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伟大理想破灭了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5281字
  • 2021-08-30 12:08:53

宋越进到石碑空间后,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刚刚一场激战,打完后又拼命跑路,几乎耗尽他身体所有力量,甚至潜力都几乎被用光。

此刻已经没力气说话,汗水湿透了头发,滴滴答答往下流淌。

但很好!

他成功了!

至于之后要怎么办,等缓过来再说。

他有气无力看了眼满脸担忧的钱芊雪跟苗强两人道:“待会儿再解释,让我先喘口气……”

外面。

追了一六十三遭,最终却把人追丢了的昆仑宗一众人聚在这里。

有人在给瞎了一只眼的那位包扎伤口。

因为剧痛,那人虽然不敢大声嚎叫,但却哼哼唧唧,咬紧牙关强忍着,听起来更是让人觉得糟心。

那名副宗主也来到此处,面色阴沉似水,冰冷至极。

所有人都被气疯了!

胸中全积压着一股恶气。

谁敢相信,一个年轻武夫,能在他们这么多人合围之下,宛若蛮牛一般横冲直撞,直接干掉他们三个高阶修士,重伤一个。

最后还把两个筑基给吓跑!

两个筑基和重伤的高阶修士三人在遇见大部队的那一刻,简直如同丧家之犬!

丢人现眼到家了!

可当听那两名筑基一脸劫后余生的说了前因后果后,心存不满的那些人全都沉默了。

换做是他们,面对如此诡异可怕,杀伤力惊人且拥有修行者能力的武夫,是否真的有勇气去跟他正面对抗?

人少的话,面对这样一名疯狂的武夫,怕是真的会心生恐惧。

“副宗主,那边发现一块古老的石碑!”有弟子大声来报。

昆仑宗副宗主皱眉:“那石碑早就有,一直就在那里。”

“可是……那边有轻微的痕迹,刚刚那人,也应该消失在这附近……”那名发现石碑的弟子迟疑着说道。

“照你这意思,那凶手钻进石碑了?”有人不满的怼了一句。

不过这话一出,在场很多人都愣了一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昆仑宗副宗主皱眉思索片刻,沉声道:“先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宗主,去一些人继续搜寻,其他人跟我在这里等!”

随后众人来到石碑处,发现这里的确留有轻微的……人活动过的痕迹,看起来似乎时间还不久。

“难道真钻进这石碑了?”有人提出质疑。

“开什么玩笑?这石碑一直存在于这里,上面的文字无人能够破解,我以前听长辈说过,这应该就是一块界碑,在上古时代应该是用来区分地域的!”有昆仑宗的老人现身出来给众人科普。

不久之后,那些派出去找人的昆仑宗弟子归来,都表示完全没有半点踪迹。

“按照那股杀气,对方的确就消失在这附近。”有擅长望气追踪的人说道。

“那就在这里等!我就不信,他还能凭空消失了!”副宗主咬牙切齿。

……

外面。

孟旭东第一时间安置好了大宗师苗强家人,他很客气,也很热情,将自家一座小庄园空出来,让苗家众人住进去。

宋越和钱芊雪肯定是出不来了!

他们一群人出去之后,在基地一直等到关门才失望离开。

孟旭东将苗家人安置好后,就第一时间告辞离开。

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钱芊雪那边不用他管,出来的时候修行学院的彭副院长没有见到钱芊雪就已经急疯了,差点冲进去寻找。

最终还是在孟旭东这里问明情况后,叹息着去跟钱家人联系去了。

孟旭东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见夫子。

他要把昆仑秘境中发生的事情,详细告知夫子。

在此之前,他跟小七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也算在秘境中并肩作战的战友了,两人已经成了朋友。

来到夫子家外面,孟旭东通过可视门铃简单说明来意,随后,夫人从里面出来,把他迎进去。

随后孟旭东见到了夫子,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这位名满天下的大儒。

多少有些紧张,但还是很礼貌的跟夫子说明了秘境中发生的事情。

让孟旭东心里多少有些奇怪的是,夫子听完,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只是在听到他说宋越进入地宫,最后一个出来时,眉毛稍微抬了抬。

太淡定了吧?

从夫子家告辞出来,孟旭东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这就是名满天下的大儒吗?

听闻弟子出事,竟然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早知道,还不如不来!

他对夫子多少有些失望了。

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等他走后,夫人来到书房,看着坐在那沉思的夫子,问道:“你还犹豫什么?”

夫子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急什么?”

夫人有些恼了,瞪他:“你别告诉我你不急!”

夫子道:“他能自保。”

夫人差点被他气乐:“你觉得一个十八岁的孩子,面对那群多半在筑基层级的秘境人,会有自保之力?”

夫子点点头:“他可以的。”

“你去不去?你不去老娘跟你离婚!”夫人威胁。

夫子满头黑线。

抬起头,无语的看着她。

夫人语气稍微柔软几分:“我这不是着急吗?我跟你一起去!”

夫子摇头:“你去跟着添什么乱?你在家吧,我这就去。”

“这还差不多!”夫人松了口气,随后又看着他道:“你伤势多年未愈,也小心些,尽量别和人动手。把孩子平安带回来就好。”

“放心吧,我是讲道理的人。”夫子说。

随后他从书房的抽屉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小石碑。

若宋越在这里,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夫子手中这块石碑,居然跟他的玉虚通天碑看起来十分相似!

随后,夫子默默运行心法,书房中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能量门户。

夫子看了一眼夫人:“你别跟来。”

夫人点点头:“我在家等你。”

夫子转身进了那道能量门户,随后门户消失。

……

星武馆。

宽敞奢华的会议室里坐着一群人。

林欢、乔西斯、小墨和沈拙四个外星人正跟张子星的父亲张坚讲述着昆仑秘境中发生的事情。

张坚面色肃然,他派去的杀手没回来,儿子……也没能回来!

理智告诉他,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可这太难以置信了!

一个如此年轻的武夫,怎么可能是已经打通任脉,几乎踏入武夫第二境的张子星对手?

就算他身上有古怪,可怎么解释杀手也没能回来的事实?

更别说儿子身边还有欧平那个擅长精神攻击的高阶修士!

难道他们想滞留在秘境六十年?

张坚随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知道这不可能,作为父亲,他很了解大儿子什么性格。

谁留在秘境,张子星都不会选择留下。

“你说那个宋越……也没能出来?”张坚看着林欢等人问道。

“是的张先生,不过宋越在子星和欧平两人失踪后露过面,宋越没能回来,可能牵涉到秘境人的死亡……”

乔西斯主动跟张坚解释:“秘境里有个叫昆仑宗的势力,听说死了好几个筑基修士,这件事可能跟宋越有关!”

林欢看了一眼乔西斯,乔西斯补充道:“当然,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猜测。”

只要不是傻子,听了乔西斯的这番话,都能联想到张子星身上去!

毕竟连筑基修士都能干掉,张子星又算得了什么?

林欢有些不满乔西斯自作主张,回来的路上她还跟乔西斯和沈拙说过——只说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一概不说!

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误导张坚,更不想因此得罪一个可能连筑基都给干掉的……前途无量的武道宗师!

那宋越是被困在秘境里出不来了,但他如果活下来了呢?

六十年后他重回人间,一旦听说这件事,就算那个时候很难找到他们这群外星人,但这世上的事情,谁又说得清?

林欢可不想被连累。

没想到乔西斯还是说了。

张坚听后,面色果然变得难看许多。

如果那宋越真能牵涉进昆仑宗筑基修士死亡案,那张子星和欧平,以及他暗中派遣的杀手,十有八九回不来了!

他站起身,礼貌的冲着几人点点头,道:“感谢你们提供的线索和消息,待会我会让人招待诸位……”

林欢也起身,摇头道:“不用了张先生,我们还要赶赴西方那边的一个秘境,就不在这里多留了。”

随后,其他几人也纷纷起身,跟张坚告辞。

张坚并未过多挽留,他随后召集几个心腹,将这件事告诉给他们。

众人听了,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又有几分无奈。

如果那宋越完好无损的从秘境里出来,这件事倒还好说,大不了直接抓过来,拷问一番,相信没有什么真相是他们问不出的。

但现在问题是……宋越也没能出来!

被困在秘境里了。

就算想要报复,又能找谁去?

其中一名张坚的心腹迟疑着表态:“要不……咱们去打压宋家的生意?”

另一个人道:“你糊涂了?咱们无凭无据,贸然动手的话,会极大影响我们星武馆的商誉!”

其他几个老成持重的人也都觉得,这样没根据的直接对宋家动手,确实不太好。

张坚始终没说话,但一双藏在会议桌下的手,却死死攥在一起。

那是他的亲儿子!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嫌疑极大的凶手同样被困在秘境,这种憋闷感觉,跟秘境里的昆仑宗众人实在是有一拼。

最后,他冷静下来,让几个心腹悄悄去找关系,想通过修行学院那边,得到更多更确切的消息。

如果这件事,真的跟那宋越有关,那他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整个宋家彻底掀翻,为他儿子陪葬!

……

石碑空间里。

宋越跟钱芊雪和苗强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经过。

最后说到玉虚通天碑,他问苗强:“苗老师以前有没有听说过这东西?”

苗强苦笑:“这玩意儿,秘境里虽不常见,但之前也曾听说,只不过大家都说那是上古时代用来划分区域的界碑,谁曾想里面居然还有空间,还拥有通向九道不知通向何方的门户……”

见苗强也不知道,宋越彻底无奈了,心说难道真要进去看一眼?

可万一进去了之后……回不来了,那该怎么办?

之前想着等见到夫子之后,问他知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如今却可能没有机会了。

宋越尝试着引动体内那股气跟石碑共鸣,他想知道外面的情况。

但试了半天,最终也没能成功。

出去看一眼是不可能出去的,万一这边一出去,那边一群人围成一圈默默看着他,社死他不怕,但被射死他还是怕的。

最后,宋越咬咬牙,站起身道:“不管了,咱们总不能困死在这里,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看一眼!”

见他起身,钱芊雪也第一时间站起来,道:“我和你一起去。”

宋越想了想,点点头:“那就一起!”

苗强的伤势虽然还没恢复,但已经好了很多,道:“咱们一起吧,万一过去回不来,大家还能有个照应。”

随后,宋越来到标注着“一”的石门那里,与其共振,石门果然开了。

可就在他这次下定决心想要进入的时候,却发现门虽然开了,但他依旧进不去!

开启的门户中,有一股柔和力量,将他挡在外面。

宋越:“……”

苗强和钱芊雪两人也都无言。

下了半天决心,结果却不给进,简直浪费情绪啊!

难道真要在这石碑空间内部躲上很久吗?

吃的东西都不够啊!

宋越不信邪,又去尝试其他门户,结果,从一到八,他都进不去!

最后来到第九个门户前,此时的宋越几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很显然,石碑空间内部的门户,想要进入,是有要求的!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实力。

他不行,苗强这个武道大宗师也不行!

随着第九道门户的开启,宋越想都没想,直接往前迈了一步。

下一刻,他便嘴角抽搐着呆在那里。

因为这一次,他成功了!

眼前天高地阔,疆域无边,是一个陌生的浩瀚世界!

这里的灵气已经不能用浓郁两个字来形容,简直就跟人间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

“这是什么地方?”宋越一脸震撼。

仙界吗?

我这是来到了仙界?

随后他发现,钱芊雪和苗强都没跟过来。

顿时就有点慌。

平心静气,引导体内那股神秘气息,去寻找那已经看不见的门户。

下一刻,一道能量门出现在他眼前。

宋越松了口气,一步踏入。

他又回来了。

看见他的那一刻,红着眼圈的钱芊雪直接呆在那,然后就很突然的,冲过来一把抱住宋越,也不管苗强就在一旁,哽咽着道:“宋越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越张开双臂,犹豫一下,轻轻拍了拍钱芊雪的后背,道:“没事的,我这不回来了么?”

钱芊雪这才有些反应过来,红着脸从宋越怀里离开,补救的解释道:“我有点被吓到了。”

这种时候,宋越没去开她玩笑,而是转移话题道:“你们怎么进不去?”

苗强苦笑:“有一股力量把我们挡住了,或许……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进去吧?”

钱芊雪看着他,眼中露出一丝好奇:“那边……是什么样子的?”

“我就看了一眼,发现你们没在,然后就回来了,”宋越看着两人,“不过那边的灵气太浓郁了,简直就跟空气一样,根本不需要刻意去聚敛,到处都是。”

钱芊雪顿时露出向往之色,道:“那得什么样?”

宋越想了想:“来,我拉着你,试试能不能带你进去!”

说着抓起钱芊雪的手,直接走向第九道门户。

钱芊雪脸有些发烫,但也没有甩开,主要是她对那边的世界太好奇了,再说男女之间握个手,不是很正常吗?

宋越尝试了一下,结果却让两人有些失望。

他能进,钱芊雪不行!

哪怕抓着她的手,也没办法将钱芊雪给带进去。

回来之后,宋越苦笑道:“看来只能我去那边给你们寻找吃的和修炼材料,大家准备在这里先住上一阵子吧!昆仑宗那边,怕是一时半会不会放弃。”

苗强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

就在苗强话音未落之时,宋越所在的石碑突然间传来一阵轻颤,有一道温和声音,骤然在石碑内部响起——宋越,你能听到吗?

宋越当场就懵了。

夫子?!!!

怎么可能是夫子?

还有……玉虚通天碑这么高级?

能当电话用?

问题是……我应该怎么做?

“我能。”

愣了几秒钟,宋越一脸激动的回应了一句。

钱芊雪和苗强全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苗强不知道发出声音的是谁,但见宋越一脸激动的模样,也猜到了那人身份。

陆圣夫!

果然是那个神人!

之前他就隐隐听说,陆圣夫跟昆仑秘境有着极深渊源,似乎可以不受限制,不经由秘境之门,自由进出。

但终究是没见过。

他这些年在秘境中,社交范围很窄,几乎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

武夫在哪都不太受待见,修炼到大宗师已是了不得的成就,再往上……连苗强都不知道是啥境界。

也不怪人家看不起。

钱芊雪一下子就听出那是夫子的声音,她虽然不是夫子的学生,但夫子极少数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每一个她都看过很多遍。

让她深深疑惑不解的是,夫子的声音,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石碑空间里?

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好,什么都不要做,不要出去,等着我。”

夫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

但在宋越耳中,却宛如天籁。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他很清楚,跟钱哥在秘境中生一堆娃的伟大理想,破灭了。

-----------

今天就这一个大章,晚上有个应酬,大家见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