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宗师三境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9410字
  • 2021-08-24 16:00:13

章节很大,忍着点慢慢看。

来人很强势,态度强硬,人还没到,就开始呵斥,显然并没有将这群来自外界的年轻试炼者放在眼里。

几乎所有聚在这里的人都很不满,但并没有人第一时间出言反击。

反倒是带着宋越跟小七一群人过来的老者苗强,态度温和的看着来人道:“地宫是否能够开启,尚且未知,大家聚在这里,也是希望能得到一份机缘,秘境人也好,人间人也好,都是同族同宗,没有必要这样赶人。”

从远处过来一群人中,为首的一名中年人样貌男子,面色冷漠,看着老者道:“苗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这老好人了?”

刚刚就是这中年男子出言呵斥众人,没想到他连同为秘境人的老者苗强也不放过,显得十分强势。

就连他身边人,也忍不住出言嘲讽:“一介武夫,秘境能容你已经实属不易,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另一名看起来三十六七岁的男子嘴角挂着冷笑,看向苗强道:“修行者的事情,武夫就别参与了,苗先生,你还是回去生娃吧。”

跟中年男子一起的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老者苗强身边几个年轻人纷纷涨红了脸,感觉很憋闷。

他们这群以武入道的人在秘境中地位并不高,经常被人看不起,但好在秘境足够大,人又十分稀少,所以一直以来,彼此间还算相安无事。

没想到今天来的这群人,竟一点面子都不给。

苗强也感到很难堪,当着一群外面人间来的年轻晚辈的面,被人这样不留情面的呵斥嘲讽,他脸上也挂不住。

看向中年男子,态度依旧平和的道:“大家都是修行者,莫要看不起武夫。”

“哈哈哈哈,武夫也有讲道理的一天?”

“不是想讲道理,你当他不想打吗?关键是打不过啊!”

“行了,都是秘境人,给他留几分薄面,苗强,你赶紧走吧,地宫开不开,都跟你没多大关系。”一个四十出头,风韵犹存的女子一边轻笑,一边说道。

宋越等一群外面来的人全都有点懵,不是说秘境人很团结么?

结果他们自己倒是先闹起来了。

修行学院这边的人对苗强感观还是不错的,之前觉得他有点虚伪,但此刻看来,极有可能是错怪了人家。

毕竟眼下这种情况,他不出头,也没人能说他什么。

苗强看向那四十出头的女子,平和的道:“王婧,当年咱们一起进入秘境,这些年交情也算可以,如今连你也要做个无情冷漠的秘境人,把自己跟人间彻底割裂开吗?”

王婧淡淡一笑:“苗强,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个修行者,在人间无牵挂,不像你,很多家人亲朋都在那边,我劝你,真的想要庇护这群人间来的,莫不如带着他们找些不错的灵药,然后跟他们一起出去吧!再不出去,你可能就要老死在这里,埋骨于此了。”

苗强叹息一声,微微摇摇头,然后看着那中年男子道:“王旭,这秘境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的,再说现在地宫还没开启……”

就在这时,地宫入口所在的那片区域,大地突然传来一阵轻颤。

紧接着那里有五彩云霞升腾而起!

“天呐,地宫开了!”

“真的开了吗?”

人们纷纷忍不住惊呼着望向那里。

就连中年男子一群人也有些呆住了,这座疑似天尊常居道场的地宫,他们差不多每年都要来几次,可从来都没有任何要开启迹象。

这次他带人过来,也并非是要进入地宫,而是来找人的!

他的小儿子跟几个年轻弟子,之前趁人不备,偷偷摸摸跑出来,已经两天没动静,根据推测,那几人极有可能是跑来找这群外来者麻烦的。

但如今音讯全无,让他们感到担心,这才带人出来寻找。

结果发现疑似天尊道场这里,居然聚集着一大群外来者,这让王旭本就有些焦躁的心,更加不痛快起来。

结果还看见平日里看不起的武夫苗强也在这,还有胆子出言袒护这群外人,于是干脆直接撕破脸皮,出言呵斥。

他是万万没想到,地宫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开了!

他们这群人几乎一点准备都没做。

随着那片升腾而起的五彩云霞,那里缓缓出现一座巨大石门,石门足有十几米高,上面符文密布,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压。

下一刻,石门开了!

里面瞬间有一股磅礴的灵气喷薄而出。

几乎所有人在这一刻,眼中全都露出激动之色。

有性子急的干脆一头往门里冲去。

危险?

天尊道场能有什么危险?

除了那些魔族或是魔修,有多少人会把自己居住之所弄得处处机关鬼气森森的?

眼看着距离最近的一个西方阵营修行者就要冲进去,中年男子王旭身旁那三十六七岁的青年目光一凝,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道火光从天而降,刹那间将那名西方阵营的修行者包围了。

那年轻的西方阵营修行者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身边同伴凝结水系术法,想要将那火焰扑灭。

谁知水一浇上去,宛若火上浇油一般,那火焰变得更加猛烈。

只眨眼间,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被生生烧成了灰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道。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呆立在当场。

宋越眯着眼,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筑基!

那看上去只有三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竟有如此可怕的修为!

难怪他刚刚敢肆无忌惮嘲讽苗强,叫他回去生娃。

那三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冷冷道:“西方阵营的人也想进我们华夏的地宫?做梦!我不管外面是什么规矩,在这里,西方阵营的人都给我离地宫远点!”

说着,他目光看向之前跟宋越等人发生过冲突的红毛和金发妹那些人。

红毛转身就走。

金发妹也是毫不犹豫,直接离开。

这种时候,连讲道理都是无意义的。

对方太强大了!

但他们心里同样也憋着一股怒火,眼看着地宫开启,千年机缘就在眼前,却与他们无关!

他们准备立即去通知西方阵营那些强者过来,筑基的确可怕,但探索秘境的人当中,可不全都是他们这种年轻人。

年轻人能得到名额进入秘境,历练的成分真的占了多半,但那些修为高深的人进来,可不是为了历练的。

西方阵营的一群人全部默默退走。

苗强无奈的叹息一声,西方阵营的人,他也不喜欢,六十年前那场昆仑之战,他和对面那看起来三十六七岁,实际年岁很大的男子都是亲历者。

他知道对方为什么痛恨西方阵营的人,当年男子不少师兄弟和朋友,都死在西方阵营的人手中。

这时候,那男子又看向宋越这边一群人,态度冷漠且强硬的道:“你们也离开吧,进来历练就好好历练,去找点灵药,猎杀些灵兽,足以让你们得到锻炼和财富,这地宫,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宋越很听话的点点头,看了一眼钱芊雪和小七等人,道:“咱们走吧!”

他心里面很清楚地宫是为什么开的,所以见对方赶人,当下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老子走了,你们要是还能进去就见鬼了!

其他还在观望的东方阵营修士们见状,也全都默不作声,打算跟着一起离开。

对方有筑基层级的大能,他们这群人根本不是对手,即便己方也有筑基修士,但天知道那中年男子身边,还有多少个是筑基大能?

宋越刚刚走出去没几步,便听见身后不可遏制的惊呼声。

“石门怎么沉下去了?”

“怎么回事?”

“地宫又关了?”

那座萦绕在五彩云霞中的石门,随着宋越等人的离开,竟开始缓缓的,往大地深处沉下去。

王婧对王旭说道:“很可能那群年轻人当中,有这座地宫的有缘人,要不……就把他们留下吧!”

王旭哪怕百般不愿,也都不想就这样错过一座顶级地宫。

他当下出声道:“你们站住,回来。”

很多修行学院的年轻学子们脸上都露出一丝怒色。

这人太狂了!

对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众人都看向宋越。

宋越却是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去。

他有能力随时开启这座地宫,干嘛非要让那些秘境人进?

“我叫你们站住,回来!”王旭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他身边一个年轻人,则直接祭出一把飞剑,瞬间斩向宋越后脑。

倒不是想要杀人,而是想把他逼停。

苗强见状,随手一掌拍出,空气中瞬间传来一声音爆,那把斩向宋越的飞剑直接被击飞。

那年轻人忍不住怒喝道:“苗强……”

一直面色平和,心态极好,看上去老好人一样的苗强却突然间怒目圆睁,一身可怕场域轰然爆发开来,隔着十几米,一巴掌劈向那年轻人!

一股无形的气劲,仿佛让虚空都显得有些扭曲,朝着那年轻人瞬间轰了过去。

王旭和王婧两人同时出手,祭出一道防御护盾。

苗强这一掌打出的气劲劈在能量护盾上,响起一声炸雷般巨响。

接着,能量护盾后面的年轻人面色苍白,接连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口鲜血喷出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没完了是吗?老子当年在昆仑之战也是斩过无数修行者的!”

苗强声音听起来依旧很平和,似乎没有太大情绪波动,可在场众人,包括王婧和王旭在内,竟无一人第一时间发出反驳。

宋越看着苗强,眼睛都亮了起来。

武道大宗师!

想不到这个看着有些窝囊,被人嘲讽过来骂过去的老好人,竟拥有如此可怕的一身实力。

武道大宗师对上筑基的大修士,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筑基修士的战斗经验但凡弱一点的话,十有八九会被武道大宗师完虐。

苗强看了一眼王旭和王婧,淡淡道:“瞧不起武夫,可以。但最好等你们踏入贯通境的时候再这样狂妄!”

说着大步离去,身边几个年轻人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一样,全都活过来了。

虽然没有什么挑衅眼神露出,但身上的精气神,全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跟在苗强身边,都一副与有荣焉感觉。

武夫怎么了?

武夫就不能吊打你们修行者了么?

被苗强一掌打吐血那年轻人朝着地上吐了一口血沫子,他只是服用了大量驻颜灵药和灵燕窝,实际并不年轻,也是昔年跟苗强等人一起进入秘境,滞留在这里的人。

当年就跟苗强有些小恩怨,只是苗强向来主张以和为贵,算是秘境里面比较小众的“温和派”,没想到老实人发起火来,竟如此吓人。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今时今日的苗强,仿佛已经在大宗师这条路上,走出很远了!

以至于他眼看着苗强身影离去,居然连句狠话都没说。

修士世界就是这样,不像普通人,打不过放句狠话可能不会有太严重后果,但对修士来说,要真放狠话威胁对方,极有可能遭到毁灭性打击。

而此时,那道本来已经开启的地宫入口石门,已经彻底沉入地下。

这里再次恢复了宁静。

王旭和王婧这些人这会儿也彻底反应过来,地宫之门开启,恐怕真跟那群外来者有关。

不知道他们当中的哪个,跟这地宫有很深的缘分!

曾经开启的那三座地宫,几乎也都是莫名其妙就开启了,寻不到规律也找不到原因。

但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了。

即便有心追上去逼他们回来,苗强那老贼恐怕也不会答应。

“该死!”那三十六七岁的筑基男子怒骂一声,“苗强老贼,想要独吞地宫资源!”

王旭冷冷道:“咱们就在这里等,他们若想进入地宫,就必须得在秘境之门再次开启前回来!”

有人问道:“那几个孩子……”

王旭漠然道:“先不找了!就在这里等!他们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就屠尽这群外来者,他们一个都别想活!”

宋越一群人并未走远,实际上大家都有些不甘心。

虽然除了宋越之外,大家都搞不懂那地宫门为何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但就这样错过一个千年机缘,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他们就停留在小湖附近,苗强从后面追上来,他主要是怀疑小七身上有古怪。

因为先前就是这年轻人最先点出这里的不凡,而且看上去,似乎又很有把握进入地宫的样子。

人不可貌相,有志不在年高。

苗强从来都不会瞧不起年轻人,昔年昆仑之战时,有太多惊才绝艳的年轻人展露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战力。

事实上王婧和王旭这群人,也都是曾经的年轻天骄,他们留在秘境后,不久就踏入筑基领域,成为无数人羡慕的陆地神仙。

所以没道理看不起这群外面来的年轻人,除了生在秘境的那些二代三代若干代们,他们这群人,又有哪个不是从外面进来的?

“苗前辈,刚刚感谢您替我们解围。”宋越见苗强跟过来,主动上来打招呼。

这可是一位跟师娘和夫子一样的武道大宗师!

是所有武夫的共同偶像,面对这种人,宋越还是很尊重的。

苗强点点头,微笑道:“不必太过在意那些人,他们有的经历过六十年前昆仑之战,性子变得有些扭曲,有些则是生在秘境的二代三代,对外面没有感情。”

宋越点点头,微笑道:“理解。”

苗强这时候仔细打量宋越几眼,有些惊讶的道:“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宋越回道:“前辈,我今年十八岁。”

“太年轻了!”苗强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才十八……竟然就已经接近宗师第二境,成为资深宗师了?”

这时候小七在一旁忍不住问道:“苗前辈,宗师还分境界吗?”

一些修行学院的学生也从懊恼中回过神来,好奇的看向苗强,他们都觉得宋越很强,可究竟有多强,则没人知道。

据说外星有最顶级的高科技产品,可以测算出筑基之下修士和宗师层级武夫的战力,但那种仪器据说很昂贵,而且每次使用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他们这些人,见都没有见过。

苗强看着宋越,起了几分爱才之心,态度温和的道:“小伙子你来说说?”

宋越道:“宗师分三境,第一层,气血外放,脏腑共鸣,新陈代谢极快,寻常刀剑难以伤害,即便受伤,伤口的恢复跟愈合速度,要远胜过普通人很多倍。”

“第二层,名为开窍。”

“打通任督二脉,是宗师武夫的第二层起点,真正的第二层大圆满,是打通全身所有穴位。”

苗强在一旁苦笑道:“武夫第二层大圆满……太难了,即便老夫踏入大宗师境界多年,身上依旧有很多穴位没有开启,一来天资不够,只能捡一些主要穴位开启;二来嘛,资源也有些跟不上。”

有人难以置信的问道:“您在秘境里,资源还跟不上吗?”

苗强摇摇头:“你们不懂,武夫需要的资源很特殊,也很稀有,而且即便我们生活在这秘境里,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够去,有太多我们人类的禁区,有强大妖族镇守。”

妖族!

在场众人都有些意外。

人间也有妖族,但多半行踪隐秘行事低调,很少会公开出现在人们面前。

能留在人间的妖族,多半实力不弱,伪装能力都极强,很多时候即便出现在人们眼前,也难以认出。

苗强看着宋越:“你接着说。”

宋越知道这是对方有意考校自己,便接着说道:“宗师武夫的第三层境界,是精神力,到了可以修行精神力的境界,武夫才算是真正的高手,不至于面对修行者的精神攻击束手无策。”

这些知识,还是那次他被小金毛暗算,知道夫子是武道大宗师后,夫子跟他说的。

否则今天还真会被这位老前辈给难住。

因为有很多进入宗师境界的武夫,都不清楚这些。

只觉得宗师就是宗师,不过有强有弱罢了。

实际上每一个大境界,都有与之相对应的不同能力。

差一个小层级,战力都相差巨大!

苗强一脸满意的点点头,很是欣慰的道:“小伙子你师从何人?”

宋越没有臭屁,很是认真道:“师从夫子。”

这也是他首次公开承认他跟夫子的关系。

小孟一脸羡慕,修行学院这边一群人都感到惊讶,整天欺负人的混不吝居然是夫子的弟子?

天呐……夫子怎么会收他?

小七心中十分震惊,竹杠宋是夫子的学生?

难怪这孙子认识那种晦涩的上古文字!

苗强愣了一下,喃喃道:“陆圣夫啊……那就不奇怪了。”

说着他看向宋越,问道:“你可愿跟我学几手?”

原本他是很看好宋越,甚至有收他为徒的打算,不过在听说宋越师从何人之后,顿时打消了那个念头。

但却不想错过这样一个好苗子,不管怎么样,先留下一份香火情再说!

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多与人为善,会有好的回报。

他常跟身边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做人,多种花,少种刺。

宋越没在苗强面前耍贱犯浑,等的不就是这句话么,夫子是武道大宗师,师娘也是,可宋越并不介意从其他同境界的高手那偷偷师。

想做武道大圣君的男人,不博众家所长怎么能行?

当下躬身施礼:“学生宋越,见过苗老师!”

苗强顿时倍感欣慰,这孩子真乖巧!

身上没有一点武夫的乖张戾气,是个好孩子!

他是知道陆圣夫何许人也的,六十年前的陆圣夫就是一个绝顶天骄,十四岁便被人叫做夫子,而且并非调侃!

在许多同代人眼中,那就是一个天生神人!

甚至有传言陆圣夫曾在昆仑秘境一个人进入过地宫,并获得过难以想象的机缘。

如果刚刚王婧和王旭知道这年轻人身份,估计也未必会如此强硬。

随后,苗强拉着宋越,到一旁偏僻处,直接开始传授他功夫。

苗强先是传了宋越一套掌法,名为《劈星手》,正是先前他使用过,一掌将长相年轻修士劈吐血的功法。

“这套劈星手,一共九式,每一式有四种变化,所以共有三十六招,稍微有些复杂,我先打一遍给你看,然后交给你运功方法,你可以慢慢体悟。”

苗强一脸认真看着宋越,和声道:“劈星手是我早些年在秘境中,用大量资源换来的,它出自秘境地宫,也是那些修士们看不起武夫功法,不然不会把它交换给我。按照秘籍上所说,劈星手修炼到至高境界,可一掌劈开大山!”

宋越有些咋舌,同时也有点难以置信,一掌劈开大山……那得是以武入道,肉身成圣方才可以吧?

苗强接着道:“可惜我天资有限,只能劈开巨石和小山头。”

宋越:“……”

苗老师,可以了,您已经很牛叉了!

随后苗强当着宋越的面,慢慢打了一遍劈星手。

他的几个徒弟也跟过来,虽然不解为什么师父对这个外来者如此看重,但也都没有多说什么。

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当着这位武道大宗师的师父面前,都显得十分乖巧。

宋越看一遍就学会了。

然后听着苗强给他讲劈星手的心法,听了一遍就记住了。

苗强教过一遍之后,对宋越道:“劈星手的手抄本我没有带在身上,你先背诵,若记不住,随时问我。”

宋越道:“我学会了。”

苗强一愣,随即笑道:“那你演示一遍给我看?”

他可不信有人一遍就能学会。

当年他得到劈星手的时候,一身实力已经接近大宗师,对各种武学功法有相当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即便如此,他依旧用了五天才勉强学会。

至于他的徒弟们,天赋最好的也都用了八九天。

宋越也不矫情,站起身,按照苗强刚刚教的,直接打了一遍,同时默默运行劈星手心法,虽然没用全力,但指掌间依旧隐隐有风雷声绽放。

苗强有些被惊到了。

他的几个徒弟更是傻在当场。

这世上真有人可以如此聪慧?

真有天赋好到这种地步的武夫?

这已经不是过目不忘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绝世天才!

站在不远处有心偷师的小孟也傻眼了。

他也在那看,同样也在那听,那位苗大宗师都没背着他。

可他只记住几句心法口诀,招式也只记下不到十分之一,结果宋越一遍就练成了?

练成了!!!

这他么还是个人吗?

原本只打算传授宋越一部绝学的苗强忍不住又拿出一部绝学,遇到这样的好苗子,几乎是所有好为人师的人都无法拒绝的。

这小子太聪明,天赋太好了!

关键是人还乖!

即便不能当他师父,但至少有师生情谊在。

等回头出去,有这样一个天才学生,相信自己融入社会的速度,也会更快吧?

更别说他还是陆圣夫的学生,这简直是上天赐予的气运!

是的,苗强想出去了。

六十年光阴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他都老了。

在秘境结婚生子收徒弟,整个人都跟外面世界完全脱节。

一想到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双亲,他心中便充满遗憾。

昔年少年意气,热血莽撞,一心追寻武道巅峰之路,进入秘境后毅然决然留在这里。

直到多年之后,他为人夫为人父,再想起自己在家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忍不住悲从中来,几次一个人难过到落泪。

所以早在两年前,他便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利用这次秘境之门开启离开。

这么多年,资源他早就攒够了,到时候回到人间,完全可以开宗立派,去做人间的一代宗师。

然后去寻找自己的亲人,好好的培养他们。

若老父母还在,一定接到身边尽孝,尽量补偿这六十年来的所有亏欠。

苗强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又传了宋越一套《雷霆拳》。

“此拳法初成之时,挥拳便如雷击,拥有可怕威能!”

“你踏入宗师第二境,开启任督二脉之后,最先应该开启的,便是一双手臂和手掌上的穴位,无论大小,能开几个是几个。到时候你的战力会成倍甚至数倍增长!”

苗强一边给宋越演示雷霆拳,一边说道。

“感谢苗老师授业之恩!”宋越很快再次学会,躬身感谢苗强。

身为一个天才武夫,他太清楚苗强传他这两部绝学的价值。

即便武夫不被看重,可顶级的武功秘籍依旧有着极高的价值,毕竟这世上武夫的群体相当庞大,谁不想得到更好的秘籍?

苗强看着他道:“好孩子,你这么聪明,天赋又这么好的孩子,老夫也是生平仅见,回头出去之后,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孩儿,一定要跟你多学习!”

出去?

宋越微微一怔,看着苗强:“老师要离开秘境?”

苗强轻叹:“是啊,已经六十年了,够啦!”

宋越这才恍然大悟,心说难怪苗老师会对他们这群人如此和善,感情是存了离开秘境之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苗老师这位武道大宗师跟王旭王婧那些人都不一样,是个真正的武者!

在苗强身上,宋越多少感受到一点夫子和师娘身上才有的东西——侠之大者!

这时候,王婧和王旭一群人从那边走过来。

王婧笑吟吟看着众人,主动打招呼道:“诸位好,抱歉,之前王旭兄弟因为自家孩子失踪,情绪不佳,对诸位多有得罪,我代他给诸位赔罪了!”

说着冲着众人微微屈膝下蹲,两手交叠腹部,做了一个比较古老的女子施礼动作。

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明知道对方存的什么心思,众人也没办法再多说什么。

修行学院的年轻学子们也不傻,已经这么半天,早有人猜出那地宫之门恐怕跟在场某个人有着极深的缘分。

不然为什么他们去了一会儿地宫门就开了,他们前脚走,地宫门直接就再次沉入地底?

宋越也有些无奈,他算看出来了,已经看见地宫门开启的王婧、王旭那些人,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要不想等六十年后再来此地,还真得在这十几天内进去。

王旭那些人等得起,他却等不起。

王旭此刻也看着众人,沉声道:“抱歉了,刚刚是我态度过于强硬,还有,老苗……”

他看向苗强:“抱歉,希望你不要记恨。”

苗强笑笑:“老王,咱们虽然来往不多,但也算多年老相识,我不会记恨你。”

刚刚被苗强一掌劈得吐血,长相很年轻那人也低着头走上前,对苗强说道:“咱们之间的事情,也揭过了。”

对他,苗强只是笑笑,却没言语什么。

揭过?

有那么容易么?

这人什么性格,苗强心里很清楚。

不过他也无所谓了,回头他就带着家人和愿意离开的弟子跟这群外来者离开了,揭过不揭过的,又能怎样?

等再过去六十年,多少风流都被雨打风吹去,谁还会记得这点小恩怨?

王婧笑眯眯看着众人道:“既然误会解除了,那么大家也就可以回去,我们共同探索地宫,宝物有缘人得之!”

王旭突然看着众人道:“对了,我有一事想要询问,诸位刚刚进来秘境时,可曾遭遇过几个年轻秘境人的攻击?”

说是不去管,但那些人当中有他钟爱的幼子,还有几个小徒弟,修为虽然都不怎么样,但那是因为还年轻,只要给他们时间,修为总会提升上去。

再过几十年,都会成为他们势力的中坚力量。

在场这些人全都沉默不做声。

当然遭遇过!

宋越还追着那群人进了密林呢!

可谁会在这种时候出卖宋越?

甚至没人往宋越这边看一眼。

倒是宋越,主动站出来,说道:“这位王前辈,我们刚进来的时候,的确遭到过几个秘境人攻击,射杀好几个人。”

王旭眼皮子跳了跳,问道:“后来呢?”

“后来他们把目标对准我们,我是个武夫嘛,就躲着箭矢,冲进密林,想要跟他们谈谈,结果……”

“结果怎样?”王旭追问。

他没想到这群人居然真跟那几个混账玩意儿有过交集,而且看这年轻人一脸真诚,说话语气平稳,心跳速度也没有加快,应该没有撒谎。

“结果他们可能是有点怕我这个武夫靠近他们吧……”宋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自夸,多少有些腼腆的道:“在我冲进密林后,他们就纷纷撤退了。”

撤退?

是吓跑了吧!

一群完犊子玩意儿!

王旭松了口气,他刚刚始终用强大的精神力锁定着宋越,但凡他撒一句谎,心跳速度加快,他都会发现端倪。

但从始至终,这年轻人都很真诚。

说的是实话。

这时候苗强看着王旭说道:“这是陆圣夫的弟子。”

王旭微微一怔,身边王婧失声道:“夫子?”

苗强点点头。

王婧看向宋越的眼神顿时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追问道:“夫子他……还好吗?”

宋越心说啥意思?夫子昔年的爱慕者?可惜你比我师娘差远了!

面上则恭敬的道:“夫子挺好的。”

王婧似乎还想问什么,但最终,化作幽幽一叹,轻轻摇摇头,没有再问什么。

但对宋越的态度,却瞬间变得有些不同了。

随后,一群人再度回到地宫入口那里。

片刻之后,五彩云霞起,布满符文的石门现。

地宫之门,再次开启!

这一次王旭这边的人没有再闹什么幺蛾子,甚至还让宋越这群年轻人先进。

宋越看了眼早已按捺不住的小七,用眼神示意他:“你先!”

小七这种不喜欢低调的人当即昂首挺胸,大步上前,第一个顺着开启石门进入。

王旭目光微微一凝,瞥了眼苗强,心说果然是那个小子!

一开始苗强对那小子态度就不一般,当我看不出,还故意把陆圣夫的弟子给推出来做挡箭牌!

哼!

不过这个英俊少年郎居然是夫子的徒弟……回头倒是不好对他怎样了。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那陆圣夫很不一般!

昆仑秘境六十年开启一次,陆圣夫却年年都能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