那么多形容词吗?

我只听说那年轻人狡猾如狐,凶狠如狼,被自己这边六个人追击,都敢返回头杀个回马枪,下手狠辣至极,这哪里像个你说的那种年轻人?

分明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但这些念头,也只能在心中腹诽一下,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他甚至都不敢否认!

“这……最近的确是有一个年轻人,与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方因此损失了四名筑基修士,三名高阶修士……”

说到这,昆仑宗主心中充满屈辱和愤怒。

你口中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年轻人,几天之内干掉我们七个门人啊!

就算他们也有不是,但用得着这样恶毒吗?

“看你样子,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夫子问道。

昆仑宗主突然想到什么,他心中一凛!

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年轻人……可能真的是“战士”!

而眼前这位……同样也是一位“战士”!

只有能去到那个地方的“战士”,才能无视昆仑秘境的规则,随时出入!

是了,一定是这样。

这是动了人家孩子,长辈来给撑腰来了。

昆仑宗主心中无比苦涩,暗道倒霉,同时也有些痛恨之前死的那四人,你们招惹谁不好?

哪怕招惹到那些华夏、西方和外星阵营的官方大能,后果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啊!

“前辈,我已经知道错了。”昆仑宗主低头。

羞辱、委屈、不甘和当众丢人这些,都已经顾不上了。

没人能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种程度。

“然后呢?”夫子问。

引导激活宋越体内奔雷之气还差不少极品大药,他虽然可以随时进入到昆仑秘境,但有些大药太过稀罕,几乎都被类似昆仑宗这种秘境宗门给垄断。

买,很难买得起!

抢,他不是那种人,他更喜欢心平气和的讲道理。

“我们愿意做出补偿。”昆仑宗主强忍着一口老血,心中憋闷无比的说道。

唰!

一张A4纸,轻飘飘飞到他面前。

昆仑宗主嘴角抽搐着接过来,人都差点裂开。

对方早已经列好名单不说,那上面各种他熟悉的大药,差点把他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

太过分了!

这简直就是敲诈!

是勒索!

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前辈……您这要的太多了,我们给不起呀!”

昆仑宗主感觉眼前都有些发黑。

这些东西,昆仑宗密库里面的确是有的。

可随便一件,都几乎是镇库之宝!

莫说这么多种,就算只拿出去其中一株,他都要心疼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那咱们就好好讲讲道理。”夫子温和说道。

讲你#¥…………%¥!

讲个锤子啊?

昆仑宗主气得想跳起来跟他拼命。

但理智却告诉他,对方大概率正等着他这样做呢。

此时昆仑宗一些长老纷纷过来,看见宗主手上那张来自人间的……普通的纸上写着什么之后,一个个也全都气得直哆嗦。

其中一名长老看着夫子道:“那年轻人几天之内杀了我们七个人!七条鲜活生命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您既然是讲道理的人,这件事您怎么说?”

“杀少了。”

夫子说道。

“你说什么?”那名长老也是个暴脾气,而且他并不清楚关于“战士”的事情。

“杀少了,要能再多杀几个,说不定你们就会及时醒悟过来,这样做是不对的,也就用不着我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和你们讲道理了。”夫子叹息着说道。

“……”

昆仑宗这边一群人几乎全都要裂开了。

尼玛这么讲道理的人,他们还从来没遇见过,今天真的见识到了。

夫子看着昆仑宗主:“昆仑秘境,六十年开启一次,各大阵营都会分出部分名额,去给到年轻人,让他们进来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得到锻炼,从而成长。”

“你们这群秘境人,即便不把自己当成人间人,至少你们的祖辈,也都来自人间,不讲香火情缘,漠然对待也就罢了,还要去谋夺那些年轻人的机缘?”

“你们都是修行者,比谁都清楚修行不易,修行路艰难坎坷,因为你们的一时贪念,直接让一个年纪轻轻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滞留秘境六十年……甚至被你们无情杀死,于心何忍?”

“所以你们觉得,才死七个,是不是少了?”

“是不是根本就不够让你们醒悟过来?”

“你……”暴脾气的昆仑宗长老气得几乎无法组织语言进行反击。

“你们要庆幸,遇见我这样一个愿意跟你们讲道理的,但如果你们不想讲道理,那不妨画个道出来,告诉我,你们想要怎么办?”

夫子看着对面这群人,语气依旧十分平和:“听说秘境里的各大宗门内,都有一些作为宗门底蕴的活化石前辈在,你们可以商量一下,要不要叫醒两个……”

“不必了!”昆仑宗主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直接把那张纸递给身边管理密库的长老:“去把东西取来!”

那长老看着纸上那长长一串,都快低血糖了!

眼前直发黑!

“去吧!”昆仑宗主叹息,今天这一刀,昆仑宗无论如何都逃不过。

真去叫醒两个闭死关的活化石?

那才是自己作死!

就当买个教训了,虽然这代价……太血淋淋了点。

那名管理密库的长老,拿到那张纸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赶赴密库。

他不甘心!

他太清楚这张纸上那些大药的价值。

就算昆仑宗出一个千年一遇的天才,也不可能把这么多大药拿出来砸在他身上!

所以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敲诈!

凭什么自己宗门死了那么多人,却还要忍着屈辱赔偿对方?

宗主平日里表现得足够强势,但在这关键时刻,却太怂了,不够有担当!

一点勇气都没有!

你不能担责,那就我来!

管理密库的长老拿着那张纸便来到昆仑宗后山,激活法阵之后,直接被传送到大地深处。

下到足有千米深的地下,眼前被一座古老石门挡住去路。

石门外面,挂着一串破旧的小铃铛。

管理密库的长老咬了咬牙,心一横,直接摇动那串破旧小铃铛。

叮铃铃……

一阵脆响,在这地下千米深的地方响起。

随后,一道苍老声音自里面传出:“何事?”

有回应了!

管理密库的长老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他很紧张,深吸一口气,将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一遍。

对从未曾见过面的活化石级老祖宗,他不敢有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只是将他掌握的情况全说了。

最后又念了一下那张纸上的大药名单。

石门那边,良久没有声息。

就在管理密库的长老渐渐失望,以为不会有回应之时。

一声暴喝,自石门背后传出——

欺人太甚!

下一刻,石门开启!

一道浑身都散发着腐朽气息的身影从那里面走出。

出来之后,把密库长老吓了一跳,因为眼前这浑身散发腐朽气息的人,看上去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

那张脸太年轻了!

甚至显得很稚嫩,只不过一开口,声音却又无比的苍老。

这种感觉很怪异,吓得密库长老一颗心都在砰砰跳,紧张无比。

“带路。”

少年模样的老祖面色阴沉。

说来也巧,密库长老找的这位长老,当年就不是个好脾气的。

曾经跟秘境各大门派中的老辈人物打过很多年!

一言不合就动手,从来都不肯忍一时之气。

密库长老带着这名少年模样的老祖回到现场时,昆仑宗主差点没背过气去。

一双眼恶狠狠等着密库长老,吃人的心都有了!

想不到这位平日里乖巧听话的密库长老,今天竟做出如此大胆之举,这分明是想要断了他的前程,毁掉他的修行路!

少年老祖看了一眼昆仑宗主,用苍老的声音说道:“你这宗主当得窝囊!”

只说了这么一句,并未多说,因为他还以为是宗主叫人唤醒他,没想到是密库长老自作主张。

随后少年老祖看向对面的夫子,一双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下一刻,他直接出手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更没有问什么,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动手了!

一支小飞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瞬间便射向夫子眉心!

嗡!

夫子面前亮起大片符文,光芒爆闪中,将那支不到三寸的小飞剑挡住。

但夫子脸上也露出几分凝重。

并不是对方多强大,而是他身上有伤!

来之前夫人还叮嘱他不要动手,就是担心引动他身上的伤势。

此刻面对这名少年模样的活化石级老辈修士,夫子也并无任何惧色。

开口道:“腐朽之辈,寿元将至,归去吧!”

说完这句,夫子嘴角突然溢出一丝鲜血。

但那少年模样的活化石老祖却突然间瞪大眼睛,那张清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迅速的苍老……身上腐朽气息变得更加浓郁!

“你你你……你是儒家……”

话没说完,这少年满头浓密黑发已经变得雪白,并伴随脱落,变得稀疏起来。

那张少年脸,也苍老而又松弛,皱纹如沟壑纵横。

接着,一口鲜血顺着这名昆仑宗活化石老祖口中喷出。

他的双眼已经变得无比浑浊,疯狂在运行功法,试图抵抗自己不断衰老的躯体。

但没用的。

对面那嘴角溢出鲜血的中年人,只静静看着他,目光中甚至带着一丝悲悯!

仿佛在同情一个将死之人!

活化石老祖往前迈了一步,咔嚓一声,一条腿骨折了!

因为极度苍老,骨质变得无比酥松,连走一步都无法承受。

最终,这名昆仑宗活化石老祖像是跪在夫子面前,气息全无。

从出来到死去,前后不到三分钟!

那支小剑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吧嗒一声掉落在地,裂开了。

法器有灵,寄托了主人一丝神念的法器因为主人身死,法器的灵也在这一刻死掉了。

这把法器小飞剑,已沦为凡物。

昆仑宗从上到下,所有人,一片死寂!

一名活化石级别的老祖宗,就这样死了!

被对方一句话给说死了!

眼前这位随随便便破掉他们护山大阵,击碎宗主本命法器的人,竟是当代无比罕见的儒道修行者!

原本以为招惹的是一头老虎,可现在他们才发现,他们惹到的是一头霸王龙!

昆仑宗主用近乎吃人的语气冲着呆若木鸡的密库长老咆哮:“还不快滚去准备东西!”

账,是一定要算的,不过不是跟对面敲竹杠的那位瘟神,而是跟密库长老!

他发誓,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绝对不会放过他!

必须清算到底!

昆仑宗……居然死了一位底蕴大能,就算那些让他肉疼到极致的灵药乘以十,也不如那尊活化石的价值大!

该死的混蛋!畜生!

半小时后,密库长老如丧考妣的将名单上那些大药全部取来。

这次没敢出幺蛾子。

比如往大药上涂一点剧毒物之类的事情,都没敢做。

怕被发现,一句话把他给说死!

夫子这时候,又表情平静的从身上,取出另一张白纸。

昆仑宗的人都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