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关门打狗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7168字
  • 2021-08-28 18:18:35

距离祭坛七八十里的一个山洞里,苗强躺在一堆干草上面,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如果他不是武道大宗师,拥有强大到近乎变态的恢复能力,这会怕是已经熬不住了。

宋越忙活着用一个便携式小锅熬药,山洞很深,封闭性很好,因此并不担心会有味道溢散出去。

钱芊雪双手抱膝,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宋越在这光线有些昏暗的山洞里忙前忙后。

“你还会干这个?”她有些惊讶。

“那当然了,哥就是个巨大宝藏,你得慢慢发掘!”宋越很臭屁的自恋了一句。

钱芊雪轻轻白了他一眼,继续坐在那发呆,神游天外。

过去她印象里的宋越,除了整天欺负修行学院的学生之外,好像也就剩下人还算仗义这一个优点了。

如果不是这次秘境之行,她估计永远都不会知道宋越擅长的东西居然这么多!

武道修行上,宋越已经远超同龄人,敢跟筑基亮刀!

最让她惊讶的,是宋越竟可以驾驭法器对敌,比她这个修行者看上去更像个修行者!

这让钱芊雪三观都差点崩坍掉。

那能够变化大小的石碑,一看就不是凡物,上面还有符文和字迹,可惜她不认识,看样子宋越应该是认识的吧?

肯定是认识的,毕竟夫子那么厉害的人,都是他的老师。

真是叫人羡慕!

夫子是怎么发现他的才能的呢?

修行学院要是当年收下他,那该多好,至少他就不会生气修行学院不收他,也就不会跑去整天欺负人了吧?

最让钱芊雪感到惊讶的,其实还不是这些,而是宋越的各种生存本领和经验。

他明明也没怎么离开过城市,到底是如何学习到这么多的生存技巧的?

比如他在给苗前辈熬药之前,就先用那个便携式小锅煮了点肉,两人分着吃了。

肉是宋越出去猎回来的一只兔子,看着挺可爱,毛茸茸的,挺萌,没想到吃起来那么香……

看来自己可能真的要跟宋越在这里一起呆六十年了。

六十年……好长呀!

自己会从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变成垂垂老矣的老妪吗?

想想就觉得有些可怕。

不过若是能快速筑基,应该看上去不会那么老吧?

比如之前那个秘境女人,她们就是上一次昆仑秘境开启时留在这里的,看着也不算老。

要能在这里找到驻颜的灵药就好了!

宋越看起来似乎有点懂的样子?他应该会炼药吧?

如果温柔在这里就好了!

她家学渊源,本身也是炼药方面的奇才。

钱芊雪一脸呆萌的坐在那里出神的想着。

那群人死了同伴,绝不会那么容易放弃追查。

也会死守在祭坛那里,一旦他们出现,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其实怎么说呢,她并不是很畏惧留在秘境里。

她从小就喜欢安静的场合,不愿意跟人打交道,最舒服的时候就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研读那些上古经书。

如果不是牵挂家人,她并不拒绝留在这地方。

之前她让孟旭东带着同学们先走,义无反顾的回来暗中相助,就是因为想到宋越这厚脸皮的家伙当时说的一句话——

钱哥,你行的!

我这么淑女,怎么就钱哥了?

不过正是因为宋越的鼓励,才让她在当时做出决定,鼓足勇气回来。

她不想让宋越一个人面对这种危险。

在当时,她脑海中也曾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自己不会因此得留在这里吧?

如今想来,那可能是一种直觉。

“钱哥,想啥呢?是不是在想留在这里六十年,要跟我怎么过日子?”

宋越站在她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钱芊雪这才回过神来,有点心事被撞破的羞恼,瞪了一眼过去:“谁要跟你过日子!”

宋越嘿嘿一笑,也不多说,端着小锅,去给苗强喂药。

钱芊雪看着,这些她都没做过,她感觉宋越应该也没做过,但为什么他就可以呢?

是不是男人天生就比女人坚强?

“你放心吧,等苗前辈醒来,咱们一定会有机会出去的!”宋越在那边说道。

“奥。”钱芊雪应了一声。

她其实真的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

如果在意,她那会儿就不会回来了。

“你好像……有点无所谓咱们能不能出去?”宋越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坐在那发呆的钱芊雪。

他心里其实挺愧疚的。

觉得自己连累了苗老师和钱芊雪。

被干掉的这几人,明明是盯上了他,想从他手中夺取地宫机缘和造化。

两人是为了帮他,才被拖进这泥潭里。

“还好吧。”钱芊雪回了一句,然后又补充道:“就是会有点想我的爸妈和哥哥。”

我还有大舅哥?

宋越过去倒是没听钱芊雪说过。

主要是之前他去修行学院几乎都是去找茬,钱哥那会儿对他的态度,一直挺冷淡的,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平静的共处一室,淡淡的聊着天。

这时候,喝下宋越熬的药的苗强终于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随后缓缓睁开眼。

一双眼里布满血丝。

这场重伤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之前始终处在半昏迷状态,中间发生的事情他大概知道一些。

也清楚是宋越和这小姑娘救了自己。

老好人就是这样,只会去想是别人救了自己,却不会轻易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受伤。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不是一名武夫应该做的事情么?

“您醒了苗老师?”宋越松了口气。

“醒了,应该死不了了!”苗强说话的声音很嘶哑,如同生了场大病,他现在整个人都极度虚弱。

然后看向宋越,轻声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宋越道:“距离门户开启,还剩下不到两天时间,咱们这里,距离祭坛大概七八十里路。不过死掉那些人的同门守在祭坛那边。”

苗强苦笑,这是捅了马蜂窝了!

对方死了四名筑基修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原本还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带着家人一起离开昆仑秘境,回到人间重新开始。

如今看来,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老师有没有办法联系到你的家人?我怕他们贸然赶过去,被那些人拦住盘问会出问题。”宋越看着苗强说道。

苗强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他苦笑道:“六十年前带进来的通讯工具,虽然都是光动能,到今天依旧可以使用,但在这昆仑秘境里,这种科技通讯工具根本没用。那些修士们倒是有传音玉符,可我们是武夫家族……”

宋越明白了,他看着苗强道:“老师可否告知我他们的行进路线?”

苗强摇头,他刚刚感到为难的正是这个!

宋越当时一刀将那双胞胎兄弟之一给腰斩,身上必然会残留对方临死前留下的怨念。

筑基修士的怨念不可能留存太久,但也绝非几天就能散去。

对方既然派人守在祭坛那里,其他地方也绝不会放过。

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四处寻找他们的踪迹!

谁都知道,外来者通常不会离开祭坛太远距离,所以只要以祭坛为中心,锁定这方圆数百里范围,慢慢寻找,总会找到些蛛丝马迹。

“不行,你不能出去,太危险了。”苗强一脸虚弱的道:“他们到了祭坛那里,看不见我,不会离开的。那些人就算有所怀疑,但他们没有证据,应该不会为难他们的。”

苗强的话听上去底气一点都不足,应该的事情多了,那四个筑基修士还应该恭喜宋越获得地宫试炼头名呢……

“老师,您在这里养伤就好,其他的交给我,”宋越说着,看向钱芊雪,“你留在这里照顾好苗老师,我去寻找老师家人,让他们暂时回去等待!”

宋越知道外面危险,但苗强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搭上,如今一家人随时可能暴露在危险之下,他不能坐视。

苗强劝解无效,钱芊雪也有些犹豫挣扎,从感情上来讲,她当然不希望宋越出去,可从道义上来说,宋越应该这么做。

“你要小心呀!”钱芊雪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小挂饰,是三根特殊金属制成的羽毛,看起来十分精致。

钱芊雪有些羞涩的将它递给宋越:“这个是法器,会自行充能,在感受到危机时,可以自行激活,你拿着它,还能安全一些。”

宋越这次没有拒绝,接过这件三根金属羽毛制成的法器,揣进怀里,问清楚苗强家人行走路线之后,跟两人告辞离去。

出来之后,宋越又专门从远处移栽了一些灌木,将这洞口彻底掩盖住。

并告知钱芊雪这些天不能再生火了,将就吃些方便食物就好,否则容易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做好这一切后,宋越直接离开这里,朝着苗家人行进路线的方向而去。

按照时间,苗家人这会儿应该已经接近祭坛区域,他必须要赶在敌人之前,拦住那群人,出示苗老师的信物,让他们回去等待。

昆仑门的人在四处搜寻!

就像苗强想的那样,昆仑门一边让人守在祭坛那,另一边,派出大量人手,开始以祭坛为中心,先在方圆百里范围内进行地毯式搜寻。

为了把敌人找出来,昆仑门几乎倾巢而出!

他们发誓,绝不会放过杀害四名门人的凶手。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每六个人组成一组,六人当中,至少有一到两名筑基境界的修士坐镇。

大半天过去,昆仑门这边的人终于找寻到打斗的痕迹,并成功将钱芊雪掩埋起来的那些人给找到!

那地方战斗的痕迹太明显了,即便做了掩饰,也根本瞒不过这群常年在秘境生存的人。

他们看见三具完整的尸体,另外那具……只有腰部以下。

找到他们的昆仑门人忍不住当场仰天咆哮。

恨欲狂!

其他闻讯赶来的人见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有人忍不住痛哭起来。

“太惨了!”

“你们死的太惨了,不管凶手是谁,我们一定要报仇!”

“找到凶手,将他们千刀万剐!”

宋越远远的听见有人悲愤欲绝的咆哮,他心中一动,远远避开。

按照苗强给他的路线,不断往外走去。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当他站在一座大山的山巅,远远看见一群人往这边走来的同时,昆仑门的人……出现在了那里。

他们拦住了苗强的家人和弟子们,进行盘问。

苗家这边一群人什么都不知道,面对昆仑门人的盘问,他们都一头雾水。

同时也跟昆仑门人实话实说。

苗强的妻子,一个温柔贤惠的秘境女人,一身修为在养气九层,没能踏入筑基层级。

面积昆仑门人冰冷盘问,她主动上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夫君六十年前进入秘境,但有许多家人在外面,这不,想趁着这次秘境之门开启,重回人间。”

昆仑门这边几个人面色冰冷,他们还不知道同门的尸体已经被发现,面对苗强这群家人,虽然态度不怎么样,但也没能发现什么疑点,摆摆手,让他们过去。

随后又开始四处搜寻起来。

宋越有些着急,他现在若是现身,十有八九会被昆仑门的人给发现。

可若是不去拦住那群人,让他们一路到了祭坛……

想到这,宋越深吸了一口气,当下做出一个决定。

他先是默默退走,然后等在苗强家人的必经之路上。

很快,这群加起来足有二三十人的队伍出现在宋越视线中,宋越蹲在一颗高大树木上,已经观察半天,并没有昆仑门的人出现在这里。

当这群人来到大树附近时,宋越轻飘飘从树上一跃而下,拦住众人去路。

苗家这边的人纷纷皱起眉头,心说怎么还没完没了?

到底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怎么到处都有人拦截?

好在苗强先前打发回去那几个年轻弟子认得宋越,见状顿时上前,看着宋越问道:“你怎么会在这?我师父呢?”

随后有苗强弟子跟师娘解释宋越的身份。

苗夫人很镇定,来到宋越面前,柔声问道:“孩子,可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宋越取出苗强给他的信物,低声道:“此地说话不方便,还请夫人跟我过来一下。”

“神神秘秘的……”认得宋越的苗强弟子不满,皱起眉头嘀咕了一句。

苗强的夫人却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这少年既然是夫君看好的人,又带着他的信物,那一定是可信的。

跟宋越来到一旁,柔声问道:“孩子,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宋越道:“苗老师对我有授业之恩,我就厚颜叫您一声师娘,是这样,苗老师我们遇到了一些事情,他受了些伤,现在正在养伤。”

“严不严重?”苗夫人微微蹙眉,并没有太过失态,只是眼里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挺严重,但不危及生命,苗老师是大宗师,恢复能力惊人,要不了几天就能恢复过来,所以师娘您先别担心。”

见老师的夫人不是那种遇到事情就慌乱不堪的性子,宋越这才敢把实情跟苗夫人讲出来。

从始至终,苗夫人都表现得很冷静,当宋越说完之后,她依旧声音轻柔的道:“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几人可能没办法从秘境离开了,是吧?”

宋越点点头。

苗夫人道:“我们这些人,也不能转头折返回去,这样会引起那群人的怀疑,是吧?”

宋越在心里给这位师娘点了个大大的赞!

真聪明啊!

他都还没说,对方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苗夫人沉吟着,她心里清楚,这一别,可能就是六十年无法相见!

她境界不到筑基,六十年后就算苗强可以回到人间,到那时她是否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遇上了这种事情?

看着一脸歉意的宋越,苗夫人心里虽然也不痛快,但却没说出任何一句责怪的话来。

毕竟,也不能怪这孩子,他也是受害者,也是被逼无奈。

如果她带着众人回去,不消说,对方那群人必然会盯上他们。

到那时,这些人都会有危险!

一边是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深爱的丈夫,另一边是整个家族和弟子们的安危。

苗夫人仰天轻叹一声,然后对宋越说道:“告诉他,保重好自己,六十年后,我在人间等他!”

这是……答应了?

宋越长出一口气,他没有时间去交代孟旭东什么,但他相信,凭借小孟那八面玲珑的高情商性子,应该知道怎么安置他们的。

他冲着苗夫人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师娘,是我连累了老师。”

苗夫人赶忙把他扶起:“孩子你这是干什么?这件事不怪你!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边几个苗强的孩子眼巴巴看着这边,他们都预感到似乎发生了什么,可距离比较远,听不见母亲跟父亲新收的学生在谈什么。

就看见母亲面色变了几变,最终恢复平静。

随后,宋越快速离去,身形迅速没入到密林中。

苗夫人则面色平静的回到众人面前,道:“你们师父有点事,得最后时刻离开秘境,到祭坛那里,咱们先出去!”

这……

在场这些苗强的家人和弟子们都露出意外之色。

苗夫人摆摆手:“这是你们师父的意思!”

别看苗强是个老好人的性格,但他对弟子和一众子嗣的教育却是一点都不含糊的,众人虽然心中疑惑,终究还是相信了师娘的话。

毕竟,如果师父不出去的话,师娘又怎么会走?

宋越穿行在密林中,他的心里面,憋着一股恶气!

他甚至想要狩猎那些昆仑门人!

这件事的起因,就是那几个昆仑门的人心生贪念,强行对他出手,最终把他们自己给害死。

也因此害惨了宋越这几人。

昆仑门的人咬牙切齿,仰天咆哮要给死去的人报仇,宋越还想把他们给连窝端了呢!

一群不讲道义的畜生,修的哪门子行?

体内属于武夫的热血,让宋越很想找到那些四处搜寻的人,把他们全部干掉!

但理智却告诉他,现在还不行。

至少,在他真正踏入到大宗师境界之前,还不行。

龙纹斩仙刀的确厉害,八荒道经也是顶级功法,可他的境界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筹。

若是单独对上一个筑基境界的修士,他敢去打,可若是面对一群……那就是送菜。

所以目前他必须要忍下这口气。

等到苗老师恢复过来,等钱哥什么时候也踏入筑基境界,到时候他会带着钱芊雪在秘境中历练,让钱哥也真正成长起来。

到那时,他也将踏入大宗师领域,两个武道大宗师,加上一个擅长风系术法的筑基修士,再对上昆仑门的人,绝不会像现在这般窘困。

宋越心里想着,在密林中不留痕迹的往山洞方向走去。

就在他快要回到那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四周环境有些不对,前方有鸟群被惊起,拍着翅膀纷纷飞向远处。

坏了!

宋越心中一惊。

知道可能是对方的人找过来了。

在这昆仑秘境,终究是对方主场,想要彻底瞒过他们,实在太难了。

眼看着那群人随时可能发现钱芊雪跟苗强藏身的山洞,宋越知道,不能再等了。

他故意踩踏脚下枯枝,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几乎刹那间,就有人察觉到了,一共六人,迅速朝着宋越这边围拢过来。

宋越见成功吸引对方注意,转身就走。

脚踏幻影迷踪步,身子无比轻灵,每一步都会踏出数十米远,高速穿行在密林当中。

那边六个昆仑门人虽然尚未见到对方身影,但心中都已经升起强烈怀疑。

这地方距离发现尸体的地方虽然不近,但也谈不上远,在这种地方发现可疑的人踪迹,就算不是凶手,至少也有可能是目击证人。

而且,不心虚的话,跑什么?

六个人一边追,一边用传音玉符联络其他门人。

刹那间,大量正在四处搜寻的昆仑门人纷纷往这个方向聚拢过来。

守在祭坛那里的人也得到了消息,但他们并没有动!

因为不知道这是不是凶手的调虎离山之计。

他们依旧守在这里。

秘境之门……也在这个时候,开启了!

孟旭东和一群修行学院的年轻人心情无比沉重。

他们心里都清楚,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宋越那几人,恐怕真的跟昆仑门死去那几个大修士有关。

到了现在他们都没能回来,难道真要从此滞留秘境六十年……从而成为秘境人?

林欢和小墨、乔西斯、沈拙四人也在人群中到处寻找张子星跟欧平的踪迹。

最终失望的发现,那两个人……真的失踪了!

从当天鬼鬼祟祟离开,一直到现在,十几天过去,踪迹全无。

乔西斯喃喃道:“恐怕他们已经遇难了!”

“不会的吧?他们那么强大,武装到牙齿,怎么会出事?”小墨有些不敢相信。

话语不多的沈拙看着已经开始离去的人群,淡淡说道:“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感觉无论欧平张子星还是昆仑门发生的惨案,都跟那几人有关。”

林欢微微蹙眉,道:“我不这么认为,他们没有这种能力。”

沈拙没有争辩,只轻轻叹息:“谁知道呢?”

说完,他转过身准备跟着人群一起离去。

这次的秘境之行,他找到很多品质相当不错的灵药,甚至还采集到一株筑基层级的大药和两块稀有金属。

这份收获,也算不虚此行了。

但距离心中期盼的,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尤其那座试炼地宫,等他们几个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地宫之门已经沉入地底……关闭了。

这让几人都很失望,甚至有些沮丧。

如今欧平和张子星还很可能陨落在这里,出去之后,要如何面对他们的家人,也让沈拙几人头疼。

虽说那两人是私自离开的,可他们终究是一个整体。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咱们不等了,走吧!”林欢也叹息一声,进入到人群当中,跨越秘境之门,回到人间。

孟旭东这群人一直等到最后,也没能见到宋越跟钱芊雪的身影,倒是等来了一群苗家的人。

小孟果然没让宋越失望,在得知这群人就是苗强大宗师的家人后,主动过来交谈,然后不动声色的带着群人出了秘境!

不能再等了。

再等下去,不但会引起昆仑门人的怀疑,更是会把自己也陷进去。

事到如今,只能祝宋越跟钱芊雪好运了。

希望六十年后,他们能拖家带口的回来吧!

孟旭东最后看了一眼远处,也不知那家伙是不是就在暗中盯着这边。

放心吧小宋,虽然你没有交代我,但我会照顾好苗大宗师家人!

苗强的一众家人弟子,离开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

他们都感觉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可看着那群面色冰冷的昆仑门人,没人敢在这种时候询问。

只能跟着面色始终平静的苗夫人一起,跨越秘境之门。

随着最后一个人也离开,祭坛这里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秘境之门还能再开启一段时间,昆仑门的一群人始终守在这里。

他们已经得到消息,说有线索了,那就说明,敌人并没能混在人群中出去!

所以只要等到秘境之门关闭,对方终将无所遁形!

昆仑门的副宗主眸光冰冷望向远方群山,道:“关门打狗,看你还能往哪跑!”

------------

一个大章节,晚上我看能不能再写一章,争取写完这段剧情,不让大家着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