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玉简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5376字
  • 2021-08-20 09:48:16

孟旭东一脸无语,他有些疑惑,这样不要脸的话宋越是怎么理直气壮问出口的?

作为精英武馆当代大师兄,武道世锦赛金牌得主,昆仑秘境这种六十年开启一次的盛会,他难道连张门票都没资格得到吗?

但这种话孟旭东就有些说不出口,他要脸。

“我当然是来参加秘境之旅的!”

孟旭东无奈的看了一眼宋越,道:“我说小宋,你能不能不要防我跟防贼似的?我不就一时鬼迷心窍看上你妹了么?再说又不是你亲妹!你至于每次见我都怼么?”

可能还没自己大的一个家伙,张嘴就叫小孟,作为报复,他也要叫一声小宋。

宋越看了看他,道:“怼你跟别人没关系,纯粹是个人爱好。”

孟旭东满头黑线,几次接触下来,他也多少有些了解宋越是个什么人了,不理会他,直接挤进来,边走边道:“听说你在集市上买了一块做旧的玉?”

宋越一愣,看他:“卧槽,这谁说的?谁造谣污蔑我?那是做旧的玉?那是通灵宝玉!”

“那还不是个假宝玉……”孟旭东总算找到个机会,然后道:“欧平,就是那个跟张子星一起的金发年轻人。”

孟旭东抓起一瓶矿泉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拧开瓶盖吨吨吨喝了好几口,道:“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所以过来提醒你一下。”

“谢了,不过用不着你提醒,回头谁对谁不利还不好说呢。”

宋越看了眼孟旭东手上的矿泉水,王八蛋自己房间有水却跑到他这边来喝,一共就两瓶!

真是个贱人!

“我没和你说笑,那天暗中对你出手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他,”孟旭东一脸认真的看着宋越,“另外,张子晨……就是被你打进医院那个,退出精英武馆了。”

“你说那天暗中阴我的人……是那个小金毛?”

宋越没在意张子晨是否退出精英武馆,那就是个小渣渣,并不值得关注。

孟旭东点点头:“不错,这些天我暗中调查了一下,跟张子星一起的那些人,只有欧平是主修精神力的,而且那人做事风格颇有些肆无忌惮的味道,才来杭城这么几天,就已经被他祸害了好几个小姑娘……”

宋越看着他:“讲讲!”

孟旭东说着,脸上露出不爽的神情:“有什么可讲?也谈不上是祸害吧,那些小姑娘自己也往上扑,见到外星人就跟见到亲爹一样,不知自重。”

“哦,你是嫌她们不扑你吧?”

孟旭东:“……”

“那个小金毛……”宋越也在沙发上坐下,咂摸了一会,看着孟旭东道:“有一件事我有点好奇。”

“你说。”孟旭东看着他。

“你为什么几次三番的对我示好?”宋越看着孟旭东,“别跟我扯什么想见夫子,夫子虽然忙,但你家也是杭城本地的豪门,别的不说,想见一面并不难。以你的身份,犯不着对我低三下四。”

孟旭东想了想,看着宋越道:“你有句话说得对,我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夫,但你是!”

“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了?”宋越瞥他一眼,“你这是夸我呢?”

“当然!”孟旭东一脸肯定的道:“我虽然天赋不错,但心里装了太多别的东西,如果可以,我更喜欢去做其他的事情,你不一样,你的世界非常纯粹,只有武道一途。”

“所以呢?”宋越问。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加入精英武馆,先挂教头,然后我会慢慢把你推成精英武馆的头面人物!”孟旭东十分诚恳的道:“我家有精英武馆一部分股份,所以我说的这些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跟家人商量过的,不是随随便便说出口的。”

“你能给我什么?”宋越看着孟旭东:“荣誉?身份?名声?地位?”

孟旭东摇头:“这些不是你看重的。我能给你的,是武夫修炼的全部资源!只要你能加入精英武馆,我可以保证,资源将在第一时间倾斜到你这边!”

“我需要付出什么?”宋越这次没有第一时间拒绝,看着孟旭东问道。

“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孟旭东摇头,“你只需要修炼你的武道即可,精英武馆这边不会强求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情。”

“只要你在精英武馆,你将是最耀眼的那块金字招牌!”

“我会通过你吸引更多的天才,将精英武馆变成全华夏最大、最顶级的武馆!”

“让它成为全世界武夫的真正圣地!”

孟旭东的声音并不特别激昂,但还是挺有煽动性的。

“你就那么看好我?”宋越并没有被打动,而是有点不信的看着他。

孟旭东笑起来,道:“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能跟夫子走那么近,尤其还是一个武夫。”

“就凭这?”

“就凭这!”孟旭东一脸肯定,他看着宋越,“你该不会不知道夫子有多厉害吧?”

“呵呵,名满天下的大儒嘛!”宋越回道。

孟旭东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就这话题继续深入。

他看着宋越:“总之,对邀请你这件事,我是认真的,为此,我甚至不惜跟张家兄弟决裂!这次他们肯定会在秘境对你动手,你放心,我会坚决站在你这边!”

宋越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问了个刚才没在意的问题:“张子晨,他是张子星的亲弟弟,是星武馆的少主,怎么会跑到精英武馆去?”

孟旭东苦笑道:“张家在精英武馆也持有一点股份,不多,没有任何话语权,但终究算是有些关系。”

“张子晨挺叛逆的,不愿意在自家武馆待着,不想经常面对他爸那张臭脸,于是就跑精英武馆这边来了。”

张家居然还持有精英武馆的股份?

看来武夫这圈子,也是一点都不单纯啊!

宋越摇摇头,不愿去想这些与他无关的问题,看着孟旭东道:“这件事,你容我考虑考虑吧,我不能第一时间答应你。”

孟旭东见宋越没有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的拒绝,心里已经很高兴了,连忙道:“不急,等这次秘境回来再做决定也不迟!”

说完他站起身,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二十公分左右的金属圆管,手轻轻一动,圆管两头瞬间暴涨,形成一杆两米多长的合金枪!

枪尖极其锋利,泛着冷意,闪烁寒光。

孟旭东看着宋越道:“这杆合金枪,可比你买的那块做旧假玉好太多,送你了!平时不用可以藏在身上,关键时刻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五百万啊!

小孟真是个土豪!

这一刻,宋越真的有点动心了,感觉加入精英武馆,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多么不能接受的事儿。

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孟旭东将合金枪放在茶几上,转身告辞离开。

孟旭东走后,宋越把玩着这杆外星金属制成的合金枪,一会儿工夫,就弄明白这东西的原理。

不得不说,强大的高科技加持下的冷兵器,着实强大!

这杆枪在手,让他有如虎添翼的感觉。

将这杆枪收好,正准备研究那块小孟口中的假玉,门铃再次响起。

宋越忍不住皱眉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

是不是这两年不怎么欺负人的原因?

带着几分不耐,打开门,顿时有点意外。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刚刚在集市摆摊,卖给他玉简的少年!

反悔了?

那可不好使!

进了我宋圣君口袋的东西,谁都别想掏出去!

“没打扰到你吧?”少年一改之前在集市上的高冷,贼眉鼠眼的往房间里瞥了一眼,仿佛在找刚刚跟宋越一起的钱芊雪。

“打扰到了!”宋越直接就要关门。

少年笑嘻嘻的身手拦住,也不在意宋越有些冷下来的眼神,自顾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过来跟你做笔交易。”

“不做。”宋越准备继续关门。

“给个说话机会嘛!”少年死皮赖脸的顶住门,这股不要脸的劲儿明显比宋越更胜一筹。

“一分钟。”宋越挡在门口,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

少年瞥了眼走廊,小声说道:“你手头那枚玉简,我有一整套!”

宋越看了他一眼,道:“买不起。”

“我不要钱!”少年看着宋越,很努力的想要表现得更真诚一点。

可惜在宋越眼里,只觉得他鬼鬼祟祟模样猥琐。

“我可以把之前的钱退给你!”少年说道。

“进来说。”宋越让开身子。

“……”

少年有些无语,这人……真现实啊!

进来之后,少年目光在房间里搜寻,看见之前孟旭东和宋越各自喝剩下的半瓶水,眼里顿时闪过一抹失望。

宋越也无语,这都什么毛病?专门到别人房间拿水喝,这是圣水咋的?

“别看了,就两瓶!”宋越道。

少年一屁股坐在刚刚孟旭东坐过的位置,看着宋越开门见山道:“我知道那玉简是好东西,但用了许多方法,都无法解读,我卖的其它东西都是假货,唯独那枚玉简是真的!”

宋越鼻孔里哼了一声,都懒得回应。

少年不说他也知道,尤其是那个托,演技太特么浮夸了,就连当时看似被吸引,蹲在那里挑选的那些人也全都是托!

少年也不尴尬,看着宋越道:“我想和你做的交易就是,我把那十万块钱退给你,然后把剩下的玉简全部拿出来,咱们一起解读,只要你把成果分享给我,我再给你一百万!而且以后再有这种东西,我第一时间找你!”

“少了。”宋越淡淡道。

他早看出那玉简是成套里面拆下来的一枚,更看出玉简上的泥土,也是后抹上去的!

虽然上面散发着腐朽的地下气息,但跟玉简本身散发出的气息根本不匹配。

简单来说,就是玉简上的泥土,和玉简不是一个地方的。

少年看着宋越:“你想要多少?”

宋越认真的上下打量少年几眼:“你是盗墓的?”

少年顿时摇头否认:“怎么可能?我哪有那本事?”

“你一身阴气!”宋越一脸肯定的道:“近期肯定进过大墓!”

少年有些被惊到,干他们这行,其实挺忌讳被人看穿身份,他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跑到集市上卖东西,也是自认为身份不会被看穿。

卖点假货罢了,属于愿者上钩。

真正地下的老物件,他才舍不得卖,就算卖,也有专门的渠道,根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他之所以拿出那枚玉简,就是想钓鱼。

家里的老祖宗说过,不要小瞧天下人,尤其昆仑秘境开启这种盛会上,更是有可能出现那种看着年轻,但实际上深不可测的高人。

他其实就是想试一下,这套玉简家里的老人一看就说是好东西,是真正的宝贝,但问题是,他那些经验丰富的长辈们没有一个能破解这上的秘密。

当时倒是提了一个人——夫子。

说夫子学究天人,是真正的大儒。

可惜他们不认识夫子,也不敢随便将这种东西拿出来。

少年这次把玉简拆分开来,拿出来这么一枚,虽然存了钓鱼的心思,但并不认为有人能够发现它的价值。

他更想跟几个朋友利用这次机会骗点钱花。

谁曾想摊子刚摆没一会儿,玉简竟然就被买走了!

宋越拿走玉简的那一瞬间,少年差点当场反悔。

但他最终忍住了。

花了不少钱,好容易买通下面的服务人员,打听到宋越房间,就直接找上门来。

“咱们不提这个了呗,”少年服软,看着宋越,“你想要多少钱?”

宋越最喜欢别人这么提问了,他笑呵呵看着少年道:“你觉得,这样一套大墓中带出来的玉简,它值多少钱?”

少年被问懵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平日自诩聪明,今天却差点被人绕坑里。

他看着宋越:“它值多少钱,都是我的呀!”

“是你的,只不过在你手里,这些东西一文不值。”宋越平静的看着少年。

他是一点都不急。

反正这枚玉简现在他手里。

至于只是其中一枚,他更不在意。

因为这玉简里写的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记得夫子和他说过,这种东西的价值,往往比那些一眼能看穿价值的修行资源高得多。

这就够了。

对他有用最好,没用也没关系,可以回头拿去孝敬夫子。

相信夫子肯定会喜欢。

少年深吸一口气,想了半天,才道:“五百万!”

宋越随手从身上取出那杆合金枪,轻轻放在茶几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合金枪两头延伸,瞬间变成一杆锋锐长枪。

“我是差钱的人?”宋越一脸不屑。

少年顿时被唬住了!

然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宋越:“这玩意儿在外星的价值最多不超过一百五十万,你居然花五百万买它?”

宋越笑呵呵的,心说这是小孟那二货买的!

看向少年,淡淡道:“肤浅了,你再往深里想想?”

深里?

少年也是个聪明人,略一思索就明白宋越在装逼,不就想说他有钱么?

他垮着脸,有些无奈的道:“哥,我不瞒你,我家虽然挺有钱,但我并没有那么富裕啊!我账户里也就一千来万零花钱,您这么有钱,也不差我这一点……”

一千来万……零花钱!

宋越就很气!

觉得自己账户里几万块的私房钱顿时就不香了。

“差。”他言简意赅。

“……”

少年一脸愁苦:“哥呀,不瞒您说,这玉简,其实是我偷偷从家里带出来的……家人根本不知道!”

宋越看向他:“也就是说,其它的没在你身上?”

少年点头:“对,其它那些在家。”

宋越顿时变脸:“慢走,不送!”

剩下那些没带在身上你跟我在这儿扯啥呢?

二十分钟后。

宋越看着自己账户上多出的那一千万,顿时觉得自己腰杆变粗了,底气也更足了。

反观少年,则像个斗败的公鸡,毛都耷拉下来了。

不过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幸好没说自己账户里其实是有三千万的。

不然都得被这王八蛋给敲诈走。

宋越是个讲究人。

收了人家的钱,自然也得拿出诚意。

他直接指挥少年,让他出去买几种材料,这些材料对修行者来说都不陌生,集市上都买得到。

原本他是想着自己去买的,如今多个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

少年也不抱怨,颠颠的跑去买,一会功夫就买齐了。

随后宋越进到卫生间,开始鼓捣起来。

这方法,还是夫子许多年前教会他的,说上古修行者大多矫情而且闷骚,总喜欢把一些文字用特殊手法记录在玉简上。

这些玉简有朝一日被人得到,不懂的人就算绞尽脑汁也无法破译,但对懂的人来说,就很简单。

这也是一种另类的跨时空对话。

只要能破解,就是知音。

当一切准备就绪,宋越将玉简直接泡在卫生间的脸盆里。

少年厚着脸皮挤进来,看见他刚刚买的那些普通材料被消耗了个七七八八,再看卫生间的脸盆里,一汪清水。

他顿时深深看了眼宋越,心说这心黑脸厚的家伙,竟然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有一道菜,名叫水煮白菜,据说最厉害的大厨,做好这道菜之后,看上去就是清汤寡水,可实际上各种滋味都在其中!

少年感觉眼下这场景,跟水煮白菜那道名菜有异曲同工之处。

下一刻,泡在脸盆里的玉简上面,开始浮现出漆黑如墨的蝇头小字!

“太神奇了!”少年赞叹,第一时间凑过来看。

宋越瞥了他一眼,问道:“认字吗?”

“我……”少年很想回一句我又不是文盲,可看着玉简上那些蝇头小字,他说不出话了。

因为真的一个字都不认得!

见宋越一脸认真的在那看,少年忍不住回怼:“你认识?”

宋越没看他,嘿嘿一笑,道:“你觉得,我是应该认识呢?还是不应该认识?”

少年反应极快,连忙赔笑道歉:“哥,我错了!”

--------------

有点晚,主要是回老家来回开车有点累着了,但总算赶在十二点前更新了。

今天一万多字,大家多投投票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