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们只有我能揍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3423字
  • 2021-08-13 10:42:40

宋越穿着大背心大裤衩,满头满脸汗,有点不好意思的搓手,看着钱芊雪:“这样子约会不太好吧?会不会有点不够庄重?要不……你先进来坐会儿,我带你看看金鱼?然后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钱芊雪漂亮的脸蛋微微抽动一下,淡淡道:“想什么呢?谁要跟你约会了?有人来找茬,我不方便出手,你去教训下那些人。”

宋越一听就不乐意了,竟然不是约会!

不约我你来干嘛?

再说了,有人找修行学院的茬还不好么?

关我屁事?

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他恨不能搬个小板凳过去吃瓜看戏。

钱芊雪看着他,平静说道:“你不是说过,修行学院的人,只有你能打吗?”

宋越挠挠头,自己的确说过这话,但问题是……别人打那些小菜鸡他好像也并不生气呀!

“对方是精英武馆的。”钱芊雪看着他。

“啥?”

宋越一听顿时来了几分精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钱芊雪:“精英武馆的人,跑到修行学院砸场子?他们闲出屁了吧?吃饱了撑的?”

“精英武馆里的一个人,想追求你妹。”

你妹!

宋越差点下意识怼一句回去,还从来没人能在他面前占这种便宜呢!

不过随后他想到什么,皱眉问道:“你说的是温柔?”

钱芊雪点点头:“除了她,你在修行学院还有一个朋友吗?几乎都被你打遍了!”

话语中带着一丝怨念。

毕竟没人希望自己同学校友被外人给打个遍。

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大魔王。

宋越看着她道:“你不是我朋友吗?”

那句话是咋说来着?先叫姐后叫妹,叫来叫去叫媳妇儿!

叫姐之前,至少得先是朋友吧……

“我不是。”

宋越:“……”这话可就有点伤人了。

钱芊雪星眸如水,看着他:“那群人叫嚣,说修行学院没有一个能打的,我现在已经是高阶修士,按照规则,不可以对他们出手。我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能打过温柔的哥哥,就不再阻拦。”

宋越:“……”

合着我是被你们拉出来挡枪的?

问题是……凭啥呀!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毛病呀!

当然,追求温柔的话,他是不太乐意的。

“温柔哭了。”

钱芊雪给了最后一击。

宋越生气了。

如果说钱芊雪是他最想追求的女人,那么温柔,真的就是他在修行学院这十年来唯一的朋友了。

也不知道为啥,那的其他人都不怎么喜欢他!

温柔则不同,小姑娘就像她名字一样,总喜欢跟在他身后,软软糯糯的跟他说,哥哥不要再欺负我的同学了好不好?他们都怕你。

还会经常拿好吃的给他,帮他找武功秘籍,弄得他这两年都有点不太好意思去找茬了。

如果说这件事儿是温柔自己乐意,那他没办法,但钱芊雪说温柔哭了,那就不行了。

明显就是不乐意嘛!

欺负我妹可不行!

“行,我跟你走。”

宋越趿拉着拖鞋,穿着大裤衩走出来。

“前面带路!”他大大咧咧的道。

此时钱芊雪反倒有点迟疑了,眼波如水的看着宋越:“你就这么去?”

“还要带刀吗?这不好吧……不过是一群小兔崽子年少慕艾追求姑娘,咱用那么狠吧?”

宋越有些吃惊的看着钱芊雪,这么漂亮的姑娘,不但心黑,咋还这么狠?

这样的女孩儿,娶回家真没问题么?

钱芊雪那张绝色俏脸终于破防,怒道:“谁叫你带刀了?我有那么恶毒吗?我是问你,就穿拖鞋去?”

“奥,你说这个,”宋越挠挠头,“穿拖鞋……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钱芊雪无言,瞪了他一眼,道:“那走吧。”

……

隔壁的修行学院内。

聚了一大群人,分成两拨。

双方泾渭分明。

精英武馆的一群少年趾高气扬,脸上都洋溢着胜利者的放肆笑容。

反观这边修行学院的一群人,都灰头土脸,还有几个鼻青脸肿,脸上还挂着泪痕。

小修士就是菜,柔柔弱弱,一个个跟林妹妹似的。

一群修行学院的老师负责维持秩序,也都阴沉着脸,他们是碍于身份没办法出手,毕竟修行学院是欢迎挑战的。

但心情都差到极致,痛恨这该死的规矩。

被一个宋越虐就可以了,精英武馆的人居然也来找茬。

这就是修行者最大的悲哀了。

在修行有所成之前,他们真跟普通人没啥区别。

甚至修行有所成就的,也不是没有栽在普通人手里的例子。

当年就曾发生过一件事,一个中阶修行者,据说已经达到养气六层接近七层,眼看就要踏入高阶修行者行列,可以释放出强大术法,拥有毁灭性的威力。

结果因为一点小事,跟一个普通人发生口角,进而演化成冲突。

那个修行者仗着自己会神通术法,根本不把对方一米九十多的普通壮汉放在眼里。

正在凝结术法准备发动攻击时,被对方突然掏出一把刀捅进肚子……肠子流了一地,画面惨不忍睹。

那个修行者当场就死了。

这件事在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十分轰动。

宋越虽然没好意思拿这种事去嘲笑修行学院,但在内心深处,多少有些为那个修行者感到不值。

既然想干一下子,还不抢先发起攻击,还在那装模作样摆架子?

明知自己近战能力差,防御菜鸡,还给人近身机会,你不死谁死?

其实整个修行学院里的绝大多数学生,都犯这毛病,全是装逼犯!

不然他一个武夫,再厉害也没能力一个人打遍全学校。

钱芊雪这种就很聪明,修术法,但也没耽误修武技,完美补齐修行者初期阶段弱鸡的属性。

宋越在她手里吃过一次小亏后,就再也不去找她切磋了。

当宋越跟钱芊雪两人进到修行学院时,远远就听见精英武馆那边的人在叫嚣:“人呢?不是去摇人了么?不敢来了?”

“呵,我倒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在听到精英武馆四个字后还有勇气伸头!”

“该不会是拖字诀吧?想把我们拖走?”

“开玩笑,今天不给出个明确说法,我们还就不走了!”

对面一个修行学院的学生忍不住愤怒回应:“这里是修行学院,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不要以为没人对付得了你们,能打你们的人多得是!”

精英武馆这边立即回怼:“是啊,钱芊雪就可以,她我们服气,但她是高阶修士,按照规矩,高阶修士不可不经报备随意出手,所以说那些没用。反正你们这些人,就没一个能打的!”

人群中,一个长发披肩,脸蛋十分漂亮,但可爱胜过漂亮的小姑娘正在那默默垂泪。

周围一群人又心疼又愤怒。

旁边有人安慰:“温柔不怕,一会你哥来了肯定能把他们都打趴下!”

精英武馆这边的人听到,冷笑嘲讽:“我们不追究你们找外援这事儿,我们就在这等着,看看那个温柔的哥哥,到底何方神圣!”

“修行学院也是辣鸡,高阶之下,连个能打的都没有,还他么有脸嘲笑我们练武的粗鄙,真搞笑!”

这时修行学院这边人群一阵躁动,纷纷望向校门口方向。

很多人甚至当场精神一震,不过转眼之间,神色又都复杂起来。

那个人……又来了!

但这次,却是抗拒中,还带着那么一丝期待。

精英武馆这边众人转过身,顺着对方目光看去,看见一个一米八十多的英俊少年,穿着大背心大裤衩,吊儿郎当趿拉着拖鞋。

头发湿哒哒,脸上还带着汗水,正跟修行学院的门面钱芊雪有说有笑,懒洋洋的顺着校门口走进来。

其实主要是宋越负责说和笑,钱芊雪负责安静听。

“就这?”

精英武馆这边的人当场就纷纷笑起来。

眼中都带着强烈的不屑。

有人笑过之后,面色冰冷起来,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羞辱!

找这么个玩意儿来挡他们,闹着玩也不是这么闹的!

温柔看见宋越,眼睛顿时就亮起来,脸上还挂着泪珠呢,洋溢出灿烂笑容,冲他软软糯糯的喊了声:“哥!”

宋越一看就心疼了。

没理会其他人,来到温柔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温柔摇摇头:“哥,我没事,就是好多同学都被他们打了,他们比你坏……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是他们很坏,下手很重。”

宋越伸手揉了揉温柔的脑袋:“没事儿,哥就是很坏!”

说完他转回身,把脸转向精英武馆那群人。

武夫虽然被人瞧不起,但说起来,也是相当庞大的一个群体,甚至是支撑这个世界基础的群体。

维持一个城市治安的警卫队伍里,十有八九都是武夫。

而精英武馆,则是杭城最顶尖的武馆!

没有之一。

是杭城乃至全华夏无数武夫心目中的圣地。

按道理同为武夫的他,不应该出手对付这群自己人。

可他们不应该欺负温柔这样可爱的小姑娘。

“追姑娘,不是你们这么追的。”

宋越一脸认真的看着精英武馆的少年们:“大家都说武夫粗鄙,我不这样认为。”

他这话,让对面一群热血少年愣了一下,有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但立即有人反驳道:“武者不玩虚的,少扯那些没用的,我们也不是一上来就耀武扬威,是修行学院这帮孙子先看不起我们,说我们一群粗鄙的东西没有资格追求他们的小学妹,操,凭什么?”

“对,看不起我们,我们就打了!”

“打了能怎么地?”

“你算哪根葱来这多管闲事?有能耐就动手,少寄吧扯些没用的臭氧层!”

精英武馆这边几人一叫嚣,顿时把其他人原本稍微平静下来的热血再次激活,于是,一群人纷纷目光不善的看向宋越。

那种不善目光里流露出一个宋越特别熟悉的意思——来干一下子?

唉!

宋越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那群目光复杂看着他的修行学院少年们。

“说实话,修行学院的这群人吧,的确有点欠揍。”他说。

钱芊雪脸顿时就黑了。

我找你来是给温柔撑腰,没叫你来背刺!

“但是呢……”宋越看着这群人,咂咂嘴,“他们只有我能揍,你们,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