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密林袭杀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312字
  • 2021-08-21 17:40:00

宋越在密林中穿行。

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莽,莽这个字,通常带有一些贬义。

他是勇敢,热血,果决,坚毅,坚强,正直,良善,帅!

是个敢直面一切罪恶丑陋不公……的人。

是的,就是这么的优秀。

宋越一点都不畏惧阴森的丛林,仿佛他天生就是为这种地方而生的人!

在这里他如鱼得水!

都市中他总是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说钱哥宅,身为一个漂亮的姑娘,都不愿意出去逛街。

实际他也不喜欢到处乱逛,讨厌那些无效社交。

他更愿意将时间花在训练和读书上。

早些年他爸妈总会找一些武夫中有身份有地位,名头很大的人过来。

请那些人指点他,宋越心里就很烦。

他知道这是爸妈的一番好意,也不想剥夺他们做父母的成就感跟乐趣。

但他真的不喜欢!

因为那些人都拿他当小屁孩,都是随便搭两下手,比划比划,根本不和他真打不说,还屁话一大堆。

什么你这套拳法有些过时啦,太老套,不够创新!

什么你的剑法有些过于简单了,动作也显得有些过于刚猛,不够柔和,用剑要轻灵,美人舞剑看着多赏心悦目?

老套的拳法不能揍人么?

剑法是用来对敌的,不是他么用来表演的!

所以每当听到这种说法时,宋越都在强行克制自己,怕一不小心控制不住呸他一脸。

他不怕别的,关键是打不过。

那时候他年龄还小,武技虽然纯熟,但并未进入宗师境界,自然不是那些人对手,人家每次都是乐呵呵收着他爸妈给的钱,然后随便敷衍两下就结束了。

他还得在好饭店好酒好菜好好招待一番……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烦。

还是这种地方好!

虽然他没办法聚敛这地方浓郁的灵气,但他在这里运行太乙锻体经感觉十分顺畅。

远比之前在家时要舒服得多。

击杀秘境人确实让他生出一些不适,但这就是修行世界。

冰冷而又残酷。

血腥常相伴。

就像现在,宋越自然可以不理会张子星那些阴险小人,反正他有护体罡气,对方的精神攻击很难对他凑效。

可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那些修行学院的小菜鸡们被废掉。

之前那个男生没有废掉的原因,是对方想通过这种方式警告他、胁迫他。

如果他真的置之不理,那个小金毛真有可能会下死手。

那些小菜鸡,他可以欺负,但别人不行!

宋越展开幻影迷踪步,穿行在密林中,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同时他一边运行着太乙锻体经,一边开启了护体罡气。

那三张雷霆符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他不会轻易使用。

那是夫子的心血。

每一张攻击符箓的制作,都不容易。

随着宋越的深入,他心中渐渐生出一丝警惕。

刚刚还能听见鸟鸣虫嘶,但现在却没有了!

这说明,附近应该是有人的!

除了城市周边的山区,他没怎么进入过深山老林,但这并不妨碍他懂得这些知识。

霍地!

一道黑影从宋越右前方猛然间扑出,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刀,泛起一片雪亮白光,一刀劈向宋越!

宋越反应无比迅速,挥动手中合金枪抬手相迎。

当的一声巨响,在这片密林中回荡。

巨大的力量,让宋越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他很惊讶,若非他刚学会的太乙锻体经,这一击恐怕会让他受伤。

但他来不及多想,挥动手中合金枪,直接冲上去,跟眼前黑衣人交手,战在一起。

黑衣人远比宋越更加惊讶。

他是偷袭!

是突然间暴起出手,眼前这明显年龄不大的少年反应如此迅速不说,居然还挡住了他这一刀,只往后退了两步。

换做一般的宗师,他这样偷袭,一刀下去,就算对方仓促间反应过来,也要吃个大亏。

吐口血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锵锵锵!

宋越手中合金枪跟对方的刀接连碰撞在一起,那巨大的力量震得宋越手臂有些发麻。

这人是个强大的武夫,而且他的年龄绝对比自己大得多!

难道是张子星出手了?

可看对方体型,跟自己倒是差不多,比张子星要高出不少。

宋越强忍着五脏六腑中传来的血气翻涌感觉,咬着牙运行太乙锻体经,稳定住血气,挥动手中合金枪跟对方激战。

这黑衣人本想速战速决,即便这里已经是密林深处,但保不齐修行学院那些天真的小屁孩会摸过来。

要真留下他的影像资料,说不得又得大开杀戒。

他来杀宋越是收了钱的,并不想去招惹那些实力不咋地,但身份一个个吓死人的修行学院学生。

可没想到宋越居然这么能坚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宗师,在这种年龄踏入宗师境已经很勉强,一身血气怎么可能如此充沛?

黑衣人不信邪,挥动手中长刀,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他的攻击太密集也太凶猛了!

宋越感觉自己几次都在生死边缘徘徊。

如果不是有护体罡气在,他可能早就被重创,失去战斗力了。

但即便有护体罡气,他身上也被那凌厉的刀气割伤不少地方,鲜血流出来,看着挺吓人。

实际都是些皮肉伤。

但疼。

宋越怕疼。

可疼痛同样也能激活他更加强大潜力。

宋越爆发了!

他低吼,将手中合金枪舞动得密不透风,主动抢攻,顶着对方那长长刀芒带来的巨大压力,拼命往这人面前靠近。

宋越从小到大战斗经验太丰富了,一点都不逊色那些积年老鬼。

他看出眼前这人刀法虽凌厉,但其他方面,尤其是近身格斗技巧稍显逊色。

所以他想要靠近这人,寻找机会下黑手。

对方也看出他的意图,震惊之余,同样施展出全部实力。

生死搏杀,容不得半点马虎。

双方都不说话,都在寻找着对方的弱点。

宋越撑着护体罡气,硬顶着对方斩向他胸口一刀,刀芒闪烁间,护体罡气几乎完全碎裂,胸口也被刀芒斩出一道很长的伤口,有鲜血流出。

但他也成功冲到对方面前,合金枪一枪刺向对方眼睛。

对方收刀相迎的瞬间,宋越一条腿像是装了弹簧,嘭的一下弹起来,踹在对方裆下!

黑衣人身体猛的僵直,一动不动,接着就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但即便这样,他依旧强忍着惊人剧痛,想要往旁边闪避。

噗嗤!

宋越原本刺向对方眼睛的合金枪直接刺穿这人胸膛。

黑衣人手中长刀掉落在地上。

接着他倒下去,身子弓成一个虾米,双手捂住裆下,连刺穿他胸口的合金枪都顾不上。

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

宋越依旧没有撤去护体罡气,天知道这王八蛋是从哪冒出来的,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人在?

他需要拷问一番!

任由身上的鲜血流淌,他蹲在这人面前,一把抓下带在他头上的面具。

看起来四十多岁,这张脸很陌生。

之前从未见过。

宋越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哪怕只是打过一个照面的人,他也能认出来。

所以他跟这人之间,肯定是没有仇的。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这人是个杀手,是被请来对付他的。

张子星果然是个阴险小人,通过威胁把他引到这里,居然是为了让杀手对付他。

宋越掏出手机,虽然这里没信号,而且会受到莫名磁场干扰,但拍照功能是没问题的。

他对着这张陌生苍白扭曲满是冷汗的脸一顿狂拍之后,把手机收起来。

这人还没死。

宋越下手很有分寸。

这一枪虽然穿胸而过,但他位置找的精准,避开要害,让对方凭借着宗师武夫强大生命力,还能稍微坚持一会儿。

他还有话要问。

要想当场击杀,刚刚这一枪刺穿的就是黑衣人的脑袋了!

“我拍了你的样子,回去之后应该很容易就能查到你的身份,这样一来,你的家人信息,也就很容易查到了。”

宋越不理会痛苦呻吟的黑衣人,开着护体罡气,身上流血,淡淡说道。

黑衣人一双眼猛地瞪大,怒视宋越,发出一声嘶吼:“你要做什么?祸不及家人,你敢!”

宋越一点都不生气,面对这种失去反击能力的对手,他有的是耐心。

他也需要用这时间来恢复。

一边运行着太乙锻体经,一边面色平静的看着黑衣人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接单来杀我之前,就没看过我的资料么?我只讲自己的规矩。”

宋越声音很平和,眼神淡漠,注视着奄奄一息的黑衣人:“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却来杀我,现在想到祸不及家人,晚啦!他们花着你赚的带血的钱,自然要为这种享受付出代价。”

黑衣人脸上冷汗直流,疼的,也是吓的。

这少年简直是个魔鬼!

刚刚被击中要害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干这行的,哪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瓦罐难离井口破,技不如人,杀人不成被杀,虽不甘心,但也认命。

可没想到这小王八蛋竟然能在短时间内想到用这种方式来破他的防。

这特么还是个傻粗憨直的武夫么?

他很痛苦,一方面是职业素养,是规矩!

可另一方面,却是他心心念念的家人,一想到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妻儿老小,中年人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流下。

这么多年,他都是冷漠的看着别人临死前流泪,觉得很可笑,死就死了,哭什么?

轮到他自己身上,才真正明白那种钻心刺骨的哀伤。

睁开眼可以看见绚丽多姿的世界,闭上眼睛,可就再也看不到了。

半晌,中年人终于从那种剧痛和感伤中恢复过来一点,他嘴角往外流血,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非常配合,不等宋越问,便主动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两更送到,新书期,不算肥,大家还请多支持,踊跃发言,积极投票昂!

感谢唐门小思儒的盟主打赏,谢谢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