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钱哥你行的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203字
  • 2021-08-22 16:37:15

“芝麻开门!”宋越大声说。

没有反应。

“道祖爷爷开门!”语气带着一丝恭敬。

还是没反应。

“日,给老子把门打开!”

宋越怒了,脑子里涌出一个强烈的念头:我要出去!

然后,他就出来了。

“奶奶的,不骂不行是吧?”

宋越再次出现在小山坳的荒草中,虽然只在石碑内部呆了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却让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长出了一口气后,突然想到一件事,石碑内部的空间那么大,是不是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储物空间来用?

拎着两个制式的大背包,虽说这东西进来前每人都发了一个,他自己那个在修行学院的学生那放着,之前要跟张子星他们打架就没带。

如今明晃晃拎着两个大背包回去,肯定会引起有心人怀疑。

想到就做,宋越脑子里想到:我要进去!

下一刻,他再次出现在石碑内部空间。

我要出去!

他又出来了。

“嘿嘿,好玩!”

宋越像是刚得到一个玩具的孩子,乐此不疲的进进出出好几次,直到有点累了,这才作罢。

将两个大背包放了进去,然后他准备把这石碑拔出来抗走。

虽然扛着一个石碑回去会显得有些怪异,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石碑上有文字,有文字便有价值,别人看了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在宋越用倒拔垂杨柳的姿势往外拔这座石碑的瞬间,他感觉整个小山坳都轻轻颤动了一下。

这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因为紧接着,这个小山坳里面竟传来阵阵风雷声,隆隆作响。

宋越被吓了一跳,赶忙停下从地上往起拔石碑的举动,随着他停下,那令人心悸的颤动和风雷之声也随之停止。

他再尝试往起拔,震动再次传来。

而且这一次震动得特别明显,脚下大地出现了明显的震颤。

同时宋越发现石碑上也亮起了一些先前根本看不见的符文,同时他用力拔了好几下,石碑都是纹丝不动,像是扎根在这片并不坚硬的土地里。

“这不行呀!”

宋越有点急了,这么好的一个储物空间,里面甚至可以放下一架小型飞行器!

这要不能带走,那岂不是很遗憾?

想到他可以用思维意念控制进出,宋越尝试对着石碑想到:你给我出来!

嗖!

石碑自己从土里飞了出来,悬浮在他眼前。

宋越目瞪口呆。

这也可以?

埋在土里那部分都不到二十公分,上面还带着新鲜的土壤,一共六十多公分高的石碑,就这样飘在空中,悬在他眼前。

埋得那么浅,硬拔却拔不出,纹丝不动的,用意念却可以进行控制,而且小山坳再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这简直不要太神奇!

宋越曾一度很羡慕那些修行者,可以使用神通术法,而他却只能揍他们。

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也能用意念去控制一样东西。

关键这东西还如此神奇。

要能变小点就好了,宋越心里想着。

接着,石碑变小了一点。

这样也行?

宋越感觉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如果不是这一切就发生在他眼前,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那就再小一点,他用意念想着。

石碑又小了一点。

再小点!

再小!

还得再小点!

最后,宋越看着躺在巴掌里,像是一根针的石碑,一脸的无语。

这石碑类似花岗岩,正常情况下还是挺重的,但此刻变成一根针,在他手里轻若鸿毛一般。

长一点!

宋越用思维控制。

一会儿的功夫,将这石碑变成一根石棍,轻轻轮动,有呜呜风响。

找了一颗碗口粗的树,挥动手中这根石棍,几乎都没用力,便将这棵树直接打折了。

他又试了试这石碑的硬度,发现这石碑虽然看着很残破,但上面的符文力量非常强大,任凭他如何,也不能让这石碑伤到半点。

“嘿,这根棍子挺给力!”宋越大赞。

随后他用意念让石碑不断变大,当石碑变到几十米高的时候,宋越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脑袋里的精神力量像是被抽空了。

宋越赶忙让石碑自由落体落在小山坳里,咚的一声,发出一声沉闷巨响,那地方被砸出一个巨大深坑!

随后宋越不敢再瞎玩,将石碑变小,随手揣进口袋。

这石碑此时跟他之间,生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他可以随时感应到它的存在。

并且因为这丝联系,石碑在他口袋里,也像是没有丝毫重量。

大收获啊!

宋越感觉自己现在离开昆仑秘境就已经不亏了!

且不说那九道不知通往何方世界的门户,光是这个巨大的储物空间,就足以让他满意。

更别说这石碑还能当武器来用,变成石棍坚硬无比,堪比神兵,变大之后,还能用来砸人!

简直不要太给力。

宋越离开小山坳,在归途中,又顺手采集了不少养气层级的药材。

期间他发现张子星的背包里,居然有一株筑基层级的大药,可惜年份不够,药效远达不到筑基水准,但这样一株大药,在外面依然可以卖出天价来。

“真是个败家子!”他欢喜的骂了一句。

等宋越终于走出这片密林,来到修行学院一群人的驻地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远远的,他就看见那里围着一群人,有人情绪很激动的大声说话,似乎双方在争执什么。

宋越不动声色的慢慢靠近。

看见是一群来自西方阵营的年轻修士,正跟修行学院这边的学生在对峙。

钱芊雪表情很严肃,看着似乎有点生气。

她对面站着几个西方阵营的年轻男女,其中一个满头金发绿色眼眸的漂亮女子,正在教训钱芊雪。

她一口流利的华夏官话,表情略带几分不耐。

“秘境不是你们东方阵营独有的,我们既然能进来,自然是有资格的,既然如此,那这里面的东西,我们自然也有资格得到,你凭什么阻拦不让?”

钱芊雪微微蹙眉,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场面,尤其与人发生争执,她打心眼里感到抗拒。

但没办法,宋越不在,她就是这群人的主心骨。

原本是孟旭东顶在前面,但他现在被人打倒,躺在地上冷汗直流。

“东西是我们先发现的,我没说你们没资格,更没有阻拦你们做什么,但东西是我们这边的人发现的,你们过来就抢,太过分了吧?”

钱芊雪看着对面金发碧眼的女子,试图讲道理。

孟旭东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冷汗直流,但还是大声道:“别和他们讲道理了,直接动手,咱们这么多人,还能让人给欺负着?宋越回来看见得骂死我!”

这时候,西方阵营这边一个高大英俊,染了一头红发的男生用标准的华夏官话嘲笑道:“武道世锦赛的金牌得主,简直就是个弱鸡,你就别发言了,惹恼了我,当心直接废掉你!”

宋越站在密林边缘,远远看着,默不作声的把合金枪拿出来,按动机关,从合金圆筒变成一杆枪,然后拎着合金枪,一言不发的朝这边走来。

这时候有修行学院的人发现宋越,顿时大喜道:“宋越回来了!”

钱芊雪转头望去,一双漂亮的眸子里眼波流转,一直绷着的小脸终于放下来,她目光柔和的看着宋越,感觉主心骨又回来了。

“抢东西是吧?”

宋越一边走,一边看着西方阵营这边的一群人道。

“你是谁?东西是我们先发现的,是你们的人想抢!”高大英俊的红发男生冷冷看着宋越道。

“你胡说!明明是我们先发现的!”

“就是,我们正准备采集,你们突然就出现在这里,然后就动手……”

修行学院这边的人很愤怒,有些群情激奋的纷纷出言反击。

哎!

宋越叹了口气。

这群小菜鸡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已经亲眼见识过死亡,怎么还是这么天真?

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心?

拎着合金枪,来到那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几的红发男生面前,手中合金枪朝他一指,“少废话,把我们的东西放下,然后要么战,要么滚!”

讲道理?

讲规矩?

不是不行,但也得分场合,分对象。

跟眼前这群就差在脸上写着找茬的人,还有什么可讲?

人家讲的分明是拳头啊!

否则小孟怎么会躺在地上?

那凉快咋的?

孟旭东看见宋越回来,松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很丢脸。

他出言提醒宋越:“宋越,你小心点这个红毛,他是武夫,但身上有法器,我刚刚就是被他算计了!”

身材高大的红发男生冷笑:“实力不如人就别找理由,另外,你算什么东西?要战是吧?那就成全你!”

说话间他赤手空拳,面对宋越手中锋锐的合金枪毫无惧色,直接冲上来,挥拳打向宋越。

与此同时,一股对宋越来说很熟悉的精神攻击,从这红发男生带着的一个手环上面发出,像是一根针,直接刺向宋越精神识海。

被护体罡气给挡住。

然后宋越空着的那只手,狠狠一拳轰过去。

嘭!

两个坚硬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接着红发男生面色一变,接连往后退了几步。

宋越欺身上前,手中合金枪直指对方喉咙。

之前跟钱芊雪对峙的金发碧眼女生直接捏着法诀,小声快速吟唱,一道火光仿佛从天而降,直接落向宋越前进方向。

钱芊雪眼神一冷,手一挥,一道强风出现,将那道火焰卷走。

宋越继续持枪冲向那红发男生,同时大声鼓励:“钱哥,上去干她!别怕,你行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