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给摸的刀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5039字
  • 2021-08-26 16:31:55

代表华夏官方的大修士李长文很快便从地宫中出来,手上拎着一株大药,一张清瘦脸上,多少带着几分遗憾。

他进去快出来的也快。

前后加起来都不到十分钟。

收获了一株筑基层级修士的极品大药。

这样一株大药,在外面的售价也是极高,有钱也难以买到。

但身为代表官方行事的他来说,倒也算不上什么太过珍贵的东西。

他出来后,看向一众神色复杂的西方阵营和同样进不去的外星西方种族修行者。

态度十分平和的道:“你们也不必觉得不舒服,这地宫纯粹就是一个年轻人的试炼场,里面的奖励谈不上差,但也不算什么稀世珍品。”

随后,他想了想,又说道:“所以没必要跟一个年轻人过不去。”

有人干笑道:“李前辈说笑了,我们就是好奇,想等在这里看看,既然李前辈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说着,一些人快速离去。

西方阵营这边的大金毛和一众小年轻虽然心中不痛快,也充满不甘,但也都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

就算那宋越真的在里面获得了不错的机缘,眼下这种情况也不好直接对他出手。

好在机会还有。

跟那群修行学院的学生一样,毕竟都是要出去的。

很快,其他那些进入地宫的华夏血脉修士也都从里面出来。

有人在里面得到筑基丹,但不动声色,很低调。

也有人收获很一般,脸上带着沮丧。

随着这些人纷纷离去,始终等在这里没走的苗强总算是松了口气。

但他还是没有离开。

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人不会甘心接受这种结果。

在秘境生活六十年,见过太多次秘境人内部厮杀,外面所谓的秘境人因为人数稀少就很团结,其实并不准确。

秘境人只有在面对外部压力时才会短暂团结起来。

就连一个几千人的小村庄,都能分成好几派,谁跟谁好,谁跟谁不好,更别说修行者的群体了。

人性的贪婪,在很多时候是会吞噬理智的。

所以苗强没走,他准备在这里等宋越出来,守护那孩子一程,怎么着,也得亲自把他送到夫子面前才行。

他打发几个弟子,回去悄悄把家人接过来,对几个一脸不解的弟子,他很坦诚,告知了自己打算。

“你们若是愿意和我一同回去人间,那就跟着我,若是不愿,我不勉强。”

几个弟子都是他从小带大的孩子,品行方面,虽然有人有些许瑕疵,但总的来说都还算好。

见师父打算离开秘境,这些弟子没怎么犹豫,就都答应下来。

其实对他们这种年轻人来说,外面的花花世界,吸引力反而比这枯燥的秘境大得多。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苗强便守在地宫门口处。

没过多久,放心不下宋越的钱芊雪便和一众年轻人偷偷回来,和苗强汇合到一处。

他们本以为宋越很快就会出来,结果这一等,就是好多天!

……

宋越踏入地宫那一刻,就直接被传送到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他发现自己漂浮在天空!

脚下踩着一团洁白云彩,往下一看,瞬间心跳加速!

太高了!

感觉跟坐在飞机上看大地差不多。

接着,眼前突然场景一变,前方宛若穹盖的天空中,竟出现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

随后就在宋越身边,出现了大量若隐若现的身影,这些人或盘膝坐在金色莲花之上,或脚踏飞剑悬空,一个个神态从容,举止潇洒。

前方苍茫天际,穹盖之下,那道身穿白衣的身影,竟在讲经传法!

那声音……不对,那不是声音,那是直接出现在心底的精神意念!

穿着白衣的身影身边运气蒸腾,瑞兽环绕,经文之精妙,令人有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感觉。

但白衣人讲的这些经文,全都是跟修行者有关。

宋越莫名的有点生气,有些不开心,这是瞧不起武夫吗?

但随后他便有种莫名震撼甚至是恐惧——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是一下子穿越回遥远的上古时代?

这是天尊在传道吗?

他看向身边那群人,细细打量,发现他只能看见那些人的身影,但却无法瞧见他们样貌。

而那些人仿佛都没看见他的存在一般,都看向那道白衣身影,认真听讲。

就在宋越有些走神之际,心底突然传来一道意念——认真听。

宋越悚然一惊!

他这下彻底懵了,那疑似天尊的白衣人……这是在跨越无尽时空和岁月长河,在对未来的他说话吗?

但很快,他便沉浸在天尊讲述的妙法当中。

那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是修行者的东西,跟他这武夫应该无关才是。

可随着他听进去,开始沉浸进去,太乙锻体经竟自行运行起来,仿佛跟天尊的精神意念形成一种奇特共鸣。

渐渐的,宋越神情变得愈发专注起来。

他发现自己竟真的彻底沉浸到其中,而且那些跟修行有关的经文妙法,对他这武夫来说,居然也有奇效!

体内的血液在缓缓升温,五脏六腑在共鸣,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身体竟仿佛有一层光出现。

任督二脉无声无息的开启,一股磅礴力量,宛若山洪爆发一般,瞬间冲向他全身各处。

我进入到宗师第二境了?

宋越很震撼。

但他很快便又继续沉浸到天尊传道当中。

他的精神修为,也在不知不觉当中开始有了大幅提升。

武夫第三境!

宋越不知道天尊传授的经文叫什么,是不是也有个特别长,特别牛的名字。

但这经文却仿佛为他开启了一道全新的门户!

让他可以直接修行精神力量!

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开始踏入宗师第三境!

这种修为提升的速度,着实有些吓坏了宋越,他甚至感觉有点虚,有些不够真实。

过去十几年的苦修,难道都比不上听这一会讲经传法吗?

要随便听听天尊讲经就能大幅提升修为,那也太夸张了吧?

这真的就跟神话一样。

令人难以置信。

就这样,宋越感觉自己在这地方应该听了几个时辰的经,天穹之下,那道穿着白衣的身影开始慢慢变淡,直至消失。

身边那些人也都如此,身影变淡,慢慢消失。

“哎?”

宋越顿时有点慌,别丢下我呀!

我怎么下去……不是,我要怎么回去?

下一刻,风云突变,仿佛有一种难以想象的时间伟力在扭转着什么,宋越眼前场景……再次发生变化!

这是一处正在发生激战的古战场!

宋越感觉自己仿佛身处虚拟现实游戏一般,他以第一人称出现在这片战场上,那感觉无比真实,但所有神通术法却又完全无法伤害到他。

但一开始,他还是有些被吓到了。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战争,但威力太过惊人!

他亲眼看见,一个看似年轻的青衣修士,随手一挥,一座巨大山峰便崩塌了!

像是被核弹攻击一般,那座山峰处有巨大蘑菇云升腾而起,接着一座万米大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里出现一个宛若深渊的巨坑!

随后有身影从巨坑里爬出来,浑身染血,却没有死,挥动手中武器,再次冲天而起。

那是个武夫吗?

宋越感觉无比的震撼,但很快他就发现,那不是武夫!

那好像是……传说中的魔族!

浑身魔气蒸腾,影响得时空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宋越就这样,亲眼看见无数看起来很年轻的修士纷纷陨落,重伤或战死。

但从始至终,这群人都一言不发,表现得英勇且无畏!

不知为什么,宋越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十分难过的情绪,他感觉,不应该这样。

那些人……是不是刚刚在他身边,神情专注听天尊讲经传法的人?

他们看着都那么年轻呀!

就这样抛洒热血,战死在这不知名战场之上?

为什么?

难道这是一场来自上古的神战?

可我……为什么会从无尽遥远的后世来到这里,亲眼见证这样一场战争?

谁能告诉我?

没人告诉他!

只有双方的人在不停的激战,不断的有人陨落。

看得着急时,宋越甚至忍不住想要冲上去帮忙,可惜他就像是一个看客,在欣赏一场全息仙侠电影。

除了看,他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他竟看见那道之前讲经传法的白衣身影,竟也出现在战场上,以通天之法力,镇压击杀敌人!

但白衣身影亦有敌,有强大莫名存在,以无上法力横击他,白衣身影身上染血,鲜血染红了白衣,看着是那样触目惊心。

宋越感觉自己一身热血都要燃烧起来了!

他忍不住大声呼喊,提醒那白衣身影要小心,他的吼声宛若雷霆,隆隆作响,把他自己都震得脑袋嗡嗡的。

可这战场上的双方,像是完全没人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依旧忘我的拼死厮杀着。

最后,宋越眼睁睁看着那道白衣身影,跟一个莫名的强大存在厮杀之后,像是陨落了。

泪水不知不觉,顺着宋越面颊流淌下来。

这是……天尊陨落了吗?

他不相信!

那是真神一般的存在呀!

这样的大能,怎么可能轻易陨落在战场之上?

还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些长相跟人类十分相似,但身上魔气蒸腾缠绕的……真是神话中的域外魔族吗?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跟人类的强大修士,跟这些神仙般的人物如此拼杀?

当一切落幕,这片浩瀚无疆的古老战场恢复了寂静。

所有人都好像陨落了。

只剩下宋越自己,飘荡在这片战场之上。

他发现自己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出现在这巨大战场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他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活着的人,魔族也行!

他想问个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最终他失望了,没有人活下来。

所有人都陨落了。

不论敌我。

随后,宋越醒了。

他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安静的小房间里。

屁股下面是一个金色的草编织成的蒲团,坐在上面很舒适。

宋越怅然若失,仿佛南柯一梦,醒来后恍若隔世。

醒来的第一时间,他甚至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境。

先前听到的天尊讲经,那宏大的精神意念仿佛依旧回荡在他精神识海,在战场上的所闻所见,那厮杀声,那令人心旌摇曳热血沸腾的一幕幕画面,依旧回荡在脑海中。

“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吗?”宋越低语。

他看向小房间的桌上,那里,摆放着一把长刀,以及,一部看上去很古朴的书籍。

他起身,走向那张桌子,先是看向这把长刀,刀全长约一米五,刀鞘并不宽,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刀鞘上布满了晦涩的符文,看一眼都觉得有些发晕。

刀柄很长,大约接近三十公分,双手握上去都完全没问题。

“这,是给我的?”

宋越问,但无人回答。

他拿起刀,出人意料的非常轻,这么长的一把刀,连同刀鞘一起,拿在手上,感觉却像是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差点就把宋越给晃了一下!

他轻轻的抽刀出鞘,刀很薄,极其的锋利!

刀柄护手上方,用上古神文刻着五个字——龙纹斩仙刀。

嚯!

这口气可真大!

斩仙刀!

“这个适合我!”

宋越一脸欣喜,伸出手,轻轻抚摸刀身。

一股柔和力量把他的手挡了回去。

宋越愣住。

咋地?

不给摸?

他不信邪,再次伸手摸过去。

嗡!

刀一声轻颤,自己钻回到刀鞘去了。

卧槽?

这刀有灵性?

“来来来,小伙砸,咱俩唠唠!”宋越顿时来了精神。

这刀都不甩他,全无反应。

“没劲!”宋越咕哝了一句,把刀放回到桌上,但一颗砰砰跳的心还是有些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欢愉。

这是一件绝世神兵啊!

他有种直觉,这刀肯定不输任何法器,刀有灵性,或许当真可以斩仙!

随后他拿起桌上那本同样不厚的书籍,上面写着四个字——《八荒道经》。

写错了吧?

不应该是八荒刀经吗?

上古大能也这么不严谨?

他心里疑惑,同时觉得这部功法的名字不够长,听起来也有些武侠气,似乎不够仙,也有些不够霸气。

随后他翻开这部八荒道经,里面果然讲的是刀法。

但他看了几眼之后,就明白为什么一部刀经,要叫道经了。

因为这功法,讲的是刀之道!

这并非单纯的武技,而是真正适合他这种人修炼的……以武入道的经文!

如果没有之前听白衣天尊讲经,那么宋越现在肯定看不懂这本书,也不是用看的,这部八荒道经,需要他用精神力量去读取。

让精神力跟这上面的文字共振,产生共鸣,然后便会有各种画面出现在他精神识海。

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就差不多学会了。

而这部八荒道经也化作一道流光,投进他的身体,仿佛融入了,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感觉很神奇,也很玄妙。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种。

接着宋越回到那金色蒲团之上,盘膝坐下,运行太乙锻体经,然后默默在脑海中演绎八荒道经。

一遍、两遍、三遍……若干遍!

直到他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将整部八荒道经演绎得十分顺畅,这时候,桌上那把不让他摸的龙纹斩仙刀突然发出一声轻颤,自行从刀鞘中挣脱出来,落到他手中。

这一刻,他跟这把刀,竟生出一种血脉相连的共鸣!

如臂使指!

龙纹刀仿佛跟他融为了一体。

宋越随手一挥,便有一股可怕刀芒,足有几米长,顺着龙纹刀斩出。

若非这小房间太小,宋越甚至忍不住想要施展一番。

然后他又摸了上去!

都学会八荒道经了,都生出共鸣了,这回该让摸了吧?

嗖!

龙纹刀直接跑了,再次自己钻进刀鞘。

宋越傻眼了。

这特么……这把刀……该不会是个母的吧?

为啥就不给摸呀?摸一下能死咋的?

算了算了,好男不跟母刀斗!

宋越愤愤不平的想着,然后一双眼开始在房间里到处踅摸。

虽然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番际遇,但很明显,他应该是被天尊选中之人,既然如此,那不得多给点见面礼什么的吗?

就一部八荒道经,一把不给摸的龙纹母刀,就给打发了?

不能那么小气吧?

结果宋越踅摸一大圈,甚至尝试推门出去,但失败,最终一脸郁闷的发现,上古大能还真就这么小气!

什么灵药啊,顶级的法器啊,统统都木有!

最后,他将目光投向地上,那个不知什么草编织成的金色蒲团。

然后取出玉虚通天碑,将蒲团装了进去,这东西不知道还有什么用,但至少坐在上面,可以迅速入定,是个好东西,丢在这里怪可惜,不能浪费。

宋越又把那张桌子也拿走了,他感觉制成桌子的木料材质,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建木。

但他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建木是什么样子,只是有所猜测。

作为一个勤俭节约的人,不能浪费。

最后将羞羞哒哒龙纹斩仙刀也收进玉虚通天碑。

这刀肯定是母的!

收进去那一刻宋越依然这么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