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惨胜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430字
  • 2021-08-27 12:20:47

宋越还是第一次见钱芊雪绷着一张精致小脸儿认真施法,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到神通术法的好处!

武夫躯体沉重,即便他常年踏梅花桩练习幻影迷踪步,即便他如今已半只脚踏入宗师第三境,但武夫终究是武夫,全力爆发时可以一步跃出数十米之遥,可以短暂踏在大树树冠上面,如蜻蜓点水般在森林上方高速疾驰。

但想要像现在这样,身子轻若鸿毛,化身成风一样的男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哪怕到了大宗师境界,一跃数百米,可冲向高天,但终究还是逃不过大地引力,是要落下来的。

但高阶的风系修行者却可以凭借风系术法,让自己短暂漂浮天空,可以从摩天大厦一跃而下,缓慢滑行着地。

非常帅气!

要不是钱芊雪,他跑不了这么快,更不可能将那三名追踪者远远甩在后面。

就在这时,身后远方传来激烈打斗声。

宋越猛然停下。

钱芊雪没注意,眨眼间又冲出去数百米远,见他停下,又折返回来,看着他:“走呀!”

这时远方再次传来隆隆声响,闷雷一般,响彻天际。

钱芊雪也反应过来:“是苗前辈在阻拦他们?”

宋越面色稍显沉重。

苗老师不是那三个人的对手。

武道大宗师,打那三人中的一个还成,同时对上三个……几乎没任何机会!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明知道跟在宋越身后会有危险,依然义无反顾。

实在不意味着傻!

他跟苗老师相识短暂,虽有授业之恩情,但他并不值得一个武道大宗师如此付出。

双方非亲非故,人家凭什么要这样?

真要说是为了出去之后行事方便,那就太狭隘了!

一个武道大宗师,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重敬仰的存在,何必非要靠自己?

所以,只能说,那是一个义薄云天的真正大侠!

宋越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离开。

念头不通达,难以心安!

他看向钱芊雪,少有的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回去,去祭坛那里等我,如果到时间我没能出去,你就去告诉夫子一声,就说我可能得滞留在这里六十年。让他通知我爸妈一声,叫他们不必担心我,好好活着,六十年后,我肯定会实力大成,出去找他们尽孝。”

钱芊雪几乎想都没想,直接摇头,道:“我身上有保命的东西,我与你一起!”

宋越突然笑起来,看着她:“你要跟我在这里六十年?”

钱芊雪面色微红,有些羞赧,微微恼道:“乱说什么,谁要跟你在这里六十年了?我们都能平安出去!”

这时那边打斗声渐渐远去,很明显,这是苗强想要引开那些人,为自己争取时间。

不能再耽搁了,宋越看了一眼钱芊雪,道:“一会去了那边,你自己藏好,千万不要露面,也不要暗中帮我,我可能分不出精力护着你。”

钱芊雪轻声道:“我不是累赘!”

宋越点点头,不再多说,朝着打斗声传来方向直接疾驰过去。

钱芊雪跟在他身边,默默施展风系术法,加持在两人身上。

……

双胞胎兄弟之一,将已经死去,身上不再有野性的女子绑在身上,背在背后,一双眼都是红的。

他们四人从小一起长大,三个男人都喜欢这名女子。

幼时是兄妹情,年轻时是男女情,如今又变回了兄妹情。

虽无血缘关系,但却比亲兄妹还要近!

如今被三个人捧在手心的小妹就这样死了,离他们而去。

再也见不到那张野性十足的脸,再也听不见那银铃般开朗的笑声。

那种心痛,无法用言语表达。

如果说之前的战斗是正常的战斗,那么此刻,这兄弟三人,面对阻拦他们的苗强,就是在拼命!

原本他们三个一起,就可以完虐苗强这个大宗师,如今以拼命姿态在战斗,结果自然没有意外。

苗强很快浑身染血。

大宗师的场域也挡不住不顾一切的术法攻击。

他也给对方造成很严重的创伤,但他自己……受伤更重!

半边身子被烧得焦糊,有烤肉味从他自己身上飘出。

一条腿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皮肉外卷,鲜血横流,大宗师恐怖的新陈代谢速度都止不住鲜血往外流。

因为他的活动太剧烈,伤口来不及愈合便又被撑破。

这种伤势,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都不该继续战斗了,但他还在坚持,就为了能多拖住这三人一段时间。

为宋越争取逃走的时间。

那孩子真是个闻所未闻的绝世天才,他绝不该陨落在这种地方!

如果我今天战死在这里,以那孩子的心性,一定会照顾好我家人吧?

双方接触时间不长,但他觉得自己不会看错人。

苗强施展劈星手、雷霆拳,与这三人死战。

掌风如刀芒,倾泻似匹练!

拳罡若重锤,奔腾咆哮,每一击都可击碎巨石!

在他全力拼命之下,这三人虽说可以压制着他打,但自身同样不好受。

尤其背着野性女子的双胞胎之一,行动上更是有些受限制。

筑基修士体力虽然堪比宗师,但照大宗师比,那是差远了。

可恨的是,对方看似忠厚老实,却精明的很,一直在主攻他这边!

剑眉星目的青年心中有些焦躁,他们真正的仇人是那年轻人!

是那个畜生杀了他们最疼爱的妹妹!

可眼下却被苗强这个秘境人死死拖住在这里。

“苗强,你不要命了吗?为了一个外面的人,连命都要搭上?你现在滚蛋,我们可以饶你不死!”剑眉星目青年大声呼喝。

回应他的,是苗强一掌劈星手。

那道匹练般切割过来的掌风,让剑眉星目青年也不得不侧身闪避。

都已经打到这种程度,都已经杀红了眼,还有什么好说的?

攻心战?

还有意思吗?

剑眉星目青年表情阴冷:“你家人可都在秘境里,你就不怕,回头我把他们一个个都杀了!”

“那我就先杀了你!”

老实人怒了!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别人?

光我有家人,你们没有怎么?

还是你觉得,只能你杀我家人,我就不能报复回去?

轰!

大地被苗强劈星手掌风劈开一道深深沟壑。

剑眉星目青年十分狼狈的往一旁闪去,但没完全闪开,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杀了他!”没有背负人的双胞胎兄弟之一冷冷说道。

各种强大的神通术法,不计消耗,不计代价,疯狂往苗强这边倾泻过来。

苗强虽然不断闪避,但这种闪避消耗太大了!

再加上身上的伤口,他渐渐有些不支。

就在这时,背负着野性女子的双胞胎之一猛然间咆哮一声,运用术法,将一支突如其来向他射来的冷枪给击飞!

但就在下一刻,一道雷霆,毫无悬念的在他头顶炸开。

咔嚓一声惊雷!

他死了。

“啊!”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当场就疯了!

这才多大一会功夫,最宠的女人和最亲的兄弟双双死去。

他彻底疯狂了。

凝结一道可怕神通,那同样是一道雷霆,几乎用尽毕生修为,朝着那边密林横击过去!

雷电闪现那一瞬间,那片郁郁葱葱灵气十足的密林直接就炸开了!

大火凶凶燃烧起来。

“死!”

活着的双胞胎之一那张丑陋面庞扭曲成一团。

声音凄厉的咆哮。

就在那道雷霆落下来的瞬间,钱芊雪身上突然亮起一片黄光,形成一道薄薄的光幕,将那道雷霆产生的恐怖威力,全部挡在外面。

接着,她抓起宋越一只手臂,施展风系术法,一股猛烈狂风,将两人瞬间卷走。

然后看向那片燃起熊熊火海的区域,一脸惊惧。

大脑几乎都是一片空白,筑基修士太强大了,刚刚动作稍微慢一点,两人怕是就要葬身火海了。

“草,差点被火葬。”宋越毫不犹豫的拿出第三张雷霆符,当场激活。

已经这种时候,徘徊在生死边缘,顾不得心疼。

咔嚓又是一声惊雷炸起。

劈向剩下那个双胞胎丑陋男子。

但这一次,对方已经有了防备,虽然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疯狂,但却撑起了一层强大护盾。

雷霆符的雷霆击穿了护盾,击在双胞胎男子身上,让他当场浑身焦黑,七窍流血,但他还活着!

他一脸疯狂看向宋越这边,声音凄厉的嘶吼着:“来呀!小畜生,我看你还有多少!”

那边剑眉星目的青年也疯癫了,不顾一切拖住想要过来救援的苗强,嘶吼道:“你们今天全都得死!!!”

宋越取出龙纹斩仙刀,然后将玉虚通天碑高高扔在天上。

用尽全部精神力量,让玉虚通天碑直接暴涨开来,变成一座几十米高的巨大石山,朝着冲向自己的双胞胎狠狠砸落下去。

这可不是自由落体,这是跟宋越精神相连的神通攻击!

属于他的武道神通!

宋越感觉精神识海里的精神力量瞬间被抽空,他头痛欲裂。

却挥动龙纹斩仙刀,狠狠一刀斩出去。

“看谁死!”

他咆哮!

钱芊雪一道风系术法,瞬间落在宋越龙纹刀上。

精准无比!

唰!

刀芒如白练,锋锐无匹。

冲过来的双胞胎看见自己的腰带着两条腿在往前跑。

哐当!

玉虚通天碑落下,把他上半身直接砸成肉泥。

宋越一口鲜血喷出去,眼前一黑,往地上栽倒,被钱芊雪一把扶住。

但整个人已经彻底虚脱了。

钱芊雪面色惨白,刚刚那种程度的施法,对她一个养气层级的高阶修士来说,也近乎是被掏空。

但她还是将一道风系术法扔向目眦欲裂的剑眉星目青年。

这是风缚术!

以养气层级强行束缚筑基大修。

但她成功了!

虽然她的风缚术只将剑眉星目的青年锁住片刻,但对苗强这种武道大宗师来说,已经够了。

刹那间他出手,拳罡如雷鸣,一拳轰在剑眉星目青年身上。

将对方身体直接打出一个大窟窿!

剑眉星目青年则给了苗强最后一击,一把小飞剑,直接钉在苗强脑门。

若非被苗强一拳打穿胸腹,这一剑……必然会穿过苗强脑袋。

苗强半跪在地上,看着瞪大双眼,死不瞑目的青年,嘴巴里喷出一口鲜血,伸手拔下钉在头盖骨上的小飞剑,身子晃了两晃,也晕死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