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昆仑宗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4566字
  • 2021-08-27 17:51:08

钱芊雪目光稍显呆滞,看着那座宛若小石山的巨大石碑,一脸呆萌。

那是啥?

她看了眼已经晕过去,靠在他身上的宋越,心里多少有点慌,刚刚情急之下,顾不上那么许多,现在冷静下来,一颗心跳得有些厉害。

这场面从来没遇到过呀!

但钱芊雪心里清楚,这种时候只能靠她,必须迅速收拾好战局,带着两人离开。

这是秘境,没人知道这几人是否还有同伴在附近,若顺着踪迹寻过来,那就麻烦了!

同时她心里还升起一个巨大的问号——宋越是修行者?

不然怎么可能驾驭这种……法器?

这闪烁符文的巨大石碑,应该算是法器吧?

现场一片狼藉,空气中一片死寂。

她先小心翼翼将宋越放平在地,仔细检查一下,发现只是脱力晕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又跑到苗强身边,发现苗前辈受伤有点严重,额头上的伤口看着很吓人,鲜血不住往外流淌。

钱芊雪从身上取出家人为她准备好的丹药,掰开已经陷入昏迷的苗强嘴巴,道:“前辈,您先吃一颗疗伤药,我给您包扎。”

苗强迷迷糊糊的张开嘴,吞下那枚丹药,人依然陷入昏迷当中。

钱芊雪开始笨手笨脚的给苗强包扎伤口。

她过去从来没干过这种活,给苗强处理好伤口后,莹白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但她表情认真,动作也很轻,尽量将伤口处理仔细。

苗前辈是个好人!

要不是他,她跟宋越今天肯定逃不过这三名筑基大修士的追杀。

这几天的经历,让她第一次见到修行世界的残酷一面,在过去,她总是有些天真的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这世界那么大,人类甚至已经开启了星际探索,为什么非要有各种纷争呢?

直到她来到昆仑秘境。

在看见同学采集到灵燕窝的那一刻,她甚至都很动心,想着如果是自己采集到那些东西就好了。

换做一些贪婪的、又有实力的人,生出争夺之心,想要将宝物据为己有,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着地上那几具尸体,钱芊雪心里多少有些难过,她并不是圣母心,只是觉得这几人将“人为财死”演绎得淋漓尽致。

若不生出那股贪念,他们依旧是许多人都要羡慕的陆地神仙,如今却成了冰冷尸体。

想了想,钱芊雪挖了个大坑,强忍着心中不适,将那几人给掩埋起来。

虽然术武双修,但挖好大坑,将几人掩埋之后,钱芊雪的头发依然被汗水湿透。

四周万籁俱静,她突然有点怕,看着昏睡的宋越,轻咬下唇,有点想哭,她以为他很快就会醒来的。

现在要怎么办?

我应该做点什么?

钱芊雪突然感到几分无措。

这时候,宋越悠悠转醒,看见钱芊雪一脸茫然坐在他身边,先是问了一句:“苗前辈呢?”

“呀,你醒了?”

钱芊雪一脸惊喜看着他,然后道:“在一旁,我给他吃了一颗丹药,但苗前辈受伤有点严重,还在昏迷当中,不过应该不会有事。”

说着,钱芊雪看着宋越问:“你怎么样?”

“脑瓜疼。”宋越龇牙咧嘴的,看向那座巨大石碑,刚想动用精神力把它给收回来,空荡荡的精神识海传来一股剧烈疼痛。

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缓了好一会,才稍微好一点。

钱芊雪从背包里拿出水给他喝。

宋越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感觉精神头稍微恢复一点,让钱芊雪扶着他坐起来:“那几个人呢?”

“我把他们埋起来了。”钱芊雪小声说道。

“可以呀!”宋越一脸赞赏,问道:“上面种草没?”

“种草?”钱芊雪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掩饰。种上草,要不了多久,这地方就荒草萋萋,就算有人找过来,也不容易找到他们。”宋越解释道:“还有,他们身上应该有点好东西吧?”

“啊?我不知道呀!他们都死了,我就……”钱芊雪一脸呆萌,觉得从死人身上翻东西,有点不好吧?

“嗨……算了,”宋越晃晃脑袋,没拿就没拿吧,想想要是钱哥这会儿就能面不改色的从敌人尸体上寻找战利品,也着实有点为难她了。

她能够做这么多事情,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来说,已经挺了不起。

又休息一会,宋越脑袋终于没那么疼了,他把石碑变小,收起来。

整个过程钱芊雪都在安静的看着,虽然很好奇,但他没说,她就没问。

“这石碑是个宝贝,里面有个很大空间,不但可以砸人,还能装东西。”宋越一边清洗变小后石碑上面残留的血迹,一边对钱芊雪说道。

“可以当储物戒指用?那我们等下可以多寻找一些灵药放进去了!”

钱芊雪眼睛亮起来,她尽量不去想石碑底部残留的那些血迹,刚刚她埋人的时候,因为动不了石碑,只把那人下半身给埋了。

宋越收起石碑时,发现那个双胞胎之一的上半身已经被彻底砸成了渣!

那场景她不敢去想,估计几天吃不下饭。

宋越随后起身,将那片血肉模糊的区域给掩埋住,上面移栽另一些草,又弄了不少草籽洒在上面。

做完这一切之后,宋越看着依旧陷入昏迷中的苗强,想了想,道:“咱们先往祭坛的方向走,但必须要小心,不能直接回到祭坛那里,死的这几个筑基秘境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同伙在那边。”

钱芊雪点点头,看着宋越小心背起苗强,三人慢慢往祭坛那边走去。

一路上,宋越尽量寻找一些适合掩藏踪迹,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行走。

在这过程中,宋越的体力一点点恢复过来,只是苗前辈却始终没有醒过来,他的伤势太重了!

当宋越背着苗强,带着钱芊雪翻越最后一座大山,看向祭坛那个方向时,发现那里聚集着大量的人。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不管收获大小,几乎所有人回到祭坛那里,等待秘境之门开启,就可以开心的离去了。

宋越从背包里取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照相功能,然后不断放大,仔细观察着祭坛那边的方向,很快,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对同样在看手机屏幕的钱芊雪苦笑道:“钱哥,咱们可能真要滞留在这里了。”

钱芊雪也沉默起来,手机屏幕上,被放大的祭坛那里,一群面色冰冷的秘境人正挨个盘问!

他们还看见代表华夏官方的筑基修士李长文正跟那群人交涉着什么,不过那些人明显不买账的样子,双方看起来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宋越的猜测没有错。

实际上早在浑身野性的女子死去时,他们那个阵营的人就被惊动了!

这群秘境人的祖上曾经在探索地宫时,曾得到秘法,将修士一缕精神力注入到刻画某种符阵的玉牌中,一旦这名修士发生不测,玉牌会碎掉。

这样他们的自己人就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代表着野性女子的玉牌碎掉那一刻,昆仑秘境中的某个宗门上下当场就炸了!

那女子不仅被双胞胎和剑眉星目青年哥仨宠着,实际上在整个宗门内,她都是公主一样的宠儿。

她的玉牌炸了,那还得了?

当下很多人便出来寻找。

可随后噩耗接连传来,跟野性女子一起的另外三人……全部陨落!

这下算是捅破天了!

昆仑秘境里存在着大量生命禁区。

那些地方要么是大妖的地盘,要么就是存在不知名的凶险。

秘境人也不敢轻易涉足。

这些年来,也有不少秘境人误入,最终没能走出来的例子。

可野性女子这边的四人组,都是经验丰富战力强大的筑基修士,他们第一不会轻易踏足危险禁区,第二就算遇到危险,也不可能让野性女子先行陨落!

就算他们自己死,都会保证野性女子活下来!

所以肯定是出事了!

十有八九是跟那群外来者起了冲突!

很快,那个名为昆仑宗的门派中人,便使用法器,快速赶到祭坛这里,经过一番盘查,什么都没能问到。

那群修行学院的学生们全都守口如瓶,都说不知道。

但昆仑宗这边的人非常强势,逼着李长文等一群修士清点人数!

这次秘境之行,有不少人死去。

包括之前那场涉及东西方阵营和外星人的冲突中,就有很多人陨落了。

所以李长文等人面对昆仑宗这个无理要求,都有些不满。

刚刚宋越在手机中看见的那一幕,便是李长文等人和昆仑宗的人据理力争场面。

祭坛这边。

并不了解情况的李长文面对昆仑宗这边的要求,微微皱起眉头,但语气十分平和的道:“这次秘境之行,有不少人已经死去,我们这边的人既然说了没有见到那几人,那自然就是没见到,就算统计了人数给你们,又有何用?”

华夏官方跟昆仑宗是有过交易的,但每次的交易都谈不上愉快。

因为这个宗门的人,态度大多强硬霸道,不是很讲道理,谈好的事情,经常反悔,临时涨价这种事儿,他们没少干。

所以华夏官方这边,并不是很愿意跟他们打交道。

昆仑宗在昆仑秘境内算是一个很古老的宗门,有悠久的历史,虽然整个宗门只有几百人,放在外面连个小武馆的规模都赶不上,但宗门的综合战力还是很强的。

里面有众多筑基修士,在昆仑秘境里,算是大宗门了。

所以如非必要,便是李长文这种代表华夏官方的人,也不愿意跟他们闹矛盾。

昆仑宗这边来了一个副宗主,是个看上去三十七八岁,留着一头长发的青年,他表情很冷漠,眼神冰冷。

一下子死了四个筑基境界的门人,让他心情非常恶劣。

他们这些人,本就有些瞧不上外来者,即便是代表着华夏官方的人,对他们来说,也没半毛钱关系,所以原本态度就不是很友善,在交易过程中,经常用些小手段,尽量多占便宜。

如今出了这么大事情,他们的态度更是谈不上好。

站在昆仑宗副宗主身边的一名三十出头的女子,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跟野性女子关系最要好,得知她死了,当场情绪崩溃大哭,来的路上哭了一道,此刻她心情恶劣到极致。

看向李长文冷冷道:“叫你统计你就统计,废什么话?”

这时一名来自外星阵营的修行者对李长文说道:“那就统计一下嘛,他们的人出了意外,心情不好可以理解,咱们跟秘境人之间,从来都是友好睦邻,理应配合一下。”

李长文看了说话那人一眼,这明显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事实上他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修行学院那边,来自钱家的小姑娘没在,那个进入地宫出来最晚的年轻武夫也没在!

但他并不认为凭借那两个年轻人就能干掉昆仑宗这边四个筑基大修士。

就连他们这群人想要做到都得付出一定代价,凭借两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呢?

所以这件事情,跟那两个年轻人应该是无关的。

最终,李长文叫人统计,将已知的陨落者,以及尚未归来的失踪者名单给了昆仑宗这边。

昆仑宗这边的人看过,也觉得有些蹊跷。

除了那些明确已经陨落的外来者,就剩下几个年轻人没回来。

那些人都很年轻,凭借他们确实不可能击杀自己这边四个筑基大修士。

就在这时,西方阵营这边,那金发妹突然大胆走到昆仑宗众人面前,说道:“我这边有一个情报!”

修行学院那边一群人全都恨得咬牙切齿,其实他们是能猜到一点真相的。

极有可能是那位苗前辈出手帮助,他们离开时,甚至还听到地宫那边传来交手声音。

但现在他们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必然引起对方怀疑。

昆仑宗那名眼圈通红的女子有些厌恶的看着金发妹,冷冷道:“什么情报?”

“修行学院那边,有个叫宋越的武夫,先前地宫开启,他始终没有出来,如今他和一名修行学院的女生都没回来……”

昆仑宗的女子皱眉打断道:“我知道,名单上有。”

“不,我要说的是,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名强大的武道大宗师!那人也是你们秘境人,但之前就因为护着宋越,曾跟你们秘境人发生过冲突!”金发妹一脸肯定的道:“我不知道你们的人是不是跟他们碰面了,但我猜……”

“好了,我知道了。”昆仑宗的女子摆摆手,没让金发妹再说下去。

武道大宗师?

凭借一个武道大宗师和两个小年轻能干掉自己这边四个筑基修士?

开玩笑呢!

金发妹有些不甘心的退回去。

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但就是想给宋越那些人上眼药。

最好能被秘境人当着她的面给干掉!

场面一时有些陷入僵局。

最后,昆仑宗的副宗主淡淡说道:“咱们就在这等着,杀我们门人的人,身上必然残留着他们临死前的气息,一看便知。”

山上。

钱芊雪低声对宋越道:“那个人说,杀了他们的人,身上会残留那些人临死前的气息……”

宋越愣了一下:“你懂唇语?”

钱芊雪微微点头。

宋越深吸一口气,知道事情难办了。

如今苗前辈还在昏迷当中,就算他们身上没有残留野性女子等人临死前残留的气息,也不好过那一关。

一个武道大宗师,是怎么伤成这么重的?

他想了想,对钱芊雪说道:“咱们走,先离开这!还有两天时间,等苗老师醒来,然后再做定夺!”

-----------

两更送到,大家手里还有推荐票的,多投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